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89|回复: 0
收起左侧

皮影(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 18: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皮影(组诗)

《皮影》
       
拿出早己准备好的驴皮
剪个皇帝、剪个将、剪个相
剪几个小卒 拼命爬山
再剪几只战船 奋进过河

设置几个暗中扭转的机关
扯几条若隐若现的皮线
人藏在阴影下 手高高举在烛光前
使出熟烂于心的演技
让一个栩栩如生的而孔
我往你来
投影在小胡同的墙上

墙!无论多么破败
足以承载整个历史的影子
失血无骨的影子 沒有重量
胡同再窄再小 亦能容纳
无数人的过往

卷起早己没了腥味的驴皮
再一次装进戏箱里
踏着夜色回到自己的小屋
腰也痛背也痛 也不知
那面刚刚谢幕的墙 是哭了还是笑了

《通缉犯》

一个电视上、网上、报纸上
悬赏通缉的犯人 背负着一身的冤屈
真正的情形 只有他自己明白
别人 谁也不能为他证明

他东躲西藏 必须违背常理行事
夜行昼伏 炎炎夏日也的戴着口罩
走在大街上 小心翼翼 不敢走人行道
遇到红灯 他怎么也不能停下来
闯不过每一道关卡,疏漏每一个细节
即有可能被抓判刑 但他
确实无罪 想活下来
就必须去犯很多很多错误

必须把自己的正实身份
自打牙齿,吞在肚子里
用一张没有一点瑕疵的假证件
应付各种,想逃也逃不过的场合

他成天亡命天涯 寝食不安
人不人鬼不鬼 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了
就背着天大的冤枉去自首
却怎么也找不到 投案自首的门


《读鲁迅》

这些年
我也一直在读鲁迅
读的眉也浓了 胡子也粗了
用他那《伤逝》的镜子照了一下
身体却一个劲地虚胖
沒能读成 像他那样―――
《铸剑》般的一身硬骨

我想
我该是他笔下的少年闰土
该是他“为了忘却记念”的人物
该是…… 该是谁呢?
提前到来的老年综合症
常常让我手捧《狂人日记》
面对他的《药》发呆

夜阑人静 拿出他的那把
直直的《眉间尺》 悄悄量了一下
其实我只是一个 羞于示人的阿Q

《失眠症》

小时候我患一种
对声音相对敏感的失眠症
无论我睡得多么沉稳
院子里 一有鸡的惊叫声
我就马上醒来 哭个不停

我爹是屠夫 不能因为我的病
丢了一手攥钱的好营生
就常常给我吃安眠药 打麻醉针
让我昏睡 漫漫我的病也好了
我爹也老了

他让我继承他的行当
我怕旧病复发:婉言拒绝
自已办了一个养羊场 但又
失眠于别一种声音――
菜市场羊贩子――汽车的轰鸣声

《钢材》

我是一个钢材商
行情行好的时侯 钢材
比我还春风得意 未及下车
就被预定去了工地 甚至
还没有看清钢材的面目
大把大把的钱 就走进了我
工商银行的帐户

是生意 就有背势的时候
这时的钢材就成了冷货
不远万里绕绕弯弯地运回来
成了疲铁一堆——
有铁的履历 没了铁的关系

独守一堆锈蚀斑驳的钢材
门可罗雀
新顾客不来 旧顾客己去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8 09:36 , Processed in 0.03379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