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906|回复: 0
收起左侧

贺拉斯抒情诗四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5 09: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致庇拉

怎样的清瘦男孩催促着你的爱意,
在玫瑰花帷里,在泛滥香水中,在你
    喜悦的凉亭下?为谁,庇拉,
        你挽起了那金黄的头发,

简洁而雅致?哎,他将多少次哀哭,
因为诺言成空言,因为神不再佑护,
    风刮暗大海时,他将多惊愕,
        这样的景象,何曾设想过?

现在他迷恋你的快乐,你黄金的光华,
相信你永远不会旁顾,永远钟情于他,
    全不知风的反覆无信。
        你晶莹海面俘获的人,

多么天真悲惨!至于我,请看庙墙上
这祭献的画板,我浸透咸水的衣裳,
    它作证,已经挂好,那是
        留给伟大海神的还愿礼。


致塞提乌斯

严冬的镣铐正被春日的煦风吹开,
    绞车正把船拖回大海,
牛群已不恋棚舍,耕夫已不恋炉火,
    原野上已不再有白霜闪烁。

维纳斯已在低垂的月下领舞,美惠神
    与仙女手牵手,清雅的身影
随足音起伏,巨人族的炼炉被伏尔甘
    点燃,火光映红他的脸。

此刻当在抹膏的头顶戴新绿的叶冠,
    或欣悦土地生出的花环;
此刻当在幽暗的林间向法乌努献祭,
    绵羊或山羊,遵他的旨意。

死神的足,同样地叩撞贵人的府第,
    穷人的颓屋。有福的塞提乌斯,
短促的生命不容我们有长久憧憬,
    转眼黑夜、虚幻的亡灵、

惨淡的阴宅就把你制伏;在那一方,
    你再不能掌管如此的佳酿,
再不能爱慕吕西达:此刻男士都为他
    疯狂,很快少女们也会记挂。


致塔里阿科

你可看见,茫茫深雪里,索拉科特峰
怎样矗立?树木不堪肩上的沉重
    仿佛即将倾颓,江河已凝滞,
        深陷于严酷寒冰的囚笼?

不断添入柴火,且让炉膛的温暖
融化寒气,搬出你的双耳老坛,
    塔里阿科啊,别吝惜萨宾的
        佳酿,把朋友的杯斟满。

余下的都交给众神:一旦他们驱散
狂风,在怒涛肆虐的海上停止争战,
    无论柏树,还是古旧的橡树,
        立刻不再无助地震颤。

别问明天如何,怎样的日子让时运
给了你,就怎样将它计入你的收成,
    青年人,不要鄙薄甜美的爱,
        也不要拒绝舞蹈的音韵,

只要阴郁的霜痕还没有侵凌那方
葱茏之地。现在当去原野和广场,
    当在约定的时刻沉入暮色,
        沉入温柔絮语的梦乡。

现在当追踪女孩摇荡心魄的笑声,
它在隐秘角落背叛了藏身的主人,
    你当劫走臂上或手间的信物,
        她只会假意不肯放行。


致琉柯洛

你别去探询,那超越本分,为你,为我,
众神安排了怎样的结局,琉柯洛,也别
用星相窥测命数。倒不如把一切忍受!
或者朱庇特预留了更多的冬天,或者
在耸峙崖岸上催虐海浪的这个冬天
便是终点,你当明智,滤好酒,斩断
绵长的希望,生命短暂。说话间,妒忌的
光阴已逃逝。摘下今日,别让明日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6-20 20:55 , Processed in 0.03718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