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26|回复: 0
收起左侧

夜宿麻雀坡 (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4 10: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宿麻雀坡》


我们必须在一群麻雀的翅膀里面
耐心地憩息
必须接受一种灰色单调的生活的致意
让麻雀的习惯加入我们的睡眠

这是一趟上行的绿色火车
从初恋的年代出发。它爬不过麻雀的坡度
它熄掉了想像力的速度
在细雨中把困顿的诗篇卸下

优雅的女子仍在守望着一丛九里香
她无法从影子回到事物本身
灰不溜秋的鸟巢  容纳着一种琐屑与庸常
一片扑楞楞的翅膀
在暸望的窗前不高不低地飞着
几只母雀蹲在树顶孵着光滑的蛋

夏天无法绕过的麻雀坡
像一片幽昧的番桃树的气息
它让一些人在闷热的晚餐之后
学会一边剔牙一边修改下一步的行程

一群饶舌的鸟
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一种切合实际的办法
夜色的那一边
谁在为我们修理着被青春损坏的马达


《一地葵花籽壳》


我说的不是三株桃花  而是三个女孩
放学的钟声把她们悄悄卷走了
恍如水中的叶子:嫩绿,虚幻,被急速冲到了
向晚的大街上  内心崩溃的人影
匆忙地 把三个女孩的欢乐挡住
我只看见空荡荡的时间丢弃在
阒寂的花园  而沮丧的园丁停止了劳动

我说的不是三个女孩  而是三株葵花
仰着纯稚的脸 斜坡上飞翔着黄昏的梦
从水渠的方向
她们缓缓地回收着落日的光芒
那绿色的茎杆,被我当成了青春的权杖

我说的也不是这些 而是
一地葵花籽壳,洒落在灰尘中
像春天的雨点,轻轻砸下
那是被生活秘制出来的
葵花籽:五香味道,老少咸宜
我说的其实是一篇关于葵花的美丽诗篇
她的内核,已被那些干净而尖利的童牙
生硬地抽出,嚼烂

现在地上只剩下一些破碎的皮壳
被吐在一堆废纸旁边
粘着三个少女的唾液 这一地葵花籽壳
还残留着岁月欢乐清脆的童音
在悠长昏昧的时光走廊中
三个女孩和三株葵花擦肩而过


《内心的边界线》


我远远没有春天那么广阔和坚定
我的美和幸福具有限度
其中的爱也只是一片低矮的灌木
就像一只鸟的祖国如此狭小
在飞翔里处于缓慢扩展的状态

细小的罪,总在在内心的边界线响动
那是雪地中一片白色的伏兵
在界河那边蠢蠢欲动,在进逼里
要把我柔弱的春天顷刻变成废墟
我要用一生来分开爱和欲
用一把迟疑的刀子,来分开血和肉

在后方,我把鲜花设为城镇
把泪水改造成河流
把爱情和书本疏散到乡村
用诗篇铺展平原。为一只蜜蜂
提供航线和起落的机场
但我春天的地图如此缺乏纵深

那群啮咬着斑斓欲望的小兽
逼近了,逼得更近了
我在美和幸福的边缘日夜肉搏着
一个人为争夺内心的边界线
要让灵魂退却多少公里,才开始反攻


《在晚风中回家的合唱队员》


钢琴的余音,解散了一次合唱练习
晚风中的教育诗篇,像遍地的玻璃碴
清凉,尖锐。“只有怀春的少年
仍在沉醉地朗诵”
思想的激情降低了坡度。一只纸折的船
一片枫叶,沿着夜来香的翅膀,潜入了
那些在夸张的夜色中走调的面影

月光中兴奋的谈话,被一群灰雀,悄悄地
改动:“那小溪湍急的节拍还在涌来
而激流之下,是一条鲢鱼旷达的散步”
当一棵菩提树的影子离开了事物本身
向上的阶梯
被指挥棒的闪电擦伤。在屋顶花园上
一首休闲年代的进行曲,比梦想还高
但低于天空
“年轻人,你的快乐是单薄的
爱情问题,总是出现在多声部交接的地方”

一枝火柴,被香水浸湿,保持着
一种暴力的形式
“从绿化带飞驶而过的救火车,在抵达
错误的地点后,又火速返回和声位置
回家的女高音,她那零乱的音符
从一张倾斜的乐谱滑下,从而减轻了
音乐的重量
而大街上的合唱队员,还在揣测
那晚风吹拂中一枝红杏的动向

在乐器作坊。一首小夜曲的基调早已定下
是的,许多问题要等到翌日黄昏才能消除
“而明天的合唱队,将改在哪一个水边的舞台集结”


《钢琴调音师》


他把医生赶走
把园丁从花蕊中赎回
他像猫头鹰一样幽幽地说:
“音乐最近出了毛病。”

他从大街拐入危险的音阶
一级级踏下去
探到音乐黑暗的谷底
看见大师的残骸 一片狼籍
他的初恋散发豆芽腐烂的气息

他惯于运用简单的工具
将娴熟的技术置于内向的灵魂
并在那些完美的美洲雪梨内部
埋葬昆虫的尸体

他强行解散一个庞大的帝国
命令生活边缘的夜游者突然集合
他把演奏家削成一颗颗琴键
嵌入意志和秩序的外部
他让钢琴从自己的喉管中吐出

“嗒”的一声 他把笨重的琴盖合上
在夜色漂起岁月残片时离开现场
他把手指上的习惯传递到
下一台钢琴


《一辆锃新的自行车被雨水逼出铁锈》


一辆锃新的自行车被雨水逼出了铁锈
春雨潇潇,将诗篇中的灰尘带到第三世界的中午
雨丝的针尖再次锲入自行车的钢铁部件
将金属深处的疲惫和弱点
逐渐暴露出来
春意盎然的人,在湿漉漉的声音中飞逝
而机械时代的闪光点
正被速度中的铁锈一一瓦解
像一把钥匙上肆意挥霍的青春
雨仍在下。铁锈如疥癣般
从自行车蔓延到一个人的树枝
现实主义的链条转动着春天的幻影
车轮后面,丢下一路锈迹斑斑的乔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10:45 , Processed in 0.03652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