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985|回复: 7
收起左侧

近期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6 12: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钓长江

老弟,我该用多大的鱼竿
才能够钓得起长江?

老弟,你回家了吗?
童年的水库在等着你
哪里有你的鱼竿
是舅舅的,还是叔叔的?

我的童年没有一把鱼竿
我的鱼钩和胶丝藏在背篓里
鱼竿长在河边的竹子上
给我一把镰刀
我就找得到我的鱼竿
我钓鱼,还可以钓回一背篓马草

老弟,我想象着你的水库
这么多年,我从未得到一把好鱼竿
让我钓起我们的大龙水库
这一次,我一定要钓起长江
就像童年的那次,我钓起了一条鲤鱼
那是我仅有的一次收获


出租屋

再也没有小城的寂静
清晨醒来,光画满了四壁
一夜的闷热难以消除
打开窗,工地被搬到屋内
安静下来,蝉声已是常客
我怀念旧居的空旷
安宁常住其间
只是虚无时常叩响沉重的大门


重庆的一天

回到工作的笼子
依然早醒
不安藏在身体的深处

穿过一个现实工地
去一个网络的工地
机器声从广西灌进夜晚的窗口
早上的喧嚣是重庆的

上天入地,有电梯就行
地铁钻过地心
但那并不能安放灵魂

人在清晨可以变成一张纸
猪仔从十九世纪的旧金山回国
我回到猪笼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减肥计划
徒步穿过半座城市
空着脑袋度过一天
忙碌的只是手指,眼睛和耳朵
身体悬空在网络的游船
荡啊荡……

我在夜幕里穿过山村
灯火不是我的归宿
只有一个村姑等着我
或者也只是我山上牵回的
一头慢悠悠的黄牛


傍晚

楼高过了天空
巴掌大的空白还被分解

夜色落下来
她趁着鬼节给父亲打电话
我在看书
蚊子不时从我的肌肤上享用晚餐

一对母女在眼前的空地
打羽毛球
黑色长裙,时常飘进我的书本

广场舞很快就占领了小区
在树木的掩映下
机器活动过剩的四肢

我们穿过小区,遇到了雨
高温过去,剩下伪劣的秋风
夏天还有很长的路
秋天不可能就安定下来


城市工地

屋前是工地,屋后还是
执着的机器啃咬着我的神经
大地露出一大块疤痕

这声音我熟悉
我已经浸泡了两年
我知道它们吃人的厉害

在哒哒的间隙里
广场舞终于显得微弱
以毒攻毒是谁的安排?

我在清晨醒来
梦里已经历一个工地
如今,现实还是工地

地铁

站在时光隧道上
向城市的纵深滑行
离开之门准时打开
待宰的羊欣然前往

两排货架上
烧好的烤鸭随风摇动
穿梭于天上地下
这是久违的城市

我的前方已是终点
又一个诱惑的牢笼
我的脚步将不由自主


我的勇敢过于缓慢

我的勇敢过于缓慢
像过道里的风
迟来了那么多年

从三二四医院空腹返回
路上找不到一个早餐点
借助懦弱和勇气
我拒绝了自己的虚荣

走过漫长的一天
回到出租屋的起点
在这个平静的过道
人来人往也不能打破我的安宁

身旁的小包见证了我的搏斗
没有胜负的年纪
只有反复的清醒和宽容
只有一丝丝风,看着我回到自己


地下状态

像地下党秘密地接头
交换腹中成长的情报
先是相互寻找,以手机号码为信号

来不及认识就切入正题
在文学上的成长,青春期的无助
他先拿出韩寒,然后李敖
我拿出郭敬明,三毛,余秋雨
他拿出叛逆,拿出逃亡
我拿出失眠,拿出诗歌

每一条路都有出处,有去向
我们交换了地铁站
交换了长江的霓虹夜景
其中有我说的《挪威的森林》
有他说的米兰昆德拉

临近深夜,我们还坐在横跨长江的大桥上
江水是停滞的,但告别要来
我们用周云蓬、李志走上返回的路
他总是提到港台文学,达明一派
还用直子和林黛玉说再见
我们都不得不去追赶末班车
我还追赶腹痛,追赶一个电话,和一首诗


地铁站

牛羊下山
夜幕落下
电梯开动了绞肉机
活体进去
面包出来
牧羊人继续放牧着
空空的电梯


镜中人

那个人是突然出现的
刘海稀疏,已不复少年
一副眼镜诉说着当下的迷茫

他刚下班,表情平静
他不知道该表达什么
他还记得刚才的气愤
只是走路让他得到了释然

他终于挤进地铁
踩了一个人的脚
像每天踩过的杂草种子
他的普通话让歉意得到升华
不过是随手的一句话
像每天的上班下班
好像那句话就等在了那里

现在,他看到了自己
那个日渐中年的人
最近又恢复了青春
他想有一天他的聪明将高过头顶
那时候他必然是个高僧
他走在路上
看到往事都倒影在轻轨的车窗上


我不能再安稳地站在电梯上

我不能再安稳地站在电梯上
我开始学会走电梯
借着势能降到理想的底线

我的行走让电梯停了下来
我听到杂草长出自己的皮肤
我走到了地下,我看到更深的地方

如果我就这样走下去
我就会走出自己
走到我来时的地方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比我快

一个头发飘逸的女人走到我前面
牛仔裙有被撕裂的危险
我一直跟在人群的后面
直到过马路,绿灯亮起
人群不知去向

我已经放下红绿灯的底线
在地铁站,我看不到那个女人
我也步行下电梯
钻进在人群里
仿佛我始终去追赶那个女人的脚步


拥挤运动

如果拥挤也是一种运动
我每天都可以减掉烦恼的重量

此时,我走在臃肿的肉体中
地铁钻过城市的黑暗面
我被面目各异的手机包围
车窗呆滞的目光并不是看我

那个同样活在手机里的人
他心里还装着自豪和愧疚
他提前逃出了电脑的监控
微薄的自由随时都被妥协掉

也许一次预谋已久的逃离还不够
还需要更大的一次碰撞
在这拥挤着肉体的运动中
得到更为纯粹的解脱

发表于 2014-9-26 13: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诗
发表于 2014-10-3 21: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因为真,所以打动人心。
发表于 2014-10-9 14: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2 16: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tiantian 发表于 2014-9-26 13:01
真诗

问好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2 16: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窗户 发表于 2014-10-3 21:32
嗯,因为真,所以打动人心。

问好哈!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2 16: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晓丑 发表于 2014-10-9 14:25
问好!

兄弟好,兄弟现在很活跃,继续加油。
发表于 2014-10-13 09: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克菲尔德 发表于 2014-10-12 16:08
兄弟好,兄弟现在很活跃,继续加油。

呵呵,兄弟见笑了。刚刚在这注册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9 17:59 , Processed in 0.04682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