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04|回复: 0
收起左侧

一锅沸水(六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4 15: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锅沸水》
“当它突然倾覆
十岁的孩子被迅速抛向火山
年轻的父亲,带着刚下班的疲倦
和对这世界深刻洞悉的果断
没有耐心安慰,直接,以一个巴掌作为
那令人心烦嚎哭声的了结

错愕、讶异、疼痛、锐觉……
燧石一般,撞出碎片
在被父亲粗暴拒绝在火山之后
孩子与父亲之间
不知不觉,煮沸了另一锅开水
随时,都会发生倾覆的危险。”

写到这里 ,孩子突然发现
这样的诗写,竟然
源于,与父亲的彼此拒绝
当他们同样年轻,同样
对这世界绝对聪明

《山水无终》
置于几案的那一篮苹果,一半来自伊犁
一半来自烟台。万水千山之后,俱已
认不出根源。渐至成了面目相似的老人。而

十多天前,和它们一起回家的婴儿
手腕上,还系着出生标签,以区别产房
那些一道奔赴世间的同伴。一如

现在,我们风尘仆仆
一声轻颤,寒于枝头乌鸦
屡次,被梦退回,方知物命
方知,安心尘驻世间。而那些
名词与动词,最终无用且并无区别
不过是相助,黑夜掌起一盏如豆明月
以便,再涉轮回之河时凝思细辨
那牡丹亭苑,画廊金粉,半已零星……

《发丝》
发丝从梳齿间滑落
像灵魂褪去一缕缕黑羽
轻微的疼痛,如此
不经意。自观照的镜中
被无力追赶的词话叹息、遗忘

雨丝、风片般的重复
使我们获得了麻木与无视
而偶尔的一次或两次
开始时,是新砌的牢固墙壁
最终,也只是一栋低矮的建筑
立于记忆的泥沼之上

幸福,竟也如此沦陷
在没有镜片的镜框里,成了虚构
只有,追逐和逃亡路上
不停撕裂又愈合的伤口
才是,唯一的真实

而人生,似乎是一场抱怨
无休无止。在赴约之前
我们才懂,处理伤口的
一直是,紧攥在死神手里的时间

《滑梯》
抓紧,两脚交替
踩在别人的头顶
推搡拥挤,不时有人
摸向你的脚踝,把你拖下去
时刻小心提防,滑梯
这刺激的游戏。你也不会忘记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
攀爬到梯顶,飞翔,领略羽翼下
无限扩张的风景

然而欲望的重力
往往使你刚打开翅膀
就开始下滑
“砰”的一声
坠地
像中枪的鸟儿
在天空划出一道
比叹息还轻的
弧线

《我和你》
我垂鞭
任马,驰向
你梦外。鸡鸣之前
你嘱托飞花
记录
与我离别的瞬间

一道茶烟
再次升起
淡月、远山

一只孤鹤
飞向霜天
我,因此
得以在你眼中
明灭

《坡度》
你抹了一下脸
不久,你的手臂
打开了风,你重新审视天空
你转了一圈,确定了,一群鸟
新的航道,你的思考开始
像风筝,挣脱地平线

而这,不过缘于
不久前,你完成了一次
45度的位移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4-20 05:49 , Processed in 0.03719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