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50|回复: 2
收起左侧

郎毛:张军是谁?凭什么惊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3 20: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郎毛 于 2014-5-24 16:13 编辑

              张军是谁?凭什么惊惧


                                 郎毛


  看到海因这个题目,连我也惊惧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张军是谁?凭什么惊惧?”这正是我想知道的,一个那么普通到有点滥的名字,这辈子我见过或认识的“张军”、“王军”……起码有一百个,哪一个是惊惧了的“张军”呢?“张军”很重要吗?在海因的神秘叙述里,一个现实主义的人物被一种宿命的跳跃和不可知的力量所驱使,显得紧张、热烈而晦暗,每句话都是表象,也是悬念,貌似脱口而出,结果却步步惊心,给读者造成的阅读压力不亚于看一场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Alfred Hitchcock)的惊魂小电影。
  在我受诗友张杰之托写下这篇文字之前正好在维基百科上搜到“李刚”词条,大概七八条,全都是古今一些上层人士,属河北那位级别最低,副科级,可是属他老人家知名度最高,因为他儿子驾车在校园肇事后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我爸是李刚!”
  在那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案件中,李刚之子其实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如果“李刚”不恰好是一位警员而只是清洁工的话,肇事者等于只是向公众交代了一下家庭成员是谁,接下来他还可以说“我妈是王芳”等等。
  “我爸是李刚”之所以火爆起来在于所陈述的特定事实后面暗示的某种心照不宣的逻辑,这种逻辑只有在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初期阶段才成立,而且还是潜规则,李刚之子童言无忌,希望把暗的变成明的,这就惹了众怒。
  然而我在为海因笔下的“张军”所困惑时为什么会想到“李刚”呢?其实这两个名字的关联正在于它们太具有符号性,甚至可以互换,如果那个叫“李刚”的人竟恰好又叫“张军”,“张军”同样会进入维基百科,照火不误。同理,在海因的语境中,“李刚”或者“刘刚”、“王刚的惊惧”似乎也没理由不能成立。
  但为什么偏偏是“张军”呢?难道“张军”注定要惊惧吗?我注意到主人公通篇都在说话,那些断断续续急切的话语成了海因的诗句,像是恶毒的咒语,却又语焉不详,而“死结”、“销毁”、“毁掉”、“阴影”、“阴云”、“燃烧掉”、“消失”等一系列负面词性的运用使这首出奇短的诗却产生了出奇长的指向。
  我想这种效果也许并非刻意而为,而是作者在经历了漫长的紧张和恐怖之后一种肆无忌惮的释放,试想如果将《张军的惊惧》改为《海因的惊惧》,这首诗就死定了。这里特定的诉求必须由非特定的主人公来承担,一种指向虚无的内心独白。“我在前面和我的客户急急的前行”,突然闪出的“客户”有点突兀,又似乎暴露出职业上的某种关联。
  我当然不认为我已完全读懂了这首诗,然而这正是我将其揽入“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备忘录之存在客观主义诗歌”(见湖北大型人文思想刊《天下》2013年第2期)序列的理由。众所周知,“存在客观主义诗歌”看重的是“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尽管这首小诗仍然充满了可笑的技巧,但其内涵的决绝却不能不令我“惊惧”。最后必须重申的是,“存在客观主义诗歌流派”永远只是一种倾向而非一个团伙,这是我将《张军的惊惧》引为同道的又一理由。需要说明的是,这甚至可以与海因无关。

  2014/5/23



发表于 2014-5-24 16: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原诗:

海因:《张军的惊惧》

“阴影无处不在”
他边说话边在沙滩上画出一些道路
再用神秘的蓍草捆绑在这些道路上
紧紧地打了个死结:
“就像这河水很轻易就销毁我的道路
破坏我用心设计的路障。
那一天,也是在这条道路上
我在前面和我的客户急急的前行
一大批的阴影在后面紧紧追赶
它们毁掉我过往的一切,并且行将就要
掩盖我们。”他抬头看了看阳光
现在他只有躲在这弥漫的阳光中
期望阳光永远燃烧下去,或者把自己也
一起燃烧掉。他说“好好看一看吧,
看一看我的惊惧有多深刻;看一看我的面孔上的阴云
已经笼罩了我的后半生。所以我要加速
比后半生跑得还要快。就像一粒萤火
在低空中跳跃、闪亮
然后,突然消失”

        2010-5-4
发表于 2014-5-24 16: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原诗:

海因:《张军的惊惧》

“阴影无处不在”
他边说话边在沙滩上画出一些道路
再用神秘的蓍草捆绑在这些道路上
紧紧地打了个死结:
“就像这河水很轻易就销毁我的道路
破坏我用心设计的路障。
那一天,也是在这条道路上
我在前面和我的客户急急的前行
一大批的阴影在后面紧紧追赶
它们毁掉我过往的一切,并且行将就要
掩盖我们。”他抬头看了看阳光
现在他只有躲在这弥漫的阳光中
期望阳光永远燃烧下去,或者把自己也
一起燃烧掉。他说“好好看一看吧,
看一看我的惊惧有多深刻;看一看我的面孔上的阴云
已经笼罩了我的后半生。所以我要加速
比后半生跑得还要快。就像一粒萤火
在低空中跳跃、闪亮
然后,突然消失”

        2010-5-4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6:55 , Processed in 0.03874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