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41|回复: 1
收起左侧

蜕皮/补丁/雨天的等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3 08: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蜕皮

那座孤苦的老宅,去年冬天
已经顺其自然地蜕皮了,
而我,在朦胧的春天
才开始蜕皮。
手心里、心窝里,承载的坎坷多,
肌肤上的附属物磨损得厉害,
是蜕皮的要害之地。
薄薄的一层,在疼和痒的交接局域
发起革命。如汗渍一圈圈
向外蔓延,跨过掌纹,指肚,
刻写爱情的伤疤,
渐渐,销声匿迹于拳头对外的瞬间。
皮屑在被我翻阅、撕扯成团之后,
还原成档案中的一粟,
或不断重复的一个细节。
体外的草木在呼唤,我和老宅
——自里而外,
蜕时间的皮,好似家具的翻新。

补丁

街道的裤管破了,被缝上沥青补丁。
颠簸的车辆,
获得穿针引线的平息,
新的补丁,蜗居在
被碾压,和承受的萌动之中。

行道树坐立不安,刮擦的肌肤
已经看惯了忽明忽暗的补丁。
我把补丁,当作行进中的标识,
骑着抽象的单车,蘸着
满轱辘的,不断更新的灰尘。

补丁像愈益黝黑的花,
绽开了一路,使我
一次次捏紧锈蚀的车闸,停下,
俯首捡拾随意的安然的补丁。
——一枚枚的补丁,
被缝上,或精制地打开。

雨天的等待

雨天,花朵依偎着花朵安睡。
长椅腾出了所有的等待,
浓密的铁条,像湿淋淋的发丝。
我是被单车搬运的人,
在晨曦和黄昏之间周转。
路灯缺席,尘埃散落他乡。
脚丫的密度在增加,
街道的褶皱里,更加缓慢
和沉重。毋须花朵醒来,
她的梦境,足以点亮
这场清晰的雨水。
站在路灯的角度看,长椅
对着行人,哈出梦幻般的水汽。
发表于 2014-6-18 09: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椅腾出了所有的等待”,似乎在等待“薄薄的一层,在疼和痒的交接局域,发起革命”。 “行道树坐立不安,刮擦的肌肤,已经看惯了忽明忽暗的补丁”,瞬间,又麻木于忽明忽暗的矛盾中。
    不相关的事与物,在笔端并未“获得穿针引线的平息”,叹只叹“我是被单车搬运的人”,身处在“被碾压,和承受的萌动之中”的阵痛。
     读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1:20 , Processed in 0.03253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