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30|回复: 0
收起左侧

纸上时光(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2 16: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纸上时光(组诗)

文/剑方


闲置的信封



开始我在封皮上填写地址
是何等的信心和决心
少年心事当拿云
我似乎拿住一块天空

烧红的铁才好锻打
搁置的情感
像隔夜茶水

一块冷铁还是不成材的模样
一杯寡淡莫冒充谷雨,或清明

在抽屉里酣睡的信封
信囊空空
行囊空空的我一样,不敢上路



落日是一枚邮戳


暮色降临的速度
正好让群山慢慢收拾摊开的翡翠
宿鸟飞奔,像小鱼儿
一头扎进大海

枫树塘由青而红
把无限的安静搂在怀中
半个小时后,必定有
无数的星星
在这汪水中停泊

此刻,我手上的光褪去
一个闪亮的白天
我投寄给了大别山以西
落日
仿佛一枚鲜红的邮戳


月光这剂药


从少年病到中年
从春柳病到梅花
用浣溪纱的韵脚病过
用如梦令的平仄病过
这病灶,潜行骨髓
像一只小鼹鼠
整夜整夜,啮咬我的睡眠

咳嗽,咳出一地桃红
上弦月治不好我的风寒
忧郁,远方归人却嫌日短
圆月医不尽我的相思
而下弦月,干脆割断我的梦呓
因惊恐,我披衣坐起

饮服多年的药汤
竟是一剂谎言
而那个骗取我钱财的妖女
又捧了一碗兑好米酒、桂香的月光
去勾引邻家楼上吹笛的少年



卑微的爱


一棵草恋上一株花
一株花,是风的女儿

一棵草挪不动窝的爱
在风中不断弯曲

爱啊,你的方向就是我的方向
一棵草反复告诉自己

一棵草的爱卑微,高不过两米
但它头顶的天,一样宽;脚踏的地,一样厚

和一株花一起
一棵草,要走过它们的前生,和来世



正月

老木匠在磨着刨铁
磨刀石发出轻微的呻吟
水在铁石之间,是缓解也是挑衅
老木匠用刀口试探自己的硬胡子
院子里,桃等待春风送来容颜
正月,是培养耐心的月份
我读着小说。老木匠开始使用锉刀
锯子尖叫(也许是欢呼)
声音拌着煦阳使我浑身燥热
文字晃动眼神
正月在一个老木匠的催促中
迅速奔向春天



童年的月光



涌进家门
灯芯草吐出一点光晕
夸张地摇晃人影
我听见
月亮踩着青瓦
在屋顶上喊

今晚是庆典
孩子们像一颗颗银子
挣脱口袋
亮堂堂的马灯
悬挂天空
今晚的富裕
我们和邻村
共同拥有



蟋蟀



我敬服蟋蟀
今夜,我注定输给它
它肆无忌惮,用细齿锯
锯农历,锯夜晚
乳白色的汁液
流了一地

敲击床沿也徒劳
它斜睨一眼,继续它的木匠活
越锯越欢乐
木屑,快要淹没
酣睡的拖鞋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3 16:33 , Processed in 0.05397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