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汤戈
收起左侧

坏了一台机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9 16: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季 发表于 2014-5-21 00:54
我的肉脸和它们的钢脸一样
————
毕竟不一样。不清楚为什么会是“一样” ...

这个一定要搞清吗?诗歌就是这样,搞清了就不美了。

人和机器面面相对,是人的灵魂钻入机器中,还是把机器的冰冷加在人身上?

很好的一首诗,很外行的评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2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反 发表于 2018-11-9 16:54
这个一定要搞清吗?诗歌就是这样,搞清了就不美了。

人和机器面面相对,是人的灵魂钻入机器中,还是把机 ...

        吴季先生一直在战斗,这就很值得敬佩了。
        你的名字让我想起陈胜吴广的起义,离诸子百家的时代不远,照司马迁"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叙述,那是比后世要求田地财物的革命更有高度的革命,因为权力不平等,田地财物随时会被拿走。
        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07: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追越乖


汤戈


十年没加工资
还被迫举手宣誓
马克思啊!这是你最具革命性的工人吗?
他们的孩子在学你的剩余价值理论
学来干什么呢?反正不会跟着你干
剥削或者被剥削
孩子做工的父母都习以为常
赢在起跑线就是要做人上人
人上人是剥削者那又有什么关系
总好过十年没加工资去追暴涨十年的房价
十年还没止呢
黄金十年延伸白银十年
越追越乖

追上了又如何?跟上了时代脚趾甲?
当别的动物在吹自己一次能生几个时
狮子说:我一次就生一个,可它是一头狮子
k2-18b据说有水无人
它吊着系外狮子座桃花源的饼
发表于 2019-10-18 22: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斗争退潮后,群众的激情多半就跟着退下去了,从情绪来讲,“革命性”就弱下去了

平常日子里,作为被统治者,工人没有选择,只能打工(如果时机和运气好,或者有条件,一些人是能够成为“人上人”的),只能顺应社会的规则去生存

革命性是阶级属性和潜力……这个阶级不需要像1949年以前的资本家那样,担心地主完蛋了自己唇亡齿寒,诸如此类。所以,资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会退缩,反动,工人阶级则无此顾虑,相反,倒要留心脚下的绊子
发表于 2019-10-19 17:31: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资本主义与封建共产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其实运行的差别已不大,公平的性质却不同。前者建立了法理平等,后者形成了现代伪集体主义的正当性,现代性。至于资本与权力的剥削那个更重?诸君各有身份立场。
发表于 2019-10-19 23: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9-10-19 17:31
社会资本主义与封建共产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其实运行的差别已不大,公平的性质却不同。前者建立了法理平等 ...

至于资本与权力的剥削那个更重?诸君各有身份立场。
————

我以为你会说:这个问题嘛,从历史到现实,都可以通过事实、数据等等来比较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01: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9-10-18 22:11
斗争退潮后,群众的激情多半就跟着退下去了,从情绪来讲,“革命性”就弱下去了

平常日子里,作为被统治 ...

阶级是一个总会产生变化的东西,民主制度是一种知道人难有那么多圣贤,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相对平衡制度。好的社会尽量用公共福利来平衡,而不会拿人们的痛处去赚钱。如果教育、医疗有充分的保障,穷一点也不用革命。每个家庭里都可能出现造化不同的人。象太平天国那样的,那是革命吗?中国就是太多这样的历史,人们学会得最多的就是混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01: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9-10-19 17:31
社会资本主义与封建共产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其实运行的差别已不大,公平的性质却不同。前者建立了法理平等 ...

问好杨园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01: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季 发表于 2019-10-19 23:14
至于资本与权力的剥削那个更重?诸君各有身份立场。
————

问好吴季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01: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9-10-18 22:11
斗争退潮后,群众的激情多半就跟着退下去了,从情绪来讲,“革命性”就弱下去了

平常日子里,作为被统治 ...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0: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9-10-19 17:31
社会资本主义与封建共产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其实运行的差别已不大,公平的性质却不同。前者建立了法理平等 ...

剥削了工人还让工人举手宣誓,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也无此手段
恐怕全球难寻第二家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9: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9-10-18 22:11
斗争退潮后,群众的激情多半就跟着退下去了,从情绪来讲,“革命性”就弱下去了

平常日子里,作为被统治 ...

本帖最后由 汤戈 于 2019-11-7 22:18 编辑


铁,回不去了


汤戈



回不去了
从黑暗支撑黑暗的建筑里


回不去了
从放血的高炉中


回不去了
从骷髅一样的矿石


离开我的血液
汇聚成一支利箭
留下一个苍白的靶子
发表于 2019-11-12 12: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最原始的阶级单位家庭来说,父与母是不可消灭的,但你成为下一个父或母的自由选择性不可剥夺,只取择于你想或不想,
这也就是一种初始的公平。
即游戏规则源始的平等性。而不是胜出者作主与制定。

发表于 2019-11-12 12: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汤戈 发表于 2019-11-9 09:07
本帖最后由 汤戈 于 2019-11-7 22:18 编辑

当你学会给世界命名

当你学会给世界命名,
突然醒悟,你所憧憬的新城市,
还和你所厌倦的旧城市一样,
栖居的人,事和别处没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你的眼前
多了些你曾经不认识的建筑,
几条你曾喊不出名的街道。
而现在,你已认识,喊得出它们的名。
在这有限的呼喊之间,你经过了几次行走,
几次怎样的气候变化,
几次难以抗击的暴风雨,
你也总张望寻找避雨之处,
有所栖居?
而随着雨的停歇,你眼前的雾气消散,
世界的轮廓再次清晰
你渐渐认识起自身,受制于怎样的局限,
你不再怨恨,不再担忧被迟来的时间判决,通缉,
拿着行李,逃窜到下一站,
你将卸下心灵的重负,
和相随的凄凉的他相爱。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08: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9-11-12 12:50
当你学会给世界命名

当你学会给世界命名,

杨园可以居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08: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9-11-12 12:16
从最原始的阶级单位家庭来说,父与母是不可消灭的,但你成为下一个父或母的自由选择性不可剥夺,只取择于 ...

这人生倒简单
简单就象清晨出门必遇晨风
发表于 2019-11-14 12:24: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并非人生不简单,而是人群不简单,作为群居的生命,个体与整体的关系,很多时候理不清,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0: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9-11-14 12:24
并非人生不简单,而是人群不简单,作为群居的生命,个体与整体的关系,很多时候理不清, ...

群友正流行,纳粹加不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8:50 , Processed in 0.04152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