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171|回复: 0
收起左侧

70后女诗人专题:(台湾)阿流(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9 12: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5-19 12:30 编辑

诗人简介:


  【阿流自介】

  我不该说明自己。我不该再突显自我的重要性。世界已倾斜。我一直走向失重的那边。
  我在台湾教书为生,暗中传递我所护持的美。我伪装平静的生活,确保隔天能够睁开眼睛。
  诗不是我的救生圈,死亡并不是终点。印第安酋长说:只有迁化。
  我喜欢文字里神秘不可解的机括。我喜欢诗里如烟雾中生发的一切。我不该期待理解,沟通是一次神迹。
  我写过郑愁予和顾城的论文,学术化的思考历程帮助我靠近文化里的根源,我庆幸自己曾经投入。我有一本诗集《身体状态》。这是我死前最有意义的一些事物。



(台湾)阿流(诗十首)


《都付与颓垣》

把自己放进密封罐
不会腐坏
肉依然光洁如童男童女
千万不要摸我退却的肩膀
我完整的膜

那神秘的窒息
必须一寸一寸的来
不要太快

我不腐坏
我只变旧


《天光》

之一

不知道什么时候
它覆住了我
无论我如何流浪
我一醒来
天又光了
若无其事底散步
不知它如何办到
晕眩的效果
它没对我说过话
就走向西边山脚下的窝
留给我一缸又一缸的霞彩
和升而又升的星星
睡着

之二

天光是瞎的
不赶路不打招呼不告别
不想什么形而上
巨大的结

我爱着它
跟它到山脚下的家
它仍没回头
它只在我醒来时覆住我

之三

我犹豫着
天又光了



《渍物》

你死的时候我不知道
桌面满是尘埃
谁送走的

仍旧有一个早上
空气微蓝
椅子都不说话
它们都有个性

找不到半丝黑发
手指抽痛了一下
劫余后
你一贫如洗

你死得这样久
我才可以开始伤痛
缓慢地
绕这个房间一周



《志异》


多少年来我一直偷偷惦念着那只狐狸的生活
气味萦回窗外上弦之月
梦的蹄印延伸直至大河
水势湍激浩汤

我担心,牠已经变成了人


《丛林记事》

高悬人命的那一条绳索
被谁轻轻松开
我们本是蝼蚁
各自散去

在江河里漫游
象限与象限的边界
就在那雨丝间

覆盖那潮
是另一波潮

没有我被淹没
只是些淡去的声音
松开的声音



《空袭》

盲目发动的指针
在寻找停下来的计谋
在此之前必须穿越
无人烟的草场
草场上暧昧的兽匍伏
嗅闻气味
鲜烈飘散在风里的
花籽和肉的气味
稍暖和的温度
上升的日光
不知有没有的雨水
干烈的焚烧和腐坏
为下一季的施肥

倒卧的草茎歪斜
形成线索
一枚蹄印还是
一只遗落的鞋子
背着谁奔跑过
日与夜的间隙
瞇着眼的未来

除了产卵
无所事事

除了交配
无所事事


《怙》

(在旁边纪录败笔的
大概是神)

我远离车阵
却在海上遇见了你

有人发给我一迭帐单
我的头发白了

有人认真练唱
直到末日
并且相信意义
我现在只能相信括弧
我越来越喜欢
走板歌谣

闪电裂解天空
像是不费吹灰之力

你裂解我
也不必几秒钟



《管锥》

观景窗如此窄小
时晴时雨
我追踪一些音讯
风般逃遁
又偶然暂留

曲折的心事
也许与某个档案交错
电光火石
擦亮彼此闇黑的脸容

送出歌声
和魔鬼交换过的
歌声
一口嘶叫的井
在夜里徘徊

有时是玉质的
有时是塑料的
每个声音是否该弹向自己
每个声音都有来历

她妖妖娆娆地唱着
他忽睡忽醒地唱着
牠有时喘息
祂有时叹息
它喜欢无头游戏



《零余者》

我听见骨头绷断的声音
(那时风仍在吹)

到底为什么
我站在这里
(他的身体弯曲,关节里藏着宿世的呼啸)

用咒语驱赶仍是不足够的
他得下跪
(某种文化里的仪式)

魂灵拥集
盛大的法会现场
(祂们仍持续吼叫)

小孩拿着花朵走来
泪水不足以表露成人的忏悔
(天空太晴朗)
满布裂纹的肺脏
持续出血
(天空太晴朗)
我太颠狂



《石纹》

有过片刻
时间宽宥我的任性
随我拖曳在迢迢彼方
捡拾季后落下的枫叶

更多在彼方醒来的一刻
重回森林边界
抬眼看残阳
熠熠辉辉

我不知流浪的原因
我只见过无数流浪的脸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5:42 , Processed in 0.03718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