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340|回复: 0
收起左侧

70后女诗人专题:扶桑(诗十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9 08: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5-19 08:48 编辑

诗人简介:


       扶桑,女,1970年十月生。河南信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获人民文学新浪潮诗歌奖、诗歌报月刊全国爱情诗大赛一等奖、三月三诗会奖、滇池诗歌奖、2010 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提名。诗歌被翻译成英文日文韩文介绍到国外。著有诗集《爱情诗篇》、《扶桑诗选》。




《生命的真相》

啊,更响
更紧了!岁月的铿锵。一再
提速的铁轨

你不再年轻——白发
在镜中闪耀。这冷下来的
灰,并不意味着懂得更多

生命像一节孤零零被遗弃的车厢,停在
某个久已废用的小站
带着它全部的空洞,在每一扇窗前张望

   2011.2.2


《沉默所言》

1.

我所应该做的是像鼹鼠那样
挖洞
继续挖下去

在我的匮乏中将涌出更多的泉水
把我从地底送上茎端
最小的叶子

2.

我是没有嘴的。
我习惯了静默,像石像的耳朵
当悲哀的马蜂在我心里做窝

哦,更长久地呆在那儿吧——
在你的毒刺中让我的疼痛酿出
纯度更高的蜜:金黄。澄澈。

2011.2.2


《生活, 你养育我》

生活, 你养育我
用,泥土那样
又黑又聋又哑的
仿佛我是吃泥土的蚯蚓

我知道我还没活过
只是在昏睡中,朝
阳光世界探出
一枚,叶芽的脚尖

在秋风中,萎黄了
——这就是我生命的故事。

   2011.2.2


《河流几乎不流动……》

河流几乎不流动。
苦难那样,忍耐着——
暴雨
似乎把全世界的尘埃都冲到了那里

木板吊桥恍恍惚惚
有几处已经破损。两位
灰白头发的妇女在洗衣服
——在一条黄河那样的河里

但还是有一只白鹭,从我心里飞出
但还是有一只白鹭
围绕这河流低徊
把它纤秀的嘴、脚爪,伸入这河水

    2000.6.13夜


《没有人认识我》

没有人认识我。
多好啊
这里那里,一个人
可以这条白色的路那样
随意远去
也随意起伏

翻过这道山坡会有一座
村庄吧
四周围着一片
油菜花的海洋
多好啊
沿着那细长的田埂消失在里面

没有人认识我。
多好啊
一种湿漉漉的的静默中
我和你,我的心啊
我们悄悄谈着什么
悄悄微笑

我们彼此观看
也观看那在我们里面和外面的
四季景色。它们的变幻

       2001、12、4


《修表记》

      1.

坏了机芯的钟表
指针停在一个神秘的时刻
就在这个时刻,象一匹羸弱的老马
它,把生命放弃了——

我不去看,那是几点几分。

指针停在它
死亡的一刻。——它恐惧过吗?
呼救过吗?哭过吗?
还是,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

——“终于到站了,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的时间
死了
我不去看,那是几点几分。

那些细箭头
瞄准我的心

          2.

房间里重又响起
走马似的
漏水声。时间的
非人性的 、无限精确的水滴

(我尝到了里面
无动于衷的
雪——)

我还有多少水,可以
一滴一滴
漏去?
——我在渐渐的干涸中
……

母亲,我要回你的子宫去
让我重新孕育

  2003.12.28



《旧电影》

浓雾中一座陌生的城
清晨五点的出站口,寒意彻骨

一个人走了过来: 高高的额头
宽大的衣服, 两手插兜

象从未见过似的,彼此侧脸
打量——然后,微微一笑

驱车半小时来到一栋旧房屋
门口有一株已开始落叶的法国梧桐

木头的大床吱嘎作响。书桌上
两枝百合隐隐散香

......十年后,女主人公再次观看这一幕
自一本泛黄的笔记本里(那时她正清理

覆满尘埃的杂物间。一部分将抛入垃圾箱
另一部分,将廉价卖给收废品的小贩)

她还翻到了一些诸如“我们往日那非尘世的
爱与美”、诸如“不灭的灵魂”

之类的字句......
她胃里泛起一阵轻微的辛酸、嘲谑和厌腻——

   2008


《软弱》

人之中我爱那软弱的
他们的心佝偻着
一个被救的希望,像攥紧一块
灰尘很厚的旧布
我的痛楚认出——这些族人

那些阔步而来昂首而去的
离我很远——
他们是悬的高高的发光体
不需要我的手
这微小、可疑的温暖

2011.2.1


《丰收》

我知道我的五月已经来临
五月,它在我身上一边收割一边种植
麦子堆入家中,水田平静地闪光
秧苗,已一排排站好
像小学生列队在清晨的操场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是一个两腿分开的女人
分娩的姿势和受孕的姿势,是
同一个姿势——
“主啊”,第一次
我很想这样向谁称颂
我结满籽粒的心弯垂着沉沉的金色

我是金色的。我是绿色的
我是阳光和月光,它们交互在我身上生长
我是田野,我也是山岗
隆出沉默在地底的狂猛力量
河流、微风、禽鸟们各种各样
嗓音练声的合唱……

    2010.5.23 晨


《她》

1. 十五岁

端坐在夜的礁石上
从深海浮出的人鱼
第一次,她看见远处
比天狼星更亮,黑琉璃上静静滑过
高大船舶的灯火

从深海浮出的人鱼
知道什么呢?
啊,奇异陆地的奇异人类......
她的湛蓝幻想,像鸥鸟拍翅追随
那船舶傲然开屏的尾迹

2. 四十岁

四十岁
你该把家搬一搬
没必要带着那些粗笨暗沉的旧家具,灰扑扑的
男人、情感之累
墙壁再次刷白
窗子开大些、再大一些
书柜可以小了
在一个有树有水的地方
空气。阳光。旅行鞋。

  2010.9.27,2011.1.29


《火车载着重重的心事》

1.

火车载着重重的心事
像一根缝纫的细针在黑暗中穿行
气味复杂的车厢。挤在身边的
民工、学生、小商贩......
无数次,似乎,你逃离了囚禁
又一站站,奔向茫然

2.

像一个邮递员,火车
沿途分发旅客如邮件
他们无名无姓的脸上有
命运的含混不清的邮戳

3.

这人世的颠簸奔忙
封闭于一节节车厢——

  2011.1.10


《秋天》

声音
随体温柱一起下降
在一个窗玻璃结满霜花的夏天夜晚

那个夏天很模糊——迅速
来了凉爽的秋天
硕大的梧桐叶干脆地碎裂

你一生没有更美的秋天
像那个
秋天,花完死亡的绚烂

  2011.3.16


《湖》

来吧,把你的荆棘、你石块的尖利投入我怀里
把你的泥垢、你的枯枝败叶投入
湖水沉默,绷紧
浑身涟漪的颤栗——这疼痛的滤网
幽暗中,苦役犯的劳作无声无息直至
太阳升起:哦,更平静的脸容,更清澈的凝视

2012.9.2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7:20 , Processed in 0.04839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