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空中键盘
收起左侧

空中键盘诗歌在线讨论第2期(2014年5月):海因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4 10: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空中键盘 于 2014-6-4 10:27 编辑

     海因——顾名思义,海之因子。他的宽广与浑厚,他的静怡与"躁动",在上善若水里让生命回归于原始的本初。海因诗中蕴含着蓬勃的万马奔腾,也有着处子般的i宁静,娓娓道来,慢慢倾诉。“绕梁三日不绝于耳”,诗的旋律无声胜有声,读来、品来,一种甜蜜,一种幸福。矛和盾交织着,激情不减,时时碰撞出炫目的火花,点燃你、我、他(她),忘却了种种与生俱来的苦而绝于尘俗。伟大的“忘却”是一种品高的简洁,胜过了福祸所依,诠释了佛之空、道之无。
发表于 2014-6-5 11: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枪 于 2014-6-18 17:01 编辑

       沉默是神的语言,其实我真的不想说,做片刻神人,用眼睛感受黑与白的静和执着。
       读罢诗人海因《太阳和它的三堆颜料》(22首),不淡定了,思绪扎上了翅膀,撞击着周围空气,发出让我讨厌的声响。就让我引进诗的序号,自顾自怜(逐一点评下这些诗歌)吧!
       1、送走旧人物,来了新事物”,让我不仅要感叹为什么带不走我身边的荒凉?哦!顿悟,办公室里开着新时代的空调。   
       2、窗台的花不能自由绽放,自然凋零,禁忌颇多于条条与框框,人为的呀!
       3、没有宿命论,也随之不得不感叹命运注定的不能改变多少。
       4、办公室恋情脱出女人漂白的身体,春光咋现,颠覆了旧的传统与观念,不能不说产于时尚元素。
       5、闲言碎语免不了,多了,却坚定了一种内在的执着。
       6、激情不忘热血沸腾的呐喊,相爱其实简单。
       7、那海浪与涛,是湿润的结果--海一般的狂风与呼啸,静与动的绝妙,在缠绵悱恻的梦中呢喃。
       10、呻吟声划破了空气,成为自然的败笔,却破不了人造世界的玄机。
       12、拧断的画笔,谱写不成诗情画意般的旋律,一声吼叫,让无奈和无助都很多情。
       13、老人的画像在浴火中化为灰烬,笑而不语能刺伤发出光亮的眼睛。
       14、不能渺小的再渺小的小绅士,拿起了霸王鞭,抽打着灵魂。
       15、痛苦的、扭曲的山,拒绝了花草生长,只为孕育岩浆的爆发,怕只怕,若干年后涂炭这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生灵。

       17、仅仅一丝忧伤就让聪耳耳鸣,只是不想在听到嘈杂的喧嚣污染天空纯净。
       18、老人、又是老人,莫非是远处无家可归的拾荒者,为了生存,哪里会是?是为了绿色环境。
       20、废品收购站,在没有尽头的胡同,难寻?即使不是黑夜,也需要一盏思想的灯。
       21、哦!没想到老者是一个盲人,一群盲人,需要用音乐和歌声指引,否者,没有尽头的胡同还会死一般沉寂。
       23、怎么会有风?胡同中!怀疑、质问,难道这胡同汇聚起飓风?
       25、思想的聚变等同核聚变,不会永远库存在行将走尸身,脑壳会被敲裂。
       26、是欲望的不小心,毁灭了一切,连同脑壳,一个伟大的思想随即闪耀。
       27、润物细无声的没落,真的不关疼痒,旧时代逝去无须打着腰鼓,敲着铜锣。
       29、燃烧烂腐的肉体,才如凤凰涅槃后生出华丽坚实的翅膀,只为......
             30、礼尚往来,互赠黄金玉楼千里马,千里、万里驰骋。我此时此刻,我只想这般,姑且称为一种赏析,来感怀海因老师的诗,字里行间说出该说不该说的,如意不如意的。不到之处还请各位老师海涵,好也罢、坏也罢,无意有意间就让它灰飞烟灭。



       老枪,72年生人,祖籍湖北襄阳。现居平顶山市。
发表于 2014-6-5 11: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莫见笑 不曾太多留意 有瑕疵 下次不能这样一气写完后未审就发 多有不敬重 不尊重 海因老师及众位老师 望谅解
发表于 2014-6-6 00: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渡 于 2014-6-6 09:40 编辑

北渡:我读诗人海因诗歌的一些感受


  昨日,我初读了诗生活网空中键盘诗歌论坛在线讨论的诗人海因的诗歌,有很多感受,以下逐一写出。
  诗人观察社会很透实,想象力也很丰富,站的角度也有力的说明了作者的思想。诗,是诗人情感的音乐,在一些地方,刻画的有形、有情、有真实感受,似乎使人身临其境。诗中也写出了诗人对生活事物的批判,其中有“明眼的观众   都看到了世界的抖动,就像邻家的门户轻轻地开合”,让人能感到,世间的事物的活动,一些不合规律的出现。而“抖动”则说明人们对事物的不满、无奈和烦躁。在现实生活中,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超过了以往,人们只重视经济效益,却忽视了环境的保护而使其遭到破坏,从而留下糜烂的环境,以及所对人们的生活和心灵造成的创伤。虽然诗人有时用笔直白,却如利剑,斩去多余棱角,把一些平时见到的事物事件放大、平白,像是一种特写,用重色浓墨涂画,刻画出诗人深沉的内心世界,以试在读者心里产生强烈共鸣。
  《太阳和它的三堆颜料》(22首),看似平淡,甚至是堆做,而其实却有作者对社会的思考和理性的认识,以及对社会所发生事件的描述及批判。
  三堆颜料,很普通,它是另一种阳光的诠释,人们通过眼睛所观察到的事物都有三色组合而成,但是里面却有万事万物,而它的运动对人们的心里和精神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发生的事情用颜色来描述,表面上有些机械,但却说明诗人对它的无奈和愤怒,到了只能用颜色才能表示出的悲与喜。
  诗是生活的音乐,也是情感的音符。在日常生活中,诗人总以诗词的颜色、语言的动态,把复杂的生活场景用一个简单的图像,甚至单调而深沉的颜色,再加以内心的释怀将其叙说明白。让人能与诗人对事物的出现,从接受到认识到理性情感都有一个强烈的心灵碰撞,让现实生活能在人们心中留出一个深深的印记。
  诗中写道,“山体已经受到了创伤,/ 糜烂的身体 / 遍铺灰色的地衣。”“牧羊老汉的拒绝, / 把羊群赶进我们的画面。 / 只留下羊群的腥臊和背影”,这些很平常的画面,诗人以诗的语句将其描写出来,精简明了的把它的感情中的苦涩和残缺不和谐的画面揉和在一起。我们随着诗人的眼光,逐渐看到蓝天下诸多正在发生的事物,在诗人忧伤的眼神中逐一刻画出来。当然,诗是生活的音乐,也会伴随诗人的思想,在生活的波浪中起伏,很多事物用诗来描写,尤为显得突出,犹如一种音乐在读者心里产生遐想和回荡,如“昨日的白云, / 今天依然高挂在蓝天之上, / 田间劳作的人物渺小得, / 让人怜悯。”,“可惜人们经受不起, / 这样的蔚蓝,境界实在是 / 太阔大了,没有准备的身体, / 个个怯烂如泥。”。
  人们可以从诗中看到自己的身影,自身的忧伤与无奈,在思绪中产生共鸣。
  在与诗人交目的时刻,随着诗人视野的变化,以及对所见事物刻画,心会同诗人一起感受世间的颜色在脉搏中跳动的节奏与声音。
  有时想要挣脱、有时想要改变、有时想要逃离,在慌乱中,跟随诗人的视野一同连着脉搏跳动。
  诗人也许是现实生活的音符,诠释了当代人的思想情感,也是生活画面凝固的音乐,记述出某一段历史的音律,或是高兴、或是悲伤,这都能从诗人的情感及诗词中有力的表现出来。
  以上是我读诗人海因的诗歌所思,有不妥的地方,请多多指教。
   
         2014.6



  北渡,73年人,祖籍河南平顶山北渡。自由职业者。喜爱写作与阅读,现居平顶山市。
发表于 2014-6-19 09: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因的诗,唯物朴素、浓郁香醇,辩理也犹如一杯陈年老酒,不知不觉里醉在其中。掌故小四行(20首)娓娓道来,情与景错落交融,笔意回环中亮明了观点和主题,辛辣的批判道出了向往的正义。沉声切响,意境浑厚,直达灵魂深处。
   
发表于 2014-7-22 23: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海因诗,重品诗格与人格并现,叹而观止!
发表于 2014-8-21 09: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因:关于徐玉诺先生的一个讲座


  中文系的学生正在读现代文学,他们接触到了徐玉诺先生的《将来之花园》,都很喜欢,但又都很惋惜,他为什么建国后就不再坚持写下去了呢?所以他们就怂恿我来讲一讲,看看到底是为什么。
  作为徐先生的同乡晚辈儿,我当然有义务来向学生们讲述一番。更何况我也是从事诗歌写作的,两个家庭还有一定的渊源。但是真正要准备写讲义的时候,才发现徐先生就像一首布局巧妙的藏头诗,一下子根本无从着手。
  我与徐先生村挨着村,因为中间横着一条滍河的缘故,致使乡民们来往很少。但据老人说我们杜家和徐营的徐家是有姻亲的,先生的远房姑母就是我们家的媳妇,论辈分我该叫太奶奶。清光绪年间,我曾祖父在乡间边行医边开办私塾,一年初春,徐玉诺先生在同村名儒徐名贤的举荐下,随我曾祖父读书。据我曾祖父说,当时徐玉诺非常喜欢《庄子》,喜欢听鬼谷子的故事,尤其喜欢我曾祖父正在钻研的《梅花易数》。
  短短的三个月过去了,先生由于要回家帮人麦收(打短工换粮食),就辞学离开了。后来先生共来我家三次,其中一次是和罗绳武教授一起游览滍河在我家吃了一顿饭,并由罗教授为我家祠堂题写了对联:“上联:唐代名卿祖工部;下联:元末故里靠滍川。”
  由于这样的关系,使我从小就对先生的故实了如指掌。大学毕业后,我也曾为写《徐玉诺评传》收集了数十万字的资料。但是评传只写了不到十万字就写不下去了,这一搁置就是二十多年。
  许多研究者说,徐玉诺先生的一生是比较分裂的,建国后和五四运动初期的徐玉诺简直判若两人。我知道这是很多学者的共同观点,但这种评论是一种作品大于作家的评论,有着明显的偏见和不足。其实诗歌创作,在先生的一生中只能是一个小小的章节,并不能代表先生的全部。当我们非要用诗歌创作这个精彩的片断来涵盖先生的神秘一生时,自然就会出现多处不可思议的矛盾和分裂。
  如果我们从做人方面来考虑,先生的一生不但没有分裂而且还是非常完整的。纵观先生的一生,他首先是一个在自己的身体中隐居的得道高人、一个时事洞明的智者,然后才是诗人、作家、教育家、儿子、丈夫和父亲。正是在黄老哲学的长期浸淫下,他才有了悠游人间、出入自如、亦凡亦仙、难见真面的超脱境界:
  首先是先生一生中出现了多次的多次失踪。像这种离家远行、抛妻离子的怪异行为无论在当时还是今天,都是不可能被人接受的。有妻不爱为不义;有子不养为不尊;有父母不敬为不孝等等等,这些行为都有违于人伦常情。更何况在一次失踪期间,他的大女儿由于思念爸爸成疾离开人世,他回来后也只是一声长叹而已。道家讲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可能因为我们的爱和孝而改变什么,贵在顺其自然。先生的作为,理应是在实践他所笃信的老庄哲学。
  其二是先生突然在五四文坛的失踪。如果有人说先生的失踪是因为写不下去,我想没有人会相信。就先生当时诗歌创作的高度、亮度和热情,都处在井喷时期,根本不可能写不下去。现实是先生确实不写了,在文坛上下的一片哀婉声中,先生静静的隐伏在民间、不是静静的隐伏在自己的身体里,对外在一概不理。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五四初期的文坛还是比较纯净的,还没有被“革命”所左右。但是没多久汹涌澎湃的革命热情就冲毁了文学创作的自由意志,使本来应纯粹的文学有了异样的声音。也许先生当时就看到或者感受到了这种不正常现象,但又不能明白说出来,所以就选择了抽身离去。
  其三是先生平生对《梅花易数》的深入研究,从而指导了他诡异的一生。先生一生信道尊儒敬关公,但是更加钟爱宋代易学大师邵雍邵康节。从种种事迹推断,先生当是一位占卜如神的易学高手。解放前的某一个夏天,鲁山一带干旱月余,焦急的村民央求先生帮助祈雨。先生平静得说现在不行,得等上几天。再问,先生还是那句老话。就在乡民们将要绝望的时候,先生突然说两天后就是六月十二日午后有大雨,正如先生所料,六月十二日午后大雨如注。再比如乡间至今还流传着的他那些经典预言:谷子不秕多种(暗示未来雨水很少,应多种不怕干旱的谷子);多准备杈钯扫帚牛笼头(预示马上就是一个丰收季节);盖瓦房住草房;地都是大家的(预示土地改革的到来)等等等等,件件灵验。更甚者他还为他的好友张默生画了一张带有咒符式的图画,说是他本人的处事宝典,非好友不外传也。
  上述种种,说明先生是一个深谙道家哲学思想的哲人。他的种种怪异言行,其实都是到家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处事哲学的外在呈现。所以,我们这些俗世之人用正常人的眼光就很难理解了。文到最后,我谨抄录先生曾经撰写的藏头诗一首,从中足可见先生一生的飘忽行迹:
  
                               《念不成》
         
                               子才是不首
                               无日七人一
                               粮子孔国诗
                               困原是鲁前
                               蔡陈坐在窗


发表于 2014-8-21 09: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因:作品的植物性


  记得十多年前,在读一篇西方某画家访谈的时候,接触到了“植物性”一词。他的大意是说所有伟大的画家的作品都具有其植物性,言外之意就是说,植物性是衡量画家作品是否伟大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当时只是感到新鲜,所以就摘录了下来,其实并不理解。昨天夜里在翻阅过去的笔记时,突然发现了这个词,并且一下子就有了了悟、就想把它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作品的植物性,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是指作家作品中存在的恒定的、稳定的东西;一是指作家作品的局限性。
  如果你的作品是一株老玉米,那么再怎么长也是老玉米,结不出西瓜来,这就是作品中“恒定的、稳定的东西”,这属于“类”和“属”的范畴,与我们常谈的“个性”几乎没有关系。个性含有更多的技术因素,而植物性则直指作品的本性。
  因此,植物性也就是局限性。当我们研究古今中外所有伟大作品时,都无一例外的存在这个局限性。换言之,古今中外所有伟大的作品都是在有限中创造无限。
  任何一个艺术家,由于生存环境、个性秉赋、视阈限制等方面的影响,局限就成了不能回避的问题。当我们明白了这些基本的道理,我们就不会再为我们作品中那些挥之不去的元素而暗自伤叹,更不会因此而缺乏自信。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株老玉米,你必须尊重玉米的属性。
  如果有一天,你的玉米上结满了瓜果梨枣,就必须有来自自我的力量予以坚决抵制,哪怕它是如何的漂亮、如何的诱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8 09:42 , Processed in 0.037300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