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76|回复: 0
收起左侧

向70后女诗人专题推荐:(澳门)林玉凤(诗十一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6 15: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5-19 08:38 编辑

     林玉凤(1972年3月7日-),澳门70后女诗人。学者、作家、参政人士。祖籍广东潮阳,出生于澳门,成长在黑沙湾马场、台山和关闸一带。澳门大学文学士(主修中文传意)、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主修新闻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主修新闻学)。

       1992年底开始任职澳门广播电视有限公司(TDM)节目部主持,1994年7月至1997年8月,于澳门广播电视有限公司(TDM)任职新闻记者及新闻节目主持,1997年9月起在澳门大学任教,曾长期出任新闻与公共传播课程主任,曾获选为中国王宽诚基金会青年学者,英国剑桥大学克莱尔学堂(Clare Hall)访问学者。现职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及人文学院传播系助理教授兼本科学士学位课程主任。自九十年代起曾为多份报纸杂志的专栏作家,《新生代》月刊社长。曾担任澳门广播电视有限公司时事评论节目《风火台》、澳门莲花卫视Call in节目澳门开讲以及澳门电台时事节目《纵横天下》嘉宾主持。

       2008年,澳门公民力量成立,任理事长。2009年宣布以“公民监察”名义参选立法会选举,得5329票,未有取得议席。2013年起出任澳门公民力量会长至今。


(澳门)林玉凤(诗十一首)


《初秋》

十一月的午后
灿黄的阳光落满窗台
光一泻
白帘波动
像窗外那片无风的海
温柔如母亲织造的水黄领巾
滩岸一角
工人露出深褐的臂膀
锯齿的芒尖动如汗
焊接声剌眼像蝉鸣
我想见夏天
澄蓝与深蓝相爱
有晚风
自西沉的海底
凉起

1997年11月


《提子小嘴》

那夜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
你的嘴巴变成了提子
本来嘴巴就是嘴巴
大的小的也一样
不是提子
而你却偏偏有着提子小嘴
这可能
基于我爱吃提子
虽然有时候提子很酸
而这可能
基于你爱吃提子
所以提子小嘴很甜


《赌船启航》

雨后的黄昏
太阳给涤得洁洁白白
落在海上
像银月的碎片
闪成蓝海水的泪
眼前尽是风景
男人看着
倒想起
如瀑布下泻的
角子机的银子
沸沸扬扬闪闪生光

喷射船 靠着码头倚倚傍傍
尖叫了一声
喧闹着启航
男人焦灼的凝视前方
喷射船的引擎也焦灼起来时
飞航船 蹒跚而来
在互不相干的航道
靠进信德码头的臂弯
慢慢地、嘈杂地
飞航船在男人眼底
像个怀孕八月的妻
脸色发灰动作迟缓
真他妈的想去嫖

后座的男人也是他妈的他妈的在骂
骂的时候总是千万又千万的
还有百分之几百分之几的失业率
然后是他妈的供楼他妈的老板
再然后是他妈的不赌不成
葡京 或回力埸
不打紧,不打紧
要紧的是手风顺
麻雀排九三公
百家乐买庄买闲
红红绿绿黄橙青紫蓝
筹码啊筹码

眼前再有风景的时候
船便要穿过友谊大桥
一拐弯
大玻璃外红红绿绿
披着霓虹灯招摇如妓女的笑
男人笑谓
不打紧不打紧
看这里的海水和太阳
雨水也洗不净
如土的粪黄
多像快到手的金子

只是
太阳也有下山的时候
泥黄的海水
最爱淹没



《现代关系》



我在餐厅等你
为了不让世界察觉
我低头
草绿的桌布
淡黄的柠檬水
胶饮管黄绿相间
往门缝瞇着眼
你来时
背着一圈夕阳
烘得玻璃杯冒了一身水汗
杯中的等待瘦长如你的影子
我的泪焦灼如雨
只管淌



为了躲避眼睛
你在雨中等我
撑着绿绸伞
像庇荫的树
我在你睫丛下
避雨
雨霁的时候
睫丛一动
朝霞便满落我心
我把心掏出来
却不见霞彩
只有泪
如雨
打得心瓣落如花
我们
都很累




你牵着我的手时
他的吻仍在我掌心发热
她的热却在你心掌上吻
我们没有吻
却在心里发热
离去的时候
你我如小船
相去而浪迹相连
再回头
目光凝如并排的一双路灯
同心却不相照
我们相遇而相爱
相爱而莫能再遇


《红西柚》

你把西柚切开
细细的
就像弄开我的茧
西柚落成两瓣红日
我感到好自由
像破茧的夏蝶
眼下尽是花色
甜润如柚红
两瓣红西柚靠着
像对初恋的微笑
饱满而丰盛
我爱上了红色

你把西柚切成八个小角
一口一口的吃掉柚红
像吃掉我最甜美的回忆
我拿起最后的一个小角
吻着最后一片柚红
心里很苍白
西柚的味道
居然像你对我的感情
看的时候甜润
吃的时候甘苦淡淡
如愁
其实
去掉红肉的西柚
内皮也一样的苍白
叫人怀念
甜笑的一瓣柚红

我把苍白小角合在手心
让西柚还原本来的形状
像重新让茧裹在身上一样
这才看到
西柚的外皮
原来不是红色的

1998年


《香蕉的含义》

请让我先来说明
这含义
本来只是有关形状
颜色和味道的
可是
男人的心底
都有一种
隐蔽的焦虑
无以名状
女人的脑海
都有一种
原始的幻想
难以言传
然后
男人和女人
都长了眼睛
再加上
弗洛伊德其实是对的
我就不得不告诉你
在这里
我说的是港澳
香港和澳门
香蕉已隐然简化为一种形状
尤其是那种
贴有黄底红字小标签的地扪蕉
那线条
会让男人想起
梦中的勃起的自己
又或是
让买水果回家的女人
原始的想象得到满足
于是
香蕉在这里
也就成了
男人和女人
一种隐密的语言
像餐桌上的有味笑话
逗乐的是男男女女心中的秘密
在这里
我说的是港澳
香港和澳门
餐桌上有味笑话特别多
权位越高的男人说得特别多
好像在暗示
男人世界的压抑许多
女人似笑非笑
牙缝偶尔露出的
是对男人衰败的无奈
香蕉
在食物和笑话中间
简化为一种形状符号
令人好不容易记起
除了形状
香蕉还有颜色的
黄的皮白的心
褐色的无形种子
和那很水果的香味
这恰好又说明
香蕉在这里
可以是很社会的
很男性又很女性的
这就是
香蕉的含意

2001年



《哀悼鲸鱼》


这个夏天
怪事特别多

人心
那个午后
我从啜泣的办公桌醒来
两眼蒙蒙

赫然红成一片
霞光胶着
像泪一样凝在
要掉下来的瞬间
一号风球
已在鸡颈山上
立了三天

我在不知应否哭的瞬间
随着人流
来到观音涯
居民围观如堵
百年难得一见
新闻如是说

一号风球仍立着不动
黄昏无风
鸡颈山下
大学楼外
观音涯上
人头黑压压的
比涯下滩上的鲸背还要黑
十数张白手
在不能为生命创造奇迹的时候
誓要
为死去的鲸
带来博物馆里的再生
只是
再生要的是
幼鲸多死一次
在黑压压的眼睛底下
白手按着黑鲸
戒刀一闪
亮出淡红的一方皮肉
淡红
因为鲸血
早已淌尽

发梢都黏着颈项
汗没滴下
戒刀光着身子进去
又光着身子出来
没沾上一滴血
黑鱼背在刀光之下
成就了一方又一方
血尽的鲸红
鲸红无血
因为血色
早已溅尽
就染在黑夜将临的天空
这个夏季
暑假的最后一个黄昏
天空红成一片
霞光胶着的
原来是幼鲸再死以前
发出的
漫城腥红

一号风球在山岭
已经立了三天

鲸心
座头幼鲸
搁澳浅滩
难道我就要用
冰冷的新闻语言
终结我的一生
人心要问
为何大洋的幼鲸
会迷失至此
那你又可知
在茫茫大洋
不仅年幼的小鲸
年壮的巨鲸和
老鲸
也曾经迷失
迷失在鲸的世界
是一个伤心的神话
这个夏季
在暑假结束以前
在鲸的世界
就有这么一个神话
伤透了小鲸的神话

我年少的生命
在巨鲸集体搁在另一海滩以前
早已遍体鳞伤
既然血淌在澄蓝的海洋
也不会让巨鲸察觉
大家继续迷失
我只好
独自、奋力
潜进黄水之中
让血红
在混浊之间
不见踪影
忘却伤痛
只是
我又可曾想到
这黄水
浅薄如此
混浊了的
只是
不再澄明的鲸心
或人心

人语
谁又会想到
幼小的巨鲸
会在公元二千年的夏季
从不知名的巨洋
闯进观音涯下那个混黄的浅滩
皮肉割破
让一副腥红的鱼骨
染红暑假的最后一个晚上
成就一个澳门人将会传续的神话
为的只是
让我们记着
鲸的世界
有一个迷失的故事

鲸语
哀悼鲸鱼
如果这是真诚的呼喊
就请你
为我
流一滴眼泪

这个夏天
怪事很多
故事很多
澳门会传续下去的
神话
只有一桩

2000年9月



《昔日》


(一)

很晚了
我把灯关掉
希望狗儿的咕噜
跟着灯丝的闪光
一起沉睡
静静地
狗儿不作声了
梦中的妹妹
却在嗫嚅着自己的故事

那时候我总紧闭眼睛
让脑神经蔓生进夜
当风声回荡成膊动
我的鼻息
响成风声

若爸爸咳嗽我的早睡
我不会亮灯
怕爸爸知道我还没入睡

(二)

粥香总步在黎明前面
让黎明追逐
妈妈弄好的早餐

(三)

醒来的明天是还没有醒来的今天

   一九九三年四月


《忘了(叙事诗)》

一九九五年的夏天
再没有黑鸟在榕绿间憩息
铁锤晃动了几下
一眼钉在无声的木板上
钻成灰褐的眼睛
跟灰褐的木板一样无声地
不再看什么

那时
我第一次发觉
自己忘了死人的脸

正午的茶馆
未碰杯已尽喧哗
雕刻的窗花
几片颜色落成
无颜的灰尘
窗外竖立着无雨的冬季
小方桌的对面
你斟来一杯
满满的微笑
泛滥在芥黄的桌布上
茶色荡漾着深褐的梨涡
我说茶很苦哟
你只吐了一个浓字
我就喝下那一杯
浓浓的微笑

一九八九年的夏天
我十七岁
还不能上大学
你已挟着一纸学位
乘坐那一列
总在喘息的火车
从北地悄然而回
气笛丝毫没有膊动
苟然如弥留的目光
透不出希望
学位证书上有个小红印
你说那是一道大门
通向没有红色的土地
于是
你真的奔向
那片没有红色的土地
土地上没有我
更没有泪

正午的茶馆
碰杯时只有喧哗
你从黑色毛衣挣脱出来
静坐成方桌对面的微笑
芥黄的桌布微扬嘴角
两只杯子对望
尘封的窗台上
冬季的天空没有下雨
一只黑鸟在盘旋以后
疲倦地蹲在致密的榕绿上
两只杯子靠成一双
看鸟的眼睛
从此
你不再跟我说红色土地的故事
那片没有我的大地上
也失去了你的足迹

如果那个冬季
曾经下雨
我又怎会
在又干又白的街上
看到绿得发亮的榕树
站成永久伫立的悸动
我又怎会
在榕绿的颤动下
碰到别后的你
裹着黑毛衣的你

一九九四年的冬天
无声的雨点
无尽地淌成
榕绿的心声
没有雕刻的窗花
框着下雨的冬季
很冷很冷
冷得颤抖的一方芥黄
没有做声

记不起谁曾诉说
冷雨降自北方的涷土
涷土只长花红
不生榕绿
记不起谁曾诉说
红花正闪亮着窥探的眼睛
遍寻不再飞翔的黑鸟
染一翅膀鲜红直到死去
记不起谁曾诉说
怕那半世纪不变的诺言
不被兑现
怕冷雨后的街道
不长榕绿
只生花红
记不起谁曾诉说
即使有人
穷尽爱去忘记
谁仍是这般诉说

午后的茶馆
一碰杯便破落净尽
窗花落成尘封的桌沿
芥黄的方布
浆硬成千年的沉默
下雨的冬季站着
很冷很冷
小方桌的对面
你斟来一杯
故事和害怕
蹲在榕绿间的黑鸟
拍动发抖的无色翅膀
飞向没有红色的土地
芥黄的桌布一动也不动
茶仍是褐色的
我喝下
尽是无味的泪

一九八九年
我十七岁
还不能上大学
也没有上大学
一九八九年
我十七岁
还不懂事
只喜欢上茶馆
也只上过茶馆
看窗外站着的四季
长满榕绿

一九九五年的夏天
茶馆丢了名字
结束营业歪歪斜斜
剥落了好几片
铁锤晃动了几下
茶馆躲成无梦的废墟
一眼钉在无声的木板上
钻成灰褐的眼睛
跟灰褐的木板一样无声地
不再看什么

这时
我第一次发觉
自己忘了死人的脸
也第一次发现
因为选择了忘记
所以我忘了
忘了自己曾经十七岁
忘了十七岁那年
听过许多故事
故事中有许多张脸
忘了从十七岁开始
从有脸的故事开始
曾有那么一段
徘徊在窗外榕间的感情

一九九五年的夏天
再没有黑鸟在榕绿间憩息
因为我忘了许多
过去都落成陌生的土地
而街道上
没有黑鸟憩息的树木
油绿得发亮



《我来自这样的一个城市》

一.两个世界

我来自这样的一个城市
来的时候
城市深处
以暮色为刀
劈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世界以角子机为起点
却无法找到终点
世界之内
有人接上黑夜的信管
敲响毁灭的大门
红火一闪
黑夜已然烤成炼狱
就在城市的心脏
人与火一起
「救我啊!救我!」
镁光灯不再中立不再记录不再捕捉
「救我啊!救我!」
记录者成了受害者
历史原来可以这样
分不清责任谁属

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分不清谁属哪一个世界
我们只记得
晚饭后酒吧的约会
黑夜之下
世界之内
我们在湾景酒吧中谈笑
香水礼服喷发胶与中英葡
混缠如彩妆溶化的脸庞
烟馆 点起了烈酒
卡萨布兰卡 有双份伏特加
冰杯褪了颜色又涌进颜色
霓虹灯一浪接一浪
脸庞如彩妆溶化的迷醉
古龙水的男人举起酒樽
向缓缓前行的一列车头灯致敬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回归快乐回家快乐
廿一世纪快乐
快乐啊快乐
干掉这一杯我们便很快乐
快乐声中
有人在观音驻足的海湾狂歌
走到莲花座下撤一泡耳赤脸红的尿
几个酒樽抛出湾堤大笑的弧度
我们在湾景酒吧中笑声胜狂歌
莲花座上
祂美如人鱼传说
也别扭如租界与殖民
历史原来可以这样
即使神明变了脸
我们也无法改变


二. 峰景酒店的最后一夜

我来自这样的一个城市
来的时候
城市高处
幽幽的望海古楼
有西洋人在缅怀历史
华人和洋人在争拗
是回归还是政权交接
我们举起手中的半杯红酒
为叫峰景的酒店致哀
想起百年老店
要在历史新篇
为一个国家的一个代表
守身如贞洁的小媳妇
爵士乐手不禁凄然
奏起后殖民时代的悲歌
穿浆白制服的侍者
走到土黄淡淡的回廊柱上
浇灌比酒更红的夹竹花蕾
花红细数随雾落下的灯影
迷雾深处
看不见回廊尽头的华灯美景
长廊高处
素白的吊扇不落半分颜色
静止如未曾开始的日子
没有今天没有明天
不用流泪不用说再见
可日子还是从饯别的悲歌声开始
一曲未了
偷情的男女已一饮而尽
燥红的眼神互相诉说
为了留住今夜
我们该到夹竹花下
情节就像老调的战争爱情片
历史原来可以这样
循环如永不止息的进占与撤离
想起明天
花下的男女还是回到长桌
忘记醉红的花香
以红衣乐手做背景
木然端坐如殖民年代的衣香鬓影
杯光之中
银刀描画一道又一道细痕
男男女女仔细而优雅
肉汁在雪白的搪瓷上
湿润而腥红
我们碰杯
饮尽无法迷恋的风景


三.如此而已

我来自这样的一个城市
来的时候
城市广处
世纪正在告别
镁光灯与聚焦镜的无尽欲望
导演着一幕又一幕抹泪手势
去了又来,来了又去
灯塔的独眼只好不语
因为他早已看穿
这一切不过是
记录者和被记录者的谋生玩儿
独眼再次眨动的时候
镁光灯和聚焦镜下
华人洋人土生葡人在一起
没有争拗
记录者和被记录者一起
回归啊回归
城市广处
世纪之内
夜雾煽动漫天黑郁
独眼的神彩黯然如祂的光辉
只可感召不能面见
郁雾落处
黑夜沉重如历史
压得我的一双眼睛
好痛好痛
我,好想睡
想起夜雾降临以前
聚焦镜正在寻找
镁光灯也在寻找的城市
只是我们
记录者和被记录者
都在闪灯发亮的几个瞬间
忘了那个世纪的历史
忘了那个城市的名字
遗忘啊遗忘
记录者和被记录者

我来自这样的一个城市
没有名字
如此而已
我也没有名字
如此而已


《自闭》

世界一直在奔跑
我总是跟在其后
好累,好累

把门关上吧
世界就可以
给关在
门的这一方
从此忘记
门外那一方
有一条
不欲停步的
跑道

门锁跀嚓一声
把世界的边界
拉向无限的后方
缓慢无声的
屋子
越来越大

越来越远
怎么使劲
也匍匐不到门前
我累了
躺下来
身体瘦成干土
门还在动
往无限的后方退去
干土瘦成微尘
灵魂在其上穿行
留下了
一个人
曾经往世界爬去的足印
在那一抹微尘之上

2006年3月30日初稿
2007年2月23日定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6:44 , Processed in 0.04077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