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47|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火车引发的趔趄(外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3 07: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火车引发的趔趄

钢铁的虫子,浑身长满失眠的窗户,
像绿色的闪电,击穿
盘旋在头顶的那片
巴掌大的天空。

速度点燃的快感,对涵洞的触动,
未免太过惊慌。我甚至,
来不及掏出眼镜,和佐料,
视野模糊。
翻飞的纸片系着威亚,

一如,我捆绑着街道暗淡的绳索,
虫子,裹住名姓、种族、性别、老幼,
追踪那个锈蚀的籍贯。

而震颤引发的失落仍在蔓延,
车轮在遭遇一个,深刻的趔趄后,
并发症一样,
久久地——
难以找到原有的,燃烧之前的宁静。

泥点

泥瓦和后座不可兼得,所以
造成了速度
和泥点成正比。泥点,与
和面的原理,是彼此默契的,
泥多加水,水多加土,

土并不清白,而是被煤灰、小石子,
撕扯不断的黏糊糊的东西,
所干扰,迷惑。
速度,可以减到稳妥的境界。

掌握的手指,却不一定
在预设的轨道上,循规蹈矩。
另一辆车速度不变,即
搞出一个面目皆非的恶作剧。

泥点长成斑点,镜片上的
比脸颊上的,更为清晰地挡住
去向。摘下眼镜
竟是解脱,路人都抻长了脖子,
如探身到马路中间的路灯
——白天,摆设的明器。

秘密

我将秘密五花大绑,
押赴春意盎然的村野之地。
那儿,没有闹市闹心,
没有残忍的人流。
那儿,最敏感的利器就是嫩芽,
不知不觉,就能刺破土地的肌肤,
肌肤的土地。最主要的是,
秘密是搭建病痛的病历,是罪证,
制服不了罪证,何以平反?
何以将清白、朴实、冲动,
一揽子昭告天下?
我在秘密的脊背上刻下皱纹,
越看越像墓志铭。
秘密在脑萎缩,缩进
镀金的,禁果的果核之中。
我一直担心,秘密会在
众目睽睽之下,发芽,
像猫的眼睛一样,一夜走红,
旁若无人地叫春,盯着
类似异性的,扭摆的伤口。
拆迁的春意正在糜烂。
原来,秘密的钥匙挂在
臃肿的树上。钉进村野的树,
彼此篡改着浑浊的眼神,
眼神荡漾着,延伸。

雨后的路上

天空,里三层外三层地穿戴起来,
等待出嫁。人一多,
路灯便抱着嘈杂入睡。
太阳的脸色煞白,
夜里应该奔波得太多。
一只车辆的虫子,撞在我的眼球上,
浑身皆是在场的泥水。
仿佛,我误闯进这个城市的身体,
作为细菌或病毒。至于感染,
则是爱莫能助的局外之事。
路边的一位老者扮演我的父亲,
父亲在田埂上用凝固的姿势张望,
虫子困在玻璃瓶中。
——暗淡的景物也刺眼。
风吹动缠绕在树腰身的情节,
不愿趟路上的浑水。
广告灯让二十四小时的水适合洗涤,
一层层,涤净不安分的泥点,
晦气,愤怒,无奈。
云朵往事般,在路上渐渐褪去。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9 12:24 , Processed in 0.03416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