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11|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国70后女诗人专题:(台湾)楊佳嫻(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2 20: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5-19 09:02 编辑

诗人簡介:

        杨佳娴,台大中文所博士,清大中文系助理教授。著有诗集《屏息的文明》、《你的声音充满时间》、《少女维特》、《金乌》,散文集《海风野火花》、《云和》、《玛德莲》,编有《台湾成长小说选》,合编有《青春无敌早点诗:中学生新诗选》、《灵魂的领地:国民散文读本》、《港澳台八十后诗人选集》。


(台湾)楊佳嫻(诗十首)


《大别》

亡魂在亡魂的心
痛苦在痛着的
叫着的那些盐里面
眼前还有无限的路么?
一节一节甘蔗嚼干了
风化的死肤

青月亮搁在黑血里
比绝望还耀眼
你能凭恃的是什么?
挪开那幅赝品画
暗柜的接缝
不知去向

应许给你的事物
不要相信
旧了脏了的玻璃杯
装满了
借来的夜

也断过发
也焚过诗稿
隐遁失落的宝藏啊
空然发出深响
向井中俯瞰――是一张脸
在昨日是水光
在明日是泥泞


《异端》

在黑暗中我穿越妳
不能辨认这是隧道抑或
草原,草原上我将握住的
是荆棘丛抑或一只
伤心,拒飞的鸟

我将向虚空寒暄
好像妳真的在妳自己里面
有生之年,能够步行得到的
距离;我将听见反响
啊爱的亡灵命运的亡灵
宇宙防空壕里
推挤着,讪笑着……

今夜,如果在黑暗中
当真闻到了一点腥气
也许是时间正割刈着我们的草原
也许就是我或妳
代替对方
流了血


《你知道这不是最后的等待》

剪头发。剪指甲。
剪掉线头和毛球。
剪开那封信。剪碎那一束花。
在黑房间里剪出自己
烛焰描出的轮廓
让爱人来吹灭

再一次剪出一个自己
更小一些
更小
不要惊醒蜡烛
不要惊醒爱人的剪刀
不要以为
可以空降占领阳台
不要以为进了爱人的厨房
就不会成为污渍

爱人盖着时间的棉被
他抚摸着你
像一支功能确认无误的新手机
但是他关掉你,他躲进棉被,
他和一个刚刚错过的星体无线电通话
他爱你,照顾你,
他怕你无聊
他让你穿着他的衣服,让你
一个人扮演你和他

睡醒了爱人呼唤你
他已经准备好剪刀
新的一天,有没有甚么是多余的——
一个如此清洁利落的人。
你怀抱着他,听他说昨晚的梦,
他剪掉截角,为了顺利把你倒出来,
再把别人剪进自己的梦里。
他是怀旧的,他是良善的,
他替每一条路清除路障
他喜欢在别人的房间里
剪破你的胸口
他想帮助你清理芜秽的内在
他的愿望是世界大同
他要你也乖乖的
一起等待神迹

你知道这不是最后的等待
你将开始自我检查吗
「你不会有东西可以剪的。」
你已经剩下最小
最小
如此地对抗着
爱人的洁癖与德行


《信物》

我给过你的
你不要再给我
岁月停下来又开走
重复的夏季里变换过
硝烟与萤火
你没有给我的那些
原来我当初已经
加倍给过你

你喜欢的老歌手
磨得更老,我们一直没有
一起去过的港湾
被填得更小
重复的八号风球
变幻的地震
深埋过几颗子弹
浮世里难免
浮出胸膛

住过的房间
仍能清晰望见天亮
就渐次熄去的海堤
那一排灯吗
你为我在信里
重绘过,你把不变的
风景当作信物
你搬离了那房间
信物有信,而写信那人
已然查无此人

你怕老的
但是你老了
我给过你的
你又转赠给时间吗
而时间给了你的
你却也如此慷慨
提早给了我


《微微》

画晕开了
琴键陷落了
流星如箭而微冰
夜是一只船
夜是标靶

我们谈论河流,泥土,和伞
谈论法文书,谈论
啊那只鹭鸶代替月亮
自树影里浮出
有一点颠簸

莫非在如此简短
如同此夜,我可以说我知道
那一首诗那一钵冷却搁置的茶叶
那一盏追踪的路灯
它们的奥义

莫非我使你笑,我使夜晚浓缩,
竟也可以说是完成了
音乐,解释了苦涩,
转动稀微的光圈
一排微焰微倾在胸口

幽暗之物,自燃之物
这花园空寂而拥挤
我们满怀不同的心事
散步去黑桥
我从桥上离开
你从桥下流走


《梨子与俄国文学(与情史)》

吃掉那颗心脏
一般大的
梨子
多么费力
像被规定一个晚上
得读完
卡拉马助夫兄弟们

躺在床上吃梨子
躺在床上读
卡拉马助夫兄弟们
梨子投影在脸上
彷佛有心事
书本那样厚,支撑不住
也可能直接打在
脸上。你知道的
所谓心事,就是脸上
难以化解的
瘀青(不就是杜思妥也
夫斯基的长相?)

咬开薄薄的黄皮革
咬开(你送我的)
多汁液的心脏
舌尖像忽然醒来
需要对象
可能我读错书了
我需要的是安娜
哦安娜卡列妮娜她刚刚
从激情
以及灾难中回来(她真的
回来了吗)

近蒂头处微苦
近果核处微酸
像是把心和阴影一并吞下
我不知道
应该先去教堂
还是舞会
应该先告解(或保险)还是
跳了再说
悬崖近在咫尺
爱情莫非就是
鲁莽的特技

现在这胸膛里有两种心跳了
如同太窄的床
太短的夜
甜度被提到最高
电线全部打结(托尔斯泰的胡子)
为了缓解紧张
只好把自己
梨子一般大的心脏
捐赠给你──
剂量最重的药
像卡拉马助夫兄弟们
哀愁的凝视,像安娜的
手势与死


《归程》

楼梯间灯亮如清水
一点点灰尘在墙角移动
我一个人回来,壁虎为我前引
彷佛沦陷许久以后
鬼魂归返旧址
扶手上仍挂着那年的伞

窗外有秋日的凉薄
摇落了细叶子有金色的
过敏般的悲哀
这巷子莫非就是
一只不作用的耳朵的里面
那么静,那么忍受,
那么可以听
清楚它自己

那年的伞上还有那年的雨吗
那些灰尘是峰顶的
还是马路上的?
我不信永劫
可是我又回到同一个夜晚
你正走过我窗下
像逡巡的兵,脸上从不好奇
这护卫如此冷淡
像护卫一只玩具



《阳台》

冬天了,雪们
有它们各自心爱的阳台
阳台有它们各自
戍守的麻雀
跳着,瞻望着,
比一颗心
还要伶俐

我们有我们的冬天
我们只有冬天
那一年的,去年的,还有今年──
此刻,感觉到一生
那么的短
总是搓着手,呵气,毛茸茸的,
寒冷取消了我们的身体

雪意的十点钟
月亮会不会比夏天
更白一些
阳台上麻雀们和路灯轮班
锅炉冒着烟
树林子那样远
远得也变成了烟

春天要来了吗,我们戍守着
胸口的阳台
把雪线再逼退一些
让树林更近
麻雀那样蓬松着羽毛
如一颗涨大的心


《微悟》

我仍记得深蓝衬衫
夜色般纤维
在你胸骨上方
微微露出一点松针
在春天的绿
阁楼里黄昏且永恒
白色座椅与壁画
窗外有时闪过车灯
我们坐拥一袭充满了
对方的空气

你是我夜色
晕染出来遥远的
暗云,抑或是
松针顶端写生
柠檬的月光
我是你手背渐淡的烫痕
耳垂下一处凹陷
烟雾中粲然
微仰时浮现绳结

我不确定该拿你来
记事,或者抒情
我不知道你属于
造字工作,还是考古
你是一个夜晚吗
夜晚有无数的投影
你是一只玻璃杯吗
鉴照我
临渊的魂魄


《镇魂诗》

不要靠近墙
它在抄写我们的脸
不要走过树下
它会纠缠我们的鞋履
不要相信雨季,啊那些透明
单调的小石在额头上
击出许多凹痕

水面下一切都平等
且平静
也许我们交换手足,眼睛,
将头发编缠在一起如同连体婴
或者你将生出背鳞
我将发现耳边有腮
在漂忽,逐流的时刻里
醒着也等于睡着

睡着了以后梦见醒来
死去以后仍瞻望云的步伐
把房子盖在最远的岸
灯光瞬逝,椅脚折断陷落
书倒立而园圃
开始种植自己
瓦盆尚未退霜,铁铲有痂,
虫豸如时间贴面而飞
琐碎,且搔痒

有时候也听见诸神翻身微响
当我们终于试着遗忘,啊摊开
如一张虚无的纸
擦过如炭的宇宙
大星升高如军乐手小喇叭上的辉光
当那久远一触,真久远如
一则肯定的箴言
从写出来到被遗忘──
那洋流总是徒劳
一张朽烂的羊皮地图
鱼骨的信物也将销磨为末

而谁能夹蹑出对方的灵魂?
当我们驾驶着单桅帆船
在不同的玻璃瓶内
你有你的手势
我有我的火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5:48 , Processed in 0.03777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