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25|回复: 6
收起左侧

雨人《白日焰火》10首投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6 12: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介】雨人,原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1989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现居南阳油田。2008年-2013年作品入选《诗歌月刊》、《现在诗》、《中国诗歌》、《诗东西》、《诗林》双月刊、《汉诗》季刊、《诗生活》月刊、《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8年诗歌》、《河南诗歌2009》、《汉诗码头》、《太阳诗报》和《不解年刊》、《大象年刊》、《地下》、《汉风》、《解决》2011版等民刊,及《河南诗歌2012》、《诗生活2012年选》,2013年《刀锋•自在诗歌》。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地址】河南南阳油田档案馆 陈洪远 收  邮编:473132  
电话:0377-63830581    电子邮箱:kkkvvv6@163.com   


《噩梦》


做噩梦不代表什么
你被别人追赶也不表示在现实中你多么焦虑
你开枪,杀人,也不证明你对这个社会有多么仇恨
这一切就像演戏
写小说,卡拉OK
或接受一个催眠术
讲述一个故事:
一群绝望的人
走进一座孤独之城
他们变成聋哑人
在所有的东西上标上名称
用一张纸条交流
渐渐地他们忘掉了不必要的名称
也忘掉了不必要的忧伤。
醒来
你又成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波尔卡》


等我醒来时
发现躺在白色的床单
执行全能战士的任务中
大脑遭受电击数十小时不曾睡觉
我的女友来过
留下白色的百合花(我喜欢的味道)
后来推进一个雪人
浑身缠满纱布
医生说床位紧张
暂时放在这里
无聊时我和他说话
他只露出一个黑洞
有时护士推车过来
给他打针、换尿
过了几天他被推走了
第二天又推来一个雪人
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他活着还是死了
病房散发出雪地的反光
黑暗中
我隔着厚厚的纱布
仿佛听到峡谷里的风声
从黑洞里
我没有闻到腐烂的气味  
他们欺骗了我
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我撕下一条条纱布
缠在自己的身上


《真实的生活》


“有股汽油味”
在屋子里,我找不到来源
写诗干什么?
像电脑主机里的电源
把250伏电压降到16伏。
妻子说每天
从学校到家,再从家到学校
固定的线路
快把她逼疯了。
我什么也没说,今年三月
诗里没有出现樱花,现在该开了。
(去年修停车场时砍了,楼前摆满了小车。)
我们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做爱
睡觉前我习惯性地抚摸
“我们也买辆车吧!
管他有没有用”
我的思绪飘到外科大夫的谈话:
学解剖时
女人的身体最麻烦
有厚厚的脂肪,你搞不清下面的结构。
男的就不同了,线条明朗,如狙击步枪。
“你说是不是飞行员不想活了
直接把飞机开进大海”
或者UFO把乘客带到外星球
地球人不知道
依然在茫茫大海打捞残骸。
也许军方隐瞒了事实
被地对空导弹击落。什么都有可能
一个杀手爱上黑名单上的女人
当他面对她。


《寻耳记》


早晨起来
左边耳朵嗡嗡响
用枕头捂住不行
把头浸入脸盆还不行
我侧身单腿跳
(每次游泳耳朵进水
嗡嗡响,我把水珠抖出就好了)
我用手击打耳朵,像失去地心引力
一只耳朵持续的警报影响了另一只耳朵的安静
不如一只聋了
另一只正常,交流时转向说话的人
“耳廓宽敞,耳道干干净净”医生说
这就复杂了,也许平衡石移位的问题
像指南针在某个区域失去了磁性
我记得在小说里读到
主人公睡着时把守耳蜗的小狗跑了
看来我得找到它
但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
我来到狗们喜欢去的文体中心
一个女人脚下跨着大型的牧羊犬在和另一个女人聊天
小一点的泰迪像毛茸茸的布娃娃追逐小雪球一样的博美
他们都有自己的主人
快到中午了,人们渐渐散去
剩下我一个人在广场
广告屏幕上滚动播放马航寻找的最新动态
我的妻子也是这样突然消失,有一天
我回来时,她的衣服都不见了在衣橱里
有股樟脑丸味
岳母打来电话,说不必再找
她已经被UFO接走了。
我跟留在的一只波斯猫生活在一起
它有时偎依在脚下
有时两、三天回来,突然从花园里或半夜从窗户跳进来
但有一天没有再回来
熟悉养猫的邻居说,猫临死前不想让人看到它的样子
会静静躲在某个角落里
“噪音也是音乐的某种方式”
我放弃了寻找,站起来时
看见我踩过的皮鞋下有几个空的蜗牛壳


《白日焰火》


在这里,白天放焰火是死了人
一点也不显眼
不像在晚上黑暗的背景下耀眼。
我不知道电影中的她
为什么承认杀了人
一件皮衣构不成证据
(为了一件皮衣杀人荒谬就荒谬在这里)
是因为爱她的人需要她这样做
心甘情愿
还是对他的惩罚。
一对恋人在床上做爱
压碎一只爬过白色床单的七星瓢虫
它为什么不飞呢?


《剧场表演》


德里达在戏剧表演进行到一半时
撤换了道具
在帷幕两侧挂上血淋淋的牛的尸体
观众席上有人惊叫
这叫艺术吗?
茨威格、海明威自杀了。
“老哥不必过于悲观
除了写诗,还可以玩电子音乐、汽车漂移
实在不行,像小狗一样追逐自己的尾巴。”袁弟说


《我会死在你手里》


一句话
她说我不像男人
好几天她不理我
房间太乱
清理不再看的书
我打电话给他
他说正骑车到百里之外的地方
看月季,很晚才回来
为什么跑那么远
门口就有
小说结束时
一阵龙卷风把失踪多日的羊
送回来
但女主人没有看见它
他把它杀了吗?


《陌生人》


顺着铁链从冰冷的河面
爬到岸边
在集结地点没有看见其他的人
我不能在野外过一夜
我朝山下灯火的城市走去
在一个旅店
我向学生模样的人借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口袋剩下20元
不够过一晚上的钱
我得找他们
在三环路口等车时
一个男子朝我挥手
拿着散发的广告
他说他见过我三、四次
一次在十年前游行的队伍中
一次在朋友开的假面舞会上
一次在一位著名诗人朗读的现场
一次在我等红绿灯时
他从车窗塞给我传单。
但我都不记得了。


《海浪》


在公路上
炮弹落下之前
他在小酒馆
端着酒杯
在另一边
她穿着轻薄的夏日衣衫
斜倚在门框
如白茅裹着麋鹿。
他摇一摇玻璃
红色的液体旋转
画面中海浪的巨爪
拍打沙滩
分裂成更细小的触须。
我用手触摸屏幕
进入不了他们的生活。
白天,上班整理档案
下班吃完饭后,陪母亲看娱乐节目。
晚上躺我在床上
房间里无数的鱼游来游去。


《一封信》


“亲爱的”他写道
在“爱”字最后一笔
狠狠划下
贯穿整个画面。
接着画了几个圈圈
他想到,“爱就是个坑”
一个多么美妙的比喻
你可以跳进跳出
它也可以是爆炸后的
弹坑
很安全
的藏身之所。
我不喜欢漂亮的女人
就像我不喜欢写诗用漂亮的词句
把你比作蜘蛛吧
我爱你
但与你无关。
每天我按照心理医生的嘱咐
对着镜子微笑
我不想像庞德一样
为了逃避惩罚
躲进精神病院
在四月里
空气弥漫着香樟树的气味
公园到处散落着
裸体小孩的雕像
你散步其中
是否有不真实的存在。










发表于 2014-5-6 14: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朋友支持。加红标记。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09: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冷铜声 发表于 2014-5-6 14:04
感谢朋友支持。加红标记。

铜声兄辛苦了!多批评。
发表于 2014-5-7 10: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象新奇,诗语娴熟独到,见深刻诗思。学习!问好雨人版主!{:4_95:}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5: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4-5-7 10:11
意象新奇,诗语娴熟独到,见深刻诗思。学习!问好雨人版主!

谢谢风行域内的评点!大家彼此学习。
发表于 2017-9-19 13: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提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9-22 11: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23 01:56 , Processed in 0.04129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