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45|回复: 0
收起左侧

两个,请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6 10: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孙启泉 于 2014-5-7 21:26 编辑

《他们》


他走着走着
就把自已走成晃动的影子
最后连影子也走丢了
竟把自已走成荒原上的墓碑
这是一年前的事

在有月光的夜晚
她听到门响
以为是他回来了
等她走出去   汗毛都站起来
那只是吹来的一阵风
穿过墙角  还没等她看见
那尾巴就不见了

她蹲在河边洗脸
那河水晃动着他的影子
还没等她看清
那河水的皱纹  一圈圈
就将他 揉碎得不见了
只剩下淙淙流水
在慢慢流着

在黑漆漆  没有星光的夜晚
屋顶上有瓦片的响声
是他在轻轻走动
等她走出去
是一只叫春的猫   在追赶着另一只

远远的  她就看见了他
他在山岗上等她
一只石碑  多像一个人站着
或蹲在那里  已经等久了
她来给他烧几张纸钱
这是早晚的事
她有一天走累了
也会变成一块石头
来陪他
2014.5.4




《我目送着他们一个个远去》



父亲死于脑溢血
确切的说是患了脑溢血 十年之后
慢慢煎熬而死的
他死的那天,我站在重症病室里
感觉到我身上的温度也在慢慢变凉
仿佛一点点死去的不是他,而是我
父亲的死,让我感到一下子老了许多
具体地讲,我的老是从父亲的死开始的

在这之前,我的舅舅死于糖尿病
看到他每天给自已注射胰岛素
一天天瘦下去,我感到全身变凉
我感到病的不是舅舅
而是我这个前来给他送上1000元的外甥

在这之后,我的母亲心衰
病重的时候,晚上睡觉胸闷、发喘
腿浮肿,我三天两头带他到医院
化验、尿检、做彩超、拍片、、、、、、
督促她按时吃药,早晚不要把药吃错

这几年我总能接到老家
打来的电话,不是堂兄,就是叔伯
我们的几个婶娘都相继走了
每当噩耗传来,我都头脑轰响,手脚冰凉
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我没有能给她们丝毫的帮助
心中不安,觉得缺少了什么
欠他们什么、、、、、、
我在他们的坟前
没有大哭,只是像一棵草一样跪下去
默默和他们多待一会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19 21:50 , Processed in 0.05723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