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60|回复: 0
收起左侧

思想的内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6 21: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鸟鸣是一洞穴

当它们混合,一种立体的形象是暗暗的河流
风声于耳旁
草的生长和态势好像全与它无关
风雨会在银河岸边叹息,稀落的月光和星光暗隐

我失去方位,不知到底要向哪儿行进
隐隐黄沙啊!被风虐走。在体内

灯光已不是灯光
它们全塌陷、把我掩埋
葬于黄土高坡,洼地
山岭的尽头处
水流的干涸地
一抔黄沙啊?我风中的血色
总不及我一指寒凉
二月的春风未来,三月的冰河未开
所以你尽管别来开口
悠啼



*你是一道伤口

并非福祉,你是一道伤口撕开
我还算温热的腹部
我的寂寞在哪儿
一条冰冷之河的洞开和喧腾

它们即将来了,带着诸多的晦涩
覆盖我吧!这些不屑的毛发

我看见伤口覆盖着完肤,屋瓦覆盖着小雀
羽毛覆盖了伤痛,天空覆盖我
一如千疮百孔的河流

我转身,做最后的诀别
像告别我要诀别的老屋和土地
像告别那个春天里的风和花朵
像告别了你的衣襟

我不再是维诺的孩子
渐渐强硬的内核
包裹我的软弱
我也开始攻击我的腹部
做发芽的姿势



*多么痛苦

我灌入风声,灌入我沉重躯壳
总想找堵墙冲撞
那抹春色不远处拱出花朵
胭脂的血色流露言表
一只鸟望我

不曾奚落,是墙头瓦菲
陪伴我的沉默
那颗星不曾陨落
还长在我的疮口上和颜悦色
熠熠生辉
暗的河流,充满暗色

墙体可以撕裂吗?
我感觉我心壁的开裂
一条河千军万马撞击我的固守
塌陷万千城池
莲花悠悠,一魅梵音附体



*思与谁解

当人们睡去
我醒来,打开屋外世界

原来,内核如此的小
墙外已是满目的春

红豆似谁?谁似红豆
不规则的鸣音里独独灼我

我是归客?归客是你
思想是一介城门
长满蒲草
黄鹂,你已经可以飞来
尽管让叫声包裹城门外深深柳色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19 23:18 , Processed in 0.03341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