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52|回复: 0
收起左侧

《翻越荒坡》(外2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1 08: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越荒坡》

荒坡的褶皱上长满灰尘,
风滑过皲裂的肌肤。
我的骨骼在冬季已经风湿。
医学器械,多么像
随葬时,使用的冥器。
不停地扭动着身躯的小路,
是撕裂荒坡的伤口,
分泌着浅黄色的毒液。
我是攀爬其中的一粒巨大的尘埃。
纠结于春天的谎言和虚伪。
荒芜在迁就着狂妄的风。
跌落的树叶粘满罪恶的指纹,
虫声被手指搦住、掐灭。
偶尔的露珠,恍然若失,
显然比我悲观和恐惧。
我不能停下,迟钝
会招来,更多更厚的灰尘。
至于被逼降临此地的雪,
更是无法洁身自好。
我的衣袍随风鼓荡、塌陷,
巨大的声响在体内抽拉。
像父亲的一叹三咳。
亮丽的出口被灰尘封死。

《沉默是慢慢衰老的故乡》

沉默,是慢慢衰老的故乡。
一只寒鸦替我剪破黄昏。
山坡上低头吃草的羊群倏然就熄灭了。
日渐消瘦的炊烟,
是不经意梳断的头发。
回家的路像有气无力的鞭子,
握在我颤栗着的手中。
油灯把自己关在老宅里。
母亲吃力地挪移着墙上笨拙的身影。
我在模糊地走着——
破碎的脚步,
让岁月像尖刀一样锋利。
失眠的露珠儿上有逼人的光。

《平庸》

平顶山四平八稳。山尖隐没在春风中。
青草在地砖的松动处无所顾忌。
我找不到高过楼宇的优越感。
母亲弯曲得更低。天天烧火做饭,
日子是一碗粥。我目睹
骨骼沿着裂缝疏离,花瓣上布满血丝。
母亲辗转在逼仄的房间中。
家具泛滥,崭新得令她感到陌生。
空调喘着热气。饱满的水分
在洗衣机里甩干。我被喧闹的街道
吞进吐出,灰头土脸,胡子拉碴。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19 17:39 , Processed in 0.03493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