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73|回复: 0
收起左侧

海滨的诗:上帝的花园(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3 18: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帝的花园(组诗之一)

正襟危坐,目视前方
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第二次夜里冒险游赤壁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北宋大才子苏东坡
诗词歌赋文书画样样精通
在假赤壁写真赤壁
这样意淫竟然大获全胜

这个地地道道的中国老Q
被王安石集团狠踹了一脚
乌台诗案罗织的罪名
记录一个青年诗人的全部
嚣张气焰和狂妄自大
从黄州一直贬到海角天涯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恃才放旷又生性倔强
连司马光集团也不待见
在儒道佛三家来回打转
在诗书画三界泼墨啸歌

今天,我的弟子说
这个在上帝的花园里
饮酒作诗的才子
没有人懂得他内心的孤独
前后赤壁赋
写满了透骨的绝望和悲伤
豪放只是假象
就像赤壁古战场
只是一个意淫对象
诗人与山水对晤
在时间的尽头哭泣
有谁真正懂得苏东坡

我在这个世上
除了亲人没别的什么
守着上帝的花园
有时来一两屈原的离骚
有时来半斤李白的诗歌
有时就着东坡肘子狂饮
有时用陶潜的菊花醒酒
其实也没有人懂得我
连大西北诗人俱乐部
都这样冷清落寞

2010-12-26 17:40:12

上帝的花园(组诗之二)

王,在秋天写诗
我是你冬天的臣民
二十多年前,我站
在雪地里大声诵读
雪莱的诗篇
《西风颂》最后一句
冬天来了
春日怎会遥远?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我是你另一个兄弟
从拇指开始,我写
到食指写到无名指
谁还记得《他们》
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
廖亦武一直到今天
卧轨自杀,幻觉
精神分裂的终结者

买不起面朝大海的房子
不像陕北煤老板的婆姨
一出手就买一幢楼
我只有华尔兹花园
一套商品房
春暖花开的时节
才有可能简装修
32层高度让我
有机会触摸云朵

如今,我特怀念
八零和九零年代
校园内外诗意盎然
姹紫嫣红云蒸霞蔚
徐敬亚《崛起的诗群》
多给力,还有谢冕
为朦胧诗摇旗呐喊
滥觞的诗歌群体大展
崇高与浮躁集体亮相
谁还能诵读
《致橡树》《回答》
谁还记得非非主义

窦唯,唐朝摇滚
让我在雁塔路上高歌
菊花古剑和酒
被咖啡泡入喧嚣的亭院
歇斯底里激情四射
少女少男
在校园民谣里催眠
一个在新西兰挥斧
一个在铁轨上聆听
诗歌谢幕

我的花园,寂静荒凉
这不是艾略特的荒原
这不是残忍的四月
该为谁献上一曲挽歌
我不写诗已经多年
大西北诗人俱乐部的知闲
让我想起乐趣园
那些被关闭多年的诗
博客与论坛都是浮云
海子旱子单水南岩
余子愚我们都是浮云
别指望用文字堆砌一座
上帝的花园

2010-12-27 21:33:35

上帝的花园(组诗之三)

谁把自己血脉贲张的脖颈
置于锋利的剃刀边缘
谁把自己聆听世界的耳朵
献给可怜的妓女拉歇尔
谁把自己沉重的肉身
放逐到不能承受之轻的布拉格
谁把自己长长的佩剑
连同躯体一并献给汨罗江
还有那么多扑火的飞蛾
还有那么多凤凰等候涅槃

2010年的最后几天
我疯狂敲击电脑键盘
不能在2030年告别人间
就写点东西留作纪念
感谢大西北诗人俱乐部的知闲
还有旱子单水余子愚南岩
他们纠结了一批木工师傅
还有60、70、80、90后的泥瓦匠
为21世纪打造上帝的花园

一个喜欢唐朝的人
居住在十三朝古都西安
行走在雁翔路上
我有时身轻如燕
飞翔在大唐芙蓉园
曲江的灯箱有那么多唐诗
我一路走一路赏玩
李白杜甫白居易
王维高适孟浩然
消磨了许多不眠的夜晚

不喜欢那些鸡零狗碎
大西北旷古苍凉粗犷彪悍
唐风宋雨多么气派
一地水样月光写满思念
满目青山如黛脉脉含情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笔落风雨家国千秋梦
诗成鬼神万里觅封侯
醉卧听铁马冰河
魂牵梦绕的唐朝
有一座上帝的花园

在这个中国人民午休的时间
我玩了一回唐朝的穿越
帝王将相都成云烟
难忘那数不尽的美丽诗篇
早已不朽注定成为经典
连同这些诗意花园的制造者
像我这样拙劣的码字工人
已无法完成这宏大的叙事
我所写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
即使这些文字迅速腐烂
也会成为后来者永远的祭奠

2010-12-29 15:41:36

上帝的花园(组诗之四)

你用铿锵的格言喂养了我
你用强劲的风暴锻造了我
面对横飞的口水和下半身
还有林子里的飞禽走兽
用原生态的表演呈现事像
用巧克力做大便形态的伪装
用充满暗示的性行为宣泄
它们企图挣脱语言的束缚
消解摧毁一切有意味的城堡

而我在上帝的花园里仙游
路遇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歌德
一群打酱油的走过来
他们提着半瓶醋四处招摇
以诗歌的名义用真实的谎言
欺骗越来越少的文学女青年
让你们全家都去写诗吧
竟成为最具侮辱性的话
这些垃圾对诗歌都做了些什么

2010年最后几天寒意凛冽
我在大西北诗人俱乐部流连
希望遇见知闲旱子
单水南岩余子愚
啸翃石雨祥舒雨湖北残
莞君陈亚伟饭后散步山野牧人
楠莛思不群丙丁与戈亨一
钟国昌90后醉着的佛
跟他们说说写诗的事情
2011年辛亥革命100周年
能不能给诗歌搞一次革命

明天我将告别黑暗的昨天
用诗歌诅咒这个世界
以个人的名义祭奠
那些死去的伟大诗人
用上帝的花园里最后的玫瑰
祭献那些高贵的灵魂
默默诵读那些伟大的诗篇
度过新年的第一天
请曾经热爱诗歌的人们
与我一起狂欢

2010-12-30 18:10:26
http://www.zgsglp.com/group-758-1.html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19 22:44 , Processed in 0.03466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