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118|回复: 10
收起左侧

一地雪的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2 21: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一场洪》
两天后,你就成了我身体中的
一场洪。此时恰逢窗外有雨
它们和你一样聚集了三天力量。
而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也只不过
三天而已。它们从细微的漏洞开始渐次累积危险
直至破了堤,冲上山。
乌云覆盖了整个工厂,工业园。
塔吊弯曲。惟有洪,在我体内奔突
并深入到浑浊的外部。八百亩沃土也覆盖不了她的
唇。此时,钢墙上长满了
眼睛,瞩目你的声音,身影。
她一刻也没停止博大的温柔,像这
满天满天的雨水。
我不急于表达,但这场洪
冲垮了周遭的一切。
《三秒钟》
三秒钟后我的心跳到纸上,
雪白的纸被你的双眸打湿。
那是多年前,你精心策划的一场空白。
多年来,我试图用文字填充。却
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至今
依然空落落的白纸一张。
但多年来,我一直研究,那些
羞耻怎样排列组合才能写作遗忘。
而三秒钟后,你的双眸再次
弄湿了我的书桌。雪白的纸依然
空口无凭。此时,我的回眸多想证实
一滴墨水的不慎溅落。而
我们远隔重洋,群山遮蔽了
落日。
《坐在一堆汉字上想起父亲》
这些文字像炭盆里的
火星,也像蜷缩在病床上的父亲,
最后瘦成一具骷髅。顽皮的火星一闪一闪,
孩子似的哭笑,全不顾
纸钱的飞飘。而我们骑着黄昏潦草地
穿过,许多往事,一步步
让身体醒来。
我会在很长的将来回忆,
也许很短,
只要我的命运赏赐我一点点
空间与自由。我回忆的藤蔓将越缠越紧。
而我更需要这些文字的火星
喷薄而出,亲吻磨盘似的朝阳和
落日。最后再风一样化为乌有。
我知道,我是黑夜里生病的
小鬼,一定是。
抚摩着文字的火星,把它们读作
狂欢。我行走在
父亲的骨头上,哼着小曲。
《我不说》
我默默爱着。就像多年来
我默默爱着星星,月亮。
就像水的痕迹只有泥土知道,落叶
的气味只有根知道。
这很好,我不说。
我的唇不说,十指不说,只把
爱默默洒在你的衣角,
再被你不经意地弹掉,像
弹去一粒洁白的灰尘。
我的眼睛不说,皮肤不说,我的
爱不说,不说才能让无限的爱
染白你的头发。
让我的发丝随你
一起变白。
《病句》
我写下的山是虚空的,
写下的水是枯瘦的。写下的
叶子带着年老的皱纹,
写下的花朵忽冷忽热。我写下的
钢铁害了相思,
写下的蝴蝶长出蜜蜂的刺。
我写下的风是弯曲的,
写下的人,
缺胳膊少腿,写下的眼睛总是长在
木头的脸上。
当我写下希望,希望就消失。
写下沮丧,沮丧就莅临。写下一只蚂蚁
还没爬上大树就被太阳淹死。
写下一粒灰尘,一不小心
被猎人的枪击中。而我
写下一头小羊,它已忘记哞哞地叫唤。
写下钟,不是瘸了钟摆
就是哑了喉咙。
而我写下的锦缎,在
昨夜断裂,风中,他的破碎依然声声。
我多么想写下安宁
可我的键盘总敲打出惶惑、不详,
他们的诅咒。正如此刻我写下了
头痛,荧屏上却跳出一个美女。
我为这些事情奇怪,忽然想
原来世界是由病句组成呵
我的病,只不过是
许多病句中的一滴遗墨。
《分秒间》
    ——给莲花温泉
我的浴袍裹着心
不至于奔突、掉下、逃之夭夭。
而我细细的脖颈情不由己
扭过去:你的胴体闪  
着光,水珠在彤红的面颊上滚动。
我脚下生风,
袅娜移动,莲步抖落依依的留恋,
在浴袍间匆匆穿梭而过。
而你眸子间的欲,亮晶晶的
像佛,
定定地锁我脑海
于万念俱焚中。
我是你端坐的莲花下的一叶荷。
你是我淤泥上的一缕洁白的烟。
《未名小城》
几天后。那坐小城渐变成了
一艘潜水艇,沉入我的心脏。
又在无数个梦境里浮上来。
没留神我朝前方望了一眼,街道
空旷得让人心悸,
高楼哑巴似地矗立着。马路无人。
我怀疑来到了前世。阳光
斜斜地刺疼我的双眼,
小饭馆里人不多,而却嘈杂。像
这个不足六十万人的小城,活在夹缝里
营造了没有流动的空气。
一碗面吃长了午后的细汗。风也不动。
你的影子宛如一张弓,将我
身体的子弹射向另一个世界——
它将烙上书房、客厅、卧室以及某些
场景的印记。像一把玉玺
戳在我后半生的脊背上,
并在一个荒芜的世界里出售。
《那个男人》
那个久久握着我手的男人。
那个用麦子喂养我思想的男人。
那个把我幽灵带走的男人。
那个梦里的十里长亭。
那个三月江南,八月桂花雨。
那个曾为我生命汲水的男人。
那个一点一点抽空我肉体的男人。
那个用相思涂抹我脸上皱纹的男人。
那个点燃我脚趾的男人。
那个让我更换姓氏的男人。
那个让我此生匍匐的男人。
那个隆冬给了我乱七八糟的灾难的男人。
那个用我的血肉与灵魂做原料,
而他做粉碎机的男人——
《我的精神世界》
在我的精神世界里
沉睡着一只小猫。她的安恬
让亢奋中的万物沉默。
她的妩媚
让喜鹊止飞,云朵含羞。
她慵懒地打个哈欠
足以让烈马停下脚步。
而当马蹄奔驰,就是她
睁开惺忪的双眼之时。
她若醒来,银河将滔滔奔流不息。
更多的时间里,她假寐
宛如一朵千年的雪莲。
她憨态可掬,
她狡黠无比。
她是魔鬼,亲爱的,
请千万别靠近她。
她会自掘坟墓,住进
你们每个人的心里。
《痛经》
疼痛的肚腹。昨夜的梦。
最近,她总是靠它维持睡眠。
在梦中邂逅久违的朋友、
亲人,和已故的故事重现。
是潜意识、浅眠?还是什么她
不懂。只知道每个清晨
都会为梦留恋。
并痴痴地闭目想了又想。
难道是老了,要依赖回忆度日?
那些过往才像蜜蜂嗡嗡地
飞回梦中。那些重复的往事
蜜一般将她带入轮回。
“如果这轮回能挽留将逝的
岁月,让我日渐僵冷的心潮热。”
她这样想着。就像此时的痛经
哀哀低诉着中年将至的尾声。
“那么
我赞颂,垂死的美丽。”

作者简介

一地雪,本名秦岭,女,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作品散见报刊、网络。荣获“第三届叶红女性诗奖”、“三苏杯全国诗歌大赛奖”、“移民杯诗歌大赛奖”等。出版诗集《细语》,散文集《摘自青春里的希望》。现供职于河南南阳,某企业会计师。

卩卩卩
发表于 2014-7-10 16: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不错的《病句》 学习 推荐!

190
 楼主| 发表于 2014-7-16 10: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不错的《病句》 学习 推荐![/quote]
问梧桐树好:)

901∽∽∽
发表于 2014-8-7 19: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太好了,学习!

292彡彡彡
发表于 2014-11-4 10: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那么
我赞颂,垂死的美丽。”
总能在你的文字里,读到一种类似“蜂鸟振翅”般惊心动魄的美和平静。好句连连,剪裁得当,让人惊叹不已,欲罢不能!
我的病,只不过是
许多病句中的一滴遗墨。
我行走在
父亲的骨头上,哼着小曲。
我是你端坐的莲花下的一叶荷。
你是我淤泥上的一缕洁白的烟。
每一个好诗人,都曾在自己的诗句里九死一生和粉身碎骨过……你要信,因为入骨透心的阅读,有时也会这般重演中……

062───
发表于 2014-11-4 13: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你也是一个有才华的诗人。不过问题还是出在节律上,导致整体浮泛。一首歌曲,一般八小节一段,也就是四句,或十二小节一段,也就是六句,或者其他。总之都是整饬的。按这个节律去写写会好很多的。比如这个《病句》,我给你改如下。当然这首还需要再精炼一点,这个你自己去改了。
《病句》
我写下的山是虚空的,
写下的水是枯瘦的
写下的叶子带着年老的皱纹
写下的花朵忽冷忽热
我写下的钢铁害了相思
写下的蝴蝶长出蜜蜂的刺。
我写下的风是弯曲的,
写下的人缺胳膊少腿
写下的眼睛总是长在
木头的脸上
当我写下希望,希望就消失。
写下沮丧,沮丧就莅临
写下一只蚂蚁还没爬上大树
就被太阳淹死
写下一粒灰尘,一不小心
被猎人的枪击中
而我写下一头小羊
它已忘记哞哞地叫唤。
写下钟,不是瘸了钟摆
就是哑了喉咙。
而我写下的锦缎,在昨夜断裂
风中,他的破碎依然声声。
我多么想写下安宁
可我的键盘总敲打出惶惑不详的诅咒
正如此刻我写下了头痛
荧屏上却跳出一个美女
我为这些事情奇怪,忽然想
原来世界是由病句组成呵
我的病,只不过是
许多病句中的一滴遗墨。

201ppp
发表于 2014-11-5 23: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你也是一个有才华的诗人。不过问题还是出在节律上,导致整体浮泛。一首歌曲,一般八小节一段,也就是四句, ...[/quote]
{:4_99:}。。。。。。。。。。

073ウウウ
发表于 2014-11-5 23: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你也是一个有才华的诗人。不过问题还是出在节律上,导致整体浮泛。一首歌曲,一般八小节一段,也就是四句, ...[/quote]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沙漠这么大,每个人都只是一粒沙。。。但重要的是,有人能从沙里再次看到全世界,有人就算拥有了一个沙漠,也只能看到一粒沙……如何解决生活中困扰我们的问题?提升我们的心理素质和治愈的良方?详询110

065﹁﹁﹁
发表于 2014-11-6 09: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4 编辑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沙漠这么大,每个人都只是一粒沙。。。但重要的是,有人能从沙里再次 ...[/quote]
问题是有很多人在沙漠里看着海市蜃楼却以为到了天上,而忘了沙漠里出去的路。当然我指得是大陆普遍的写诗和批评的情况。大概就是被海德格尔搞错乱了。而我想说沙漠里出去的路就只有那条。

737ガガガ
发表于 2014-11-6 19: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5 编辑

问题是有很多人在沙漠里看着海市蜃楼却以为到了天上,而忘了沙漠里出去的路。当然我指得是大陆普遍的写诗 ...[/quote]
思想是自由的。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别人把海市蜃楼当成天上。与你何干?别人有别人的自由,
既然你觉得大陆普遍写诗批评不行,那你来写啊,来批评啊,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就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人想问题为什么就没我想得这么通?

105宀宀宀
发表于 2014-11-6 19: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敖(Lucifer) 于 2015-7-29 16:45 编辑

{:4_99:}还是我比较另类呢?真的是这样吗?

950≒≒≒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18 02:40 , Processed in 1.04506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