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46|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春天的韵母(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28 16: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天的韵母(组诗)
文∕艾叶

咪依噜
我坐在三个人面前,不动声色
咪依噜在我背后,一边织麻,一边放羊。
我想把歌声唱出来,挨近
马缨花身旁,不让她流泪。

现在我不管时间,不管她的去留
只想留住她的美
美的东奔西跑,美的跑出去又折返
那个把手当做利剑指向天空的人
今夜不再回来

如果有碗酒和快刀
我一定痛饮完后“啪”的一声摔碎碗
然后跨上战马,直奔土官家中
把他杀个片甲不留。用如血的马缨花
祭奠独一无二的咪依噜

咪依噜,居住在世人内心的神
今夜,除了乱世还是乱世
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把你一笔带过。


插花节
把我安放在大姚,安放在昙花乡
也许我忘了我是谁
整个世界都忘了身世
来到山野里蛰居
不然我们就不会插花

插花节,比较单纯比较简洁
彝家兄妹跳着左脚舞
流水般抚摸春天的韵母
那些穿着彝族服饰的少女
要么幸福的高高在上
要么羞涩的止于返乡

在昙花山,我无法将好听的声音说出来
我是远行的人,习惯了流浪
只背着行囊,里面装满票根和善良。

空城计
——写给大姚

这是一座空城,行人稀少
脚步不是走路的,是来漫步春天的
如果没有杨森、马缨花、咪依噜
我定会星夜返乡
期间或许忘记回家的路

在大姚,多少带病的春天
一夜间开满高原
那些空灵和明亮的泥土
在节日里送上词语的温度
或者是在节气外  把美酒和
诗句摇曳在风中
斟满在春风化雨里
弥漫于心

这是我第一次来大姚
我知道它的高度不在大
大姚不大 大姚不遥
美丽之行,随手可得
人或者诗人 真或者真人
相聚此地多么幸福
路边的花草便能唤醒
沉睡多年的异乡人
让他此后迷失在城中央

这是一座空城。在大姚
只适合两种人居住
尼姑和诗人

马缨花
和春草一样亲近,现在
它就在我掌心舞蹈,偶尔奔跑
红色是旗袍,百般妩媚
今夜我就住在花蕊里
留住香草和美人。任蝴蝶和蜜蜂
采摘新鲜的露水
放逐一朵花的自然与生动

邂逅一朵花,从春天开始
洗净翻动书页的手
把它当做书签夹在中间
多年后,在生命的某个午夜
伴着茶香,再一次牵手
再一次聆听诗歌

梨花宴
大概是飞扬的梨花伴着诗意下酒
这种方式很适合多情善感的人
很适合饱读诗书  胸装忧患的人
总能把内心的柔软缓缓打开
把睡眠的心事铺展开来
接近梨花的细小和洁白

多数情况下,正刚兄弟很沉默
那天他在梨花树下忽然说了很多话
或许是因为在他的老家
或许是中了诗歌的魔
把相聚又离别唱成人生的醉歌
不像放荡不羁的诗人王单单
总能在世俗生活中磨砺激情
不经意间便亮出诗歌的杀手锏

那天还有一桌子诗人
男人喝酒,女人喝茶
吃饭时蘸着梨花写诗
分手时蘸着梨花赶路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9 13:48 , Processed in 0.03390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