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72|回复: 0
收起左侧

故乡的土地(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7 14: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的土地(组诗)


  文/林目清



走进故乡

我看到一群群老人

已离我们而去

像故乡的庄稼被季节收割

藏进了岁月的深处



一群群陌生的面孔

从我的视野里探出来

大大小小

一群一群

多像故乡田垄里的禾苗和高粱



我是转基因的土豆

刚从国外进修回来

无论我们走多远

都只是故乡的一株庄稼

根深深扎在故乡的土地里



季节在我们的面容里改变颜色

把打磨好的时光存进我们的皱纹

我们兴奋时

开怀一笑

美丽的时光像金子般闪亮



我们和庄稼一样都是时光的储存器

最后都将成为保存时光的小金库

被故乡收藏

堪进故乡的土地里

让故乡变得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有含量



我们为后人积攒财富

故乡的土地是银行

我们无论活着或死了

后人不断抽出我们去投资

如此周而复始








《收藏老家》


老家像一首旧体诗词

被敲打得只剩下最后一句

也就是我家的老屋

村里人说留着

咱们村只有咱最有出息

说不定像莫言一样有了名气

到时开发旅游

就有了申请中央投资的理由



一个个汉英结合的文字

把村庄组装成一篇华丽的散文

这种散文不懂英文和中文怎能看得懂

大车小车一个个助动词

提升了老家表达对外的速度

收割机和插秧机两个最大的动词

带着一班从城里赶来的词汇演出团

用魅力抢夺了老家的话语权

那些古老的农具像土语纷纷躲进辞海



那些像瓷器一样古朴的姑娘

是老家最富含义的文字

被城里的公司收购去了

她们在外面的世界解析老家收藏的价值

老家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单位

什么都被人看上了

它们的背后都是金子



人和文字都一样

都是文明进步的符号

我们的责任

保护我们不再用的文字

我们的使命让文字认祖归宗

都把自己放在土地的深处

成为土地不化的骨质



我是一个逗号

睡在老家的土屋里

我这个符号活化出来就是一把锄头

今夜我要把月亮挖出来

这一枚收藏千万年的银币

要比现代化的城市厚重得多

银行,有什么银行比时间的银行利息更多








《树与村庄》



村头的树和村庄的年龄一样大

树一诞生

村庄就赶来了

村庄是看上树占住的风水

和树下的那块地

村庄的目的是为了垦荒耕种



村庄是从耕种的思想里长大的

耕种的思想源于地的产生

有地的地方耕种的思想就会萌芽

树像一面旗帜

插向哪里

就证明哪里是一块好地



树越长越大

树渐渐老去

枝头都开始干枯

这时藤爬上去

绿阴如盖

树腰的孔里就在岁月里慢慢长出小树来



树尽管老了

村庄却越来越年轻

古老的村庄像落叶一样飘去

新的村庄像新叶一样不断随季节长出

如今的村庄像法国梧桐

叶子越长越阔气



树老了

只要有耕种的思想地就不会老

地永远不嫌自己累

地活着只是为了养育村庄

自从有了杂交水稻

耕种的思想就开始枯萎



这个世界一旦没有耕种的思想

地就会荒芜

地就会在荒芜里慢慢死去

村庄将会在死去的地里化为岁月里的骷髅

这时我们即使活着

也只是已经死亡的影子








《树是打入泥土的铆钉》


树是打入泥土的铆钉

小草与庄稼像各种大头针

一一把泥土扎牢

扎牢了

泥土就结实了

于是这些成块的泥土

就成了地皮成了土地



地皮包裹着地球

像地球的皮肤

绿绿的,很柔软

土地在地皮下面

像地球骨头上的一层厚实的肉

挤出许多果汁

养育着我们



大海像地球的大脑

风是神经系统

大海一有重大问题要思考就会刮台风

大地上就会风起云涌

等雨下了,乌云飘散,太阳出来

问题就算解决了,无论江河小溪还是湖泊

都在传送大海的思想



你知道地球的心脏在哪吗

与我们各种动物不同

地球的心脏在体外

白天,地球的心脏是太阳

晚上,地球睡觉了

地球的心脏就是月亮了

两个心脏从不间断为地球输送血液





《泥土》


岁月沉淀成泥土

泥土饱含人间的沧桑活着

心总是被时光划伤

所有的植物都是泥土长出的泪腺

泪腺慢慢析出一些硬质的颗粒

就像受伤的河蚌流出的泪水

慢慢硬化成了珍珠

串在一起就成了项链



时间因为泥土

把每一个季节都打扮得很漂亮

这种漂亮都是泥土的辛酸

我们人类就吸食这种漂亮的辛酸而活着

泥土用这种方法养大了我们

目的就是让我们开心地成为它的眼睛

把这个世界认识并慢慢看清





《童年的王国》

小时候觉得村庄好大

就像一个国家

我们在村庄里嬉戏

也有自己的组织

一年又一年不断更换自己的领袖

领袖只能当到下地干活的年龄

这个自由王国

只属于流鼻涕光屁股的泥人



我们不知道大人们起早贪黑在忙什么

他们就像这个王国的帮工

我们是王国里的天使

玩泥巴玩鸟巢玩追赶玩打仗玩纸飞机

捉泥鳅捉蜜蜂捉鱼虾

每当暮色降临

我们就像各家的小鸡一样

被母亲奶奶们召回家



村庄与村庄之间

隔着村庄各自管辖的田地

我们越过田地到达另一个村庄

就像出国一样惊恐

在别人的村庄我们不敢作声

那里的狗和孩子们会驱赶我们

把我们当侵略者打回去

我们紧挨大人的屁股才得安全



自由和快乐有个半径

那是村庄赋予我们的权利

我们也同样排斥他人侵犯我们的领地

我们守护村庄守护快乐

看天上的鸟儿飞,云儿变幻着模样

看季节变幻,星移斗转

看风风雨雨,大雪纷飞

看大自然逗我们玩的特技



村外山上的小学像联合国

来自各个村庄的孩子们

自由平等的对话,相互交流玩的把戏

读书是这个地方存在的理由

班长像联合国各委员会组成团团长

老师像联合国维和部队派出的官员

铃声像联合国法规

在书里书外离不开研讨玩的问题






《故乡是码头,我是天涯》


人随梦而生

一长大

梦就长成一只小船

总想着乘梦去远行



我跳进梦里

拿着母亲送我的竹竿

用父亲赐给我的力气

向远处划行



故乡是码头

离开码头

前方一路水天浩淼

不知何时能回故乡



路是船驶过留下的痕迹

风吹浪打

浪花似落叶

最后都会漂到故乡的码头



只要我还在梦里

船就不会被风浪击破或沉没

我在海中央

岸,总是在远方



纵使无力靠岸

梦碎于天涯海角

我也会沉落成贝壳

等待有一天有人把我捡起





                  林目清,1965年生。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邵阳市作协理事,洞口县作协副主席,国家二级作家。曾在《诗刊》、《芙蓉》、《小溪流》、《星星》诗刊等名刊发表作品。现出版个人诗歌专集四部。地址:湖南省洞口县图书馆,邮编:422300,手机:13907395949.    QQ:1045944450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93532123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4-22 21:21 , Processed in 0.03949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