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09|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老鼠和大诗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5 08: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山雨亭 于 2014-3-5 08:53 编辑

小老鼠和大诗人    作者/新山雨亭
    
    
  老鼠,历来是人类的大敌,比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也跟同类一样,从小对老鼠没有半点好感。但是,一只小老鼠遇到了一位诗人,奇迹出现了,小小的老鼠登上了神圣的文坛,这就是彭斯的绝唱《写给小鼠》。
  在我心目中,彭斯是一位如李贺一般才华横溢、命运不济的诗人。他生于农民家庭,也在那个家庭里于三十七岁时不幸因贫病交迫而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他的一生,是困顿的一生。但是,他“不问身在何处,只问欢乐有无”;他高唱“君不见酒吐芬芳杯生烟,君不见衣裳虽破乐无边”。因而,他的所有诗歌,始终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乐观的情怀。他如莫扎特一样,在创作中从来没有出现过无聊的哀伤。他的诗歌成功地运用了苏格兰的方言土语,仿佛不是写出来的诗行,而是从内心深处流出的音乐。它们质朴率真,近乎天簌。就拿那首《往昔的时光》(它从音乐到歌词都贯穿了电影《魂断兰桥》)来说,它几乎成了全世界的“国歌”。
  《写给小鼠》却有些例外,他通篇用伤感铸成。当彭斯欲写《写给小鼠》时,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机缘——“1785年11月耕地时犁翻鼠窝,小鼠惊走,见而赋之。”
  可以想见,苏格兰的初冬已经来了,小老鼠藏在厚实的土地下,被彭斯的犁掀翻了小小的窝,小老鼠吓得四下乱跑。这种场景,触动了诗人脆弱的神经:

  ——呵,光滑、胆怯、怕事的小东西,你大可不必这样匆忙,一味地向前乱闯,我哪会忍心拖着凶恶的铁犁在你后面紧紧追赶?人是霸道的东西,他破坏了自然界彼此的友谊,于是得了恶名,连我这样的人也让你吃惊不异。可是我呵,也是你可怜的友伴,和你一块土生土长。我不是不知道你有时不免偷窃,但那又算什么?可怜的是你那小小的房屋已被摧毁,现在要盖新房连荒草也难寻。十二月的严冬就要逼近,如刀的北风刮得好紧啊。你早见寂寞的田野已荒芜,快到的冬天既漫长又艰苦。本指望靠这小小的避风港舒舒服服地渡过这个冬天,没想到那残忍的犁头一声碎响,就叫你的家园全遭殃。为了过冬,这小小的一堆树叶和枯枝,不知费了你多少的疲倦日子。如今你辛苦的经营全落空,你被赶出了你的安乐洞,无家无粮,只凭着你羼弱的身子去抵挡漫天风雪和遍地冰霜。

  接着,彭斯推鼠及人——但是鼠啊,失望不只是你的命运,人的远见也一样成泡影。人也罢,鼠也罢,最如意的安排,也不免常出意外,到最后只剩下痛苦和悲伤代替了快乐的期望。比起我,你还大值庆幸,你的烦恼只在今朝,我呢,唉,向后看,一片黑暗;向前看,说不出究竟;猜一下,也叫人心寒。
  ……这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令人动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1:29 , Processed in 0.04999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