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77|回复: 0
收起左侧

看与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5 06: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扎西 于 2014-3-5 06:58 编辑

每天都用一段时间想象世界:
像拉奎拉会跳舞的墙,
镜面像树叶一样发疯、摇晃、粉碎,
风无论怎样吹,在照片中都是静止的。
而当你第一眼看到“我外婆的情书”,
就会喜欢,一百年前的星星,
仍然松弛地点缀在蓝色的束腰里。

时光留给我们的空间过于庞大。
不可否认,我们是诸世纪中的回声之一。
是那门廊里坐着的女人,她薄薄的嘴唇,
最初是形象,后来由于一个算命人的猜测,
变成了谜。人们围绕她,投入旋转的世界。
像打开一把伞,望着伞外的雨滴出神。
你伸手接下的冰凉,是露珠不能爬到的地方。

这时你心中岩石凸起,抵御浪潮。
犹如鼠群奔跑的波浪里,你的美是未知的。
你的经历是你的母语。它像一个领航员,
如实地记录下你第一次穿上裙子的样子,
从你的名字里能查询到目的地、船长、船员和
某个海峡。而一些我们永不可知的人,
来到我们身边,向我们兜售他的悲哀、旧事和爱。

你神奇地发现,那悲伤是为你。你认得那人,
或在身内,或在身外。你在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语声,
是不能言说的。


赠小跳跳

2014-03-05

取材于《珍藏布列松》。
是露珠不能爬到的地方——伊丽莎白•毕肖普,周琰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23 , Processed in 0.03668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