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44|回复: 2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幽谷》《公交车》《皱纹》《午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7 08: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幽谷》

怯生生的落日。
路径此地,就一闪而过。
顺从迷醉的欲念,
山脉一步步低下纵横的身子。

手掌中的地理对称着,向里奔跑,
追逐盘踞其间的湖。

——从天上坠落人间的湖,
是贬谪?是锻炼?被人捧着。
溪水、树木、山石的鸣唱,
麋集此地,品嚼幽深的盛宴。

动物们如期,缴纳了睡眠,
如约,抬头仰望,
希冀把月亮系在蜿蜒的腰身。


《公交车》

十年如一日,我依附于公交车。
依附于晨钟暮鼓的惊扰,
以及弥漫四野的萧瑟。
各种隐匿其间的味蕾在摩擦中,
引发空气的动荡。

我和所有的乘客一样,
耗尽毕生的流浪去靠近归程。
“乘客是暂时的,因而也是永恒的。”
轨迹铺设成同样的曲折,
类似的进进出出。
站台的停顿,也并非意味着转折。

每一个起点也是终点,
加快,放慢,左躲右闪……
凭借技术挤进喧嚣的漩涡,
避开繁茂的行人。
马路偶尔打成死结,使杂糅的脚步
像血液的阻滞。

我与每一个乘客,曾一度保持
陌生的距离。即使晨曦软化了车窗,
春风感动了抢座的另类;
即使面孔被不断地复制粘贴,
在眼前畅快地流动;
即使良善的雨水喋喋不休地劝解、叮咛,
车厢的氛围在冬天夺魁。

我承认:“乘车是一次沐浴。”
我顽固地依附于公交车,
接受净化的指引,与生硬的交通工具
握手言和,达成默契。
然而,背井离乡的乘客下车后,
仍然目光木讷地游弋,不知何从。

我伫立在动荡的空气里,
恰逢时机地打开禁锢的缺口。
黄昏的安静里,
乘客们宛如草木般心平气和。
车灯的光柱不是在打探,
而是在指挥着遁去的黑暗。


《皱纹》

你用身体作画,
你为行踪留下线索。

你在改变泪水逃逸的方向,
你在咀嚼刮骨的痛。

你跪伏于身体的泥土,
你供奉人间草木的淡薄。

你挟裹咻咻的鼻息,
你让黑夜安宁而微醺。

《午后》

一颗发白的纽扣,
缝缀在一筹莫展的空中。
这是漂泊的午后,
处处都是落寞的荒野。
莽撞的楼厦褪去自然的称呼,
被风揭发得更加露骨。

风一遍遍地捋顺倔强的毛发。
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事物,
因为幽暗而饱满,而影子开始倾斜。
一如,流水用低缓表示服从,
树叶用飘落表示忠诚。
汽笛在十字路口制造漩涡。

孤苦的阳光,被车辆碾轧为齑粉,
分发给一个又一个居所。
冬天的包袱就这样,
在折断的归程里呱呱坠地。
响遏行云——只是
暂时占据着别人的席位。
发表于 2014-2-7 14: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公交车》

十年如一日,我依附于公交车。
依附于晨钟暮鼓的惊扰,
以及弥漫四野的萧瑟。
各种隐匿其间的味蕾在摩擦中,
引发空气的动荡。

我和所有的乘客一样,
耗尽毕生的流浪去靠近归程。
“乘客是暂时的,因而也是永恒的。”
轨迹铺设成同样的曲折,
类似的进进出出。
站台的停顿,也并非意味着转折。

每一个起点也是终点,
加快,放慢,左躲右闪……
凭借技术挤进喧嚣的漩涡,
避开繁茂的行人。
马路偶尔打成死结,使杂糅的脚步
像血液的阻滞。

我与每一个乘客,曾一度保持
陌生的距离。即使晨曦软化了车窗,
春风感动了抢座的另类;
即使面孔被不断地复制粘贴,
在眼前畅快地流动;
即使良善的雨水喋喋不休地劝解、叮咛,
车厢的氛围在冬天夺魁。

我承认:“乘车是一次沐浴。”
我顽固地依附于公交车,
接受净化的指引,与生硬的交通工具
握手言和,达成默契。
然而,背井离乡的乘客下车后,
仍然目光木讷地游弋,不知何从。

我伫立在动荡的空气里,
恰逢时机地打开禁锢的缺口。
黄昏的安静里,
乘客们宛如草木般心平气和。
车灯的光柱不是在打探,
而是在指挥着遁去的黑暗。


——这首诗蕴藏了无尽的诗意!比我看到您的其他诗更实在得多。我以为诗句可以优美,但不能太玄。
 楼主| 发表于 2014-2-8 09: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指点,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9 13:27 , Processed in 0.05633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