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05|回复: 0
收起左侧

回忆一次雪地里的追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6 09: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忆一次雪地里的追捕(2首)


雪终于静止了,山上的树林开始显出羞涩的一面
光秃秃的的树枝有几何学的美
但我们只顾着喘气
五个人,按照条例的队形走在雪地上
像一只猎犬,警惕地嗅着远处猎物的气味
被踩断的枯枝,在靴底发出奇怪的声响

一只鸟飞起来,它想把单薄的阳光偷偷带走
我们没有注意:先前那些鸟散乱飞行的线条
被冰冻在亮晃晃的天空上。我们的枪挎在肩上
只要有一丝风吹过,出枪的标准动作一瞬间就能完成

雪地里安静无比,像牧师在平安夜刚刚做完弥撒
雪水在靴子里吱吱响。雪的反光逼进我们空空的胃里
有人很小声哭了起来,像诡异的乌鸦
但我若无其事地摆弄着那架老相机
明年的春季,比利时将有一个业余摄影比赛展

他妈的
这几乎是上帝安排的光。完美的雪,山岗,森林
山下的湖水是一个波兰少女的眼镜
我只需要停一停,只需要一个新美学的角度
但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本能耸了耸肩上的枪,跟着大伙继续走

傍晚,又糟糕地下起了雪。我们的骨头几乎没有了热量
在阴冷的槭树下,我们小憩,撒尿,大口大口抽烟
维嘉的照片就是那时丢失在雪地里的
那只是一片落叶。那时,维嘉在没有炉火的破木屋
像一条蜷缩的廋猫。那几天,她两次梦见
我被树林里的子弹,准确地击穿脑袋

午夜,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终于走到了山下的小镇。
在一部手摇电话机里,他们告诉我们
在我们昨天经过的悬崖,那个携枪的出逃者已坠崖而亡
当追捕目标彻底消失,那时,我几乎崩溃了
当晚,我在日记里写的最后一句是
“七天来,我们在雪地里的脚印,一直在跟踪我们”


对一部东欧老电影的复述

二战刚结束
捷克斯洛伐克的城市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建筑工人在与工头讨价还价
孩子们在工地上拖着玩具车玩耍
酒吧老板的女儿在纠缠已婚的前男友
小酒店里,酗酒的建筑工人在挑衅,打人
医生在谈论一场足球比赛
汉尼克为分房子的问题和妻子海琳娜在吵架
孕妇莉达快要临产了。医院里总是那么忙碌

那两个孩子在工地上,玩一只死麻雀
用小铲子挖土,想找到什么宝贝儿
他俩发现了一枚纳粹空袭扔下的定时炸弹
孩子以为这是火箭
以为这个大家伙能带自己飞到姥姥家
还可以飞到月亮上面
在两个孩子偷偷的注视下,建筑工地里
推土机一直在艰难地向前推进
终于被那枚巨大的炸弹定时卡住

这枚炸弹,滴滴答答的钟表声在响
这埋在工地里随时爆炸的大家伙
给惊恐不安的市民带来了空前的恐慌
乱糟糟的人群被警察大声劝离
医院通过广播在疏散慌乱的病人。空旷的医院里
院长坚持留下来给难产的莉达做手术
警察迅速封锁了道路
小酒里的酒徒也陆续离开了
即将退休的工头挈卡夫和两个工人守在炸弹边上
接到通知的工兵向现场急匆匆跑来
这时,没有人发现有几个偷水泥的工人
还被锁在定时炸弹附近的材料仓库里
街道上空无一人
只有一辆拉空酒罐的马车走空在落落的大街上

最后,几个工人、工兵、警察把炸弹吊起
装到了一辆临时调来的破卡车上
卡车飞快开到城外的采石场后,巨大的爆炸声远远传来
随后的结局是
婴儿在爆炸声里同时呱呱落地
英雄们终于回到了欢迎的人群中。在东欧社会主义的广场上
汉尼克夫妻重新和好。偷窃者在痛悔。挈卡夫同意退休,
孩子们说:我们一点也没害怕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9 19:06 , Processed in 0.03546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