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22|回复: 0
收起左侧

埂夫诗话与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5 11: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埂夫诗话与诗

埂夫诗话(1)





1.评论永远无法抵达诗歌的底部,诗歌是没底的。

2.意象诗的意象在表象,而口语诗的意象在其中,这就是口语诗的意象。

3.写诗难,说话更难,将话(口语)说成诗难上加难。

4.口语最大的难度在于找到最合适的语言。

5.一切没有时代性的文化建设,都没有生命力。

6.口语是透明的水?你看见了细菌?看见毒药?

7.古代古诗,现代白话诗,当代口语诗。古诗叫诗,白话诗叫诗,口语诗当然叫诗。

8.口水诗,梨花体,羔羊体等等等都是口语诗发展中横路杀出的小人。

9.口语诗是诗歌中难度最大的写作,考验一个人怎么说话,而把话说成诗不难么。

10.古代以文言为口语,而现代的“过渡语“时期,以半文半白为口语,当代以口语为口语,口语诗应时而生,时代的必然产物,文化的里程碑。

11.写古诗,我们能超越古人吗?因为不在古代;写现代诗,我们能超越现代人吗?因为绕幸没有陷身于现代。我们生活在当代,应该写当代诗,历史给诗歌贴合格证的首个标准,即时代性。

12.圣人在民间。

13.诗写不好,诗评写不好;诗写得好,诗评不一定写好。


14.诗如人,浓妆,淡妆,素颜,后者好比口语诗,难道素颜不美?





埂夫诗歌


奶奶谈起天上的生活

七月上天的奶奶
昨晚突然打来电话
说小灵通到天上没了信号
申请部电话让中国电信的几名外线员
忙了几个月才接上来
奶奶说在天上过得可好了
出门脚踩一朵白云,不用燃油
唤一声风就来奶奶说
吃的也方便便宜
大蒜一斤七毛八
大米六毛多绿豆一块三
大白菜也就三毛三
反正没有买不到只有想不到的
奶奶啊天凉了多添些衣衫奶奶说
你们别费钱再给我
买什么名牌棉袄了
你们留着自己
要多保重自己。天上四季如春
不像地上。也没有自然灾害
奶奶说近来很多人为了逃避自然灾害
就移民上天去
每天要打着红旗去迎接他们
做个义务工作者乐处多多
奶奶哦没事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
奶奶说呀她不孤独的
左邻右里可热闹了大头仔前天领着媳妇
去打结婚证顺路穿过车胎上来了
陈有财坐着美国飞机上去的还带了几斤澳洲牛排
李大爷的儿子也沿着工厂的烟囱
瞒着他爹逃上去玩了几天
后来被他爹揪下去的
奶奶说呀她不孤独的奶奶说呀
他们在天上过得可好了
爷爷进来催她吃饭去了
有空再给咱家里通电话


绵羊是童年的白云


妹妹,早晨多么喧闹
而此刻,你望着澳洲的大海
你觉得澳洲的海水
跟中国的海水
有什么不一样
如果起雾了,那么
澳洲的雾跟中国的雾
又有什么不一样
雾中的大海呢
妹妹,或许此刻
你已经坐在火车上
想去一个无人的地方呆会
望会远方的天空
这时你喝着牛奶
啃着方便面?那么
澳洲的方便面
跟中国的方便面,曲度
又有什么不一样?
妹妹,或许此刻
你已经拎着
沾满泥巴的鞋子
走在回屋的路上
斗笠挡着你的额头。那么
澳洲的出租屋
跟中国的老平房
又有什么不一样
或许你还遇上了
一个瞎子
你们交谈过吗
你觉得澳洲的瞎子
跟中国的瞎子
又有什么不一样,妹妹
你是否想着在深圳的男友
你们已领的结婚证怎么办
你是否为争取领上劳务证
再不用东躲西藏,而
烦恼比登天还难,那么
你觉得澳洲的表情
跟中国的表情
又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知道,妹妹
其实大部分时间
你都在农场上
你说过澳洲有割不完的草
灭不完的蚊虫
绵羊是童年的满天白云
或许此刻,你还在割草
还是在剥洋葱,那么
澳洲的洋葱跟
中国的葱,味道
又有什么不一样
时间飞快。此刻
澳洲的月亮升起来了么
妹妹,又有什么不一样?
澳洲的月亮
跟中国的月亮




注:堂妹25岁,18岁,服饰生意,调皮好赌,欠债数百万,
    远走绵羊大国澳洲,割草谋生,还债。



想起庄剑龙

想起庄剑龙
是因为李云龙
每次看到李云龙
就想起我有个同学庄剑龙
前天看见侯永生想起赵子龙
就想起我有个同学庄剑龙
史泰龙的海报高挂在墙上
每次看着史泰龙就想起我有个同学庄剑龙
每次听着龙飞飞的歌声就想起我有个同学庄剑龙
望着龙须湖的迷雾就想起我有个同学庄剑龙
读着龙鸣剑就想起庄剑龙
想到同乡王龙眼就想起庄剑龙
想起我们在艺校吐各自的暗恋
想起我们在艺校走过的深巷鸡吧
想起我们在艺校背着相机去郊游
想起我们在艺校深夜街头边晃边K歌
想起我们在艺校入学典礼上的激昂宣言
想起我们在艺校想不敢去想的将来
十二年来多少次在公交上在公园里在旅途中在海滩上
听见母亲们唤龙崽小龙大龙阿龙飞龙
这些小龙我不知道他们的全名
这些小龙他们都有个像龙的名字
他们当中有一个叫庄剑龙吗
他们知道我有个同学叫庄剑龙吗
他们长大以后会走庄剑龙的路吗

注:庄剑龙,老乡,邦庄人,学生会生活部长。




《尸刊》征尸

尊敬的尸友们
相信看到这则征尸公告时
你们一定会很高兴
在尸如草的当今
由尸刊社、上帝基金会策划主办的
探索性《尸刊》应时而生啦
我们的宗旨是揭尽全力收尸
不惜代价搜尸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
就要付出百倍努力”
同时确保尸体的质量
所有来尸一律不退
所有来尸尸酬为阳光七束
所有来尸经归类之后
将相应刊入如下栏目
天下尸观|尸尸相关|千尸百态
|认尸广场|古典尸寨|现代尸园
当代尸海。对于某些残尸烂尸
将列入尸理空间
如需保持原创务必注明
征尸对象不限姓别不限
地域不限年龄不限种族不限
文化程度不限工作经验不限
是尸即可是尸便用
多多益善欢迎广大尸友赐尸
并附上100字尸观200字尸史
他人之尸请提交300字推尸理由
并附带2尺近期彩色头像1张
本刊边缘辽阔四季如春
小桥流水人家花香鸟鸣谷幽
长期邀请国际当红明星坐镇
并定期组团出球旅游
   投尸:宇宙坚合国地球省天空市
白云区银河镇云朵大厦2011层
   电话:OWO--QQUUBBUU
主办单位:白云区《尸刊》社
   协办单位:大上帝基金会

   飞鸽殡仪馆2分馆
   爱尸文化传播公司
本刊赠送单位及个人(名称不分先后)
   大海劲嚎合唱团 海龙王先生
   小音起死回生公司 观音女士
   道道全道学基金会 老子先生
   菩提大学育尸附中 如来先生
   红彤彤技术实业有限公司 太上老君先生
   金经印刷厂 唐僧先生
   基督教集团西方分公司 耶稣先生
   磨铁五金制品长 沈浩波先生
   月光族美容美体所 嫦娥女士
   风尚城市清洁公司 雷锋同志
   WTO小孙赛马中心 孙悟空先生
火焰山诗歌俱乐部 霍俊明先生
   金戒子婚姻介绍所 普希金先生
   白云阿仙鞋业有限公司 赤脚大仙先生
   新世界精神水寨 江非先生
   喜雨粮油站 杜甫先生
   太空铁道部 海子先生
   真记假肢控股企业 太乙真人先生
   新世纪灵魂裆案管理所于坚先生
   天河自来水公司 女祸小姐


熏河流

熏河流做法同熏腊肉,毫无两样。熏河流需要爆晒,或者抽掉河流的部分水分
采用原始农田灌溉法,则慢之又慢。采用当代科技法,速度快,效果好
而熏河流必须先腌制河流,投资巨大,工序繁复
需要成万上亿匹配料器械,需要成万上亿座巨型厨房
需要成万上亿名厨工,需要成万上亿条性命,需要起早摸黑,呕心沥血
需要人人参与。首先给河流脱毛,先点燃布料、死人、假烟、色料、废气
盒饭壳、塑料袋、工业盐等精制而成的河流脱毛剂
将河流顽固的体毛,由绿色熏成黄色,由黄色烧成炭黑
启动巨大的鼓风机,吹掉毛灰,拉下暴雨闸,冲刷河流体表,去除毛孔杂质
动用劳力,如拔钉子,拔掉植于皮内的毛头。将河流卷成蚊香状,放入庞大的条形土碗
下点白云,斗笠、浮萍、陶罐、树叶、残花、翠柳
精子、浪声、笛子,然后舀一瓢月光浇上去
此乃原始腌制法,而当代烹调技艺,突飞猛进
配料日趋丰富,重口味者,可以冲里头加点螺丝,钉子、大便,旧波鞋、食人鱼
加点电池,剩饭、乞丐、死鱼、烟蒂、面具、菜刀、鱼雷、藤椅、电线皮、毛线团、鸡蛋壳、杜蕾斯
洁厕精、手电筒、沐浴露、塑料花、火油灯、烂萝卜、蓝铁皮、旧拖鞋、剃须刀
慰安妇、染头发、烂番薯、开塞露、打吊瓶、铁驴、矛盾、木头、遗书、镜片、拖把、旗帜、毛片、沉船
河床、聂耳、屌丝、假屌、风筝、锤子、王勃、老舍、口罩、砖头、阴毛。再加点半导体,拭手布、老虎钳
MP3、水泥块、麻将桌、探照灯、空烟盒、血压计、红手帕、地沟油、信用卡、石膏像、伍尔芙
振动棒,猪皮沙发、超级女声、断截光管、歌星海报、拖拉机把手、冒牌结扎证
真次品处女,未成年左腿,未成型孩子,出走的老头,裸拥的情侣,落水的水牛,废弃的火炬,飞翔的栅栏
未知的衣物,出墙的红星,弯曲的刺刀,畸形的奶罩,越界的子弹,短路的鼠标,神秘的棺材盖
沉重的书包,莫名的匕首。被冲走的马桶,被丢弃的摇篮,被刮走的屋顶
被木偶操控的人类,被暴风卷落的长辫子,跃跃欲试的的打气筒,情绪激动的变压器
褪漆的油漆罐,灰色的红领巾,愤怒的烂吉他,溺水的救生圈,走了光的香肠
脱了外套的马甲,没了鞍座的脚踏车,掉了裤衩的白衬衫,甩了工服的比基尼,丢了方向盘的公交车
绿铁皮的变形车厢,随波逐流的酒瓶,字迹慌张的信封,病体缠身的脏药灌,高喊口号的环保袋
满腔热火的煤气桶,精打细算的计算机,搞独立的椅子,卖死人的彩票,玩分割的尺子
打飞机的炮筒,追逐落日的乌鸦,沾满泥浆的泥巴,烟花落地的头颅
布满闪电的雨衣,种族歧视的鲨鱼,背井离乡的树桩,见异思娼的看守,灰头土脸的水泡
随遇而安的枕头,不明白的脑袋,不生气的皮球,不造假的假牙
丢了钥匙的锁头,没了家门的钥匙,贫穷的人民币,活着的死诗人,爆裂的手机壳
爱情不爱命的种子,伏尔加河上的长皮鞭,长江之下的万人坑,海里逃生的黑波浪
天上掉下来的泪滴,撕开地皮张大嘴巴的魔鬼,涂满鸽子的课本等等等等。配料完毕
进入卤制环节,需要往里头浇些农药废水、炼油废水、生活废水、造纸废水、医药废水、纺织废水
制革废水、冶金废水等调制而成的老抽。再灌入卤汁,其配料是:银靶、镀银
钨钢、镍、汞、银、铝、铑、钯、铂、锡、钴、钛、香精、甜蜜素等。(不添加防腐剂)
河流的腌制基本完成,只需浸泡一天半日,然后拽一条麻绳
拴在一块牢固的乌云上,将河流吊于空中,厨师长掏出烟囱般的巨型打火机点燃
山上的森林,先武火后文火熏之,不时往皮层涂上硫酸,汽油,润滑剂,口感更香滑。接着
用一根高温砸碎北冰洋,洒于河流四周,待冷却再持一把闪电,将其切成片状,越薄越脆越爽
然后或炒或蒸或凉拌随心所欲,别忘了往盘顶扔几只小红椒,几朵紫金花,一撮芜荽
小撮葱末。此刻你应该闻到味道啦,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绝世熏河流肉,摆在
嗽嗽咳咳的气管炎齐聚的巨型餐桌上。服务生彬彬有礼,吐出满口黑牙,背着左手伸出右手弓腰,悄声道:
最后的晚餐,请享用!


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

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慢悠悠地望着往来的陌生人遇上慢悠悠行走的人我们无意间
就会会心一笑跟遇见熟人般用眼神打个招呼却不需要问汝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
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天黑下来之后冲着马路射出口水打着慢悠悠亮起来的月亮
在有风的午夜无人的街角拉起头发丝当吉他弦弹唱一两首慢悠悠的小歌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
慢悠悠地木呆呆地望着钞票从印钞局涌出来跟洪水一样灌满大街小巷慢悠悠地流淌
有人慢悠悠地伸出手去却抓上了一把血汗与白头发在时光反面闪着亮晃晃的银光
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由摩天大楼的最底层走到立交桥再慢悠悠地走到马路从马路走到小路
慢悠悠地从小路走到羊肠小道跟着一头羊到山上傍晚时我们慢悠悠地回羊圈那个老羊倌慢悠悠地
他难看而善良的女人背个大臀拎着木桶也慢悠悠地跟在羊们屁股后头捡大便去给山上的半亩青草做糕点
有阳光无所事事的下午我慢悠悠地漫山遍野转悠跳过斜壁游过渡口抗着破城木
去敲贪睡的慢悠悠的船夫的屋门惹来大狗的重重反攻让我萌生初冬吃狗肉益肾壮腰的美梦
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冲着太阳却想不起阳光的事物在小酒馆慢悠悠地滑进醉醺醺的若有若无的往昔
望长河也观落日看那世界在这世界上慢悠悠地暗下去静寂下去死寂下去沉下去
朝着慢悠悠飘落的雨滴咬紧牙关往上跳总抓不着飞翔的闪电然后累了扶着湿漉漉的自家
慢悠悠地走过钢丝绳进入被工业社会围剿的黑色河流边的嗨吧众拖着添加过量的酵母
慢悠悠肿大的热狗的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未成年人正在慢悠悠地喝酒猜拳摔倒咯咯咯地笑
尽情之后又落入空虚之中抓上酒瓶乏力地慢悠悠地砸着地狱的大门乞讨死亡也有沉默者玩着烟圈
拉着正慢悠悠脱了裤子又刚穿起上衣的花鞋子们慢悠悠地走进往事走进另一名女人的爱情去不为人知的地方
或者慢悠悠地悄悄去远方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顺着地理学所指的光明前途潜入帝王围猎的深山孤林中闯江湖
遇上熊弟虎哥慢悠悠地各自拖着尾后毛茸茸的脏扫帚在山径上当秋天的清洁工两个在
土地拥有权纠纷中大展拳脚后慢悠悠行走的蚯蚓疲乏地瞅着我我捡起瓦片划清两块小领地
接受他们慢悠悠的致谢握手言和慢悠悠地各自挖地道我总是慢悠悠的行走背着祖先已过报废期限的小木船
慢悠悠地出海广阔的大海里有慢悠悠游泳的鲨鱼和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的人类慢悠悠地啃着石头吞食黑暗
吞食鱼雷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慢悠悠地在梦中划船偶尔到某座小岛慢悠悠地游岛或者数月就回岸因为那岛上
全部住着慢悠悠行走的女人喝好吃好干该做的事后带上一个渴望慢悠悠的爱情
而守口如瓶的姑娘来到陆地上看这花花世界看男人是怎样爱女人女人是怎样搞男人女人是怎样慢悠悠而
错过桃花运悄悄地皱了脸皮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吃饭慢悠悠地喝水脱掉衣衫脱掉毛皮发出非人类的嚎叫
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慢悠悠地洗脸在撬开脑袋洗刷时发现五颗二零零三年穿过伊拉克上空飞来的子弹然后
从扁头痛中慢悠悠地扣出一团吸过人血为忏悔而生曾经死后复生的南非的黑色政治尔后若无其事手持葵扇
慢悠悠地扇站在大地上听风声耳闻欧洲的深水炸弹吓得亚洲张开深壑呈现O字型的大喉咙然后合上嘴巴
慢悠悠地疗伤我总是慢悠悠地行走慢悠悠地饿了撬掉水泥地企图挖到祖先的一片土豆却捡到一根族人的骨头
在漆黑的午夜慢悠悠地发出光发出笑声用它敲击石头时传来铁轨碰撞石头的巨响
穿越千年慢悠悠拉开的黎明那些坐上马车或者囚车要么慢悠悠徒步去边塞哭泣谋生抗石头搞野战
吟诗作对举止慢悠悠的古人正翻过史学家的脑门慢悠悠的走进现代社会走进我慢悠悠的脚步声
我慢悠悠行走在爱男人更爱金钱的美人心里慢悠悠地将肝脏掏出来小心翼翼地漂白
拆散全身骨头慢悠悠地拼成一头狮子慢悠悠地躺下眯上眼睛又睁开慢悠悠地流泪望着那些在黄昏中
慢悠悠游走的身影挤上未知的空空的车厢跟着穿过墓地离开铁轨的火车慢悠悠地朝天外飞去


狗的死亡程序

北风中三个光着上身瘦弱如狗的伙计一个打开铁笼门一个手持木棍守着门一个
将钢丝圈伸进叫嚷的狗群里套住其中一条狗连拉带拖将狗拽出门
狗竖起毛发死死地弓腰蹭着腿往后退狗们一阵尖叫慌乱之后有的站起有的跪下
眼里泪光闪动小狗躲在母狗身后母狗紧贴着公狗的身体
只有此刻显得多么安静它们正望着什么等着什么又将发生什么
他们在干什么或许它们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它们根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要么把目光投向过往的路人投向进出狗肉店的客人像什么也没发生
有几条狗徒劳地顶撞铁笼或许想起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进了城
随后一声金属相互碰击的脆响惊动了它们头顶的黄昏狗们竖起耳朵齐齐地站起来如同一面塑像
被拖出去的那哥们站在几名围观的嘴巴面前抖着身体时缓时急的随地大小便
沾满鲜血的刀子和锤子刚刚被丢进清水中在提前打开的白炽灯下晃着银色的血光两个屠夫
一个举起电棒先将狗电晕尖刀冲磨刀石霍霍两下捅入狗的颈部先放血再用锤子砸狗的头部
判断狗是否死了要观察狗脸是否有风干的泪迹皮肉是否开始收缩身体是否慢慢僵化
是否咧开嘴巴面朝人类笑得再也无法合上然而确定狗死否这些都不妥当一个实习屠夫
再用尖刀挑断狗腿的筋脉锤子敲破其膝盖骨确定狗已经绝对死亡或者万一爬起来
也无法继续奔跑然后两名女人一个持菜刀剖开狗肚皮掏出暖烘烘的内脏
一个将毛发装入麻袋敲落的狗牙塞进自家的衣袋两个厨工
一个原料调配一个控制火候七个服务生一个是经理四个端锅的一个洗碗兼收拾骨头
一个站在店门口干着点头哈腰的活店里头熙熙攘攘外头吵吵闹闹北风中三个光着上身
瘦弱如狗的伙计一个打开铁笼门一个手持木棍守着门一个将钢丝套伸进
叫嚷的狗群中套住一条狗连拉带拖将狗拽出门四个运狗工一个开车一个跟车
两个将狗从车上连拉带拖拽下车那个跟车的圆脑袋钻出车窗外
摸着右耳有气无力地朝伙计们喊快点哇老祖宗不赶紧天暗下来山路不好走哩

20140204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1:25 , Processed in 0.03588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