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365|回复: 2
收起左侧

(北京)风筝的小说:魔岩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1 19: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2-1 19:47 编辑

(北京)风筝的小说:魔岩山


  这个小说被我丢了,后来就很难受。最后决定第二次写,还好,居然又写出来了。
                          ——风筝(2010-03-02)



-------------------


  自从魔岩山被托尼买下来后,那里就成为一个热闹的场所。后山的地火被放出来,无论白天晚上,后山半个天空都是红的。魔岩山整日里暖烘烘的。

  新建的大剧院正在排练一出话剧。魔岩山的所有生物对此都充满期待。不知道哪天能看到演出。

  这天,阳光刺目的白。托尼穿着黑色的燕尾服,里面的白衣服也反射着白光,精神抖擞地站在剧院前空旷的广场上,偶尔有些赶着马车的妇人向他打招呼。托尼面带微笑,很绅士地点点头。

  天空中忽然落下一团黑影。触地的刹那,露西的脸先露出来。随后,一身黑的露西就站在托尼面前。

  “托尼——演出什么时候开始啊,我都要急死了。”

  说这话时,露西夸张地摇着身子,手在高耸的黑色羽毛帽子前晃动。

  “放心吧,会排练好的。”托尼信心十足的说。

  “这都有两年了吧。不能快点吗?我可是隔三差五就来看啊。到底是因为什么还没排好啊?”

  “总要完美才好。“

  托尼说着,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北面。露西也转过头,跟着他看过去。只见剧团的主角河马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此刻就坐在剧院的罗马柱下,举着烟,垂着头,一声不发心事重重闷闷不乐。这个世界仿佛被他遗忘。

  “托尼,河马先生又不高兴了吗?”

  “我不知道。他总是这样。”

  一团火球兹拉兹拉在露西身后的地面滚来滚去。托尼假装看不见,眼睛盯住露西,打算说点什么。露西转过身,远远地看着那团火球到处游走,看了会,也背过身子。冲着托尼也想说话却忘记刚才的话题,一时两人都选择沉默。


  广场南面的山坡上开满小花。草也长的很茂盛。杨和肯一前一后从山坡上下来。杨恶狠狠地说:臭大粪。肯穿着金属钉穿成的裤子挥舞着黑色手套在后面说:你懂个屁。

  “那里不许去!那里不许去!”一只麻雀紧追着他们,使劲的跑。终于跑在杨的前面。挡住杨的去路。

  “走开。”杨不耐烦地说。

  “那里不许去。”麻雀漆黑的豆眼冷冷地盯住杨。站的跟块岩石一样坚定。

  “走,我们回去。”肯上前拉住杨。杨甩了一下手,抬腿就要从麻雀身上迈过去。只听轰的一声,地上忽然裂开一个大口子,从里面弹出一束金色的光柱刷一下立在杨的面前,就象传说中的铜墙铁壁,杨吓的向后一仰,差点摔倒。肯一把揽住她的腰。也受了惊吓。

  杨站住,稳稳神。面前的光束已经没有,地面回复原样。只有麻雀还是冷冷地看着她。挡在她前面。

  “我就是不回去。”

  杨又急又气,发了疯,没有向后跑,而是转弯向旁边的山坡跑去。肯赶忙去追。麻雀也贴着地面煽动翅膀飞了过去,边飞边重复着说;那里不许去,那里不许去。


  剧院黑黢黢的门洞里突然跑出一个小个子,冲到阳光下,冲着广场举着双臂大声疾呼:我们要革命。

  广场上稀稀落落的行人个忙个的,没有人站下来听他说什么。他满脸涨的通红,在阳光下一直举着双拳,声嘶力竭的喊,听不到他在喊什么。大约就是革命革命。他突然又不喊了,看到柱子下河马先生仍一脸漠然地依柱坐在那里,似乎他的喊声于他是哑语,他不禁有些疑惑,又有些愤怒。

  “兄弟,我们要革命。”他探着头向着河马先生呼吁。没有回应。他暗叹口气。转身风一般又冲进剧院里。


  后山很少有人来。只有很矮的矿人在这里作业。他们生下来就开始把生长在地面的矿果挖出,然后收集起来,运到地火坑里烧掉。矿人的基因里是为了挖一种叫“矿胆”的东西。据说,矿胆和矿果长在一起,只要不停的挖,早晚会挖到矿胆。挖到矿胆的矿人从此后就不用工作。还能够象露西那样,自由的在天上飞。

  但是,没有一个矿人挖到矿胆。因此,他们子子孙孙永不停歇的挖。后山的地火也就永远通红通红的着着。魔岩山的花花草草一切生灵都温暖滋润地活着。



 楼主| 发表于 2014-2-1 21: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关雪 于 2014-2-1 21:40 编辑

有人把风筝j写的一个小感分行,成了下面这首诗:


风筝:《我的心干枯的像沙漠》

我的心干枯的像沙漠
就像塔哈拉玛干,
没有风动树摇,没有水流,
没有某个方向的聚集,
一片死寂。

又像大山,没有温度
没有变化,亘古的屹立那里,
沉默并将永远沉默。

我又想起,这颗心
曾轻盈的鸟一样,跳动,
不知为何,现在,她的翅膀
附满灰尘,连轻舞一下都不能。
就这样化石一样站在那里。

但是,她没有死。
早晚会活过来的。
我在等待。

2010-05-06
发表于 2014-6-12 08: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风筝小说里读到荒诞、虚无、虚弱、荒凉的中国现实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5 04:10 , Processed in 0.03113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