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09|回复: 0
收起左侧

躺倒、竖起,花开两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 21: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日躺倒的诗,需要温暖的序号……


1、一个人,可否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带着这个疑问,我走向书籍。昨夜,我看见了自己,一张电视剧里的脸谱。那是十年前的自己,角色里清晰又虚妄的邪恶之花。声音穿过时间的甬道,到达我书本堆积的卧室与虫洞的睡眠。我想写下那一刻的感受,写下一个春天饰演的武侠梦境,哪怕是一半妖艳一半善良的青葱伤逝之往昔。

2、每个夜晚,都有人类的思想,明明暗暗。或在半空;或在眼眸;或在竖起的耳朵,聆听的寂静与喧闹里。鹤立的花,活在自己养育的不同形态里,树的剪影令人感喟夜色的苍茫无边。心有时像叶子招展摇曳,退缩过无畏过,而后飘落。当然它也会叹息,跟着季节生发衰落。每个夜晚,都是黑的。温柔的生,也温柔的死。

3、把眼泪收起来,给雨水之弦;给玉碎之人;给鱼水之欢;给一颗无法安慰的心,一枚椭圆古老的容器。生命因喜悦的瞬间而丰富,眼泪为双眸而流,令人陶醉的爱暗香袭人。冬天的风,还在追逐手指上残存的余香。那些回忆,那些微笑的等待、青春的尖叫,映在记忆的镜面。声音如蜜,陈年的欲望还在挣扎,一切空茫!一切空茫吗?

4、一切空茫吗?无望的等待,的确漫长,蔓草丛生,荆棘密布。心如喜鹊与布谷,春来了,它们也该归来了,叫着彼此的昵称,并把树叶唤醒,叫上枝头,跟它们说旅途中不可思议的趣闻。而冻结的泥土里,种子们也开始对话,伸着懒腰,打开身体,做着展翅欲飞的好梦。所有的欲望都在复活中,眼泪的欲望渴望流淌。(无尽的流淌……倘若必须)

5、向左移动一尺,跟阳光保持同步。我听见体内噼里啪啦的碎裂与剥落声,是冰层融化、冰柱脱离的声响?还是昏睡的忧伤开始解体,迎向生命的初秋?时光令人欣喜,时光也令人缓慢的绝望与觉悟。阳光的洪流正在迅猛的到来,借着温暖的滑索与鞋钉,翻过去,我要翻过那道伤心的句子,堆积耸起的茫茫雪山……

6、继续向左移动一寸,跟阳光并肩站立。我背向太阳,将忧郁的长发,留给过去。将喜悦的笑靥,迎向未来。五彩的音乐在美人鱼长发飞舞的舞蹈里起落。肉体的厌倦,不值一提;灵魂的悲怆,也不足一提。这个野性未泯的女子,穿戴花香,手持响铃,跳起节奏欢快的肚皮舞,活力四射肉感的颤动,阳光沸腾,美若夏花……所有圣贤的思想,抵不过一场雀跃的生命之舞!

7、所有圣贤的思想,抵不过一场雀跃的生命之舞!镜中美艳的女子,如歌般婉约的身姿婆娑摇摆。我的莎乐美。莎乐美的我。这赤脚野性、柔美颤动的东方舞蹈,如暗夜篝火,似朝霞明魅,普照着人间阴霾的大地。太阳之火,明珠之光,毁灭与新生同在的更替之时。来吧,享受红尘的快乐,享受节拍里诞生的安魂玫瑰园……

8、写于喜悦 ,写于夕颜,写于黄昏,写于恍惚,写于黄花、黄鹤、黄河、黄色背景的尊贵与淫糜,写于一连串词语的尖端与钝处。疼和藤,缠在一起;悲与背,靠在一秋;凌迟的风,穿过身体的堤坝;悲惨的沼泽,捆住灵魂的翅尖。被黑暗运载的巨大城市,成为雾霾中的海市蜃楼。

9、无畏有盾,无望有墙,我有喜悦的夕颜,开满黄昏的恍惚。昨日黄花,今朝黄鹤,明日黄河,饕餮而下,送上水中的勋章,歌谣和格言,在滔天的浪潮里翻涌。这水中的棋局,如何落子,如何手谈出一片雄师领地。智者阅览室内,愚人图书馆里,坐满了蝼蚁的众生与亡灵。长安你的拴马桩写满旅人的悲喜,弹指千年过!

10、心里埋着一颗古莲,我害怕,我害怕它生根、发芽,说出我害怕的一杆长篙,一夏碧波,一枝独秀。时间缓慢而无情,能煽动欲望的敞开,能泄密忧伤的华盖,能凋零幸福的羞红。我害怕,害怕水鬼上岸,谋害喜悦;害怕善感的灵魂,离间两瓣莲子抱紧的闭合。白白的一生,偏偏捧着嫩芽般苦涩之心,鲜红的黑暗覆盖。

11、人们扮演着熟悉的角色,又展望着陌生的激情。生活,你永远无法用一生的活法,来简单概括。因可爱而自由,因善良而自缚,因闻所未闻的悲欣交集而日夜颠倒。蓝花,仍在远方的死海漂流。不可亵渎的咸苦,火焰的罪孽。荒无人烟的岛屿,四面八方围堵的海潮激荡。爱情爱情爱情,写下和读懂的人早已不再人间。

12、整个一生我都想中规中矩,和大家一样。但孤独,把我砌在一座看不到地狱,也望不见天堂的悬井里。世界多么神奇,是我始终陌生的家园。我来时,他在;我走时,他存。他并不怜惜我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人生,任由我痛苦、悬浮,而后左右摇摆,不定。亲,释放我,许我一个明确的未来吧。要么玉碎,要么瓦全……

13、诗的地动仪预见了震中的生活。不同的脸谱,相同的孤独;不同的寻觅,相同的归途。生活需要迂回、游走、恻隐、诙谐、拆卸、装配与糊涂,甚至挣脱、决绝、退隐和人间蒸发。有时,两个人是永恒的两端,只可遥望、蜜语、叹息、孤绝,却永远永远——无法相逢!

14、从拒绝开始,说甜,说美,说真,说善,说一切可以燃烧又熄灭的话。伤口,永远是伤口,可以进入,但拒绝闭合。它不是一道门,它超越一道门,它也想过成为一道门。你看,伤口也会血淋淋的思考,也会把美、把真、把善,把一切真实和虚无的折扇,撕给时间爱人赏看。打开完整,就是打开残缺。唯有拒绝说不!

15、请原谅我的疏忽,原谅我的懒散,原谅我四处弥散的忧愁、犹豫和优雅,原谅我不可原谅的一切之一切。当我坐忘在文字的蒲团上,念叨着一个喜悦的数字,一个悲伤的名讳,泥胚的肉身陷入石化的节奏。这是一次自我净化的变形记。丧失一切欲求的安静。在词与物之间,在话与悟间隙,高山和流水之声从不怀疑彼此……

16、生活常常是安静、不安、安静、不安……波段起伏、永远向前的曲线。安静住在止水里,不安住在沸水里。亲,如此来回的折腾,纵然是铜蚕豆,也会有融化的时刻。我一生只撒谎一次。也就是在这个谎言前面,加上一个无限期。让一生都处于谎言的状态。如果我,注定要和你相爱,和你步入和步出那条漫长的林中路……

17、如果你喜欢,我就是全部。如果你不喜欢,诗歌就是全部。

我如果继续说下去,上帝一定会开始讥笑。高贵的品质里,有傻到极点的宽仁,带着天使悲悯的抚慰,赴汤蹈火…

18、安静和不安,生活的两面。痛苦真的是无形的风,无孔不入。而这令人窒息、盛大的痛苦,就如诗人帕斯捷尔纳克所言:“这痛苦由多种成分构成,——它们是亲切的,有名有姓,扎根在我的身上,又超出了我的范围,整整一个世纪都在敲打着边缘。”是的是的,我只是我,不能占有你,不能置换你,也不能弃权你!

19、“眼前的风景充满着一种忧伤,这忧伤刚从遗忘中步出,又立刻返回到遗忘中去了”。你看,总有人替我说出心中噎着的话。替我在另一个时间节点,道出相同的诗意的忧伤、遗忘与永恒。我打开双手,就像打开悲伤,让长短不一的生活敞口,停留在渴求的指尖。那不得不放弃的可能性比死亡更残酷,以至于心力衰竭……

20、空白,空白,空白,还是空白。满纸的空白,被空白填满!

21、谢天谢地!我终于饿了,也困了。请享用我走近的黑夜,像肉体的不朽,重复的深入……像深度的荒谬里复活的阿多尼斯。我非常饿,就把自己吞噬的黎明,反刍给骚动不安的灵魂。去睡吧,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我们离苏醒,还差一个白天或夜晚;还差一个吻的间距;一条河的流经……



2014年1月22日作



竖起的21块诗骨

题引:将躺倒的诗,扶起来,竖起来,给它分行的筋脉与骨头

1.

一个人,可否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带着这个疑问,我走向书籍。

昨夜,我看见了自己,一张电视剧里的脸谱。
那是十年前的自己,角色里清晰又虚妄的邪恶之花。
声音穿过时间的甬道,到达我书本堆积的卧室与虫洞的睡眠。
我想写下那一刻的感受,写下一个春天饰演的武侠梦境,
哪怕是一半妖艳一半善良的青葱伤逝之往昔。


2、

每个夜晚,都有人类的思想,明明暗暗。
或在半空;或在眼眸;或在竖起的耳朵,
聆听的寂静与喧闹里。鹤立的花,活在自己
养育的不同形态里,树的剪影
令人感喟夜色的苍茫无边。心,有时像叶子
招展摇曳,退缩过无畏过,而后飘落。当然
它也会叹息,跟着季节生发衰落。

每个夜晚,都是黑的。温柔的生,也温柔的死。


3.

把眼泪收起来,给雨水之弦;
给玉碎之人;给鱼水之欢;给一颗
无法安慰的心,一枚椭圆古老的容器。

生命因喜悦的瞬间而丰富,眼泪
为双眸而流,令人陶醉的爱暗香袭人。

冬天的风,还在追逐手指上残存的余香。
那些回忆,那些微笑的等待、青春的尖叫,
映在记忆的镜面。

声音如蜜,陈年的欲望还在挣扎。
一切空茫!一切空茫吗?

4.

一切空茫吗?
无望的等待,的确漫长。
蔓草丛生,荆棘密布。心如喜鹊与布谷,
春来了,它们也该归来了,叫着彼此的昵称,
并把树叶唤醒,叫上枝头,跟它们说
旅途中不可思议的趣闻。

而冻结的泥土里,种子们也开始对话,
伸着懒腰,打开身体,做着展翅欲飞的好梦。
所有的欲望,都在复活中。
眼泪的欲望,渴望流淌。
(无尽的流淌……倘若必须)


5.

向左移动一尺,跟阳光保持同步。
我听见体内噼里啪啦的碎裂与剥落声,
是冰层融化、冰柱脱离的声响?
还是昏睡的忧伤开始解体,迎向生命的初秋?

时光令人欣喜,时光也令人缓慢的绝望与觉悟。
阳光的洪流正在迅猛的到来,借着温暖的滑索与鞋钉,
翻过去,我要翻过那道伤心的句子,堆积耸起的茫茫雪山……


6.

继续向左移动一寸,跟阳光并肩站立。
我背向太阳,将忧郁的长发,留给过去。
将喜悦的笑靥,迎向未来。五彩的音乐
在美人鱼长发飞舞的舞蹈里起落。

肉体的厌倦,不值一提;
灵魂的悲怆,也不足一提。
这个野性未泯的女子,穿戴花香,手持响铃,
跳起节奏欢快的肚皮舞,活力四射肉感的颤动,
阳光沸腾,美若夏花……
所有圣贤的思想,抵不过一场雀跃的生命之舞!


7.

所有圣贤的思想,抵不过一场雀跃的生命之舞!
镜中美艳的女子,如歌般婉约的身姿婆娑摇摆。

我的莎乐美。莎乐美的我。
这赤脚野性、柔美颤动的东方舞蹈,
如暗夜篝火,似朝霞明魅,普照着
人间阴霾的大地。太阳之火,明珠之光,
毁灭与新生同在的更替之时。来吧、来吧,
享受红尘的快乐,享受节拍里诞生的安魂玫瑰园……


8.

写于喜悦,写于夕颜;写于黄昏,写于恍惚;
写于黄花、黄鹤、黄河、黄色背景的尊贵与淫糜,
写于一连串词语的尖端与钝处。

疼和藤,缠在一起;悲与背,靠在一秋。
凌迟的风,穿过身体的堤坝;悲惨的沼泽,捆住灵魂的翅尖。
被黑暗运载的巨大城市,成为雾霾中的海市蜃楼。


9.

无畏有盾,无望有墙,
我有喜悦的夕颜,开满黄昏的恍惚。

昨日黄花,今朝黄鹤,明日黄河,饕餮而下,
送上水中的勋章,歌谣和格言,在滔天的浪潮里翻涌。

这水中的棋局,如何落子,如何手谈出一片雄师领地。
智者阅览室内,愚人图书馆里,坐满了蝼蚁的众生与亡灵。

长安你的拴马桩写满旅人的悲喜,弹指千年过!


10.

心里埋着一颗古莲。
我害怕,我害怕它生根、发芽,说出我
害怕的一杆长篙,一夏碧波,一枝独秀。

时间缓慢而无情,能煽动欲望的敞开,
能泄密忧伤的华盖,能凋零幸福的羞红。

我害怕,害怕水鬼上岸,谋害喜悦;
害怕善感的灵魂,离间两瓣莲子抱紧的闭合。
白白的一生,偏偏捧着嫩芽般苦涩之心。

鲜红的黑暗覆盖。


11.

人们扮演着熟悉的角色,又展望着陌生的激情。
生活,你永远无法用一生的活法,来简单概括。

因可爱而自由,因善良而自缚,
因闻所未闻的悲欣交集而日夜颠倒。蓝花,
仍在远方的死海漂流。不可亵渎的咸苦,火焰的罪孽。
荒无人烟的岛屿,四面八方围堵的海潮激荡。

爱情、爱情、爱情,写下和读懂的人早已不再人间。


12.

整个一生我都想中规中矩,和大家一样。
但孤独,把我砌在一座看不到地狱,
也望不见天堂的悬井里。

世界多么神奇,是我始终陌生的家园。
我来时,他在;我走时,他存。
他并不怜惜我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人生,
任由我痛苦、悬浮,而后左右摇摆,不定。

亲,释放我,许我一个明确的未来吧。
要么玉碎,要么瓦全……


13.

诗的地动仪预见了震中的生活。

不同的脸谱,相同的孤独;
不同的寻觅,相同的归途。

生活需要迂回、游走、恻隐、诙谐、拆卸、装配
与糊涂,甚至挣脱、决绝、退隐和人间蒸发。

有时,两个人是永恒的两端,
只可遥望、蜜语、叹息、孤绝,却永远、永远——无法相逢!


14.

从拒绝开始,说甜,说美,说真,说善,
说一切可以燃烧又熄灭的话。伤口,永远是伤口。
可以进入,但拒绝闭合。

它不是一道门,它超越一道门,它也想过成为一道门。

你看,伤口也会血淋淋的思考,也会把美、把真、把善,
把一切真实和虚无的折扇,撕给时间爱人赏看。
打开完整,就是打开残缺。唯有拒绝说不!


15.

请原谅我的疏忽,原谅我的懒散,
原谅我四处弥散的忧愁、犹豫和优雅,
原谅我不可原谅的一切之一切。
当我坐忘在文字的蒲团上,念叨着
一个喜悦的数字,一个悲伤的名讳,
泥胚的肉身陷入石化的节奏。
这是一次自我净化的变形记。
丧失一切欲求的安静。
在词与物之间,在话与悟间隙,
高山和流水之声从不怀疑彼此……


16.

生活常常是安静、不安、安静、不安……
波段起伏、永远向前的曲线。

安静住在止水里,不安住在沸水里。
亲,如此来回的折腾,纵然是铜蚕豆,
也会有融化的时刻。

我一生只撒谎一次。也就是
在这个谎言前面,加上一个无限期。
让一生都处于谎言的状态。

如果我,注定要和你相爱,
和你步入和步出那条漫长的林中路……


17.

如果你喜欢,我就是全部。
如果你不喜欢,诗歌就是全部。

我如果继续说下去,上帝一定会开始讥笑。
高贵的品质里,有傻到极点的宽仁,带着
天使悲悯的眼神与抚慰,赴汤蹈火……


18.

安静和不安,生活的两面。

痛苦真的是无形的风,无孔不入。而这令人窒息、盛大的痛苦,就如诗人帕斯捷尔纳克所言:“这痛苦由多种成分构成,——它们是亲切的,有名有姓,扎根在我的身上,又超出了我的范围,整整一个世纪都在敲打着边缘。”

是的、是的,我只是我。
不能占有你,不能置换你,也不能弃权你!


19.

“眼前的风景充满着一种忧伤,这忧伤
刚从遗忘中步出,又立刻返回到遗忘中去了”。

你看,总有人替我说出心中噎着的话。替我
在另一个时间节点,道出相同的 诗意的忧伤、遗忘与永恒。

我打开双手,就像打开悲伤,让长短不一的生活敞口,停留在
渴求的指尖。那不得不放弃的可能性比死亡更残酷,以至于心力衰竭……


20.

空白,空白,
空白,还是空白。
满纸的空白,被空白填满!


21.

谢天谢地!
我终于饿了,也困了。

请享用我走近的黑夜,
像肉体的不朽,重复的深入……
像深度的荒谬里复活的阿多尼斯。

我非常饿,就把自己吞噬的黎明,
反刍给骚动不安的灵魂。去睡吧,
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

我们离苏醒,还差一个白天或夜晚;
还差一个吻的间距;一条河的流经……


2014年1月22日作


呵呵,都是同一个东东:)我累了,去睡睡~~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1 04:14 , Processed in 0.06241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