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93|回复: 0
收起左侧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七十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5 10: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穗言穗语(七十四)


(时间跨度2014年1月13-15日)


1、(1月13日)借着一股忧伤的泉眼,我把自己塑成一尊水底的石菩萨,目睹流逝的岁月和青春年华。好梦,远方的朋友。这一次,我在梦外祝福,不再演绎梦里——那些斩断又新生的,不必要的忧伤与忐忑的藤蔓。

2、一定要和雪,在一起。收集万物高贵的白。你看,我正在眼睛里想你,想你白茫茫的铺满我的身体。五颜六色的音符进进出出,弹奏一只匕首,插入云霄痛切的展翼。有一瞬间,是完全的空白。比雪更白,比茉莉芬芳,分享月光宝盒返照的终极幽光。一定要和雪,在一起。读懂他留在人间的七种清白:赤橙黄绿青蓝紫。

3、新国家里,有哭泣中的喜悦,充满乳房。有老房子,披上白雪的新嫁衣,越冷越忠贞。又是一年,孤独的归零,而后,甜蜜的开启。你开枪,为过去的自己送行。影子纷纷倒地,树叶飘回枝头。下一步,还是谈论秩序与绝望之上的渴念吧,当你开始爱我和我的身体之时,岩浆的心跳……

4、流言,爱上舌头;信使,钟情耳朵。那个吻,黏着杏唇。沉默,爱上心跳;激情,捕获鸳鸯。花痴文字,爱上清教徒。盲目的爱情会死,美毫无用处。你就在那里就在那里,在秋天的府邸写长长的信,比水妖的长发更长的浓密情话。吃下人间美味,吃下别离、开始、叹息、结束与哭泣,吃下睡眠和逃离的那只祭坛猎物……

5、开始,用否定的方式,爱。对了解的事物仁慈,对完美说不。

我的爱,一文不值。你不必在翻阅的同时,教会手指恋爱,并以自恋的名义,打开哀歌之门。

我抗拒梦,恐惧拥有,恐惧它大树的护佑。真正的欢乐,不在此地,而在两者合二为一燃烧的烛芯里……现在,灵魂出窍的身体,比夜色更黑暗三分,禁止悲伤!

6、冬天,叶子把树的悲伤散尽,露出黑黝黝、白渣渣的嶙峋瘦骨。面对每个季节,树木与花朵都是诚实的。亲爱的诗人,面对死亡和死亡的抒写,你也是诚实的吗?会用着火的文字,将人生诸多悲伤和苦难烧成灰烬,剩余灵魂的舍利子——千锤百炼的诗!

7、警句。在像与不像之间,你来回徘徊。你没有找到你想要的那一个,只好用叉叉,替代你想进入的一处桃源。它们遥遥相望,非常醒目,像两个倾斜的十字架,倒伏成一个生,和一个死的竹篱笆。上面爬满了瓢虫振翅的文字,在绿叶向死而生、一意孤行的睡梦里。

8、我真的,说不出。哪怕在一张时光的蛛网之上。

9、告诉他,你喜欢他的诗,于是他的眼睛开始放光。你又告诉他,你喜欢他朋友的诗。接着,他跳了起来,忍不住拥抱你,并激动的说:好!好!我一定会如实转告亲爱的朋友……原来,发自内心的喜欢和钟情一个诗人的诗,就是对诗人最大的安慰与尊重。

10、“你满足了那朵漆黑的花/喂它所有光,让它胜利”——如果这样的你没有足够的力量走到光亮中,人间将没有一个夜晚,会走进光亮中。这个夜晚,因为阅读你,我才变成“富于歌唱的银色的雨/锦瑟的心”是你的诗,在夜色的黑唇上呢喃、吟诵,改变了一棵静止之树。你说:悲伤始终是成熟生命的散步!是啊是啊~~

11、有一天,我一定会给你写一封长长的信,用笨拙又凤舞的手写体。每一个文字,都带着体温,带着血气,走向你……幸福,是一种恒久的等待与惊喜;是贯穿一生的获得;是你收到来信时,未曾打开之前和打开之后,两种颤栗的对接与凝视。这不是简单的火焰与灰尘的关系,当我们以追忆的邮戳,在银河两岸垂垂老矣。

12、精准的痛苦,会把你直接钉在十字架上。透过时间,一个临近黄昏的女子,让出了年轻、美貌、健康的朝阳席位。其实,她不懂痛苦,所以一次次在靶心上复原,温习不同的痛苦,它们的穿透力与偏差值。请给她孩子,给她受孕的十月,漫长又幸福的痛苦……她没有足够的悲伤,养育永恒。拔出手心和脚心的长钉……

13、认识你之后,一直是绿油油的。你说:那我们分手吧,你去找红彤彤的吧。原来,情感也有一个股市,当我们把自己全部的情感投资进去~~贬值可能、破产可能、跳楼也可能。好在嘴巴说说,身子总赖在原地。这糟糕的亲情与习惯的磁力线,仍未失效……我只好以一棵树的耐性,扎根在黑暗的泥土,绿油油的麦田旁。

14、相处,就是彼此给对方想要的。亲爱的,花朵也有揭不开锅的时候,我们不能总在西风的宴席上,扮演飘飘的仙子。我突然想到了孤云,无厘头的天空里,最后一片清白的驻留者。

15、(1月14日)很少生气了。可是,某一刻无名的、有名的、莫名的怒火,仍会烧红脸颊,连着傍晚正在翔集的火烧云。我用三分钟的沉默来灭火,火势继续蔓延。我又用90分钟30倍的耐心继续灭火。想让画上的蛇足,不仅不会掉落,而且变成一只潜龙在渊、虎视眈眈的龙爪。对!我就是这样,透明而耿直。火,真的里里外外烧着了!

16、从容、包容、宽容。人生三容,说说容易,做到难啊!生气,实在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一件傻事,于是身体开始抗拒与反应。已经很久不曾胃疼了……这个晚上,胸闷、反酸和刺痛等症状,再次弥漫五脏六腑体内小宇宙的上空。如此脆弱的身体,仿佛泥胚的陶瓶,刚刚塑形好,还未干透,未经历高温炉火烧制定型……

17、读诗的方法,是把它当诗读。这里面有些机巧,若读到的不是诗,那该如何呢?看来还是有前提,首先你读的分行文字必须是诗。如此才有资格进入下一步,那就是如何把诗当诗读?怎么读?用中国的一句俚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诗,具有多义性;诗,让你成为与众不同的人;诗,可以让你进入,也可以拒绝你进入。

18、读到了一段有趣的话:“真正的诗人和批评家的共同财产是诗歌激发出来的智慧,但这种智慧有不同的类型。诗人在评论自己热爱的诗人之时最具魅力,也最给人启发……相反,他们评论与自己秉赋志趣不同的诗人时也最具攻击性。”所言甚是,可以说切肤之感。于是作者王敖,列举了许多诗坛案例。

譬如:史蒂文斯拒不接受庞德的诗,庞德则根本不看史蒂文斯。艾略特不搭理威廉斯,并且曾经含沙射影地讥讽过叶芝。波兰诗人米沃什,似乎从未信服过弗罗斯特。看来诗学理想的分道扬镳,让众多诗人,都有各自的阵营、流派、旗帜与诗歌批评主张。其实在我看来,有争论和对抗是一件好事,能刺激双方的优秀!

19、艾略特的话,真好听!他说:批评是文明人的本能行为。没错,喜欢阅读的人,都会领悟到阅读的快感,前提是自己喜欢的诗文。这种本能的确是随着读诗的快乐,才开始的迸发,并与理性的分析结合,从而获得阅读快感之后,读者与作者两者之间的经验和智慧的嫁接与共鸣。能激发诗评家想象力参与的诗,定是好诗。

20、我读诗,读到微妙时,一种是安静的沉浸——脸上会无意识的泛起会心的笑容,一朵神秘而友善的微笑。另一种情境会拍案而起,连声叫好,有时会掀翻身边的物件。要么就大声并反复地朗诵,若找到时机,还会忍不住给另一个诗友推荐阅读。

21、(1月15日晨)诗与思是兄弟。布罗姆在《读诗的艺术》里曾言:“诗的力量的定义之一:它把思想和记忆十分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以至于我们无法把这两种过程分开。”由此,诗人是最善于思想之人,那么诗歌创作中,诗人就是有意识、无意识或潜意识地在诗中思考,通过语言素材来表现思想,从而完成诗性的思考。文字被思照亮。

22、诗性的思考来源于诗性的记忆。这种记忆,有乃于诗人日常的阅读积累与文学积淀,由此也再次验证了没有阅读,就没有真正的写作。我的感觉里一首诗歌的诞生,有时因为另一首诗的启迪,或是一个让我有感觉的词与意象,或是一首诗整体的魅惑与内涵。一个诗人一生中,总会在某个阶段被某个重要的人事所影响。

23、“我的心是一把尘土。”这真是简单而又耐人寻味的好句。丁尼生在《莫德》里借用病态的主人公如斯说,而艾略特,却换了一种说法,成为自己的名句:“我要在一把尘土中给你展现恐惧。”这说明诗人与诗人之间,经常会彼此影响,化用对方的好句。其实某种意义上,这样的化用区别于抄袭,而是影响的深化和所谓的用典。

24、每个诗人都无法逃离影响,不管他是否承认,他都不是空穴来风的写作,一定是脚踏实地根植于传统的土壤,有自己的先驱者、师门与挚友的影响力渗透的创作过程。

诗人要写出“不可避免”之诗,而不是“可以预料”之诗。这两个词非常有意思,不可避免是什么?那就是阅读之人逃不了,就该是这样,而不是可以预料。

25、约翰•济慈说:“一首诗,如果不能像树上长出叶子一般自然,那就不必写它。”这句话,可以让许多诗人贴在床头哦。其实,真正的诗人,嬉笑怒骂,皆可成诗。关键是写出的诗,是否自然天成,你能否驾驭语言,一路狂奔或狂飙,而不被既定的语言本身意义所奴役,走向意义的深渊。

26、张开双臂,而后转向。清晨的阳光扑面而来,它像和风一般温煦,仿佛千万个热吻,密集的织锦,给我羸弱而冰冷的身体,铺盖上一匹轻柔又保暖的羽绒被。每天的这个时候,都如同盛大的节日,我屯积的往昔感伤就会冰释,束缚我灵魂的绳索,也跟着消融。阳光是新生,阳光照拂的万物也朝向新生,而我的清晨拥抱新生!

27、最好的诗,都是微妙的,难以捉摸与神秘莫测。这就要求读者的水准,有时要和作者同步,在同一起跑线,甚至超越作者。所以真正深入细致的阅读,有助于诗人的写作,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作者的写作方向与写作题材。怎么写和写什么,都在阅读中重新展开和抉择,并且循环往复。

28、终其一生的写作,的确不是心血来潮的一时感伤,而是诗人于坚所言的“持之以恒的朴素”。他强调朴素一词,某种意义上也指向自然而然,不刻意,不迎合。只遵从自己的内心和意愿,发出自我内心朴素而真实的声音,而后与语言终身为伴。把诗作为一种信仰,你才会有敬畏之心。诗歌需要天才,也需要持久的工匠!

29、有些诗,像果酱,什么滋味都有,新鲜而又复杂,甜蜜中带着酸苦。而果酱的口味又有不同种类,每个人的口味不同,选择阅读和喜好的诗也必不同。很多时候,我们赞美一首诗的基础,是求同存异。

30、一切的深度都是可怕的。换而言之,我们不能穿越深度,我们只能借用想象力,展现它、接近它,有时也远离它、唾弃它。所以人简单了,才快乐,而一旦复杂起来,就会忧伤。事实上,每个诗人,都深爱着忧伤,这仿佛是行走世界的诗性通行证,它让诗人找到了各自的伙伴、知己与灵魂伴侣。

31、诗歌无意义吗?无意义。诗歌有意义吗?有意义。诗的产生,有时就是在无意义的胡话和呓语里走向诗。这让我想起刘易斯•卡洛尔的《爱丽丝漫游仙境》一书,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件一再发生着,是征服也是被征服的过程。其中的故事显然不合乎情理,但它是梦幻中的逻辑,非现实中的逻辑,同时也是逻辑中的一种。

卡洛尔创作的《爱丽丝漫游仙境》是一个几乎全部由儿童的想象世界组成的故事,他带给我的思考,是悖论、是传奇、是混搭、是超越和超验,是把童话、诗性、逻辑学一锅烩的想象力大餐。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优秀的诗人,尽管他是数学教师。由此可见,每一种学科都会有一条密道通向诗歌王国,并且验证诗学的博大。

32、“诗歌毫无焦虑等待着我们。它是一种闭合的显现。我们朴素的凝视展开它如同一把扇子。”多么奇妙的比喻,在马拉美的诗学理念里,诗就是一朵闭合的谜语之花。你只能凝视与猜测,尤如真理无法完全言说,只能被部分说出。所以马拉美才会提出:“暗指的,永远非直接。”不绕弯子、不经思考写下的语言非诗。




2014年1月15日上午10点40分整理、收集、归档。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0:22 , Processed in 0.03756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