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84|回复: 1
收起左侧

《现象学》和《清唱剧》等十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4 10: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象学

昨夜,水管里的水声一直向下
仿佛一些爱从高音部流向低音部
直至无声的地心

今晨,阳台上的目光平行向前
似乎地心的爱开始回流。从一条密道
返回一个人辽阔的胸襟,分流在目光
心跳、汗毛、微血管的河流、湖泊、溪涧
与私家喷泉

有人,在等一个盛大的时刻
当第一缕阳光落在光洁的额前
镶入目光。成为眺望的一部分
那曾经被黑暗涂改的思与诗
流动中镀上了金边

是的,万物都在等待,万物都在承接
一个自然人如何能逃离光芒,和它
反面的脸谱。从昨夜到今晨,黑和白
都曾伸出双手,递来安宁与喜悦

有人,像一个孩子,在阳台上躲猫猫
藏起自己,又将自己找到。用阳光水声
写下这首开阔的归去来兮辞


无厘头的爱或恨

流言,爱上舌头
信使,钟情耳朵
那个吻,黏着杏唇

沉默,爱上心跳
激情,捕获鸳鸯
花痴文字,爱上清教徒

盲目的爱情会死
美毫无用处

你就在那里、就在那里
在秋天的府邸写长长的信
比水妖的长发更长的
浓密情话

吃下人间美味
吃下别离、开始、叹息、结束与哭泣
吃下睡眠和逃离的那只祭坛猎物……


禁止悲伤

开始,用否定的方式,爱
对了解的事物仁慈
对完美,说不

我的爱,一文不值
你不必在翻阅的同时,教会
手指恋爱,并以自恋的名义
打开哀歌之门

我抗拒梦。恐惧拥有
恐惧它大树的护佑

真正的欢乐,不在此地
而在两者合二为一
燃烧的烛芯里……

现在,灵魂出窍的身体
比夜色更黑暗三分
禁止悲伤!


警句

在像与不像之间
你来回徘徊

你没有找到
你想要的那一个
只好用叉叉,替代你
想进入的一处桃源

它们遥遥相望
非常醒目,像两个
倾斜的十字架,倒伏成
一个生,和一个死的竹篱笆

上面爬满了瓢虫
振翅的文字,在绿叶
向死而生、一意孤行的
睡梦里


无限,或永恒

我真的,说不出
哪怕在一张时光的蛛网之上


银河遗梦

有一天,我一定会给你写一封长长的信
用笨拙又凤舞的手写体。每一个文字
都带着体温,带着血气,走向你……
幸福,是一种恒久的等待与惊喜
是贯穿一生的获得;是你收到来信时
未曾打开之前和打开之后,两种颤栗的
对接与凝视。这不是简单的火焰
与灰尘的关系,当我们以追忆的邮戳
在银河两岸垂垂老矣


十字架上的女子

精准的痛苦,会把你
直接钉在十字架上。透过时间
一个临近黄昏的女子,让出了
年轻、美貌、健康的朝阳席位
其实,她不懂痛苦,所以
一次次在靶心上复原
温习不同的痛苦,它们的
穿透力与偏差值。请给她孩子
给她受孕的十月,漫长又幸福的
痛苦……她没有足够的悲伤
养育永恒。拔出手心
和脚心的长钉


调侃:梦想与现实

相处,就是彼此给对方想要的
亲爱的,花朵也有揭不开锅的时候
我们不能总在西风的宴席上
扮演飘飘的仙子……我突然想到了
孤云,无厘头的天空里
最后一片清白的驻留者


新秩序

新国家里,有哭泣中的喜悦,充满乳房
有老房子,披上白雪的新嫁衣,越冷越忠贞
又是一年,孤独的归零,而后,甜蜜的开启

你开枪,为过去的自己送行。影子纷纷倒地
树叶飘回枝头。下一步,还是谈论秩序与绝望之上的
渴念吧。当你开始爱我和我的身体之时,岩浆的心跳


七种清白

一定要和雪,在一起
收集万物高贵的白。你看
我正在眼睛里想你,想你
白茫茫的铺满我的身体
五颜六色的音符进进出出
弹奏一只匕首,插入云霄
痛切的展翼。有一瞬间
是完全的空白。比雪更白
比茉莉芬芳,分享月光宝盒
返照促织的终极幽光……
一定要和雪,在一起
读懂他留在人间的——
七种清白:赤橙黄绿青蓝紫

比雪的白,还多一种的清白


忧伤

——不可流动
那就静止、悬浮

石头里的水、玻璃里的水、眼睛里的水
——不可流动
那就定格、凝固

你无法看见自己
你无法在盲目的稿纸上,画下自己
你无法否定自己曾经来过
也无法证明自己已然消隐


清唱剧


1)

在阴影的反面,写诗
我的身体,阅读并记录
那些身外之物。灵魂
到处游荡,它要做游侠
建一个原始农耕时代
俠儒并存的理想国

呓语到处发芽
良知遍野开放
单数的想,复数的痴
指数般增长的虚构、虚妄与虚度
足迹,在白天之外
而思想,在夜晚的体内
我终会剥去理性的外衣
给你看一首正在诞生的诗


2)

忍不住忧伤
当陌生变成熟悉
当误会的结
被声音的手指
一一打开
而那些拴绳的动作
与过去的绳劫
仍会空气般存在

近一点,太过忧伤
远一点,好了
如果可以
就继续远着吧!
可以在一呼一吸之间
放下想念的箩筐
可以在一放一收的
推进与空虚里
爱上所有的泥土
与埋没遗忘的时间

别求对等,只可放与下……


3)

阴影比光芒,更加坚定

我留不住喜悦,我强颜欢笑
我让体内的马群,全部走失
我还保留一座绿洲的命名
给荒漠一次赎罪的机会

祝福果实,都能拥有一个丰美的秋天
祝福种子,满揣着光芒但不随便泄露春光

其实我并不想留住什么,强求什么
我的透明,允许黑暗或阴影的存在
我看不到自己,和强光一般……


4)

在能说与不能说的边缘
我看见我,左脚和右脚的
分裂与骤合。你看,这多像爱
开放又闭合。活一回,死一回
留下味道,留下断层,走向
醒来的山水。我喜欢那个地方
喜欢它们在行走和争吵中
完成记忆、家园、创伤、愉悦等
坡度的生活。你说:“诗人需要旅行
把文字和诗篇,写在天地和尘埃间”
在能说与不能说的边缘
我看见家园始终在颠簸……


5)

我的房间,是欢乐的
可以用来,存放悲伤

是写得太多了,那些
厌倦之词纷纷起身,跟我说:
彩虹彩虹,我们要去飞渡
好吧,我给你们保留一间客房
保留一处新家。以便铺满欢乐
迎接词语归来的盐、泪水、铁锈
与尘埃密集的耳光

悲伤,都在具化中。但,欢乐不想跟随
她模仿房间,创造说话的门与闭嘴的窗


6)

我有一条情感的巷子
装着一个狭长、曲折的秘密
或许,只有你能破解
那丁香的女子是我又非我
我看着她彷徨在古旧的青石板路
目光忧郁,神情肃然
仿佛要向内枯萎,又恋恋不舍
那远方迟迟未来的哒哒的马蹄声


7)

日出是隆重时刻
光涂改万物。镀上红,添加火
把丰腴的自己,献给感应的人

音符在发酵。视觉城堡,盛大的开启
除了红,你找不到另一种喜悦的颜色
献祭万神

追求新生的人,作茧自缚
又金蝉脱壳。一辈子仅做一天度过

只有熟悉的事物,才会让人安逸
有谁,在日出时分长啸
将落山的命运,重新举向头顶


8)

爱与死,何其相近
蜜甜的忧愁,提存
可卡因的迷醉时空

你来,有爱;你走,赴死
回声疼痛,挚爱的事物尤如昙花
一夜奢靡就是一生倾情

我宁愿壮烈的赴死
在善恶的角斗里,深陷
爱的渴求与繁衍。仍会还魂
再生微笑的白雪,铺满
孤独的旅人途径的荒原

有一片良知的净土
你若涉足,必将
一世流连难舍……


9)

一生的爱情,只有一颗心,只照一个人
为此,我愿一生与夜同行,成为它,也照亮它
照亮它飞蛾扑火的一瞬间。我有深不可测的肉身
也有茫茫雪原的灵魂。晦暗的人间,天知道
你究竟牺牲了多少暗夜里发光的美人啊……

轻柔的爱意。爱的轻盈,如枫树枝头的露珠
我的心,我展翅翱翔的心,越过阳台的米兰
金盏菊和芦荟丛,穿过夜色的密林,穿过遮蔽的山峦
穿过那海蓝海蓝的无尽洋面,直至那魂牵梦绕
最终埋葬我的地方……我不知该如何形容
也不知该如何命名,仿佛一首——难以定稿
情定终生的诗,等候时间的收容或埋葬!


10)

我不要做唯一,和唯一醒来的人
尽管此刻,屋子很空,灯光明亮
彼岸与鲜花,触手可及。如果
世界都在酣睡,冬天来临了
我也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只
甜美的摇篮。无法老下去的时候
就逆向生长。不去唤醒人间那些
——张牙舞爪、令人忧伤的往事


11)

他人即天堂。所以你爱!
你爱在沙上书,在水中碎
在天堂的反面,挂上红灯笼

完好无损的事物,只有梦
它书写在破碎的边缘
蕾丝缀饰的风中
始和终的环形跑道上

我们逃不出蝴蝶
逃不出飞蛾,更逃不出
生生死死的尘土,构建的
大千世界。只有诗
可以,只有他人即天堂
可以诞生完好无损的你


12)

最初的事物,总让人眷念
未曾开始的至爱,有着经久不息的火焰
但我并不留念往昔失去的玫瑰
内心的花瓶,能装下的不仅仅是一个春天
请到此为止,如果我没有孩子,终生无果
我将在词语里授粉,以凋零的方式
恢复我对世界最初的爱……美丽,无哀


13)

赞美光芒,而非哀悼
扣眼的忧伤,有纽扣填平

一颗流星,看到宇宙核和时间树上
数不清的许愿心。它很幸福
它让黑暗有了更多存在的意义

万物都有嘴唇,请试着
对话和亲吻。我想写一首诗
它在赞美另一首诗

它们在爱情和自由的靴子里
离我越来越近。写作,是喜悦
而孤独的事,何来折断翅膀的愚蠢与冷漠?!


14)

我诗故我在。我和诗
都是一座故居,它们彼此
发现彼此的存在。并将时间定格
在发现的一瞬间。这发现的一瞬间
平凡的生活,真正走向了非凡
未来,未来的“我”,还会
继续前赴后继,以流星的方式
验证奇迹之光——我诗故我在


15)

想说出一个安静的词
在一片喧哗的肉体丛林

看尽春光无限,不如身临其境
亲爱的,想我的时候,你会忧伤吗?

亲,我的眼里为什么常噙满了泪水?
因为,因为我想说出一个安静的词——()

它现在是空白,未来是空白
连过去都是啊!只有你,可以填满它……


16)

心,空空的,欲比宇内
红楼一梦,早醒与晚醒
有何区别?

白茫茫的大地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你要遮蔽的事物
其实仍在白雪的内心

冷的时候
存在,暖的时候,也存在

冬天的委屈,是闪电到来时
诉说的舌头,却被阉割

冰雪是最烈的火焰
趟过去的女人,葬身
清白火海。


17)

火焰和尘埃牵手
肉体的涛声依旧

无法走出去
只好向内枯萎

你弄脏了一张纸
你让一张纯洁无瑕的白纸
吹气如兰,一浪甚过一浪

给那些未曾历经的事物
穿上人类的衣裳吧。它们
会变成一个个崭新的汉字
在你划桨进入的时分
刻在途径的河流、山川与密林

天堂在地狱之下。我们
向上的生长太多太多了
请返乡!


18)

一切有情,一切无情
等候的时间里,分分秒秒
都是彷徨,向左向右的心旌摇荡

是的!我理解,我情愿
做燃烧的水,沸腾的升凝
写下这泪眼朦胧的黎明史书

你是大漠居士,你是天方夜谭
你是你自己的万神之神。忧患于国
又弃术法为庶民,埋没荒野

你是欢乐佛,享有星体自传
与公转两种喜悦,在极乐音域


19)

我喜欢眺望远方,在一根香烟的
缭绕里,打开思想之门。心猿意马的
眼睛会和凝神注目的耳朵交谈,许多
印象画在云端,以不朽的变换和消逝
呈现。有些感觉说不出,尤如一些情感
说不透。哭鸟。苦恼的困。围墙的翅膀
持币等待的心。梦一般遥远的诗想
带着石涛的墨韵笔法,拓印出
精神的锦瑟无端五十弦,华年残……


20)

我需要触摸和感受
在一首诗里化身万物

从自我走出来
又再次返回自我

一部分从未改变
一部分不可言说



2014年1月7-14日作,部分诗,取之《穗言穗语》(73)诗话集
发表于 2014-1-20 05: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2 23:32 , Processed in 0.04028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