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24|回复: 0
收起左侧

[投稿靠近] 等(外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4 09: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仍是听不见邮差的车铃铛声
我只知道
那鼓鼓囊囊的绿布袋子里
有四角的香囊,卷着
横七竖八又精心编排的水墨  

我在窗边坐了太久
灵魂也染上了等待的颜色
是缪斯让我抽去袋底的棉线
古旧的黄和荧光的白
簌簌地,在铃铛脆亮里
在咿呀的车轮后
像皱巴巴的纸飞机,泻了一地

我听见风打在我鹅黄的窗布上
像拂着袖,咯咯地笑响
看哪,这一地的潦草
没有一字是写给你的
又幸好
没有一字是写给你的


那些夜晚
八九年前溽热的晚上
我在和兴路上做过游魂
那些膨胀起来的欲望如一双大手,总在后面
将我推进密不透风的夜里
每个夜晚都像女人的裙摆
只要它一降临,我,就邪念丛生:
比如,一个喝醉的姑娘找我送她回家
或是碰到失意的女子寻觅情人
而实际上,那些年,我一无所获

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次经过这条街道时
就像作恶未遂的坏蛋,不知为什么
我 对那些夜晚,依旧
羞愧难当


回归
在众人的喧哗中
我被另一个我鹊巢鸠占
该隐遁的都隐遁了
这时
连胎记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除了一地兴奋的羽毛
我 却特别渴望忧郁打马归来
太怕虚构茂盛或包藏祸心
久了
会被错觉揪住不放
那样
我该怎么
给被颠覆的名词 卸妆


通联: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西前卫大街10号 哈工大附中语文组 寇宝昌 150086 电话:13836193219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9 12:16 , Processed in 0.03379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