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18|回复: 0
收起左侧

黑女2013年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 15: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女2013年诗选


大  鲨  
她甚至看得见大鲨的嘴巴
但是他不明白  或者
他的心思集中在其它地方
也许  像石子那样往沙里陷落
他们身边有一些搁浅或遇难的船只
敌视她  等待着他
她感到像两棵树
被蛛网吊起

一阵灰尘 她看见
大鲨正吞没他
通过她的身体和口
她向它挥臂  那未被修饰的爪尖
因羞愧而猛地收起

出   岫   
车子翻阅一叠叠山岩
与地下河携手出山
几朵棉花云在头顶嬉戏
云朵生产线从小秦岭贯穿到伏牛山脉
在布阵沟一带,与街市的嚣声完成交接
——一种比雨还明亮的困惑
挑亮了五封山*的烛火

山水深处有神灵,我原不知道
这里曾盛放寺庙,香火祭奠过盛唐
为主人守护钱褡子的狗也有牌位*
民间说,神每年会为鱼哭寺换一根檀
外乡人含笑点头——
这是山水教的妙处
非科学所能领会

涧河沿犁牛河村向下
波光荡到土地庙的戏台
山泉与人工河在此完成了交接
牧人赶着羊群站在阳坡上
一只羊不吃草,嗅闻一朵早开的山菊
——一种比雨还明亮的困惑
挑亮了五封山的烛火


站在阳坡上,看着羊群和花朵
牧羊人突然学会了歌唱……
我是他的秘密传人,奔突多年才发现
距离精神的最后一跃近在咫尺——

捆缚尽断,只见对人世的慈悲和深情
与万物成了兄弟姐妹
这就是今昔的不同
有山与无山的分别
白皮松的褪变缘于一把看不见的标尺
今夜,注定有一个孩子彻夜难眠
为这个发现寻找恰当的词串

布谷掠过处,种子落入田地
此时适宜安放灵魂和肉身——
           枕着远古的涛声
           听大地唱诵良知经

五封山:位于朱阳。传说这一带寺庙林立,拿五封香才够供祭一遍,因此得名。
狗:一座山上有狗庙,传说一个人从集市回家,钱褡子掉地却不知,狗遂卧其上。主人回家多日不见狗回,出村去找,才发现已经饿死,身下压着他的钱褡子。


彼  得

1
夏末,我们洗净手去看它
之前还讨论了某首诗
有一个词是“栅栏”
一条花蛇的问候略显突兀

就要坐拥一整座山,如果付给
村长租金(他正看着我们)
将下面那条路修上来
搭几间板房……最低处有一条河
精致胜过很多词语
选择种子或苗木
给每个遇到的动物起乳名
邀请它们来访,入诗
啊也许我们不需要磨诗了
将活在它里面

2
刺莓花的小客厅有花粉  泪水
一只迷路蛾忘记带花手帕
一粒窗户朝南的星星被风中沙
弄迷了眼,那泪水的小圆镜
现在照见一只野蜂
它太过年轻
只携着花粉飞去

3
我要用刺莓花的小客厅
招待另一位远来的诗人
她一坐下,就会迷上那
丝质的金壁,香味的尖刺

她被山风摇曳,枕着夜枭的吼叫
她将诗挂满客厅四壁
刺莓花用凋零作了答谢

夜半醒来  不再寻思身处何地
我们已是村子崭新的小儿女

4
为了方便进口树种
坡地有一个英文名:彼得
对应于  此失
这是一个新部落,艳阳的乌托邦
槐花浸透天空法典
万物通过呼吸遵从

阿黄,把我介绍给你的小白
告诉它我的生肖,也许是柜中镜
过于明亮,引起它的睥睨
把你的前爪给我
在花毯上跳你发明的肚皮舞

阿黄,看得出你享受着孕育
身体沉重,目光温柔
动一动你的脚,我要到前院去
在那棵香椿树下面  为你祈祷

傍晚,我们倚坐门边,你看那远山的轮廓
多像一面面侧卧的佛

5
为了解草木的家谱
我扶住抠进泥土的犁耙
刺棘和鬼针子也来歌唱它们的权利

有一些词,如果不是借助彼得
永不会被我们触摸
诗就是说出沉默,因此要尽力让语言
变得间接      

6
福克纳有“深陷在人类精神的痛苦
与汗水中的  一辈子的劳作”
“彼得”懂得这个

翁达杰的小说像诗
甚至比某些诗更纯净
彼得涵纳这个

曼德施塔姆夫人如果住在这里
会中意彼得的风格
减轻一点回忆的苦涩

7
语言有共同的通灵术,比如:
“他觉得自己长大到十岁时
竟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诞生
而且并不觉得陌生。”1
“追逐失去的事物
像祈祷一样充满了不确定性。”2
它们紧着头皮往前走
有时“不惜在熟悉和动情的时刻兜兜转转”
克莱尔3骑马走在内华达山区
手腕上系着小铃铛,提醒动物她的到来
而在约克纳帕塔法县4,一个外来的孩子
把自己舍弃给荒野——
“还有那只表和指南针呢。他身上
仍然有文明的污染。他把它们解下
挂在一丛灌木上,走进森林。”5
我合上书——这一切都可以在彼得
找到对应,像金盏花  野蓟和鸦群

1福克纳《熊》
2翁达杰《遥望》
3《遥望》中的女子
4福克纳小说中虚构的一个地名
5《熊》片断

8
栗子在炉中炸开,椿树接住初雪
阿黄啊,有的人终其一生不能和
自己的使命相遇

静,壁橱里的碗也各自离散
我们用全身力气凝听枝条断裂
针脚里的真实隐而不见
又羞于喧染或争取
阿黄,这是不是一种新的倒退——
我们要在独自中成为一个爱人

9
山顶上的灯光随时会被风掐灭
一辆马车驮着豆杆或玉米
微弱的马灯向山顶缠织
总有人走在路上,闻声站住
看灵狗阿黄如何向自己招呼
很多农民认得它  认得铁皮包的车杆
一个男人坐到车上讲陈年旧事
阿黄吞下呜咽:那故事起了变化
细节向深处走,结局像山腰上的雾

10
什么东西落进井里  星星呼啸
奔跑  他后半夜回来
用井水醮湿毛巾
然而什么也没能洗清  伤口还蒙上了羞愧
借着月色  阿黄头一次看清
同谋无处不在,连悲哀也变成了尘土
                       
阿黄,给它衔过来一个词
他渴——
井也是一种出口

11
迷路是上山的另一扇门
我给新发现的红果起名NRS
即三个字母的缩写:高贵  珍稀  坚不可摧

山汹涌如波浪
我们的灯种子飘呀飘
认出某个历史性的时刻
和往日磨损式的差别
路把跟不上这速度的摒弃
哦,这种攀登纯净了精神
使词语外的光亮得以完成

朗  诵  
北风舞台  朗诵会在变红
悬崖边的独诵像哨子
——孩子  尖锐不是情感
低沉才是

声母  韵母  节奏和呼吸
流水的嘴唇绷紧  好字
要一匹一匹用力吐出

然后在空缺的掌声中收听回声
要等待那个远道而来的人
被文字治愈的人
他将带来罕见的礼物

太耽搁了  我们的道
在狂欢的人群背后
和我们一起跳舞的是

一吨痉挛的煤灰  一个人决定
不再取悦它  他搜寻自己的声音
——孩子  扬起不是力量  控制才是
控制住咳嗽  笑和难过

卑微病  浮嚣病  多动症……
把它们交给新发现的声音
失眠症  长眠症  脑梗  通灵
交给新发现的声音

风光  风也有光?风景
风有镜子?土地  生产草帝  树帝
还有黄帝  皇帝

才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
礼物还在路上  他会不会带来
我们的道  亲切的道
劈云为路  指风为马

生活必须被打断,被
重新发现  延伸  纪念
——孩子  如果还没有诵出一个字
会被风卸到地上

是朗诵使他们高出山坡  
这秋季的贤哲  把语气
存进  泥土的银行

  分 层 术  
正是永恒的丧失导致了真正的当下的丧失。
                       ——约纳斯
  
  
滑县大集街  青石板上  听
木屐  草履  靴子 从时间门缝
泼出去了  高跟鞋在另一些街道
制造旋风

门不在乎是否牢固  铁锁已将钥匙抛弃
剥落的油漆是靛蓝色的
一间票号正被敲敲打打
最后一道工序是将新的  做旧

古巷的三道门开着  一树做梦的石榴
怪异的眼神一闪
你想呼救  时间稻草运来
青铜器的沉默

古运河枯了  文字的洪流
在安阳文字博物馆里冲撞现代的肋骨
那些可爱的象形文字  所谓“美”
就是一女子头上翘起高高的发辫

黄土有无数道门  陶器  贝币  战车
人和动物的骨架
活着时没能超越的  死后同样
曾被时间割裂的  又被时间合拢

从洞穴出来  人们看自己脚底
还在暗自分层

哦  谁沉思永恒  就看看我的眼睛
——它触碰了墓穴  不再害怕枯骨
在时间的故乡  解开了时间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9 06:57 , Processed in 0.03701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