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74|回复: 0
收起左侧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七十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0 17: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穗言穗语(七十一)


(时间跨度12月25-30日)


1、(12月25日午时)我们猜不到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收获到什么。我们每日能做的事情,就是把这唯一的一天过好,把身边的亲人照顾好,把想念的朋友存留在心底最深处,祝福他!这些日子,每天我都很忙,忙于生活的琐事与工作的零碎,所以少有时间坐下来读书、写诗。不过这样的忙碌,我也很充实很快乐,生活需要张弛有度!

2、肉体是精神的创造者,而精神通过语言成为肉体的解释者。

我们读书和写诗,都必然经过这样的过程。所以阅读和思考中,我们可以通过他人的文字与诗,获得精神领域的享受与共鸣。一个人肉体的活力和精神的力量都可以通过文字传递给他人!内心的冲动倾向于否定距离,倾向于聚集在一个空间、灵肉渗透的运动中……

所以蒙田曾说:“活跃的肉体在对于一种内在一致性的自反意识中得到补偿。”也就是说,自我从意识到它的被分离的存在,转变为感觉到肉体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一种紧密相互渗透性。通过自我的思想和肉体之间的接近,达到灵肉的紧密联盟。才会让我们在文字中影射:自我意识在一具肉体和一种经验过的处境中显现!

3、(12月26日晚)今天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伟人的生辰就是父亲的忌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年中最痛的日子!20年前的今天,我曾在海口的地下室里悄悄的祭拜父亲。今夜,我在自己的卧室里,点燃三根香。望着简易的香炉里,香火一点点的缩短,仿佛那些难过、许多年的难过,也在燃烧中一寸寸的缩短。爸爸,我想预约来生……

4、(12月27日晨)一天的好心情,从窗前拜访的阳光开始,从雁无伤的童话屋开始,从一个美好的心灵和祝福开始。好吧,我愿意做一株木头人的铁树哦,藏着千年的花。请喊我,喊对了,它就会变成魔术蝴蝶,变成一处可以躲猫猫的迷途客栈。嗯,再想想,它还可以变成吃裂缝的金鱼,和水温一起记日记、看天象,招待围观的眼睛!

5、(12月29日)一个人和世界相爱,会发出怎样的声响?翻开泥土,你会看见种子和蚯蚓的爱;打开天空,你能捕捉鸟翼与云朵的情。我有一颗播种的心,我还有一双收割的手。四季的身体和宇宙同在,腐烂和萌发同在,生和死都在我的体里对弈并拔河。有时,我是一朵飘荡的云,醉心于自由与散漫,而内心的忧伤,常常大雨磅礴。

6、盲歌手爱上了黑,在黑里谱曲,在黑里行走,在黑里生活、恋爱、高歌并死去……一生多么的盲目。生盲目,死盲目,歌盲目,重重盲目覆盖盲目的命运,却无法熄灭心头的旋律。一生的盲目像大雪白茫茫铺满大地。这是卑微者热爱尘世的唯一方式——盲目的爱,不问收获!盲目的小巷与街头,总有盲歌手正引颈高歌……

7、我的身体,是一朵鲜花。只要活着,它就是新鲜的,保持着出炉的温度与湿度。我会想念海洋,想念他恋人眼睛凝视的蓝,不断变化的梦幻星空下,一百种情绪的蓝。而我仍是鲜花,在他咸涩的注目下羞怯、忐忑,仿佛变色龙的玫瑰,每一种颜色与香气,都是诱惑和毒药。碾碎我,我还是鲜花,以魂魄的火把,燃烧海,铺满整个生命的海!

8、昨夜是一座大海的孤独,只有火把和鲜花,深入它。我的文字和身心同在,星闪烁,身璀璨;月朦胧,心霓裳。这一刻头撞南墙也不回头,大梦一场也不苏醒。我搬运整个宇宙,和梦中的大海攀比辽阔,展览空旷。不仅仅是写碑之心,也不仅仅是天荒地老,昆仑山上一棵草……一滴升凝降落的水,怀抱大海,仍在黑夜里执著行走或飞翔。

9、一个想字,多么神奇。它居然有植物的身体,动物的心,还有一双遥远闪烁、终身相随的眼睛……

10、被爱捕获的人,需要梦见翅膀。需要一处原野和天空,安置眷念与飞翔;需要菜地和花园,以便在现实的花草和蔬菜面前,做一个勤劳的农夫或园丁。除了等待,更多的是汗水与付出。被爱收编的人,一直在抵达的途中。他是陌生人,也是灵魂伴侣。他和世界相爱,他怀抱自然,是阅读者也是被阅读者,在天空的嘴唇。

11、(12月30日晨)未曾死去,就开始预言将来。很多人,把现在的粮食丢失,又把未来的枪支提前发放。做钉子、子弹、匕首等锋利的事物,仍需配合的人、恰当的时间。剩下的是不可言说与理所当然。我这样的喋喋不休,不过是为了活着,活在清醒与模糊的搅拌里。生活、恋爱,包括婚姻与写作,都是一门捣糨糊的艺术,谁可脱俗?

12、真正的诗人,肯定是智者或先知。我设定他拥有智慧和知识,这是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是神灵之手,也是人世之手,甚至能诡异地伸向死亡之地。“未知生,焉知死”,然许多诗人早已写好墓志铭与忏悔书。写,就是今世灵魂的契约,将自己交给可见与不可见的一切事物和直觉。智者不会一意孤行,智者不可独自成蛹。

诗人该是诗思同步,不仅善感,还要善思。因为好诗,缘于亲在的直觉与思后的澄明。

13、真冷,在一首诗里。如果这就是目的,一首诗应该感到羞耻。实际上,许多的诗,就是一个人内心的镜子与原野。也许他没有衣裳、房屋或别的什么,所以长满刺或苔藓,滑腻而充满怨恨的眼睛。也许,就是冬日,没有尽头看不到边的寒冷,像南极或北极之岛。一个冷漠、自私、貌似深刻的才子或佳人,必是一座孤岛……

14、我无意谴责什么,只是常常在阅读后,绕道而行。一个醒着忧伤的人,并不想留下忧伤的足迹,而是放轻忧伤的脚步,擦去苦难的墨迹,像海子一般祝福他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每一种爱都有厌倦时刻,每一种美好都带着忧伤的勒痕,除了诀别与愤懑,还有宽恕的晚宴,让自我从窄门中重生。活着是一件温柔的事。

15、你想念孤独,那是你缺失的东西。你想念一个人,那个人也是你缺失的人。能填满的事物,都是缺失的事物。事实上,一切的有都是无,但是我们真的想不到,也想不通。明明是一场死亡之旅,那么为何还要出生,还要历经的多此一举呢?这就是哲学与诗歌,世间最无用的东西,告诉你的人生意义。过程验证说!

16、夜女人,阳光漂不白你。阳光只会种下更黑的夜。你在夜里发光,比白天更像一首诗,比一首诗更像上帝。接受抚摸,怀抱天空。

17、完美。只因残缺,只因破碎,只因尖叫。它们在一处融毁而后新生。秘密是历经,一次次残缺,一次次破碎,一次次尖叫。那些情绪继续融毁而后新生。我的完美,是一个未曾历经之词,未曾历经之地。哑默的琴弦,蓝天般悬而未决。收回篮中水,取出镜中花。完美。谢幕。完美。

18、情绪,有时像胶水,总能粘住点什么。更多的时候,像铺好的被单,你放置什么,它就承担什么。

19、别把我当成容器,你爱的时候,就是倒入的姿态;你不爱的时候,就挥手打碎它。你可以把我当成容器,当我们相爱的时候,你拥有倒入的权利;当你不爱的时候,也可以随手打碎它。你看,一个比喻多么生动,尽管身体和灵魂是悟空,某个时刻它真的愿意,成为你想象的样子。有爱的天空,怎么写诗、发表都没有错!

20、疲倦。头疼。十指在头发里蠕动……身体里有一片霜打的卷心菜和收割它们的刀。十二月的阳光,缝进怕冷的人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炸弹,定时的爆炸。天灾,到处都有。为何还要雪上加霜。我只是需要一个安稳觉,可以点石成金,让一些文字屌丝般变脸,从晦暗变成澄明,从我变成我们一般友好、真诚,可以爱!

21、诗歌,可以玩吗?当然可以,只是很多时候,玩诗歌的人大多沾沾自喜,你看这个世间几乎没有不能“玩”的东西。事实上真正的诗,从来不是玩出来的。因为玩诗歌的人,大多缺乏敬畏之心,他想到的第一要点不是诗,而是混世之徒的玩。我批判的是嬉皮笑脸的玩、不负责任的玩,你若赔上性命的玩,我则脱帽致敬……

22、如果你感觉到痛,我们就在一条线上;如果我感到了甜,我们就在同一频段。电话响了,电话灭了;电话又响了,电话又灭了。如果顺着电话线,视线就是城市的,故事里有亲情、友情的建筑与饭局;如果顺着电波走,天空布满地球的眼睛与耳朵,更多的故事参与其中,隐秘的云朵上政治冰雹、国家秩序的航线密布。

23、梦有一张醒着的脸。只有这一句诗,可以照亮那些病因不详的暗角。我拒绝佩戴面具,当我端坐在电脑前,安静地写诗,和每一个文字推心置腹。只有在爱中,在深切的渴望里,井中的水,才会沸腾。有着魔术师脱离困境的绝技。我有可以说出的爱和不能说出的爱。它们都在我的舌尖跳舞,让我像一个梦,存在人间。

24、太乱、太乱、太乱了,以至于分不清梦和现实,垃圾和黄金,美与丑,瞬间变化的嘴脸。那不是诗,那是混淆视听的一场语言的杀伐之声。暗指,永远非直接。所有的阴道,都成了一条暗道。能孕育生命的阴道,在每个词自身的体内,它该是母性的包容、厚德之仁慈,而非毫无逻辑的精子般散漫的无用的拼贴与无效。

25、诗,可以是暗指,但不是胡乱的暗指。诗,可以是直接,但不是没有路途的直接。马拉美的“暗指,永远非直接”,这是天才所做的事情,请让自己先成为一个诗人,写出诗的暗指。让晦暗的事物发光,而不是成为没有光源的暗物质。哲学上的具化,在诗里实现。而诗歌的抽象,在哲学里找到理论的依据与框架。

26、活着,就是一件骄傲的事,同时也是一件煎熬的事。上午,阳光普照。下午,风雨交加。一天的生活,你无法预料,但可以早做准备。那么一生的生活,有太多的漏洞与歧路。哪怕我说漏了嘴,如上帝一般,你还是无法用演戏的方式,获得完美与一个完美的结局。好吧!继续活着,就是一件骄傲的事,管它煎熬不煎熬!

27、你知道吗?伤心,从来无处寄。千古的伤心,唯有诗中存。所以,读诗的嘴唇,会流泪。默写的眼睛,会发声。听风的耳朵,会数数。数到千古,尤在千古。

28、永恒。永恒的事物不复存在,但必须有永恒的事物。写作中,我常常能听见一种召唤,那是一种不可解释的喜悦。当我急于倾诉,渴望分享,一旦在同伴的耳畔,说出口时,它就消逝不见。好像我对一个陌生人的爱,持久而热烈,却必须以尘封的姿态,窖藏生前的浓情,永不解封地归入永恒。

29、求爱的心,抵不过求欢的身。身和心,常常分裂,又一统江山。有时,我偏爱赤脚;有时,我必须穿鞋。一丝不挂的真理,抵不过一丝不苟的精神。精神和真理,也常常分裂,但它们并不是身和心,可以合一或分裂的简单事物。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每一个季节,都有人爱。尊严也有四季,在冬天你必须藏住绿尾巴。

30、什么东西,可以无所不在?嗯,我的回答一定是诗!一根火柴,会这样燃烧;一粒种子,会这样发芽,一株古树,会这样死去。那些把诗歌视作生命的灵魂朝圣者,也会如斯回答!诗,可以在幸福里做记号,也可以在悲伤里雕花纹,哪一条路途里,没有诗,都将是比荒漠更荒凉的不毛之地。



2013年12月30日下午5点18分整理、归档。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1 05:09 , Processed in 0.03910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