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75|回复: 2
收起左侧

祈祷(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7 09: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祈祷(长诗)




风挣脱了视线,甩开了拥抱它的岸
逃离的时光路过流泪的岩石
铁树长出灿然的蕾                                            
抬头仰望,太阳在云端打坐
光,修长的指甲是利器,切开悬挂的
白色手帕。额头会遭遇森林的伏击
下面是华丽的阴凉
这是夏日代售的席子,裹着因感冒而
发烫的尸体。 眼睛顺着地图的
曲线盘旋,漏掉的杯子盛着心事
却看不见自己的世界



野薄荷的馨香背叛了五官
你在反背叛的法场上,接受了以前的
背叛。你注视着刀锋利的口子
梦拂过伤疤,熨平了淤积多年的褶皱
泥沙俱下,在一口锅里煮熟自己
我们都是海边的浪花
习惯于把潮汐当做棉袜穿在脚丫上



奔跑中的迷离,不会再有浮动的顾忌
建筑物披着光,像是套着白色的
风衣。恐惧数着门牌号,找到头上
仿佛现在沙滩上摇曳的
小旗。你伤害不了它,它只接受大自然的
吵闹。留声机的喘息在回廊里踱步
声响均匀沉稳
好似没钉铁马掌的小驴驹
它的嘴龙套是奶奶
缝补的破旧头巾。绣花斑驳脱落。



一座房子披上笨重的袍子
在叫卖声里轻视自己
踩不死的伶鼬把日子凿开一个巨大的巢穴
它储存粮食,翻转躯体啃噬纸张
一口气呼出,它登上了封面



宝贝,请不要怕黑天
要把穿越雾凇的汽笛,当成是教堂
礼拜天的祈祷
救赎的声音向你走来,肺在清晨燃烧
你在灰烬里剪除枝桠
在雪中飘成叶子的形状。它是揣起的
纸钱,在裤兜里焦躁不安
在黑冢中抛锚。它置身海中
在圆形的港湾里洗澡,脱掉良知
奋力的爬上高耸的灯塔
看浪花上的珍珠,啤酒里泛滥的冰粒
稚嫩的岸哀求波涛,冰冷的冲击



海鸥是执着的,渊含古声沉入海底
如褐色的海藻
在心底压着久远的惆怅
回忆是一颗爬满虫子的纽扣
晚霞在天空泼墨,凝固成密麻的斑点
苍老的暮钟敲响
寺庙的和尚退出禅房,诵经的人
走进旷野,超度厌倦的歌唱
超度在歌声里酩酊大醉的汉子
他长出翅膀,贴着愚妄的天花板疾飞
在空纳万物的时间里藏起了自己



苹果,皮长在腹中。它是发了霉的天气
手术刀在棺柩中生出了铁锈
波光粼粼
谁能治愈这场痼疾,剔除生疮的死肉?
只有旧石器时代的雨滴可以清洗固执的疖子
你的官邸是精致的瓷器
贵妇经常在深夜走进紧缩的洞
她似弯曲的桥,在阴暗里支起自己



火车趟过夕阳
做一次持久的祈祷。壁面上的俏影
遮蔽了了表情:他们的毛孔是敞开的大门
火把站成亮的姿态,繁星点点
它们是红尘最后的寄托
无嗔﹑无贪﹑无念亦无邪




城楼上的旌旗舞动
它混淆了视野对于结果的渴慕
剑已冷,卷起的锋刃像豢养的卷毛狗
雪地里的皮袄上布满经年的虱子
在城墙底,你会碰到佯睡的兵卒
他吸一袋烟
就会有无数的动词窜出他的脚掌
他喜欢与人大声吆喝
并时刻玩着他的主子的名片
他天生的小眼睛
跃过池塘,池水伺机而动
却没能挤开这扇紧闭的宅门。他说着
过去的方言,在拿倒了的报纸上涂改着
神情严肃而紧张
他的目光不会离开外国妞的大腿
他想起自己的童年
好像有时,他也能歪斜的躺在山坡上
蒲公英擦亮了他手中的银子
他离自己的村庄越来越远
清水把碳洗成了黑色,月亮在白天
失去光泽,他对阳光做了一次迫降
他始终守护着残留的天殇
他啊,喜欢在老去的水温里给自己降火
一只猫和他相依为命
世界开始慢了起来……



有人听说他还是喜欢
在减损的盛夏里喝碗绿豆粥
在麻辣烫的锅底里沉浸自己
晨光是他唯一的交流伙计
没有人能从缅怀的试管里把他提取
他在透明的壁画里找到了
永久的安宁



墓冢是找不到的
他的家搬到了虚无的崖上
只有一地的鳞抚摸他的自画像
近视眼的人看不见它的反光,它是凸面镜
呼吸和水分都已流失
暗红色的毛毯里只有咸涩涩的海潮
带着剧烈的腥味抛弃了绝望
你带走深深的爱
逃离贪婪与罪恶的地方
今夜,要拔出内心的耻辱
揪去体内多余的果汁
用带有冲动的镰刀割去一半的悔恨
剩余的一半密不透气
连镰刀都无法进入。那些燥热的
水珠和干风夹带着颜色剁进肉馅
丰盛的晚宴已经开始
丢掉身份的人是一个异能者



“霍乱后悖谬的结局是两个男人
可以同时娶一个妻子。”
露水已被水温吸干,没有人再说你是异端
你是上帝造的模子
在破土前风干了肢体
“谁是自己的残迹,你一直都是
时光的跟班。”
看见了吗?那些破旧的蓝袈裟                                                        
爷爷的寿衣涂上金色的封条
它患了严重的病。国人永远都治不好
它愿意在教科书里死去,去寻找
失踪多年的月亮

XIII                                         

今晚会不会有发光的镰刀挂上栅栏
充当一次情感出轨的意外?
凡人,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困倦的灵,一直都搅扰你的视听
你的灵魂和你的默诵
遗失在古罗马千分之一的幽径中
请翻开手掌,截取沉睡的指甲
会有鲜血哭诉着指引《圣经》的篇什
创世纪》第一章说:“太初有道,
道与神同在,我就是道。”
你是只驯良的鸽子,你会在庙堂上
跪拜着,并且口中
呼喊:“永恒的神祗,阿门。”




发表于 2013-12-17 21: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运用语言很有想象力,充满才气的诗。
发表于 2013-12-20 04: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性下的写作。祝福喜阳!!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05:34 , Processed in 0.05953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