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56|回复: 1
收起左侧

自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6 16: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魅俪 于 2013-12-17 13:19 编辑

岁月末梢,隐隐有无数思绪蔓延,缠绕。
爱上这深褐的林德曼法柔——我们举杯,忽略那金色的古罗马
“愿每一天都如世界末日一样枯竭,愿每一夜
如舞台剧一样煽情。”我的隐忍在荒诞中密谋裸奔
——这该死的困顿与无厘头,泡沫飞逝的旧年华。2013最后的夜晚。
大汗淋漓,我第二个孩子死于非命。无法重拾她的脸:
童年的漩涡中,她一身红衫在跳皮筋,和一群洁白的孩子
捉迷藏,如那永恒的大马士革玫瑰逼仄而温暖,镶嵌于皱褶的篱笆。
有苍鹰低语,河虾遍野,草垛里星星闪烁。如今她骨骼零乱,
拘谨。颓废。丧失一种完整的表达。死去又活来,屈从于污秽的灵魂
我苍凉的主啊:“如果孤独,就让她在绝境的颓废中缓缓终老;如果固执,
就让她禁锢于瓦砾中深深煎熬;如果幸福,幸---福
就让她幸福如空气一样----肆无忌惮;
如花儿一样——枝丫乱串;如蜜一样——温润甘甜....”
发表于 2013-12-17 15: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的漩涡中,她一身红衫在跳皮筋,和一群洁白的孩子
捉迷藏,如那永恒的大马士革玫瑰逼仄而温暖,镶嵌于皱褶的篱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0:47 , Processed in 0.03754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