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92|回复: 1
收起左侧

2013年关注:越南诗人阮志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4 21: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空中键盘 于 2013-12-15 09:28 编辑

维基百科“阮志天”词条
阮志天.jpg 阮志天
阮志天(右)与翻译家黄倩通.jpg 阮志天(右)与翻译家黄倩通

阮志天(英语:Nguyen Chi Thien,1939年2月27日-2012年10月2日)出生于法属越南河内,逝世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安娜,毕业于河内文学院,精通法文、越南文,著名越南流亡旅美诗人。

越南诗人阮志天生平

1939年,阮志天出生在法属越南河内。[2]
  
1960年,阮志天代替自己生病的朋友在高中教授历史课,但惹出了政治问题,原因是他讲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原因是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扔了原子弹,而官方教材则认为是苏联出兵,北越政府给他判刑3年。[2]

1976年,南越和北越统一成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1977年,越南释放了一些政治犯,阮志天也被释放。[1]

1979年7月16日,阮志天将自己400首诗歌手稿送到英国驻越南大使馆,自己被捕。[1]

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后,阮志天又被越南政府以“反革命诗歌”罪逮捕,阮志天被判刑12年,6年在监狱,6年在劳改营。[1]

1980年,英国驻越南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将阮志天的诗歌散播在越南移民社区。1984年,美国耶鲁大学将其作品出版,名字叫做《地狱之花》,1985年,阮志天荣获鹿特丹国际诗歌奖。[1]阮志天出名之后,引发了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对他的关注,呼吁越南政府释放政治犯,1991年,阮志天被越南政府释放,并且同意他在1995年流亡美国。[1]

阮志天到达美国之后,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橙县小西贡的越南移民社区。[1]2012年10月2日,阮志天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圣安娜的家中病逝,享年73岁。[3][1]

奖项

1985年诗集《地狱之花》 获鹿特丹国际诗歌奖
1989年诗集《地狱之花》 获芭芭拉·戈德史密斯钢笔写作自由奖

参考文献[编辑]

1越南诗人阮志天:在脑中写诗. 21CN新闻. [2012-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22日) (中文(中国大陆)‎).
2阮志天的家庭与出身. 东盟商务. [2012-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22日) (中文(中国大陆)‎).
3. 最纯粹的诗人. 财新网. [2012年10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22日) (中文(中国大陆)‎).


——————————


坐穿牢底的越南诗人——阮志天

MARGALIT FOX 报道2012年10月10日(铁骑银瓶 于 2012-10-11 0:28: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2008年,异见诗人阮志天在加利福尼亚州。

最难忍受的不是与世隔绝,尽管他与世隔绝了近30年;不是囚室的寒冷(他常常裸身被镣铐锁在那里);也不是夏日的酷热;不是让他的双腿感染的生锈的镣铐;也不是无尽的饥饿。

后来阮志天(Nguyen Chi Thien)回忆说,最难忍受的是完全接触不到文字:没有一本书,没有一张报纸,而且,对一个诗人来说,更具灾难性的是没有一支笔或是一片纸。


阮志天的诗歌被英国外交官带出河内后被出版。

但他仍继续“写作”。他总共作了大约700首诗,有的讴歌爱情,有的大声抗议,还有几百首诗表达其他内容——每一首都是他在脑海里创作、编辑、修改和储存的。他为将来的人做这些,尽管他并不确定将来的人能否读到他的作品。

阮志天是一名异见作家。他有越南的索尔仁尼琴(Solzhenitsyn,苏联时期知名异见人士——译注)之称,因为他写了大量反对越南的共产党政府的诗歌,并因此遭到长期监禁,包括酷刑和单独关押。上周二,阮志天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安娜去世,享年73岁。

为阮志天编辑英译版作品的友人琼·利比(Jean Libby)说,阮志天显然死于呼吸系统疾病。1995年获准出国、2004年成为美国公民的阮志天罹患肺气肿已有多年,并且几乎终生受肺结核折磨。

他的身体是在越南监狱及劳改营的27年中受到损害的。他曾在“河内希尔顿”(Hanoi Hilton)——这是当年被俘的美国军人对河内火炉监狱(Hoa Lo Prison)饱含辛辣讽刺的称呼——度过6年。

1960年的一天本是个平常的日子,而阮志天却开始了自己的苦难之旅,因为他在一个高中课堂上试图纠正一段被共产党修正过的历史。在20世纪80和90年代,阮志天的遭遇成了国际知名案例,受到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及作家机构国际笔会(PEN International)等组织的关注。

阮志天被认为是越南当代顶尖作家之一。在世界文学界,人们也屡屡提到他,认为他有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上周五,在一次电话访谈中,阮志天作品的一位译者阮玉碧(Nguyen Ngoc Bich)说,阮志天的700首狱中诗作中,“70到100首可被看作我们语言的杰作。”

阮志天最著名的作品是篇幅有一本书那么长的《来自地狱的花》(Flowers From Hell)。阮志天在一个难得的自由时刻设法将其交给西方人士,为此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1984年,该作品英文版在美国出版,现已被译成多种语言。

尽管有如此盛名,阮志天的晚年过得很平静,呆在被称为小西贡的加利福尼亚州橙县的越南移民圈子。他曾在一系列出租屋里住过,最后入住圣安娜的一套联邦补贴公寓,阅读、写作、讲课,并在全美的越南语电台及电视台做政治广播。他生活简朴,部分依靠公共援助金及支持者的捐助维持生活,但买不起医保。

阮玉碧说,“他生活极其简朴。他很不在乎钱,以至于当人们请他去许多地方演讲时,他们会为他募捐,而他大多会拒绝。他说,‘给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吧。’”

1939年2月27日,阮志天生于河内,是一个中产家庭最小的孩子。他很早就立志成为一名作家。在当时的越南,这基本上意味着成为一名诗人。

阮玉碧说,“诗歌在越南文学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直到19世纪末,甚至在20世纪初,很可能95%的越南文学作品都是诗歌。我们有通篇以诗歌写成的历史书。”

在这样的文化中,诗歌的颠覆力量是巨大的,而在阮志天的手中,诗歌将被视为一件危险的武器。

1954年,当他的祖国被划分成北越和南越后,阮志天的人生道路就被决定了。他的父母相信北方的共产党领导人会有利于国家,因此选择把家安在河内。

1960年,当年轻的阮志天同意代替一个患病的朋友教高中历史课后,他的政治麻烦就开始了。他注意到,学生的教科书不正确地声称,二战中是苏联出兵才迫使日本投降的。

阮志天在课堂上对学生们说,事实上,日本是在美国向广岛和长崎投掷了原子弹后才投降的。此后不久,他就被捕了。他未经审判便被判三年半苦役。正是在那时,他开始在脑海里创作诗歌。

1964年获释后,阮志天成了一个泥水匠。他偷偷地背诵诗歌给密友听。1966年,他因涉嫌撰写了那些诗而再次被捕。那时,那些诗歌已经在河内及其他地方口头流传了。这一次他在北越的再教育营度过近12年,同样未经审判。

“在任何时候,他只需要在一份文件上签名,承认自己错了,共产主义是对的,就可以离开了,”利比女士说。“只要他说胡志明(Ho Chi Minh)是英雄、共产主义是天堂,他们就会放他走。”阮志天是不会签名的。

西贡被共产党攻占两年后,1977年,阮志天和其他很多政治犯一起获释,因为河内方面想在监狱腾出地方,用来关押当时在押的几千名南越官员。

他后来说,他知道自己再次被捕的几率很大,也不确定自己能否熬过第三次监禁。他害怕自己的作品会同自己一起死去。

于是,他偷偷将能回忆起来的诗都写在了纸上——大约400首——连续写了三天。他把诗稿带到了河内的英国大使馆。在那里,他设法避开警卫,溜进了使馆。

他向那里的英国官员申请庇护,他们表示无法提供。他请他们确保他的诗能到达西方,英国官员称可以做到这一点。

阮志天在大使馆的门口被捕,第三次未经审判便被关进了监狱。他在火炉监狱度过了6年(其中3年被单独关押),后来又在劳改营度过6年。

他不知道的是,在这期间,他的诗稿走向了全世界,在英国和美国人手相传。1984年,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东南亚研究会出版了他的作品,取名为《来自地狱的花》,译者是黄倩通(Huynh Sanh Thong)。

第二年,该诗集获鹿特丹国际诗歌奖,该奖项是在阮志天缺席的情况下颁发给他的。“没人知道他身在何方,”利比说,“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这次获奖使得阮志天的遭遇受到了人权组织的关注,它们协助确定他的下落,并为他进行游说。1991年,他从监狱获释,当时体重仅为80磅。在河内被软禁了4年后,他获准前往美国。

阮志天终身未婚。“他的确爱过几个人,她们也爱他,”

阮玉碧说。但后来在监狱的时候,他写诗说“她们应该忘了他,因为她们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出狱”。他在世的亲人包括哥哥阮公简(Nguyen Cong Gian)和姐姐阮诗环(Nguyen Thi Hoan)。


(翻译:梁英、陈亦亭)

——————————————


李奥:阮志天:肉体可以囚禁,诗歌从不缺席
《人物》 2012年11期

【摘要】:最难忍受的不是与世隔绝,而是完全无法接触文字——阮志天

阮志天(1939年—2012年10月2日),越南诗人,因为书写大量反对越南政府的诗歌而三度入狱,共计27年。长年忍受肺结核折磨的越南诗人阮志天先生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定格在了10月2日的美国圣安娜市,终年73岁。他反对越南政府的极权主义,为了捍卫这一真理,他三度入狱,牺牲了27年的自由。他对自由和解放的追求谈不上优雅,但最终成为了自由的胜利者,武器便是他的诗。他有越南的索尔仁尼琴之称。

——————————————
越南诗人阮志天:在脑中写诗
2012-11-01 10:31:11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有1979人参与

他是把牢底坐穿的越南诗人,在牢狱里,没有纸和笔,他就在大脑里作诗。他对于刺破幻象极为在意,有时他的文字也会过于直露,乃至失去自制力而变得形同咒骂。


他的目标原本是法国大使馆。他自小学法文,读法国小说,他特意选择7月14日,巴黎市民攻占巴士底狱这一天行事。他的那封信也是用法文写的,但法使馆的森严戒备令他无功而返,两天后,他冲进了英国驻越南大使馆。

他掀翻桌子,推倒试图拦住他的越南雇员,“他疯了!”他们叫道。旁边屋子里一个英国女孩正在梳妆,他对她喊:“我要见大使!别害怕,我是本分的人。”女孩吓得把梳子掉到了地上。他闯入另一间屋子,3个英国人赶来,将那些越南人锁在门外。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然后请求他们把自己的“重要文件”——400首诗歌的手稿送往西方。英国外交官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拒绝他在此避难,于是20年内,他第三次被投入河内的监狱。

这是1979年7月16日,越南统一的3年后。

他们流放了他

40年前,阮志天出生在河内一个中产家庭,他是家里最小最受宠的孩子,这意味着他可以把大量时间花在游泳、拳击、读小说和写爱情诗上。他立志成为一名作家,22岁时,他在一首诗里描述自己的梦想:他想要认识武松与关云长;想要当一名火枪手,与阿多斯成为朋友;他想要穿越北美大草原,与杰克·伦敦一起打猎……“诗歌在越南文学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直到19世纪末,甚至在20世纪初,很可能95%的越南文学作品都是诗歌。”他诗作的英译者阮玉碧对《纽约时报》说。

1960年,阮志天从河内文学院毕业,代替一位生病的朋友教授高中历史课。他讲的是越南“八月革命”部分,官方教科书写道:“英雄的苏军打败了日本法西斯,迫使他们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在这样绝佳的历史条件下,八月革命只流了较少的血便迅速成功了。”他告诉学生:让日本人最终投降的,不是在东北的俄国人,而是美国的两颗原子弹。

这让他在越南成了政治犯,被判刑3年半苦役。获释后他成了一名泥水匠,然而很快又因为创作“反革命”诗歌被抓,这次他在监狱里待了12年。这一期间,他在狱中创作了400首左右的诗歌,《经济学人》描述他创作的方法:在安静的夜里,他重温每一首诗歌,用好几天的时间修改,然后归档,如若不满,就将其删除——狱中并无纸笔,所有这一切都是在脑海中完成的。

他说,他的诗歌并非诗歌,“他们只是生活的啜泣声/是暗牢的门开了又合上的声音/是两片干枯肺叶的咳嗽声/是泥土落下埋葬梦想的声音/是掘尸锄头翻动回忆的声音/是凄冷夜里牙齿打战的声音/是空空如也胃里躁动的声音……”肺结核是他诗歌里的重要意象——这是他很小就患上的疾病,在长期的关押中击垮了他的身体。在另一首诗里,他写道:“我的诗里没有美好的事物/它是高速公路上的抢劫,压迫,还有结核病人咳出的血/我的诗里也没有贵气的事物/它是死亡,流汗,还有来福枪的枪托……”

他的大量诗歌与政治有关,伯特兰·罗素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罗素法庭”,“审判”美军在越战中犯下的罪行时,他作诗反对:“全世界敬你为哲人/但在政治上,你只是个新手/你吵吵闹闹为越共辩护/你说你究竟了解他们多少/来看看我们的国家/亲眼看看我们的奴隶制/看看我们数不尽的监狱……”1968年,西方左翼青年掀起反越战学潮,他又写诗加以嘲讽:“我能吃好几公斤粗糙的树薯/就像吃巧克力一样香甜/你们想知道为什么猪也不是我的对手吗/因为我呆在越共的监狱里……”

“他对于刺破幻象极为在意,在我看来,这正是越南文学的一大主题。”位于北加州的非营利法人“越南文学工程”(Viet Nam Literature Project)创始人Dan Duffy说。不过,有时他的文字也会过于直露,乃至彻底失掉自制而变得形同咒骂。“今天是5月19日/我想写一首诗去谴责他/但这诗却变得像他那样难闻……我忙其他事去了/让他见鬼去吧!”

在1970年的一首诗里,他描述了作家的境遇:“拳击手中的伟大者/不在意伤痛/他们把自己练成了没有感觉的沙袋/所以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冠军/作者和拳击手并无二致/他必须经历伤痛/对心灵的不可思议的重击/会激发出思路、灵感和激情。”

第二年,他写下《他们流放了我》:“他们把我流放丛林/希望我变成树薯的肥料/我却成了娴熟的猎人/带着蛇的智慧与犀牛的勇猛重新归来/他们把我沉入大洋/希望我长眠海底/我却成了深潜的高手/带着闪烁的珍珠跃出水面/他们把我按入污泥/希望我深陷其中/我却成了一位开矿者/带着最珍贵的矿物回到地上/它不是钻石,也不是黄金/不是制作女人配饰的那些玩意儿/而是制造原子弹的铀”。

目光一直朝向过去

1975年,西贡被共产党军队占领,越战结束,次年,南北越统一。为了给数千名被关押的南越官员腾出地方,1977年河内释放了一批政治犯,其中包括阮志天。

他的父亲两年前中风过世,母亲7年前就去世了,因为丈夫被儿子牵连被迫退休,她不得不在路边摆摊。去世前,她给小儿子留了一套新衣服。重获自由的阮志天卖掉了这套衣服,换取过冬的粮食。他骑着破自行车递送物品挣点钱,其余时间则把自己关在8平米的屋子里,偷偷摸摸地把头脑里那几百首诗歌写下来。他是如此小心翼翼,以至于十多年后他到了美国,想要写一首诗,第一反应就是把窗帘拉下。

他知道这种自由难以持续。1979年2月,中越边境战争爆发,后来他说,他知道自己再次被捕的几率很大,也不确定自己能否熬过第三次监禁。他害怕他的作品会同自己一起死去,于是,他走向了英国大使馆。

他又被监禁了12年,前6年在火炉监狱,后6年在劳改营。他继续在头脑里写诗,当他听到监狱广播宣布苏联的国际空间站计划取得成功时,他写道:“将近六英尺(注:约1米83)高的人,他的体重还不到80磅(约72斤)/我想,我也有资格升入太空了吧……人们看到他白色的虚发,称他为老人/一个46岁的家伙,在牢里呆了20年/燃料:成千首悼词/发射台:百万个梦想/驾驶这座诗歌宇宙飞船的/是坚不可摧的自由女神。”

白天,他和其他囚犯一起开垦荒地,夜晚,他在自己的脑海里漫游。他看得到一个向姐姐学习法文的6岁男孩——那正是他自己,他闻得到河内夜市里茉莉花和热汤面的芳香,他仍然可以撒网捕鱼,看着拂晓带走漫天繁星。他最喜欢的一位狱友叫李白,他们常在一起小酌,“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然后懒懒地躺在树下,看着美人折柳凄然,又笑对旧识一般的芬芳桃李。

“他很早就知道他周围有多少幻象,不论是政权的谎言还是他的文学梦……而他培养出了一种独特的人性与现实感,帮他度过艰难时日。”Dan Duffy在邮件里对本刊说,“狱卒和其他狱友都视他为某种修炼者,无论他修炼的是道教还是禅宗。”

到了1988年,饥饿导致的身体状况恶化,阮志天失去了在头脑里作诗的能力,他只能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回忆上,回忆那些他过去9年创作的诗歌。他并不知道,9年前那3个英国人信守了承诺,他的诗歌被带出越南,并在海外的越南人社区里流传,最终于1984年由耶鲁大学翻译出版,取名《地狱之花》(Flowers of Hell),第二年,诗集获得了鹿特丹国际诗歌奖。他的遭遇也终于引起了国际人权组织的注意,在他们的游说和施压下,1991年,阮志天被释放,并在1995年获准前往美国。

和大多数流亡作家一样,他的目光一直朝向过去,他在美国出版了两本散文集,都是对狱中生活的回忆。最后他选择居住在加州橙县的小西贡——一个越南移民组成的社区。人们可以经常看见他在那里溜达,无论到哪里都戴着一顶浅顶软呢帽。

他终身未娶,“我想,是这孤独的一生塑造了他这个人。”他的朋友、人权活动家Doan Viet Hoat说。“他并不相信越共在这些年的变革,”Doan Viet Hoat告诉本刊记者,“尽管如此,他一直希望能够回到越南,终老于他祖辈安息的那个村庄。”

2012年10月2日,他在加州的一家医院里离开人世,另一位人权活动家Tran Phong Vu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做好了迎接死神的准备。”直到去世前几天,他们还录了一期有线电视节目,评论越南时事。他吃了最后一顿越南美托(My Tho)面。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杨潇)


——————————————

最纯粹的诗人
苏小和

    越南诗人阮志天走了,他去了一个永远自由的地方,像一只鸟去到了另外一只鸟里。

     “一只鸟去一只鸟里”,这是阮志天的一句诗歌,汉语诗歌界对阮志天的作品翻译,少之又少。台湾的诗人李敏勇编选了一本名为《远方的信使》的诗歌选本,里面收录了阮志天的这首别致的诗歌。大陆诗歌界基本无人知道阮志天的名字。

    事实正是如此。诗人阮志天死了,死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圣安娜一座平静的房子里,享年73岁。他孤身一人,疾病缠身,家徒四壁,了无牵挂、客死他乡。除了他那些与生俱来的诗歌,他似乎什么都没有,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这是真正的诗人之死。

    196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年轻的阮志天帮助一个朋友教高中历史课,他注意到教科书在撒谎,说二战中苏联出兵迫使日本投降。阮志天在课堂上对学生们说,这不对,美国向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后,日本才真正投降。正是这种常识性的纠错,阮志天从此身陷囹圄。他很快被捕,不经任何审判,被判三年半苦役。

     刑满释放之后,阮志天成了一名泥水匠。不过他太热爱诗歌了,偷偷背诵诗歌给朋友听。这些诗歌很快传播出去,一时间,阮志天成了越南诗歌界真正有影响力的民间诗人。不过他的牢狱之灾随之而来,1966年,他因诗歌写作再次被捕。这一次,他在越南的再教育营度过了将近12年。

    1977年,阮志天终于出狱了,不过他担心自己随时很死去,更重要的是他担心自己还会因为诗歌被抓进去。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靠着回忆,将自己脑海里的诗歌偷偷写在纸上,大概用了3天的时间,一部400首的手抄本诗集就这样面世了。然后,他把这本诗集带到了河内的英国大使馆。

    许多年后,阮志天对朋友们说,他简直就像一名游击队员,小心翼翼地避开警察,偷偷溜进了英国使馆,向那里的英国官员申请庇护。不过英国人并没有答应阮志天的要求,于是阮志天退而求其次,请他们把自己的诗歌带到欧洲或者美国,他说,在那个时候,诗歌显然比他更加重要。谢天谢地,英国官员终于答应了这一点。

    一名被党和政府长期监禁,用诗歌反对社会主义的诗人,竟然去外国大使馆寻求避难,这是巨大的外交事件,也是巨大的叛国行为。阮志天在大使馆的门口,再次被捕,这是他的第三次监狱生活, 6年的时间,其中3年被单独关押,之后,又被发落到劳改营,又是一个6年。

    如此漫长的牢狱生活,阮志天几乎放弃了生存的可能,不过他的那本手抄本诗集,却在欧美读者中流传。1984年,耶鲁大学东南亚研究会出版了他的作品,取名为《来自地狱的花》,第二年,诗集获鹿特丹国际诗歌奖。

    阮志天并不知道这样的喜讯,他在监狱里度日如年。1991年,热爱诗歌和自由的人们找到了他的下落,他获释了,体重为80磅。骨瘦如柴,几近于死。不过政府依然不让他写作,他被软禁在河内一间幽暗的房子里,4年后,才获准前往美国。

    31年的监狱生活,400多首流落他乡的诗歌,阮志天的一生,实在是一部悲怆的诗人故事。

    为什么诗人经常会成为一个国家的敌人?1957年,中国诗人流沙河因为写诗,被毛泽东怀疑“影射共产党”,当作敌人抓进了监狱。1964年,俄罗斯诗人布罗茨基因为写诗歌,被法庭以“社会寄生虫”罪判处5年徒刑,送往边远的劳改营服苦役。1970年,中国诗人胡风因为在报纸的空白处写诗歌,不小心把诗歌写在了毛主席的像上,被判无期徒刑,而且不准上诉。2004年,朝鲜诗人张进成因为写诗,因为用诗歌直面大饥荒,不得不选择逃亡,成为一名孤独的流亡诗人。

    诗歌本无缚鸡之力,可是荷枪实弹的独裁者,却声色俱厉,大打出手。但是人们一定会因为诗歌,永远记住阮志天,而那些当年杀气腾腾的独裁者们,早已被时间忘记。阮志天作证,诗歌再一次战胜了魔鬼。

    一个真正的诗人,惟一的品质,是诚实。阮志天带着这种与生俱来的品质,带着生命几乎不能承受的苦难,走上了诗人之路。诗歌作证,阮志天守住了人性之美,诚实之美。他祸起于诚实,也收获于诚实,他没有因为苦难放弃自己的诗歌,更没有因为与魔鬼同行,放弃自己的价值。

    阮志天如此热爱诗歌,可是这个世界在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给他一支笔,或者一张纸,他的一生几乎就是在自己的脑海里写诗歌。他真是一个记忆力惊人的诗人,想象力就是他的钢笔,记忆力就是他的纸张。在这样的意义上,或许阮志天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纯粹的诗人,只要他一想到诗歌,诗歌就诞生了。他像一只飞鸟,只要一想到诗歌,他就能飞到另外一只鸟里。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4 22: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空中键盘 于 2013-12-14 23:01 编辑

阮志天:《他们流放了我》

他们把我流放丛林/
希望我变成树薯的肥料/
我却成了娴熟的猎人/
带着蛇的智慧与犀牛的勇猛重新归来/

他们把我沉入大洋/
希望我长眠海底/
我却成了深潜的高手/
带着闪烁的珍珠跃出水面/

他们把我按入污泥/
希望我深陷其中/
我却成了一位开矿者/
带着最珍贵的矿物回到地上/
它不是钻石,也不是黄金/
不是制作女人配饰的那些玩意儿/
而是制造原子弹的铀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5 04:22 , Processed in 0.04710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