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354|回复: 6
收起左侧

荷尔德林:锋刃般的诗歌与梦想一直停驻在远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7 21: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荷尔德林:锋刃般的诗歌与梦想一直停驻在远方

转眼间就进入了八月。立秋过后,清晨的风就有了一丝丝让人无比舒服的凉意。这凉意,让我不禁忆起七月中旬在俄罗斯远东城市海参崴的短暂游历:连绵起伏的群山,堆满石子的海岸线,阴雨过后耀眼的晴空,正午时分海港码头低沉的汽笛……耳目所及的一切,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异国他乡的惊喜与感慨。倒是当黑夜降临后,我和友人在清洁的旅馆里闲坐,四目对视,没来由的,我在内心忽生“春寒野阴风景暮”的空明与邈思。当然,我没有先贤杜甫忧国忧民的情怀,我更关注的是,人活在世上,无论走到哪里,都需先解决为何而活、怎样而活的问题。就像生前无比寂寞的诗哲荷尔德林那样,在年轻的岁月里即开始用生命来追寻生存的意义。
一七七0年三月二十日,在德国南部尼卡河边的小城劳芬,荷尔德林出生了,但他的命运一生下来就充满了坎坷和荆棘。两岁的时候,他的生父死于中风,九岁时,继父也离开了人世。荷尔德林在母亲精心而辛劳的抚养下,在家乡完成了基础教育之后,于一七八八年进入图宾根神学院,五年后,他获得了硕士学位。并因此具备了担任神职人员的资格。但他并没有听从母亲的人生设计,而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去做了教师,做了诗人,想以此来启迪民众,宣传“上帝之国”。起初的具体实践中,荷尔德林做教师不是很成功,于是他决定独自一人去耶拿,在席勒和歌德身边专心从事创作。但石头般具体的生活何其冷峻而残酷!当诗歌换不来面包之后,贫困逼着孤独的荷尔德林低下高贵的头颅,于一七九五年底去法兰克福银行家贡塔尔家重操旧业,再就西席,却在这里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爱情。这场与女主人的不伦之恋的结果当然以失败而告终,他也因此丢掉了这个赖以维生的工作。来自生活和爱情的双重打击是严重的,更为严重的是,当情有独钟的作家于次年听说被自己在作品中理想化的情人死去后,在极度悲痛中徒步横穿法国而导致神经错乱。好在有家人的细心照料,病情大为好转,纯净的诗人在清醒的时光里写下了诸多瑰丽的诗篇。一八0四年,在好友辛克莱的举荐下,荷尔德林到霍姆堡大伯爵图书馆任职。可惜好景不长,次年,辛克莱被人诬陷遭到囚禁。虽然不久辛克莱得到释放,可他真挚的朋友、诗人荷尔德林的精神却被彻底摧毁,再也没有得到恢复,被送回至故乡图宾根。
作为一个作家个体,或者说文学星空中一颗耀眼的巨匠,荷尔德林最吸引我的,是他清澈如泉水般奔流、动人如林梢过风的吟唱,他天然浑成、来自神示的诗篇,他忠贞不贰、处子般的赤诚情怀,至今仍能于暗夜中击中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让我常常放下手中的书卷为之叹息和疼痛。他在自己的诗里,歌唱着自由,歌唱着人性,歌唱着友谊与爱情,当自己美好而善良的希望幻灭之后,他就把讴歌转换成低沉而痛苦的倾诉。在他的诗中,我最喜欢诵读的,就是宛若他命运和生活写照的这首《故乡》:

“满载的舟子,从远方岛屿,
欢愉地返转静寂河上的故乡。
我也要这样回到生长我的土地,
倘使怀里的财货多得和痛苦一样。

一度哺育了我,您梦魂难忘的河岸,
抚慰着因爱而忍受的痛苦,
您能答应,在我达到时,
让树林再把我青春日子的平静回还?
……
永远忠于您,不过我清楚,清楚
爱就是痛苦,这创伤难以平复,
它唱的不是摇篮歌,从内心深处,
我向死者唱着安魂曲。

给予我们上天之火的众神,
也为我们带来了神圣的痛苦,
正因为这样,一个大地的儿子,
我生来似乎就为的是去受苦。”
在一个诗意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我想,一个真正的诗人在心灵上是永远没有故乡和家园的人,他的精神家园永远在遥远的天际。荷尔德林的这首诗,虽然对故乡反复吟唱和低徊,“与梦寐以求的近在咫尺”,可从纯正意义上说,返乡者到达实体的故乡之后,却尚未真正抵达精神中的故乡,那梦寐以求的东西也并未真正地寻找得到。在《黑格尔通信百封》这本书里,我虽然读到了挚友谢林和黑格尔对荷尔德林的不幸深表同情,并试图予以帮助,可我也从他们的通信中,似乎读到了另一种不想闻到的气味。这种气味,就像当年勃留索夫和古米廖夫那样,在夸奖和赞美茨维塔耶娃的诗歌时表现出的宽容,那种宽容是虚弱的,其本质是难以掩饰的本能的恐惧——对荷尔德林天赋的诗歌才能的恐惧。难以想像,当一个游荡的天才在茫茫黑夜无所依傍之时的孤单,那种孤单,仿佛天边划过的流星,周遭星座闪耀,却无一能给自己以宝贵如黄金的温暖。孤独的诗人,只有在对故乡细微的回忆和吟唱中获得心灵暂时的安宁和慰藉!而这片刻的安宁和慰藉,也充满了无边的死寂般的痛苦!
关于荷尔德林,他的后代研究者海德格尔认为:“吟唱在荷尔德林的颂歌里真正获得生命力,更准确地说,是在荷尔德林担当起诗的使命之中才有真正的吟唱。”他这样的说法,让我不禁想起荷尔德林后期简洁如刀劈斧斫的断句,比如:“歌者的灵魂必得常常随,这般忧心/不论他是否乐意,而他人却忧心全无”,“……荒野充满幻觉/保持在清白无邪的真理中/乃是一种痛苦。”“永远的,亲爱的!/大地运行,天空保持。”在这样的吟唱里,诗与思共同如元素般运作汇合,相互牵引,水乳交融。海德格尔还认为,荷尔德林的颂歌是对这个将来世界的惟一预感,为我们承诺了它的到来。这个与迄今的人和世界不同的另一种人的的另一世界,其结构的规定性在于大地与天空,凡人与神圣的亲近。确实如此,荷尔德林,用自己奇异的沉思与吟咏,向我们敞开了另一个奇异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是如此巨大而虚空,一切是如此美好而丰盈,一切又如此充满神秘的律动!
早逝的中国诗人海子,生前对荷尔德林的喜爱和敬重可说是无以复加的,他不仅深情地为其写了一篇题为《我热爱的诗人——荷尔德林》的诗学笔记,称荷氏诗歌的全部奥秘在于:要热爱生命不要热爱自我,要热爱风景而不要仅仅热爱自己的眼睛,即在“神圣的黑夜走遍大地”,还专门写了一首题为《不幸》的诗,献给他心中的偶像:“哪一位神曾经用手牵引你度过这光明和黑暗交织的道路?/你在那些渡口又遇见什么样的老母和木匠的亲人?/他们是幻象,还是真理?/是美丽还是谎言?是阴郁还是狂喜?”我不知道别人读海子这首诗时的心情是怎样一种状态,只记得自己初读这些诗句时就感到血液激涌,像迎风的海浪,在无边的沉默中无法令心神安顿。毫无疑问,海子就是孤独的荷尔德林超越时空的知音与兄弟。
一八四三年,在神智混乱中度过了三十六个黑暗年头的荷尔德林,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之诗人”(海德格尔),“真正的高品位的诗人”(尼采),这个让海子读他的诗“内心的一片茫茫无际的大沙漠,开始有清泉涌出”的诗人,彻底放弃了肉身,告别了这个充满诗意也充满不幸的世界。而他的诗才,也在这个世上沉寂了近一个世纪之后,才得以为人们发现、整理、重新考量并为之仰视,他终于在自己的祖国乃至世界获得了应有的尊重和名声,和歌德、席勒一起,被列入世界最伟大的诗人行列。
多年来,在我的眼里,面对荷尔德林,阅读荷尔德林,他会在不经意间让一个焦虑的灵魂安静下来,停顿下来,并用一颗赤子之心迎着和风和渐渐浮出地表的曙光,向着更远的远方眺望,或坚定地向更远的远方走去,如果不是为了告别,那么,在遥远的天际,一痕起起伏伏的地平线之上,因为有锋刃般的思想和诗歌在烛照,我们无惧灵魂走得更远,因为远方,毕竟有希望存焉。

发表于 2013-12-7 23: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荷尔德林的诗歌和哲学是相融合在一块的。品读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08: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敬笃兄好。
发表于 2013-12-9 13: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葛大哥见笑了
发表于 2013-12-12 17: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筱强是吉林诗文皆擅的诗人,我一般对不会写文章的诗人只佩服,不相信。他们的一些说法都是从感觉到感觉,过后他们自己都忘了。两条腿走路,是从波德莱尔开始的现代诗人的传统。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3 08: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董兄所言极是。任何创作都是其来有自的。
发表于 2013-12-13 14: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疯子还是天才,自有他们的诗篇佐证,就像海子。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02:00 , Processed in 0.04060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