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75|回复: 4
收起左侧

卡蜜尔(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4 23: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微雨含烟 于 2013-12-5 10:41 编辑

《卡蜜尔》

1

一座四壁洁白的房子
一间死灰一样的陈列室,一个
被指证的疯子,囚于她的美好
单纯,追求,挚爱,我们不是卡蜜尔
我们是人群中被疯狂的另一个
被纠结,被窥视,被删减
同时又是被生长的一群

2

二零一三年十月,当你直呼某人的名号
并暴跳着把电话掷过来,我正在
一所邮局,给远方寄去鉴定精神的镜子
一座洞深的悬崖,在通话里
迅速下跌。没有绳索
没有蜂蜜,没有弥补裂痕的
浆糊。七岁那年,入学,在学籍簿上
糊上照片,看到老师
看别的孩子的目光
有一天,当那目光转向这边,破旧的
刻着“早”字划着三八线的桌椅
陷入坍塌的精神,时代的恐惧症
不可救药

3

三十九列火车出港。
有人以微笑的口吻说虚荣。从远方带回的
米糕,硬硬的,像胳人的某种疼痛
手术刀,剔除多日以来的诟病
终于轻松了,对着画像
长长的落日消逝于黑暗
我们的,来不及捆绑的多面体的妥协
带着怀疑的反证

4

《空之境界》是首好音乐,嫉妒
是更好的粘合剂。在嘈杂的电话声中
戴上耳机,读诗,敲字
解释猜疑论和梦境论
你不在我的梦境,你在现实中
给我棘藜般的穿透,屡屡见血
湿滑的青苔裹得密不透风
植物们从一滴露珠开始革命
集体刷掉叫茂盛的小疯子

因此,秋天格外反常
桃树开花,鸭子下水
我佩服天气,知道你暗示
另一个我
一百公里,数学公式,车轮旋转的半径
拆解你布下的二十五道迷题

5

四点十分的大街,行人裹紧棉服
计程车内探头拉客的司机
拎着菜篮子急着回家的女人们,飞向
急于倾听的家长会。然后才是
停下来的鞋子,挂在窗台的红辣椒
和你累得直不起的脖颈。致命的罗丹的情人们
一边生存,一边幻想
一边被嘈杂的琐碎灌满
每一座雕像都是一部经典
每一张嘴唇都藏有秘密和空洞

给你一块砖头,你是否有力气打碎那些雕像?
凌驾于天才之上的才华,要被嫉妒
要被剥削,要从有说成无
打碎它们吧,最美的最先撤离
留下枯竭的展示
供人们一层层辨认。你有弱不禁风的心脏?
我的卡密尔,她太坚强了!但是此刻
她不在,审美的碎片
落下来了

6

永恒的电话线。每日的平安
和猜忌。趴在甬路上的青蛙并不知晓
我们在疲惫的位置上,已倦于争吵
听雨轩外细雨敲打芭蕉
观景栏外游人们试图坐上年代久远的木椅
这样,算不算复古?
农药过多的菜肴
和制作的各种假名片,无一不显示
某种合谋。从根本里扼杀
善良和纯情,和才华毕现的精神。
一道热闪电从房顶下来,撕裂和弥补
你在奇迹的中心!

7

起重机在厂房上空伸出巨大的手臂
电焊工人戴着保护面罩,偌大的厂房外
我差不多认不出你,认不出
跳着脚,改了名字
把着方向盘冲向秋日深处的你。

众生相。黄昏的光照覆盖一切
不平整。十几只生命力顽强的苍蝇
在我们的茶碗里插进肮脏的一脚
飞来飞去,闹来闹去
一群嗡嗡叫着的替身
不知向谁投靠,但
所有的假象终会坍塌。

我只收购你的灵魂。
折叠,装包,背着它像背着一个大面包
冲进人群。
时间是用来回忆的——对于艺术的白袍子
什么颜料都是无用的
镜子收进万物,同时反射
所有情态。面目狰狞和慈眉善目共同存在
你是富有的,你又是贫脊的

8

时间迫近,震铃器微乎其微的作用
让这个下午脱离某种制约——你在哪里?
对于消失,有黑暗接着
对于到来,有光明接着
对于你,在几时在哪里什么人为你静静打扫
楼道里的灰尘?

是该扫扫我们内心的阶梯了。
怀疑者早就脱离了现实,幻想者
正回到铺满烟火的厨房。
你在灶台间烹炒大虾
红色的晚霞像一堆尸体
被一群高架线举着

9

盘中的菜肴
为饥饿者准备。花盆里的植物
永远等待被浇水
我们有些急于区分发生过和尚未发生的
而忽略了我们的本份。

没倒掉的茶水和摆放混乱的桌子们
在等最后的铃声。
我们没有抵抗力的胃
将和礼物们一起
退到暮色的墙根,第一家亮起来的灯火
将成为一种记号。我们的焦躁
如瞬间即逝的闪电,奇迹般拉开大幕

10

手淫者在聚光灯下被曝光
骤然的哗变,这些电影剪辑
无法解释道德与底线
无法说出命运的差错和
对酒徒的制约。我拿出一只杀好的公鸡
剁成很多小块,放上黄芪,当归
奔跑的活着的生灵们,正端着小眼睛
仿佛与世界无关,仿佛正要进入
黑色的巢穴,带着快意
与无知。磨刀霍霍,斫掉摇摆生活里
畸变的翅膀。我喜爱
你的新称谓:生气的细胞!
裂变的生活,还原我们的初衷
除了这些,就是你了
才情四溢
和脾气暴躁
和漫吞吞,像云朵一样
不知下一秒在哪里落户的你

11

“婚姻是最大的政治”某个诗人感悟
但他没有办好自己的政治
我们也没有明白其中
各种权宜的划分,各种不安
和不和谐。我们害怕政治
就像害怕我们自身,没有来处
更没有身份的认可与确证,以至于
处处猜疑、躲避、索取、叫嚣、落魄
平淡无语的生活
对应生活的失语者
你是最后的清醒者?不
疯人院关着没有疾病的人
红苹果挂在无人能及的高处

在最后,相差二十几岁的人走进婚姻殿堂
情何以堪?四壁空空
每一面墙上都藏着卡蜜尔亲手雕刻的石像
所有碎片汇聚在空无一人的房间
在冬天最后的时光里
所有存在都在瓦解
所有通向都是归来。
发表于 2013-12-5 07: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内涵深刻。饱含民族的痛感。再读。
发表于 2013-12-5 08: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摆脱了个人的范围,有了社会的审视,很好的转变,这是从狭小向开阔的转变。
发表于 2013-12-5 18: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的胸怀,视野,走向远方,走向深处。拜读学习了,支持一下含烟姐姐
发表于 2013-12-6 12: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笔力很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20:53 , Processed in 0.03937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