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896|回复: 3
收起左侧

琳达·帕斯坦(Linda Pastan)的诗I(3首)---呐石(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22: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3-12-4 23:02 编辑

琳达·帕斯坦(Linda Pastan),美国当代重要女诗人。1932年出生在纽约市。1954年毕业于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后从布兰德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取得文学硕士学位。迄今已出版诗集十余部,并荣获多种诗歌奖项。1991至1995年间任马里兰州桂冠诗人。2003年被授予罗斯·里利诗歌奖(Ruth Lilly Poetry Prize)终身成就奖。

◎瞬间---呐石(译)

你即将离开的瞬间
我能诉说什么?
夏日明丽的粉彩
被过滤走了
阳光燃烧在你的肌肤
尽管正在消退,
依然感兴趣于我的言辞。

秋天,那个变节者,
在林边守候着
第一拨
渐暗的叶子。
我感到了世界的变迁
在我们脚下
从夏至到冬至。

溶入亮光
意味着
与阴影相随,罗斯科如是说。
难道不是说我们?
难道不是说我们为
这个时刻,已经等待了
整整一个夏天。

This Moment ------by Linda Pastan

What can I say in this moment
before you leave—
summer leached
of its clear pastels,
the fueled sunlight on your skin
still warm to my mouth,
though fading?

Autumn, that turncoat,
waits at the edge
of the woods with the first
darkening leaves.
And I feel the world move
under our feet on its way
from solstice to solstice.

An involvement in light
presupposes an acquaintance
with shadow, Rothko said.
Didn't he mean us?
Didn't he mean the way
we've waited for this moment
all summer.



◎变化---呐石(译)

假如没有
季节的变化
我们会有何感受:
厌倦春天------
新绿将不再
鲜艳?雪花
既不会消失
也不会融化------
日渐成熟的少女
身着永恒的婚纱?

甚至在沙漠
微妙的变化提醒我们
不可能的可能------
炎炎夏日
如何变得狂暴不羁,
笔挺的仙人掌
如何伸展自己的身体
绽放出花朵。
但愿躯干

是一座花园。
但愿我们的一个周期
不是在冬季终结。
光透过
敞开的窗
并没有对我
产生催化作用,
可是我几乎
完成了我的变化。

Changes ------by Linda Pastan

What would we feel
without the changing
of the seasons:
boredom with springtime –
its new green no longer
new? with snow
that neither fades
nor melts –
an aging virgin
in eternal wedding dress?

Even in the desert
subtle changes keep us aware
of possibility –
how the heat turns
violent in summer,
how the stiffest cactus
unbends so flagrantly
into flower.
If only the body

were a garden.
If only our single cycle
didn't end in winter.
Though there is nothing
between me and the catalyst
of light pouring
through the open window,
I am nearly done
with my changes.

◎有些诗歌---呐石(译)

有些诗歌
从没有写成行,
仅仅划过
脑际
好似飞机喷烟写字
在静寂的天空:
第一个字缓缓地
向西飘去,
最后几个字母消融
在舌面上,
空余的只是
视野里的那片
蔚蓝,既不黯然
也不坦然。

There are Poems ------by Linda Pastan

There are poems
that are never written,
that simply move across
the mind
like skywriting
on a still day:
slowly the first word
drifts west,
the last letters dissolve
on the tongue,
and what is left
is the pure blue
of insight, without cloud
or comfort.

发表于 2013-12-8 19: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欢迎。这个诗人似乎是未曾介绍过的,起码在这儿我不记得有谁翻译介绍过。

在线看,比较匆忙,看到了几个地方,有一点商榷意见。

第一首:
瞬间-:this moment, 不知译者为何 不将 this 翻译出来呢?

你即将离开的瞬间
我能诉说什么?-----总觉得“诉说”的意味要么有点绵长要么有点情感涌动。
夏日明丽的粉彩  clear 讲颜色 似乎并不包括“丽 ”意思,当然是你译文的风格色彩
被过滤走了
阳光燃烧在你的肌肤 我感觉fueled是说sunlight的强劲,所以在你的皮肤上,我mouth离开之后还感到它warm
尽管正在消退,
依然感兴趣于我的言辞。still warm to my mouth在这儿似乎就是 你皮肤上的阳光我的嘴唇仍然感觉到温暖 的意思吧

第二首中
日渐成熟的少女an aging virgin--我觉得aging不应该是日渐成熟,而是年老的意思
身着永恒的婚纱?

subtle changes keep us aware
of possibility –
微妙的变化提醒我们
不可能的可能------ keep us aware反映了一种过程,让我们一直注意到那样的可能性,例如下面说的。这样的翻译看起来似乎没错,不过总觉得缺少了某种感觉;同样,像下面这几行也是感觉缺少了什么

how the stiffest cactus
unbends so flagrantly
into flower.
笔挺的仙人掌  (这儿的the stiffest说的是仙人掌算是特僵硬的植物了吧,可是也会软的,unbends(松弛?)了身体,确确切切地变成了花朵)
如何伸展自己的身体
绽放出花朵。
但愿躯干body在此似乎不是躯干,而就是身体吧。

这里的两个how在我读来并不是讲方式,“如何”,而是一种程度感,当然这只是我读出来的感觉而已

有点感觉你的翻译还没有直接呈现原文的质地,自己衍生的东西有点多。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22: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3-12-8 19:03
欢迎欢迎。这个诗人似乎是未曾介绍过的,起码在这儿我不记得有谁翻译介绍过。

在线看,比较匆忙,看到了几 ...

谢谢得一忘二兄的批评指正!!!
这些诗歌是我在2009年左右翻译的,之后几乎再也没有认真雕琢过,应该问题多多,再次谢谢你如此细致的阅读和评点!
发表于 2013-12-12 19: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18:07 , Processed in 0.03876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