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84|回复: 2
收起左侧

六行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12: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瓢虫
  
张开壳翅,瓢虫飞进夏日的宇宙
或是贪图禅意,一头扎进我午睡的书本

你这珠光宝气的客人,收拢了腿脚
一枚袖珍纽扣,少了洞彻的针孔

而蜘蛛,柴垛间早早布好棋局
稳坐中军帐内,静候不约而至的伙计

◆ 水黾

江风捋匀了芦草,菖蒲白日里
依旧坚持点亮着鬼蜡烛

荒疏了渔事,罾网斜支在岸上
而水黾踏水镜而去,竟未惹起丝毫涟漪

向远的尘烟是牛群归牧,一只
祖母绿的虫子,扯了长弦悬在树下等我

◆ 塔头

塔头墩子顶出绿的短发
春天,它们苔草的根系,和了泥炭

在水下纠缠作一团,鹭鸟侧目的
天空,和沼泽里的天空一样,蓝得惊心

而大雪,描摹出成片的蘑菇
是寂灭的喜悦,起起伏伏地落入怀中

◆ 菇茑

野蜂开足马达,盘饶蒲公英的紫花
玉米地里,苣荬菜枝杆纤细地向上够着阳光

龙葵的小浆果乌青了面孔,但是
马齿苋不介意,日出时分再一次打开花蕾

灯笼样的外皮剥去,菇茑青涩的乳头
探出,姑娘们噙它在齿间,咕叽咕叽地咬着

◆ 芦花

跳出草窠,芦花忍不住大声
炫耀,它生的蛋“个个大,个个大!”
  
狸猫盘在炕头赞了一声“妙!”
然后继续沉睡。白鹅领着鸭群向水塘

踱去,它们时而停下,争食嫩草
时而飞奔,全然不顾我的存在

◆ 黎明

去年的秫秸垛,一点点矮下去
黎明,跳下窗格扑向母亲的脸颊

海棠的花瓣,纷纷落下庭院
向远的江面上,雾霭浮起薄薄的一层

父亲猛然拉开房门,晨风扑啦啦
掀动窗帘,为此我拉严了被子又翻身了一次

◆ 乡居

那么慢长的光阴,适合虚度
白云擦拭过蓝天,惊疑江水里倒映的自己

而阵雨有着乡邻的火爆脾气
来了旋即又去,夜半里

清风扰乱玉米排列整齐的秩序
它们刷啦啦地拉琴,或者拍打我的墙头


◆ 收工

水鸟栖回沙洲,渡船靠拢了码头
煤山豁齿的轮廓缓缓洇入暮色,柳条筐

张大嘴巴,向着虚无喘息
而炊烟攀上村庄的树梢,打望江面

轻纱一样的薄雾,毛巾搭在肩头
挑夫们去远了,一路上丢下没轻没重的混话

◆ 秋天

天地掀开贝壳,一颗黄澄澄的
珍珠,慢慢地浮出,渔船似落叶漂过水面

枯草之上,扑啦啦鸟儿们飞起
肃穆超过了以往。庄稼沿着沟壑回旋

秋天,齐刷刷地倒下,田野现出
本来模样,我在马车上,目送它们向远

◆ 三月

祖母藏好针线笸箩,之后
冰窖里扒出猪头,灶坑生火燎去鬃毛

孩儿们吵嚷着褪去冬装
这之前,先要理去长发,把炕席掀开

洒扫干净。我担心炕缝里的鼠妇
我担心屋梁上的百足虫,它们刚才醒转
  
◆ 狐仙

遵循祖训,我在大路中间行走
树后,你幻化成人形,把珠宝散在雪地上

远处赶来发髻凌乱的女子,且记得
不可回头张望,以免碰落亮在肩膀上的灯盏

乩盘里暗示的字样,他们可曾信了
大仙,你高贵的皮毛,恰恰是苦难的根由

◆ 角门

入夜,灯蛾扑打窗格
我烧水沏茶,等待一首诗歌的到来

星空的手掌中,村庄睡得安稳
墙缝里,蛐蛐儿湿润的鸣唱张大了寂寞

杏树伸长了枝桠,摩挲屋檐
咿呀一声角门开合,黑子竖直了耳朵

◆ 油灯
  
剪去灯芯烧焦的一截,火苗突然一窜
夜雪趴着北窗骂人,一整夜找寻它的烧酒和猎枪

泥盆里抽出烙铁,奶奶熨平了起翘的
袼褙。而描花笔搁在砚台上,渐渐失去了水分

麻绳搓好在墙上。纳了一半的鞋底、顶针
线团、一幅老花镜,总是不肯入睡,懒散在笸箩内

◆ 访友

雪后,玉米棒子愈发鲜艳
想起我的老伙计,土坯房的岁月

霜花挂在泥墙上。水缸、冰凌
倚着锅灶的半个葫芦,他们伸不出手指的

日子,仍然让我揪心。北风嘶喊了一夜
雪在路上拱起背脊,我也拱起背脊打算穿过它们

◆ 饮酒

掸去雪花,向炕桌边坐下
江冰上的我的脚印,将被覆盖

而待惊蛰以后,凌汛涌向大海,一切从头来过
烧刀子烫热,点在小酒盅里,整个下午

我们饮酒,忘却了案宗和肉身。黄昏时分
亮亮进来,新衣裳星星点点,爆竹燎出的洞眼

发表于 2013-12-4 14: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丰富。有平行与生活的素描,但是我读东西,喜欢找到与眼睛看到的不一样的发现的诗,哪怕是剑走偏锋。太正常了,有时不是诗意,而是照相。
发表于 2013-12-4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映像虽平凡,但在平凡中充满诗意!问候北天!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9:50 , Processed in 0.03893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