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647|回复: 8
收起左侧

尘轩:《火车》(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10: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火车(组诗)

题记:奔跑,必完成缩小的移民史!

尘    轩

火车

火车从黎明钻出,像一盏游走的旧马灯
拱着光滑的脊背和微黄的灯火,从远处推来
悬挂在雾气里,密麻的铁脚趾掰开两条铁轨
重金属音乐持续奔跑,撕裂原野上的岑寂

积蓄一口气,以备从故乡钉向远方
歇在站台,一些人走下来,一些人走上去
倒空和填补一些词语,调整文明的胃口

在缓慢的清晨,佯装一个从故乡逃逸的人
试图用一张崭新的车票,买断脚下的路程
携着新报纸,默念着最新的消息走上车去
像穿过一截木头的中心,抵达铁皮的肠胃

车厢是一口气吹胀的房屋,在客厅里接纳人们
拥挤时分,更适合用倒序方式行走
如一次消化过程,在车厢留下短暂的声音和气味

未褪尽的暮色,是一顶黑色的帽子
慢慢从故乡头顶摘下,露出微醺的脸颊
晦暗光线里坠落而下的,都是夜晚脱下的墙皮
纸屑、塑料袋、干叶子、鸟群……

爱伦·坡的“乌鸦”,钉在不远的树梢
有风将它们从树上拔下来,使它们
腾起身子,向另一个更远的位置飞行
人们便觉自己也在飞行,只是临近大地

在路上奔驰,在平原的纸面上位移
在高原、盆地、平原上面对内心
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方向,即便是佯装逃逸
即便,时光里埋着我们的表情

有人把手贴在玻璃上,望向放亮的旷野
有一种退后的时间,此时正被我们狠狠遗忘

车头

瓦特的蒸汽机,可借来一用
将特里维塞克和斯蒂芬森的火车头引上铁轨
在工业背景下,急速草拟一部纪传体迁徙史

把十三节车厢衔接起来,便成为一组诗
开头的部分很难起笔,像是一组列车的车头
它需引领身后的车厢,从暮色里驶向广袤的早晨

每一节车厢都是一首诗,有几十排座位
汉字对应着坐在上面,还原它们诞生时的温度
你可以竖着念,也可以横着念

越磨越瘦的铁轮子,一路数着枕木
奔跑在固定的路线,载着不固定的人群
他们的身上布满金属的锈渍——铜绿或铁红

铁裹着奔跑的能源,裹着喧哗和睡眠
一条江一条河一片稻田地越过去,滚动阳光的轮子
鸟展开翅膀,与火车同速,与大地平行

低矮的车子,从这里推向末节车厢
你需要侧一下身子,给叫卖声留出穿过的空间
尘埃在光线里拐弯、跌落,听不见的车厢外是安静的

用来发声的文字,写在每一节车厢里
像一颗颗黑色的痣,长在时光的后背
在清晨,可以借着光,用多种语言翻译它们

天空成为头顶的道路,慢慢修上我们的额头
看呵,手写体的火车开过来了
粗野的,极似晌午几公里外奔跑来的黄牛

让自己静止下来,用一张铁皮信封
贴好印着身份的纸张,把自己寄出去
于是在心底小声念出:我在向自己的道路捐款

在时光中,我们永远是生命的中立者
一半交给活着,一半交给死亡
在奔跑的时间里,成为坐在钢铁上的讲师

而后,把存在过的放在路上或空气中
此处是拉长的镜头,使得偌大的背景虚幻丛生
走吧,试着从现实匀速驶向灵魂的陆地

01号车厢

太阳未将火车晒黑,奔跑的声音依旧绿着
人群黑白分明,坐在车腹中,保持众生相
一吞、二缠、三化,被时间慢慢消化于旅途

冲咖啡、沏茶、泡面、饮酒、吃简易的熟食
偶尔有树影在车厢里晃动,轮番纹在人们脸上
在一面镜子中,陌生的面孔于水声里安静下来

在金色光芒里,穿过城市和散如羊群的村落
火车走走停停,在车窗内冲洗风景底片
用道别的口吻,加快在道路上的远行

列车一如分水岭,使左右的风景有所区别
接受朝阳的拥抱,在地平线上摩擦生热
旷野上突起的乡村,炊烟遍生

火车摇晃起来像船,这是靠前的船舱
浮在坚硬的水面上,船家在前面支起长篙
在转弯的轨道上,看着不会转弯的风景

风声尔尔,在车窗外打着口哨
哨响崭新的白昼,哨响故乡外的清晨
在阳光下,有树木试图用手指戳破天空

02号车厢

望向家的位置,并不需要泪流满面
只需要与故乡匀速前进,并向心里扔石头
慢慢地激起涟漪,慢慢地垫高内心的时令河

无人居住的地方,会住满阳光、水源和动植物
站在低处的植被,一直保持仰望土地的姿势
视己为一枚螺丝,拧在大地松动干裂的位置
与土地保持着同生共死的世袭关系
人们依然尊重原野上的稻子、包谷、大豆、向日葵

鞋匠停止修鞋,陶匠停止拉坯
木匠停止刨木,瓦匠停止触碰水泥和砖头
猎人收起枪支,牧马人收起鞭子
教书先生和打更的人,用口罩糊住嘴唇

传教士继续传教,变声期的孩子继续哭闹
传教士递给他一只红釉色的苹果
他便安静下来,停止和虚幻事物对话

两节车厢的衔接处,站满烟民
绵柔的光,缕出烟雾的躯体和指纹
在雾霾中,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只能闻见,门缝间挤进烟草燃烧的气味
我想象着,植物燃烧的青烟从鼻孔爬进肺叶
似在模仿列车驶向大地深处的举动

03号车厢

烦躁的女人,用高跟鞋敲打钢板地面
犹疑不决的人还未决定在何处泊下木船般的双脚
他们低声谩骂着迎面撞来的人群

喝不旧的酒水顺进肠胃,酿成温热的河流
靠近带着度数的水域,每一个目光凝重的人都心事重重

把车厢里的物件和人群想象成符号
他们于是抽象、简洁,移动、交接
传统的食欲、物欲从他们口中突围而出
他们是导体,接受着正负的心灵史与苦难

金属的绝对值也不能围出乌托邦
阳光走在无数的面孔上,仔细读出中国式的表情

04号车厢

词语是马,窜进时光的林子
不见踪影,但知其在林子里神秘地跳跃

车窗是阳光打进车厢内的通道
眼睛是车窗内侧的河流,倒映缩小的天空

最暗的玻璃也是透明的,譬如一个盲人的眼睛
一些人还未成为朋友就分别了,分别亦是透明的

蛇行在大地上,边爬行边喘着粗气
用行走路线,绘下大地的指纹

荡过又一座村庄,惊醒百十家房屋的主人
在他们朝阳的火炕上,躺着寂静的愤骂

05号车厢

躺倒的铁皮建筑物,像20世纪初革命者的暗道
行走拒绝上下运动,一直要面向前方有光的位置

有人在注射胰岛素,有人偷瞄着贵重的物品
在没有国籍的空气里,彼此交换对于呼吸的认识
传染给你冷,也传染给你热量

供应血液的无数颗心脏,继续跳动
有人在抵抗拥挤,也有人在抵抗惯性

06号车厢

有文艺范的车厢,漾着木吉他的歌子
在民谣声里,铁将旧时光运抵眼前

到处都是风景,风景便失去概念
临时停车的时间一长,焦急是具有毁灭性的

方言混合成为液体,灌满耳朵
有外国人在讲东北话,像是幽默的献词

车轮静止,在噪音分贝值增加的时间里闭上眼睛
想到徐玉诺的火车,送人千里,一送数年
想到海子的火车,于黄昏抵达山海关
十几节冰凉的物体,从想象中碾压过去

奔逃的煤、滚水、钢铁,电流和细密的叹息
倒映在瓦尔登湖,湖水于是一页一页地念出声音

07号车厢

有人坐下来讲到上帝,兼及琐碎的经历
讲到彼此肉眼不见的事,充满神秘

酸性人遇见碱性人,谈及如何在黄昏原谅这个世界
如何打造船只,将末日视为盛大而不需恐慌的节日
谈及人们沐浴后,许会站在大地、木船、高山上
放下仇恨与嫉妒,从低矮的房门走出
用房前屋后的木材垒砌一间房子,引天下寒士相聚

拥抱、团坐、叙谈、流泪、欢笑……
或是互相取暖,跪下来唱起信仰的歌谣
让最后的声音和光线,诗意地淹没肉身

08号车厢

艾迪斯·希特维尔的雨水,积蓄在云层里
河流里,水念着水水装着水水擎着水水裹着水
站在水里的人们,像灯芯绒一样柔软
仿若兰斯顿·休斯也站在那里,把河流慢慢唱响

穿过寂静的原野,有人在河边看柳
有牧人,把草原赶进牛羊的肠胃
隔着瓦亮的玻璃,能看到树的种子在飞

火车推动着词语前进,也变换着使用修辞
把火车比喻成小小的故乡,或是缩写的祖国
与我同坐于此,正是我的乡亲和同胞
亚细亚的阳光,正仔细照出他们的面孔和衣着

南渡北还,把尘埃写在鞋底
走到哪里,就在哪里印上一块故乡的胎记

我这奔跑的故乡,我这奔跑的祖国
正在奔走的路上,一点点念出未知者的身份

09号车厢

白色的棚顶,灰绿色的地革和行李架
天蓝色的窗帘,象牙黑色的靠背座椅
无色的玻璃,细碎的脚步声:借过一下
“碗面、矿泉水、啤酒、香肠、烤鱼片……”

有年轻人扮酷,说脏话,放音乐
有坐在过道上吃红肠的瘦女人与喝啤酒的胖男人
说着方言,舌头在嘴里打着卷儿

乘务员打开饭盒,将土地盛在碗里
坐在平原游走的椅子上,品尝大地的细节
把车厢视为书房,在阳光里翻动典籍
而后,清晰地读出原野上尖锐的物体

一点点在视线里减少原野上的房屋
慢慢添加想象,原野仿若加快了奔跑速度
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打工者……
行走在反方向的时光里,匀速退后或前进

10号车厢

这里并不拥挤,还可搭边儿坐下
终于可以找一处位置,正视风景:

窗外的土地是活着的,拱在内流河上
闭上眼睛,可以想象植物腐烂的香气
想象它们如何用自己的肉体,还原一块土地
想象一只青蛙在土地的深处鸣叫的分贝值

在此处渐渐睡去,梦里栽满乡愁
梦见自己踱进窄巷子,有人在里面吸烟
蓝色的烟雾映蓝了他们的面孔和骨骼
两旁墙壁上各开十道铁门,喧嚣声从门缝挤出
看不见门里的事物,我只能选择向前走去
哦,没有出路

并行于入睡时间,万事照常行进
并未因我肢体平静而稍作停顿
道路并没有因为火车的行走而缩短
所有的一切都在无限延伸,包括梦境
一切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也包括火车——用一首诗维护起来的意象

11号车厢

城市沼泽般的平民窟,住着泥土般被忽略的群体
他们许会带着饥饿,埋葬于出卖农耕的土地
许会重新从春天出发,耕种日益酸化的田亩
——这原野上,一家人口粮的遗址

向远树木,一如戴着远游冠的人在原野退去
在内心辽阔的土地上,扎下虚拟的根系

抄袭土地的人们,铺展开大面积的贫困
闪进平原的人们,不急于回到土地深处
他们垒砌建筑物,使存在空间荡起活着的声音

平原上,土地与河流将会成为生物
皴擦出生命的肌理,勾勒出生长的顺序
原野上的历史细节上实下虚,有人坐下来
用遍生的植被,测量一块土地的厚重感

江水哭出声音,像一条奔跑的脐带在寻找母体
十余节蓄电池在路上奔驰,示范道路如何将我们送去远方

拥着时间的叫声,在时间的深处走动
时间把我们抱在怀中,也把我们踩在脚下
游走中,时间是一车皮土地和一车皮天空
发表于 2013-12-3 10: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这一组词语方阵轰隆隆地开过来啦
发表于 2013-12-3 14: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稳健。每一节走装满丰富。这个需细看再发言。
发表于 2013-12-4 17: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真像一列气势非凡的火车!
发表于 2013-12-4 19: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代的火车——爱恨与痛苦的交响。拜读问候。
发表于 2013-12-4 23: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列密集的火车!我对火车有一种迷恋,先顶起再细琢磨!
发表于 2013-12-5 18: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火车还真很有气势啊
发表于 2013-12-6 13: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时间细读。这年龄能驾驭这种构思,才气很强。
发表于 2015-3-19 07: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不错,学习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4 13:35 , Processed in 0.04630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