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841|回复: 7
收起左侧

在平淡的生活中勉力分行(一组) 作者 董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02: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董辑 于 2013-12-14 21:53 编辑

2013:在平淡的生活中勉力分行

                          作者   董辑


《为我生命中的第一根白发和第一根白胡子而写》



    作者   董辑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真不知道。
是昨天吗?还是去年?就这么来了
就这么,赫然而在,不请自来
既非我的预定,来之前
也没有对我有过丝毫的提醒
哪怕往我的梦里,打一个电话也好啊
哪怕托落叶捎个口信也好啊
我也好有所准备,但是没有,没有
就这么来了,来了
左侧鬓角里一根,下巴的胡子中
还有一根
一共两根,白色的,很白很白,比白更白
在黑色的头发和胡须中,显得
格外醒目,格外先锋,格外前卫
格外意味深长
让我每次对镜时都会心生感想
让我想到,虽然日子还一片青葱
虽然中年的土地上,还是一片蓬勃的景象
但是人生的冬天终究会到来
我会步履蹒跚,想着青年时期的酒和足球
想着一张张朋友的脸如同看见了
一块块长满了青苔的石头
因此,我愿意将这两根白色的须发
一根白发和一根白胡子
看成是,我生命中最初的两片雪花
时间的雪花
一旦落下,就不再融化
至于大面积的落雪何时开始
至于未来冬天的景色中,是遍布坚冰还是开着梅花
现在想来,全无意义
现在,我翻开的书中有我喜欢读的诗
现在,窗外阳光灿烂,刚下过雨
现在,桃花超越艺术,青草就是真理
(2013-05-10)


《一个不合时宜的城里人在黄昏时分》


           作者  董辑


天暗下去了,行人
渐少。我喜欢在这样的时刻
站在窗前,让一阵阵清风
涌入我的小屋,也涌入我内心深处的
那间密室
我喜欢在这样的时刻,被风吹着
看风用我看不见的手指
捻动窗帘的某些部位
捻出,暗藏在我皱纹深处的忧伤



没有飞鸟,也没有虫鸣
更没有荷锄而归的农人
没有从故事中爬出的蜘蛛,在屋檐织网
好在对面小区的院子中,一直在传出
几个孩子笑闹的声音
看不见人,只有笑声和喊声
泼溅的溪水一样
让我心中的某处,变得潮湿



如果没有对面这些灰色的大楼
如果没有楼下这些漆得锃亮的铁栅栏
如果没有一阵阵汽车的笛声
如果没有一会儿即将亮起的路灯
如果我居住的不是楼房,而是茅屋……
那该有多好
那还会有一种空气,被称作雾霾吗?
那还能有一种诈骗,被叫做纯净水吗?
那一会儿天空中就将遍布真正的星星
如果有一轮月亮的话
那也是一轮,上面住着嫦娥的月亮
那也是一轮随时都可以被诗人摘下
摘下并挂进一首五律的
月亮
(2013-05-08)

《古代遥不可及》

   作者   董辑

蓄长了胡子,每日都练练书法
而且总是定期的,把自己缩小
小到可以随意走进
一本唐诗的字里行间
迷路或者赶路,被杜甫诗中的石头撞痛
并且乐此不疲
一连数日足不出户,隔着玻璃看云
听风在树枝上,演奏钢琴上没有的琴键
但你知道,古代遥不可及
比如,陶渊明看见的南山
你就看不见,比如
李白和月亮说的话
你一句都学不会
王维踏过的溪水,从不理会
你内心的干燥和空虚
你也不会阮籍的唿哨,以天地为舞台
你也不是刘伶,一边狂饮
一边把头探出时间之外
你只是你,在城市的毛细血管中
费力地打车,无奈地堵车
在超市中受难于物价新磨的锯齿
报纸上全是黑字,标题中不泄露一丝阳光
电视里全是娱乐
却没有一秒,属于你的生活
甚至就连树都已经无法画入国画
甚至就连水都已经不再是H2O
甚至空气,都变成了一种新空气
——雾霾,把你的未来和你儿子的未来
提前变灰,提前变成蒙克的一幅画
这是推背图和乌托邦同样失效的地方
这是水泥和钢筋疯了并长满大地的地方
这是现在,现在是2013年4月19日星期五
这个早晨,你摸着不长的胡子
放下毛笔,合上唐诗
汽车的轰鸣声中鸟鸣早已绝迹
孔子的箴言在人心外飘远
滚滚波涛中已捞不出屈原的人格
————古代遥不可及
(2013-04-19)


《时值圣诞,不过洋节有感》

     作者   董辑


我从不过洋节,从不过
从我知道洋节那天起
从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这种文化
也开始圣诞,也开始平安夜,也开始
复活节、万圣节之后
我从不过洋节
我从不在狂欢夜去酒吧消费
假冒伪劣的外国啤酒
我从不在2月14号给自己的偷情或者
嫖妓,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我和洋节之间
没有小路,没有桥梁,没有风
没有牛毛和蛛网一样的毛细血管
洋节是我身体之外的事物
只是事物而已
只是写在日历上的日期,只是
印在书上的知识,只是
急火火的商家欺骗消费者的借口和机会



我不过洋节
就像多年以来
我可以随时随地,一头扎入
一杯又一杯茶
我可以用一杯茶唤醒我书架上的陶渊明
让他在我的幻视里走来走去
但我总是走不到一杯咖啡的面前
走不到汉堡、牛排、披萨饼的面前
我是个顽固的永远待在故乡的人,待在农村的人
我只过除夕,在除夕时供祖宗,吃饺子
我只过大年初一,我只过正月十五
我只过八月节,有月饼和月亮的八月节
我只过五月节,有粽子和屈原的五月节
我不过洋节,我拒绝
在圣诞节这天亢奋,在圣诞节这天
玩什么圣诞老人的把戏
就让那些孩子们自去圣诞吧
就让那些青年们自去狂欢吧
我只想在读过《论语》之后,再读一首唐诗
我只想在一首唐诗的无穷无尽中
把一杯茶的平淡,喝得更平淡
(2012-12-24)



《为书越读越少而心焦并有感》

  作者  董辑


从什么时候开始
在我和书之间,出现了
巨石,大河,高山和沙漠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已经不能,轻而易举地走近
我书架中的那一本本书。
书被谁的手,一本一本的
从我的心中拿走
我心里不再有翅膀的煽动
书不再是我的天空,我的枝头
书被谁的浓雾包围,书被谁
上了锁。书被谁冻在了
一块又一块冰里。



又一本新买来的书新鲜的躺在我的桌子上
我注视那美丽的封面,直到
从封面中看见一只向我打来的拳头而我
怎么躲也躲不开。今夜
我被一本本书中伸出的一只只手揪住
我被书们审问,拷打,辱骂
我才知道,已经有几年了
我没有从头到尾读完过一本书
我只是翻阅,只是把喜欢的书看了又看
我只是买书,但是买来却不读
今夜,在书的斥责声中我深深地低下了头
并向书保证:从今以后————



我要好好读书,仔细读书,努力读书
从今以后,我要少上网
上网,也尽量不在信息的闹市区和红灯区中东游西逛
不自恋的蹲在自己的博客里守着那些写在沙上的数字
从今以后,我要少看电视,尤其不看
《乡村爱情故事》这类脑残过家家型的电视剧
从今以后,我要把《莎士比亚全集》至少读一遍
把《神曲》至少看五遍,艾略特的每一篇变成汉字的文章
都要一读再读,读了还读
读《金瓶梅》,不能只看色情描写
读《荷马史诗》,不能刚翻开就合上
我要有勇气绕过巨石,渡过大河和翻越高山
有勇气以一个要尽快走出沙漠的旅者和探险者的
劲头,读一本书,读另一本书


在心灵的一次次解冻中,书
是永远的春风
在巴别塔停止的地方,书
开始……
(2013-03-08)



《三十年前的二叔藏在挂面中》



         作者  董辑


一个人喜欢吃什么
其中的原因,很难说清
也许和成长有关,也许
和伴随你生命的某种不明物体有关
总之就是,你喜欢吃一种食物
总是吃,总是喜欢吃,吃了还吃,吃不够
比如,我就喜欢吃挂面
大约三天吧,我就会去赴一餐挂面的约会
我的胃会从空中接到信号
我的牙会军队一般的集合
等着去攻克,一餐普通的挂面拌酱油



煮挂面的过程是我唯一不讨厌的
灶台经验,看着水渐渐开了
水仿佛不是开在锅里,而是
开在我的心里,我的血里
而在水里变软的也不是挂面,而是
我心里那些,一直朝向这个社会的硬物
我会被锅中漾起的水沫感动
我会感到生活中所有的压力和不快
——所有的失败
都随着这水沫的涌起而消失一空



酱油拌挂面,酱拌挂面
甚至盐拌挂面
可以辅以葱,也可以辅以蒜,辅以辣椒
辅以各种咸菜,以及
一点点醋
可以和鸡蛋一起吃,也可以和黄瓜一起吃
可以和任何能吃的东西
一起吃,只要是挂面就行
我就会吃得津津有味
10几岁的时候,我就这么吃
20几岁的时候,我也这么吃
现在,我仍然这么吃
简单的一餐,与所有的美味都没有关系
但是却包含了所有美味



今天,当我吃完酱油拌挂面后
我突然想起,我初一的时候
二叔,曾经用一张在火车上买来的印刷品
准确的算出我最喜欢吃的食物是:面条
那时候,二叔还喜欢坐火车
喜欢在火车上去餐车吃饭
喜欢在火车上买他所认为的稀罕东西
现在,我的年龄已经大过了
那个时候的二叔,而二叔也早就已经
懒于坐火车,懒于出门
他不会记得我和他之间所发生的这件事
他不会知道,这突然点亮的记忆之烛
照出了挂面中的忧伤和三十年前的二叔
(2013-06-16)


《春节》

    作者  董辑

对我来说,只要父母都健在
都健康,都能按时坐在电视机前
把一部又一部烂电视剧看过来看过去
只要父亲还愿意用油炸地瓜,用肉皮做皮冻
只要母亲还有心情蒸制献给神灵的
面蛇,面鱼,面兔子,开花的馒头……
春节,就总是有意思的
就总是春节
就值得我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
清空心里全部的焦虑和妄念
把一年中那些搬过来搬过去的石头
全部搬到,早就不写的日记中
换上新的外衣外裤,新的内衣内裤
去父母家里,过春节



春节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
是儿子随意看电视和玩电脑的日子
是给侄子和外甥压岁钱的日子
是父亲煮肉,母亲擦亮所有碗碟的日子
春节是中国人的日子
是年年不同的春联
贴在了年年相同的心情和
欢乐上的日子
是我在祖宗牌位上
一遍遍读着爷爷和奶奶名字的日子
是我走入一张又一张老照片
并且在往事中第一千次迷路的日子
春节是一晚上不关灯的日子
是记忆中的鞭炮和窗外的鞭炮
突然一起炸响的日子
是后半夜天空中稀疏的数颗星
突然变成我眼角的泪水并
慢慢流下来的日子



春节是我一年中最珍视的日子
是圣人说出并看见的那条大河
在我的心中激荡不止的日子
当手机不再短信,电视也不再晚会
春节是我独自一人寻找自己的日子
我看到三个我在我的内心争吵,交战
过去的我拉着我不愿放手
未来的我要带我奔向未知
而现在的我,只属于春节
属于拿在我手里的这本儿时读的旧书
属于我从发黄的书页中
不断翻出的,泪水和黄金
(2013-01-02)


《领儿子买电脑有感》


                作者    董辑



领儿子买电脑
他不挑,不问,不提参考意见
只等着我给他买
作为儿子,他只需要我给他买
而关于电脑,他懂得的
比我多得多



我一边笨拙的验货,一边
与强迫症搏斗
儿子在离我五米远的地方
一次又一次的给同学打电话
脸上的笑,把只有我能感到的水花
带入我的眼中
我知道,在儿子这个年龄
同学、哥们、朋友这奇怪的三合一物体
远比父亲重要
他的心,在一堵墙外背向着我
却有一条又一条密道
通向他那些同学,那些哥们
那些终将和他疏远并分别的朋友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年龄
许多年中,在各种朋友的背影中
都有一扇门
在各种朋友的脸上,都挂着一轮太阳
而我一直以为我一直都走在
人性的春天里
现在我已经懂得了父母的重要
理解了他们的皱纹、吝啬、小心眼与白发
我知道他们是我生命开始的地方
也是我生命永在的地方
我知道儿子也会懂得这一切的
——在他应该懂得的时候
现在,且让他给同学再打一个电话吧
现在,他愿意玩电脑就多玩一会吧
作为父亲,我只管给他买电脑就好
作为父亲,我只干父亲该干的事就好
(2013-06-10)

《旧友:讨厌和喜欢》

    作者  董辑

我越来越讨厌我生活中的这些旧友
我讨厌他们,被时间捏得变形的胖脸
我讨厌他们,在一张张人民币上长跑
所流出的那些汗
我讨厌他们,在幸福中漫步时腆向未来的胖肚子
我讨厌他们,主要是讨厌他们已经不再贪看蓝天
更不会仰望星空
晚报的面积就是他们生活的大小
微信和QQ就是他们心灵的窗口
彩虹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彩虹而已
野花对他们来说是什么,野花而已
白云对他们来说能什么,白云而已
他们一个个紧握汽车的方向盘
在钢铁的蜗牛中蠕动于水泥的峡谷
他们成功,他们小康,他们正处
他们换房,换老婆,换工作
就是不换心灵深处
那块早就坏掉的指南针
他们洗淋浴,洗盆浴,洗温泉
就是没想过把心也洗一洗,在王维涉过的溪水中
洗心,洗目光,洗血和骨头
在柳宗元的《小石潭记》中
深刻感受古代的清澈和沁凉



我越来越讨厌我生活中的这些旧友
因此我越来越想念记忆中的他们
想念我们留在青春时期的所有笑声,所有失败
想念我们报废的理想,浪费的梦想
想念骑自行车上下班的日子,想念叮当乱响的铁饭盒
想念我们在文化广场放风筝的那个下午
想念我们一起爱过的那个不美丽的姑娘
想念我和他踏过的那些秋雨中的落叶
想念我为她流过的那些不争气的泪水
想念她的脸,脸上那双还不会向生活放电的眼睛
想念她的笑声,笑声中那条我终无缘一游的小河
想念他的书,他的诗句,他的疯子一样的摇摆舞
想念他被梵•高的画所照亮的脸
想念他模仿兰波迈向梦境的脚步
想念那一瓶瓶在心灵深处冒泡的啤酒
想念醉后在水泥墙上砸出鲜血的拳头
我越来越讨厌现实生活中的旧友
因为我喜欢的旧友都在我的梦中
在梦中,我们是那么年轻
眉宇中的忧伤是我们的勋章
指尖上全是星星的烧伤
沿着《醉舟》开锅的诗句
追赶夸父没抓住的太阳……
(2013-07-25)



《我爱我家》

         作者  董辑

天花板上遍布灰尘,有一些
在墙角结成了网,结了很多年;
地板好久没擦了,只是每天
扫一扫;茶几上堆满了
桔子皮、苹果皮、用过的餐巾纸、方便面包装
一些刚从茶壶里溢出的水
正在玻璃面上漫溢;
四个书架,架子上书籍混乱
古今中外挤在一起,大雅和草根杂处
李白紧挨着迪伦马特
这又何妨,只要我能随手找出
我要看的书即可,杜甫大可以和
虹影紧紧贴在一起;
一个月以来换下的衣服,都堆在地板上
我决定明天再开动
全自动洗衣机
厕所门已经卸下来了,卧室门
因为地板的原因,已经关不上
当年还算不错的白色皮沙发
现在已经陈旧,不再乳白
也不再灰白,有些发黄,有些发黑
哈哈,当年的美少女,现在的胖徐娘?
一扇,两扇,三扇,四扇……
窗玻璃上留着十多年以来
所有风的指印和雨的泪痕
从来没擦过,因为我感觉
它们还不足以遮住阳光
太阳还可以正步迈入我的房间
在地板上打滚儿
啊,已经是深夜了,屋中还弥漫着浓郁的
油炸辣椒的味道


……也许,这才是家
我爱我家。
(2013-11-06)

《写一写做饭的过程及其他》

        作者   董辑


把大米用小碗从米袋中
盛出,倒入钢制的饭锅里
只四小碗,足够你一整天所需
足够你一整天
都呆在孤独和远离里,待在书里



让自来水,从水管中
流入放进了米的钢锅
你淘米,让乳白但有些发黄的脏水
数次流入下水道
看着最后一遍倒掉的水,几乎已经是
清水,你想
生命中也有某些东西
需要像淘米一样,反复
淘洗,才能有机会得到改变
像米经过淘洗,才有资格去变成饭



把锅放上炉灶,点火
多么神奇,温度会带来改变
有时是量变,有时是质变
火,多么神奇的火
原始人举着火走入文明
古哲人将火看成是宇宙的元素
现在火在你的饭锅下舞蹈
把香味慢慢送入你的灵魂



五分钟后,水开了
疯了的水带来疯了的气流
会把透明的玻璃锅盖顶开
而水会带着香味和营养,漫溢出来
所以这时你一定要守在灶边
把锅盖拿开,看水在锅中蹦跳
此起彼伏,并且从你的心底


发出一阵阵的,欢乐的声音
好像放在火上的不是锅
而是你的心
好像你的心也已经变热
好像你的心里也有东西在沸腾
像此刻锅中的水



水在减少,而米在变成饭
香味提醒你,要把火变小
过犹不及是一条普遍的道理
同样适用于做饭
于是,你调小火,把锅盖盖好
让最后一粒米,吞掉
最后一滴水,让水和米不分彼此
变成饭



总是这样,饭香在最合适的时候变得最浓
而你要在这时将火关闭
否则的话,香味就要变成呛人的糊味
饭就会变成炭
十五分钟左右,饭做好了
你因此而感恩,而感到生命的美好
就在于能够和曾经拥有
这样一个又一个十五分钟
多么神奇而丰富的十五分钟
你因此而看见,窗外
蓝天更蓝,白云更白
而树叶正在用数不清的绿
把阳光擦得更明亮
(2013/11/24)

《改变》

   作者  董辑

很多年来,我一直讨厌厨房,拒绝做饭
我远离油烟的恐怖主义
我对菜市场畏如猛虎
最最简单的烹调,对我来说
都是复杂的数学题,我都会
不及格,或者交白卷
我将淘米、洗菜看成是岁月的垃圾站
我不能把日子放在滋滋响的油锅中
煎炒烹炸,油盐酱醋
甚至,有许多年,我根本不在家里吃饭
生命在酒桌和浪荡中白驹过隙
一个不做饭的人,拒绝木犹如此的感喟



现在我终于理解了厨房的美和伟大
现在我在淘米和洗菜中发现了意义
现在我已经乐于每天都去欣赏
早市这出充满了变化之美的大戏
现在不论是煮鸡蛋,煮挂面,焖饭
还是炒菜,炖鱼,煮肉
我都全神贯注,以便让生命获得
食物和神恩的双重丰富
与充实。现在我终于理解了
能在黄昏时一边煮饭
一边阅读晚霞的颜色
是多么幸福而难得的一种体验啊
而每次煮面时,我心中的喜悦和感激
都会像锅中的开水一样沸腾
是的,现在我是一个做饭的人
这是我用漫长的二十年
才求得的一种改变

(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02: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仅以此组贺诗生活/诗聚·现场开张。欢迎朋友们多发帖,多评论,吵吵把火,把火弄旺了。哈。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02: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不该一下发这么多。好多年不混论坛了,生疏了。
发表于 2013-12-3 04: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辑兄,你发这么多让我怎么看得过来啊。你应该一天发一首,让大家仔细品味,也好评论啊。
发表于 2013-12-3 10: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一下这么多首。看来我的细细品了。刚读了第一首,一段文字,一种生活,一种生命,一个信仰。唏嘘的胡茬子下包含着人生命的韵味。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2: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首有一首的方便,一组有一组的用处,逮住一个,随便读读吧。我敬笃弟和海军
发表于 2013-12-3 16: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餐  有骨头有肉  细嚼慢咽
发表于 2013-12-5 07: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感和生命的体验,共鸣多多,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真真诗如其人也。再读。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9:44 , Processed in 0.04592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