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20|回复: 8
收起左侧

花枝高,果枝低(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00: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北青蛙 于 2013-12-5 10:46 编辑

花枝高,果枝低(组诗)
                  




[运河竹枝词:夏夜里的虫唱]


突然想起,某年夏夜听到猛烈的蝉鸣。
去过的地方,有古老的流水。流水

亦有睡梦里的塔影。塔影
过去曾叫南风一支摇荡琼枝盛夏无果实。

最近没有剃须刀,嘴唇上长满胡子。
每一棵垂柳有属于自己的叶子。叶子。

每一棵垂柳都生活在古代。古代
每人都有一个不存在的灵魂,于今人谋面而不相识。



[地面上的小花]


不用说理由,树叶还像去年那样落着
去年走马换将,树叶落在许多人头上。

今年它们全都掉在了地面
这真是废话呀,仿佛没有说过也没有爱过一样。

低头间,看到推枯拉朽的猛安排
洪波涌起,湖面仍如二十四张揉皱的白纸。

经过几十春秋,我的世界平静且渐次转暗
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夕阳画到墙上有些悲哀。

一棵树如此赤裸,我颤抖了两次
地面上出现的小花,我忘记了它们的名字。



[安丰的云]


安丰的云朵似乎变多了。往那边看
那棵风中的李树好像我的学生。那些旁的树
还提她干嘛,不是我的学生。
我认定了,有些岁月可以远走高飞,有些则是
虫子呆过的不完全树叶。
总有那么一个人傍晚路过,月亮降低
好像花不了什么时间。花不了什么的时间
都站得比较遥远,比如古代的男子一动不动
只是一块砖头不可寄送相思。其实我们
一直在看更加广袤且无法耕耘的蓝天里面出现的
其他云烟。好像有些事改变了云的形状,有些小丫头
修改了她俏丽的容妆。孤单就是那样。那样
不让人仅仅怀有孤单,但提它干嘛——
一朵朵白云允许姑娘长大大叔老去且
不能留在诗情泛滥无所依据的里下河地区。



[2012年暮春的河水]


每个暮春的夜晚都无懈可击,让人重新想起
两岸间欢快的河水,失败的花朵。

大地的里程里,你若爱好旅途的陷阱
一定倾力注入而满溢。

两岸时而宽阔时而收紧,有如松懈的寂寞杀手
发现进城后的对立势力在深巷中,弄出动静。

在平原的夜晚,你无力坦白——
河里的船犹如勇敢的蝌蚪,令你惊恐颤栗。

最多的时候是,经过祖国的田垛
回肠荡气,美与叹息,温柔得不能革命。

当暮春的夜晚,你横陈星空下就像为
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空洞的地方徒劳神伤。

古铜色的草,终变成黑黝黝的
好像由西方来到东方。

听说有一片土地,低洼而湿润,男人们历经磨砺
我五官清醒,来到动荡的你身边露营。



[在郑燮故居吹春风]


五十二岁了,诗句中还有鸟语花香
伟大的春天高于国家政治
院子里,飞着自作主张的柳絮。

尝试给弟弟写信:我家的穷亲戚
每户周济……几两春风
家中后廷,需挖个水塘,堆些石头。

长脚胡蜂掠过身子光滑的紫薇
——此刻没有正事,思想在无垠的宇宙闲逛
不觉给我的治所,添了两笔竹枝。

我所见的竹枝,在空中晃动
去年的花钵无意间长出三叶破铜钱
紧挨着它,旁边通泉草开出细小的花序。

中国的土地,总是生长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
然后有人发现它的价值。
阳光对阴影,闲暇对忙碌进行无用的医治。

软对硬,轻对重,短暂对永恒进行轻微止痛
我对我签字画押。
水中,会生出越来越多的荇菜。



[山水日记]


傍晚走上山坡,将整座村庄
收入眼底。

那儿的生物救助站
培养细菌,缝补飞禽破损的羽翼。

我已经活过四百零一岁,经过岁月的分枝
还在布满忧虑的地方写作诗句。

已经无一人认得我
无一人,在纷扬的落花中因我竞夜起相思。

在这座春天的村子,假如用手握住那些落花,那些落花
就会变得柔情无比,好比人们在中央商店里接通了欢乐贮存器。

而我早已失去我的七情六欲,在自己寂静的路途
随月亮步行缓慢的山冈。

但我仍记得几百年前,与她立于桥上
那些小波澜好像永远一样年轻。光线成群,游过窗棂。

有那么多的人都往前看,到达忘我的洼地
从生到死别,通常需要若干光年。

只有我还一再回顾,一再否认,抛开鲜花的形式
在春光中,我们没有多少可以犯下的过失。

我又看到那月亮形的山湾
布满不属于我的笑声,灯火璀璨。



[中国少年时期的法布尔]


一只昆虫挖
不慌不忙地挖

法布尔还记得
早年的牛屎

又记得兴隆河两岸的水杉
落下校园般的叶子

河水清且涟漪
倒影女生膨胀的身体

在那颗仍有封建余孽活动的脑袋里,怎么办?
有一只蜣螂在钻

少年观察家,不那么纯洁了
甚至有些臭味和,黑暗

秋风刚好吹到这里还没有变弯,兴隆河
照例流着兴隆的河水

没有绿衣裳,没有孤零零的非欧几何屎壳螂
貌似月饼的牛粪,已经没有气味



[在大学,遇到木子树]


在江南大学,遇到木子树
木子树正处于下午四点一般性地的时光中
轻言慢语。

可校园里三万名师生,没有一名学生能够
听得懂,无意义。
只有年老,孤单,丑陋的吴暮江偶然地
与她相遇。

偶然地,攀谈起三千里外,多年前
大家还不懂得快乐与,忧伤
秋风无事,也不太讲树叶落下来就是收据和
感觉。

他拍下白色籽实的照片:上下
前后,左右,他一个俗人组成的喜爱
竟能将整座欲保持距离而不得的青春校园
无名英雄般地超越。

显然木子树不是江南
也不是大学的警句,哪怕它黄得要命又
好看。
终其一生,只能在泛黄的思绪中与她谈论他的不可
他少得多的作品。



[菊花分队]


月亮独自出来了,仍如昨夜
空中漫步

新买回的菊花,我一连五次不
摘它未绽放的花蕾
我想与之交换
小学三年级的座位

我想替它不睡觉,在窗台上
打瞌睡

拥有并非占有,贴近
又非女贞树
不经楼群底下的风霜

有些秋凉,短小的句子
几欲停止生长。仓窘忙迫
疼痛
小动物的哀伤,不是错误

一群夜鸟的分队
从湖北来
要从诗中穿过,不是错误



[身体里没有疼痛]
                ——和裸脚大强


大强啊,今儿个下午我往田野里走
看望小植物,跟它们说它们的名字。

昨夜我经过黄渡公园,闻香识芳踪
在腊梅树下我矫情地,站了许久。

不管我们坚不坚守秩序,世上开着的花
街头停下来的汽车,从未打算长时间给我们以位置。

唉,无从寻找巧合,证实枝蔓,孤独并无秘密的身体可用
语言不过是生活的实验室。诗歌正在减少生活的时间。

突然就想到沈阳四月,故宫里没有我熟悉的女人
阳光逐渐变热,照暖了石栏上的几头狮子。



[颜港樱花开了]  
去里颜港,你坐船吗
去里颜港,我一般会坐春风。

那是一个不明就里的下午
一觉醒来,我觉得我身处陌生的国度。

包括我国常熟,我国武大,我国里颜港,我国鹦鹉洲
那匆匆忙忙的樱花何其纷繁,让人烦躁慌恐。

本国女子们成群结队聚集在街巷,或在花下
有劳了,包括那些穿插其间的制服男子。

本国女子们可能大声喧哗,可能推翻前朝的溢美之辞
那高高在上的人,转而担忧樱花盛开坐不稳自己的位置。

如此时节,在低处,往往得到本国女子们的拒绝
手帕与眼泪。鲜花仿佛是为了你迅速落败。

如若水流得紧,我会与友人谈论诗句:花枝高
果枝低。我国有初通曲款的市井。

我国有惊醒的人民。出发去里颜港,你顺利吗
樱花开得太过浪费,我学着忍耐、自抑。


发表于 2013-12-3 02: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组。
发表于 2013-12-3 14: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问好青蛙,容细读再分晓。
发表于 2013-12-5 07: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俊朗、沉郁、灵秀,好诗。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10: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慧峰 发表于 2013-12-3 14:28
先问好青蛙,容细读再分晓。

一帖一大组,随君入眼或不入眼{:4_98:}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10: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大公 发表于 2013-12-5 07:33
俊朗、沉郁、灵秀,好诗。

这些诗,在整理组合进来一些平常不选的作品,再集合起来看,还有可读之处。
也算让人欣慰。
发表于 2013-12-5 18: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很有诗意,学习了。
发表于 2013-12-5 18: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3-12-5 10:21
这些诗,在整理组合进来一些平常不选的作品,再集合起来看,还有可读之处。
也算让人欣慰。 ...

真的很好。学习了。
发表于 2013-12-5 18: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在今天论坛读过其中的几首。江南风物,才子雅趣,心景相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9:37 , Processed in 0.04446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