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48|回复: 2
收起左侧

雷迅 一部未完成的史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7 02: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少一 于 2013-11-28 01:48 编辑

雷迅  一部未完成的史诗
            
世界  你的裸体和你的隐体
(一组完成于未遂的东方意境诗)

献诗

献给自由精灵、物自体
献给神秘而巨大的○
我将用无体的有形走过世界
我将于深邃的夜晚袒露人能
我将空虚自化
一如世界隐体与裸体的灼眼滚烫
世界的两张面孔并非对立,而是
一统于宇宙的圆的深渊
倾听这首宇宙大诗的隐体与裸体
于自身中全宇宙地感应

起源       
       
寂寥
滚滚       

蓝穴

空心巨柱包孕哑灵。一瞬遍布深不可测。面目苍茫。巨鹿仰身于空寂。
大风击穿冰岩。粗糙的世界被一滴水撑裂。
柔软的地壳凸显。坚硬的石块凹陷。
兽影重重迭迭。
归复沉寂。

布景

巨枭展开大地。玄鱼浑沌。黑白挤出深渊暗流。骨架兀立。
莽莽山脉游出浑沌。
寂的旷漠。第一只枭兽展开昼夜两面。
天地。
巨大的圆穴。暴雨如注。苍蓝被吹干。人赤裸地惊醒。

沙籁

平沙旷野。第一声兽鸣深不可测。
石林蔓延。风蚀刮骨的响声围绕空寂汹涌的夕阳。
藤蔓缠绕。溪谷回响不绝。寂寥腾空飞出。
虚极之音收拢起伏的沉寂。
裂开天地之嘴。

巨灵

万物的触须在沉寂中探入面目模糊的世界。惊恐的骨架。收拢冥冥。一团滚烫的火焰蹿出森林。玄鸟尖叫声刺破飞升的黑暗。
碎石翻涌。万物同一如寂寥流动。
这是第一个被世界发现的女性。阴暗深邃。空虚的子宫聚拢人的最初形体。
风雨涌动的最初女性。圆弧形的弓背。“野蛮的肌肉”。

咒语

流动静一。
玄迹入梦。
死形流露活。
活形流露死。

子宫

神秘的时间旋转。
一只乌黑的巨龟退缩。龙虎弹出一片浑沌。
弯曲的牛骨网织一条巨蟒的人面。

飞升的巨鸟。
我退出鱼面。滑进少女舞蹈。
顺着线条的姿态游出宇宙,刻出空心足迹。

静止。我以三角割裂万物的盲目。
寂静地坐在兽面里。睁开深邃的眼睛。永恒沉寂地坐着。

无无
有有

远祖

我弓起身躯。
戳进黑暗的地底,举起石斧,砍断巨鹿的弯角。
漫游在大地上,支起部落的旗帜。

我把血液涂于石板,刻出狩猎。
我打磨兽骨制作骨针,织出生殖。
我穿过时间圆周,归于沉寂。

光洞

碎石漫天。天空与大地收拢于深邃的○。
我窥探到一张虚空面孔。其上坐满兽群。
窈源处优美的舞蹈。
黑暗的出口亦为入口。
黑暗震颤。
空谷之乌鸟,振翅跃入螺旋深入的虚空。
一朵暴涨的花惊醒眼睛。
一朵收缩的花化入光洞。
               2012/8/8
黑体

幽邃的面目横放在夜晚。月亮的巨舟划开静止的波涛。
虚幻泡沫。越涨越寂静的大河如巨象。四蹄踩爆四维星体。
轰鸣坍塌的大地披挂沉寂。
我的肢体伸展开来。直抵遥远的起点。
长发垂落瀑布。
一条鱼
首尾交织于风化的骨架。光滑弧形的雌兽。不绝于耳的光。
黑暗并非黑暗。
巨大如黑点○。


石幕

撕碎符号象形鱼。一片星体矗立于三足兽铜瞳间。
白  空  寂
圆口的陶壶内回荡练习飞升的尖叫。訇响史前光滑的线条。
揭开粗糙的地表。一只蟾蜍和一只金乌交媾。
漩涡大圈大圈。静止封闭于圆点弧角。神秘的恐惧。尖锐的流动杀戮。
雌鸟缩回深邃。豹子化入大梦。



连体交媾于宇宙埕亮。
蹄象内外挂满巨卵。
红光滴水淋漓。汩汩冒出生命的辽阔。
孤影连接闪电。内外合一。天体甩出一声啼哭。
微妙的信号如一根细线贯穿天  地  人  万物。
渐变文字。兽骨断裂。
       2012/8/9  
凿死

郎朗天日凸凹反射于死。
金翅鸟。狮子吼。断裂穹骨。遗留尘世枯木的喊声。
大化若虚。翕合自如。
雪上覆盖高深。

人界

遗世独居。
醒于大梦。眠于惊醒。人独立于天地间。
宏谜难凿。显于不显,守一。
人象螺旋上腾之无。光源灼目。
同心圆。


冥兽

嚎叫出滴水光圈。怒目喷火。蓝色颤栗。毛发竖立接通空无。
化而为地脉。
显而为山川。
穿行于昼夜最密之际。双掌星云密布。双脚气流翻涌。
荆棘重迭。我的形体沉寂的母腹。

裸舞

身体一张开就漏出万千秘密。狮子嚎叫。一个完成于未遂的我寂静无比。
绿孔雀立于一团不可触及的姿态。下降的躯体滚动无声。小得填满宇宙。
万籁俱寂。
这自如世界的尾翼扫过莽莽川流。
我空。

鲸梦

万年如一瞬。
一瞬如空无。
入大梦。死于时间。烂于存在。
两股激流静止。语言舞蹈痴妄。
茫茫海面。凸起雌性辽阔的痛苦。

空壁

观壁入空。不空不实。
眼瞳绵延山脉。巨岩。孤鹰。断木。黑暗咆哮。
四壁裂开物象。色彩浮肿。动荡的宁静。
睁眼。我象逝反。

始祖鸟

言辞铸造原始玄鸟飞天。
挣脱大地。溶于大地。景象宏远。五十匹金马崩断四蹄。
大地的铜号嚎破一千万个纪元。
无体的人。超越的人。寂灭的人。
一只孤独鸟。

东方之佛

从东走到西。
从西走到东。
猛喝一声。不形之形。无境之境。
岿然不动。形色飘渺。莲花在水。



无此空谷。无此物象。无此门。
合掌轮回。自现。自闭。自圆。自消。
无边光亮。天地穴于无门之门。
究悉辽阔。
宏大至反。盲目摸索于自己。门中之门。

我的形象退出形象不可触及

万象退出我的形象不可触及。张开收拢合于现世。无处不在的生。无处不在的死。
世界汩汩流动。心星隐去浑沌。
万物自现神秘一面。昼夜连通沉寂。
流动。宁静。狂躁。无无。
我居于你的身躯的巢穴。谜中之谜。惊恐于自身的返照。于此入。于此出。
                               2012/8/9

  作者注:所有题目皆为黄翔先生所创。
  写完后处于无限悲痛之中!嚎啕大哭!

献给抒情的抒情诗

第一首

巨大幽邃的夜呵,你指示给我存在的图像
你青铜般的幽玄里,躺着世界的身体
只有我看到他——敞开的幽邃的通道
忍耐吧,愿你沉寂,像一截沉思的木桩
在月光和雾气里矗立

第二首

思想呵,我的思想,高悬头顶的星体
是什么使你如此固执,踩碎滚动的暴雷
头也不回地闯进大地!究竟有谁懂你
像自我和存在那般互为质壹
我只愿沉寂,独守你的秘密

第三首

来自源始的少女,我的牧神
我见过你,我曾长居于那片土地
我曾在黄昏的寂静中见过你
可是,如今你在何方,我的牧神
难道大地既是你的墓碑

第四首

我苦苦追寻的命运之谜呵,你何处藏匿
在人生的洪流里,我无数次被思辨抛离
生死间的辽○是正觉的真空么
爱情和躯体为什么相互支离
希望和绝望有多大的威力:什么是物象

第五首

情感巨兽举步踏过时间,滑进癫禅
在信仰和欲望间横亘着一条无限
仰身受孕,枯坐于庄严净土之中
躯壳里:一种植物,朝向超验的阳光
噢,我的冥想——我愿从此寂寥

第六首

难道我注定死于命运的奔波,沉沦于欲念
那么,我的少女,源始之○,你于何处消匿
我活着之时,与你又相隔几许?难道我注定
死于命运的奔波!沉寂的空灵之鸟,你若
爱我,请来我的思想里筑巢,永久地栖居

第七首

我爱你,白色的山丘,我愿长久沉溺乡间
在黄昏时,躺在你的胸怀——
湛蓝的天空下,溪水汩汩地轻吟
你是我的思想,一方寂静的守望者和辽阔
为我倒杯茶吧,神性的南部高原

第八首

请让我为南部的高原写组大诗吧,自我
你要是真属天上的神,我所献出的大悲歌
又怎能不含有你的神谕——灵物的舞蹈
并让你再视远祖的音容,和沃土的丰收
那么,请敲响通往祖灵的铜鼓,唱诵英雄史诗

第九首

我的先祖住在南部高原,那是一片富饶之地
金翅鸟翱翔在深幽的原始森林上空
木姜花纷飞,牛羊成群,炊烟如木鱼
这就我独守的国土,金色的家园
亚鲁王,我的祖先,为什么我现在无比恐惧

第十首

大地,什么是最重要的?我已经无法感受
你们告诉我吧,深不可测的大思想家
什么是最重要的?一如元极一般,请给我
信仰——生命、爱情、希望和生活
难道你已经腐烂,或者已被契诃夫完全捣毁

第十一首

在思想的荒原,我多想发现一朵小花
我多想激烈地活着,朝向太阳扬起高傲的头颅
可是我并没有获得通向神的大门的门票
成为孔子所说的君子:永恒面前我被戳瞎眼睛
我无法摸出眼里的至极之乐和智慧的星体

第十二首

支起帆船,我驶向无目的的大海——
我想在思想的海洋里找出被遗忘的少女
此种冒险如同冰谷崩塌,地脉倾斜
可是,我的少女,亘古的图像在发出召唤
只有我听到她

第十三首

我穿过两条鱼体铺就的星图之路
以及颤栗的兽面和庄严的仪式
我看见谁坐在谁的身体里,阳光灼烫
当他沉默时,我听见纷乱的声音飞过夜晚
我和谁静静地聆听着沉默飞出的声音

第十四首

你坐在寂寥里,两眼注视着未来
你看见少女推开那扇通向神秘的窗子
看见她那双神性的眼睛和白色的身体
她赤裸地躺在那儿,寒气逼人
你就坐在她的身旁

第十五首

请你告诉我,一首诗是如何从少女的嘴里飘出
爱情如何成为你俩的秘密,或者,什么是少女
缄口不言的沉寂?我苦苦寻觅的命运之谜呵
难道你就是这瞬间的极致愉悦么
我突然从心里看见你,我多么不像你

第十六首

忍耐吧,我所追思的不朽
面对你,我多么恐惧,害怕再次看你——
这世间多么不完美:我却对此爱之深沉
我宁愿击穿你竖在人类面前的坚壳
在心灵的忧伤里坚强,并涵泳无尽念愿

第十七首

梦幻般的统治,在启示中寻觅移动的位置
在我无限的忧伤里,沉睡着永恒的身躯
智者踩爆的建筑散落于大地
我所独守的糟糕迷失和不矩
比永恒更具魅力

第十八首

在希望的金字塔上,在幸福的瞬息中
不可说明的思想保持沉默的所有意义
虽然我的灵魂依旧在尘世困惑
但我体验着宇宙一样的孤独
这就是命运的重量

第十九首

默默地忍耐吧,命运本就怀有必然之理
在生命的无数遭遇中,孤独何尝不是极致之喜
茫茫无限:在生命中哽住一声嚎叫
为什么我会在追觅中失而复得
以此

第二十首

空山水穷处
倦鸟知返路
迹象塞源始
身处大玄梦
收息出惊鹭

           

注:(1):铜鼓:在苗族祭祀和重大活动及节日中敲打,声音幽远而神秘,是连通祖灵的圣物。
(2):《亚鲁王》,苗族英雄史诗。 亚鲁王是苗族迁徙各支中其中一支的第十八代王,是一个具有神性的苗人首领。从小以商人身份被派到其他部落去接受一个苗王所应当具备的各种技艺、文化,逐渐成长为一个精通巫术及其所蕴含的天文地理、冶炼等知识的奇人。在生活上,他享有普通苗人不可能享有的王族待遇,他有7个妻子和几十个儿子。而其中的14个儿子都继承了他的骁勇并与他一样毕生征战。
   (3):契诃夫,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1860~1904) 俄国小说家、戏剧家、十九世纪末期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短篇小说艺术大师。


                横断脉抒情
                 献给意达
第一首

横断脉是片古老的墓地,埋葬世代凝结的白骨
这些巨大的骨架突兀地立在人类的眼瞳上,每出生一人便被翻阅一遍
遥远的古音里飞出蛙纹和鸟兽,在太阳的沟壑中卷起漩涡

把横断脉和图腾联系起来,神话就开满山海经
幻想像蛛网,紧贴地面,在人体中显露或隐藏
腾空飞舞的人首蛇身者,也许便是原始精心的营构

我潜伏在时间沿袭的象征中,保留着完整的记忆
我笼罩在中国大地上的氏族内部,身上栖居各种物性

第二首

一跃五千六百九十里,居九山,龙身人面,身长千里
仰身吐息,化为巨大的爬虫,触须探进甲骨金文的咒语

你看,我如此粗糙丑陋,与龙蛇凤鸟成为一个遥远的形象
作为你,少女,我这历时久远的身躯,能否成为你的思念和崇拜

闭目静观,请你不要认为我是荒诞的混沌
在你的情感、思想、信仰和希望里,我浓缩着这个世界的图形
我具有远古神话虔诚的陈迹,魔法般的冷静肢体

第三首

我的身体是一片古老的墓地,亦是历史聚集的激烈感情
在观念和符号的意识里,凝冻着超感觉的内涵和意义

这不是别人,就是你,少女,巨型的审美浓缩之人
象天法地,在狂呼中产生的原始面目,巨大的神灵
在你眼里,我望见深秋的川谷,巨大的冰杉,深邃的笛音
这是一种含义多重的舞蹈,显示在整个灵肉史上

我望见这个缓慢而漫长的进展比欧洲壁画更为复杂
那些爬行的蜥蜴,古怪的饰纹交叉于人类的心灵

第四首

对我来说,我无法看清死亡,也无法击穿诞生
那是幽远的琴声回荡,深不可测的音符
那是你古老的胸脯中回响着的宇宙深音

少女呵,你生命的母题延续得如此幽深
你的形象密布星云,变化莫测,一个时代一个时代地延伸

我沉醉在你幽深的身体里,本身就是你的河流
古老而幽远的音符,这里,并不是偶然,而是一个民族的骨髓

第五首

我身后堆满许多和历史有关的故事
这些从人类手中长出的欲望,科学无法深入探索

这些有意味的形象冲击着美和想象
在观念中让位于政治,离开炽烈的情感
在色彩的虚伪中雕琢贵族的旋律

第六首

大鹏鸟飞过世代逐渐发黄的经文,只有隐隐炊烟喊叫
帝王们在黄金宫殿内展望万古基业,大梦深沉
权势和地位刻进引力,沉雄厚实,趴在帝国的骨架上
当法典颓靡,变法运动和体制便代之而兴

在人间,只有墓地能记住自己的身世
我所理解的世界在人间趣味中失去时代象征
只有生死遥遥相望,在横断脉隐匿踪迹

支配想象的古老的象征沉寂于大地,大雪深覆
而我望见的人间图景,仅在一首诗里游动如鱼

第七首

大风吹过高原,马铃声悠悠地穿过地脉
亚欧内陆被撞断的象征急急走过雪山,悄悄潜入一座满是风沙的城
在西藏空旷的天空,一些飞升的图案流动起来了
这些祖先的队伍,是何等的奇构

少女呵,我重新消溶在你神秘的境界
我醉溺在你宗教般的情感迷狂中,在你的血液中流淌

我爱你,祖先的抽象线条,情感中理性的美
你是我在时间中展开的渗透神秘的形式,建筑般的奇诡
我是你一脉相通的情感和理性的诸多因素之合

第八首

辽阔的现实呵,在玲琅满目色彩斑斓的世界中
你如何征服世界和自然于人类

巨猿面前有一个坐在地上的女子
她是我的情人,身上藏有观察世界的巨大圆心

我看到我前面的人爱过她,我后面的人也将爱她
我现在才知道,她是世界在人类身体中最深邃的源始

第九首

我漫游在横断脉的山谷间,静观冥想人间的诸种原因
我活得很慢,在时间的线流中,我是世界沉寂的气团
在瞬间状态中凝固运动的力量,动荡的静止

我粗糙的动作和简单的形象就是时间的真相
我在静态的汉字里迸发出灼烫的岩浆,流入汉代古拙的画像
然而,我却被后代从时间的事实中流放

其实,我可以把整体的气势放大到无限
我可以随时毁掉那些在汉字中畸变的愚夫

第十首
       
我梦见一棵高远的树,遗世独立

你柔滑若水的身体移动在我的梦境里
你若夜晚的长发滑翔在我的梦境里
你冰凉的嘴唇吻在我的梦境里

少女,我到底如何区别夜晚和白昼的界限
在你博大和辽阔的柔情中呈现心境和意绪

我梦见一棵高远的树,遗世独立

第十一首

月关照进梦境,我坐在草滩上瞭望群山
在寂寥的大地,我冥想着世界
漫漫人生,究竟有谁深悉世界
月光内,我看见前朝滚烫的国愁

少女呵,横断脉一片荒芜,而我无法深悉
难道这就是命运,是朴实平淡的玄思

尽管我听见大风在大地深处吼叫,流水淙淙
然而世路无穷,遥遥不可接连

第十二首

我几次推开一个深邃的○
望见时间和空间的巨大骨架
乌鸟飞腾,撞在滚滚日球上

在最高的古杉上,一只苍鹰久久盘旋
横断脉上,一首抒情诗的爪牙翻过雪山
从东自西,沉默地望着沉默的地球

这是时间在大地上筑起的城廓
每一个人都会在自己的手掌上看见历史的脊骨
触摸到宇宙最深处的石柱,寻找到伟大的单纯

我默默行走在横断脉上
不断被命运巨大的巴掌抽打
我寻找着一座伟大的城

第十三首

这是一只宏大的海龟,矗立在地球上
我看见它缓慢地爬行在这个民族的沉默里
滚滚的雷声撞击着它,我看见它艰难地爬行

考古学家在它坚硬的颅骨中挖掘历史的残骸
我垂首听着历代的沉默从深远的岁月中传来

我被汉语击穿,在密集的血脉纹路中升腾
阳光照在蔚蓝的呼吸中,我沉醉在生命的宁静内
梦境从星体间滑出,一座古老的铜钟清脆地响起

第十四首

深居简出的巫师,历代坐在朝霞上,俯瞰尘象来来往往
那些熙熙攘攘的村落,是否能让人想起隐士胡须上的河水

独坐地球,不断地重复孤寂,无数人出生,无数人死去
只有无边无际的宇宙发现我独坐地球,在过去和未来间飘荡

星光铺满横断脉,这片远古屹立的墓地深埋着洪荒的孤独
在这儿,世界的童贞,原始的饥渴,那深邃的面影和真身
突然在我面前裸露出来,却永远无法触摸

第十五首

我走失在欲望的雨雾里,如同瞎子行走在太阳下
唯有我的知觉感触到原始的沉寂,这世界的圆心
你如何才能让我看见赤裸的岁月和苍蓝的海波

当我丢掉生命的拐杖,溺入死亡的无限展开
那么,生与死的漩涡将从宇宙的孤寂中觉醒
那是人生必走的艰难路途?世界啊,你究竟在哪里

我的灵魂,我将如何亲近你那痛苦的果实
你为什么沉默,为什么不在寂静里倾听

第十六首

曾经有那么一个时刻,人世间的帷幕没有拉开
我坐在古老的地球上,默默地吐露命运的台词

哦,那时人世间的权势和嫉妒并没有滋生
心灵的目光圣洁无暇,我坐在世界的眼瞳中

我嘴中唱出的,永远是美丽的歌曲
我发烫的指尖冲出淳朴的激流,像晶莹的繁星

我亲爱的少女,在草地上欢快地打滚
她那双深邃的眼睛,像一个天使,像一个闪光的秘密

第十七首

我多渴望在夜空下看见你红润的脸蛋,少女
我多渴望在你纯白的翅膀下轻轻地唤你的乳名
我多渴望在你熟睡时静听你的鼻息,抚摸你的身体

少女呵,在我孤独的岁月中,你是我唯一仰望的梦幻
唯有你听见我内心在人世的寂寞中唱出献歌
你是我的渊源,是通向祖先的幽径,是这世界的圣容

请带给我一部关于梦的献诗吧,少女
那是我的骨架,是瞬息闪现的美,是裸体的世界童贞

第十八首

白日将尽,这世界的啼哭如同静穆的雪原
月光照进横断脉,照进黑夜和柔软的宁静
男人和女人背靠久远的遗址,交媾于露水的清寂神殿

一只金翅鸟飞过世间,天宇像个婴孩

我梦见一个孩子长成一棵树,孤独地矗立在地球上
他向我伸出庄严的手,递出血纹密布的世界,这世界流溢着蓝色
哦,少女,你的目光穿过辽阔的黑暗,记忆的深坑
一截一截地进入我的眼窝,涌动在我的体内

一个人的神秘敞开,只有一道看不见的门

         
注:
(1)        凡北次二经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山海经﹒北山经》)
凡首阳山之首,自首山至于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七里,其神状皆龙身人面(《山海经﹒中山经》)。另,闻一多《伏羲考》中有对人面蛇身或人面龙身的神有一总列表,读者可参阅。(引文出自《美的历程》李泽厚)

大札记——一组东方抒情诗

永恒的,无限的,不朽的思想
无人能见它,它察视一切
              ——拜伦

第一首
       
给我战马,给我盔甲,给我长剑和盾牌,甚至棺材
我将把我杀死,在一次战斗中把自己杀死
然后,拎起我的头颅:我把它献给你,二十一世纪
对于这一切,我已经厌倦:黄金,荣誉,永恒的声名
我将冲入石穴,抱出自己的雕像,砸给你,世界
在光明的景色中活着或死去的老乡啊
没有人会用你们的鲜血去祭奠太阳。永远不会
太阳和大火总不肯原谅我们——一群丧失生育的公羊

第二首
       
我常在深夜想到你,我的早死的爱情
黎明以前我和一头狮子相濡以沫,寻找诗歌麻桑运命
最终倒死于一场大火。我睡在自己斧子上,安静无比
寂寞的漫漫长夜如同深水压住狂躁的鬼魂,是你的,鬼魂
躺下,放下一生的疲倦请你躺下,七颗星辰,爱你就像爱她自己
我常在深夜如此想你。安静无比的想你。也想起干涸的阴部
和众神。亲手把自己的儿子举过头顶,摔死在长城之巅
多可爱的儿子呵,竟被我扭掉头颅扯下四肢。我没欠你们的了,没欠了。

第三首

石头内部有大火,石头内部空无一物
我无法穿过这片金色草原就像石头无法阻止大火的产生
我们相对而不发一语,我们相互盘算如何整死对方而又毫不费力
我们就这样直坐到太阳在大地纵火又扑灭大火
可是他终于杀死了自己,他躲进我的胸怀时像只温驯的绵羊
“可是我还那么爱你。用酒祭奠我吧,沉默的伙计”
我把他背入沙漠,葬在一朵花蕊间。我们无比地赤爱空空的天空
我渴望从此将自己流放,不再有出其不意喊醒你的想法:世界

第四首
       
睡醒后,我发现梦被什么无情地敲碎了
甚至我不能目睹这些碎片——上面铺满血迹和北方木门前的狗影
诗歌、信仰、灵魂、忠诚,这些从前和我寸步不离的亲人
转瞬即逝,快如闪电地横穿过我疲惫的身躯
马车夫甩得响亮的鞭子(一种万物生长的血)高出九层天空
咳,你抽吧,使劲地抽吧。睡醒后请还我坚实的地球,是地球
明天我要重新做人,做大地忠诚的儿子和万物的父亲
可是现在我如此渴望睡去:沉溺于死腹,注定不能生产的胎宫,不能自拔

第五首

孤独的时候,一颗死星于我眼中复燃,总算照亮内心的黑暗了
我妻子躺了七天的额头,这夜,落满白雪,开满梅花
性交似乎不成必要了,我们裸露于此,像两只南极的企鹅和冰莲
床脚一尾小鱼游动自如。我想它孤独极了,你也知道,除此他已经一无所有
头发披散,梦魔骑我奔于戈壁,扬起万丈灰尘,射手追于我后
啊,疲于奔命,甩掉暴敛的神秘公牛。生殖器喷火啊——
你们无法忍视这一切,这个世纪不带给你们任何希望?
我发现我在梦里变成了一尾鱼,往下,更下,终鱼成诗

第六首

传说北方的七座山上住着七位女神,真实的女人
为了生殖她们即将伺候一位诗人(大地和光的赤子)
群山朝贺。四匹火龙驹驮走东方精金,鼻子甩的如同雷霆
迎亲的百兽把鼓敲打得哒姆哒姆,唢呐扯得哗啦哗啦
这森林之主啊,新生的世界希望
点燃篝火
唱起民歌
黎明在毫无防备间一蹴而就,展开深邃的裸体,仰身于虚空中

第七首

血流如酒
浸透黑泥
你在桃林
埋下残狮
秦腔唱亡
你去你去
秦腔唱生
我来我来

第八首

万匹战马奔长空而去,石屋内一手磨剑,面目愧厌
火熄在残灰里。门外一只火鸡敲木鱼诵读佛经
冥渊深处喊声滚滚,狂舞着旋律从我眼内奔出
在长长的孤独的大漠,这群纯真的天使,唱起绝妙的歌谣
黎明前夕,我于虚灵的意境梦见火光照亮世界
坐在水上,坐在深邃的大地上我预备给世界写一首长诗
你也许是一段音律,一条清澈的溪流,一片神奇的净地
趁我瞌睡时潜入心灵,并于心灵的纯粹中唤起美的渴念

第九首

九匹骆驼默默地走在沉重的火焰上,静静地观照
头顶清寂的朝霞:鹰,飞走了
它伫立在悬崖上默默注视春王,它默默地注视着世界
他在想:上古的鸮面,铜鼎的深幽,笔势的空灵淡远
他是这个世界的儿子,飞旋的气流,是诗人,是运动
它体现着《大易》,是断头台上喷火或滴血的太阳
甚至人类多么深沉的神秘之力和美的渴念——
大札记,是大札记

           2010.10.03开始写作
           2010.10.24夜完成
           2011春修改
                    2013/4再改

【致永鹃诗札】
我坐在旁晚的嘴唇上冥想那只天鹅的两只红色的眼睛
我是地球的好儿子,在太阳的炼金炉里我是地球的好儿子
我从河流里捞起浮肿的公牛,那时世界遗弃我,大地在我之外
我的愤怒打爆正午的太阳,天空以外我吼碎星辰的队列
火焰从我鼻孔喷出,这些生命原始岩浆以高傲的身躯狂奔于大地
我从九重内化身为龙,在风神细小的爪子上捣毁东南以外的九州岛


【黑水】       
我被一条海蛇吞入
我游荡在水上,我睡了,我什么也不想
时空幽邃内,我看见无数个影子围上我在疯狂旋转
太孤寂了,时空在我周围旋转已有千年
我被一条海蛇吞入
此刻,时空的大锯子在疯狂的锯开我的头颅
我被诗的光流灌满,却永不溢出

掘墓者
            ——存在的困惑
            ——音乐之邦,炼狱之苦
            ——人性,太人性的

我看见一座向下深入的塔在疯狂撞击宇宙子宫
那是你看见的文明之光,照在你头顶的神像上
你听,这不是掘墓者的铁锹在刨你的两根肋骨
叮叮当当的身影在月光下步步维艰,深入内部
大鹰空荡地旋转,是你,赤裸裸奔跑在沙漠和戈壁么
我抽打骆驼找寻水源,你听,古琴声满溢出大漠的空寂
热辣辣的太阳下,一个举镐的身影在大地上疯狂喷火
一条干瘪的蛇尸爬满蛆虫,苍蝇嗡嗡
叮当——叮当:这是末日的喊叫?是尸骨断裂的声音?
你瞧瞧,这家伙已经扒开你的头盖了,噢,那不正
躺着人类么?大地塌陷了?伏羲像个孩子哭泣起来,而后面
那猫着眼喷火的三角兽却开始狂暴地挖掘,哦,暴徒的斧子
锯子般锯开你的头骨。点起火来,唱大悲歌!宇宙开始动荡
星辰坠落海底,天空与大地中间弥漫大火滚滚,鸟兽们巨轮般
翻涌沸腾;你听,后面笑声宣天,把大神们吓得紫紫红红的笑声——

这些巨大的石柱和火光无比热爱虚无的山河
噢,我的汉子们,锤子正狠敲你的脑袋而你还在睡眠么

太极八卦,卦卦显凶;老子孔二,语语出死
哦哦,“这么多人,这么多人”死在柱子上
你刨吧,刨吧,我的脑袋给你刨,潮湿的肋骨给你刨
而后,你暴鞭三千也行,砸毁也行,随你处置
而后,你吼吧,震碎宇宙的棋盘,咱们重新来摆
而后,你笑吧,把《狂徒》绞死,把《魔镜》打碎
而后,打爆正午的太阳,迎娶你的新娘进家生殖
而后,自造你的继承者,否定者和孤独者的帝王世家
哦,这些大鹰的石头,深邃的眼睛;这些黑蛇,分叉的火舌
高高在上,握着斧子的同时也被斧子握住
那是无境之邦,物为之域
现在,这座正往下深入的塔疯狂撞击宇宙子宫
撞爆,撞爆,新的马匹,撞爆,撞爆,新的纪元

可是,你听,你听,天外响起的,嘘,嘘——
                        
芭蕾少女在深海起舞,深海中她钓出自己的绿色影子
四十个游离者在身体上游泳,冰雪覆盖他们的二十个手脚趾
像覆盖二十尾北极鱼化石:上古和时间同位立于火焰
飘荡不定的大地在飘荡不定的旋转内孤立无援
这块浮渣区的鱼群被化学药物杵烂,死亡或流放
它们将走向哪?它们能走向哪?
这些被疾病纠缠,被痛苦吞噬的
挤满沙漠的骆驼眼神彷徨无助

哦,这些强悍的汉子负重力是多么强大

坐在月光内沉思的男人被沉思溺死
静谧的巴掌抽打着雪地
八十支金矢慌慌张张
白色公牛在午夜吼叫
蜻蜓胆怯地点水,飞机屎漫天
生殖器疯狂,倒在死寂的时代
红的迷茫穿过大街小巷穿过深海天空,它们会停下么?
汩汩流动的月光日光目光,在拥挤的地铁相互被挤爆!
                                    
在空荡荡的大地上
我寂静的内心开始汹涌——
为了内心里疾速的对屋外世界的渴求之愿望
我走出屋子到森林里去——

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无话可说

人类的本性本是孤立无援的
我为何要向他伸出救援的手呢?我在哪?我需要什么?
在走向理智或走向毁灭的途中,人类的终结就是毁灭
所以人必须走向理智——走向艺术和美的境界
人类从诞生就生活在烈火里,火焰就是他们呼救的喊声——
我们负重上再加这些犹如空渺的灰尘又能怎样?

像最毒的毒一样毒。深入摸到死,我自己的躯体
和存在,于此,我获得永恒的美和人的真理
               2011.4.4.5.6日

小戴记

夜晚撞断两截潮湿的木头
你看见了吗?夜晚在我的脑袋里撞断两截木头
从水面走过,头也不回地,头也不回地闯进夜晚
黎明象大地上精纯的雪原,野鹿,温柔的光池
你看见了吗?黎明的蹄子踏过北方倾斜的鼻梁
在这片冷寂的泥土上,诗人,我请求你冷静吧
黑色被锯子般的轮齿锯断,疯狂被禁锢——
我请求你冷静∶面对雪夜刮起的大风

我记起南方有一位曾经美丽过的女人已经死去
我和她有过一段夜晚般的记忆疯长在黑色的高原
那时抒情的痛苦并没有滋长,八十匹战马乃是健壮
我有自己的孩子,在高高的山岗上有平静的家园
那时痛苦并没有长成抒情,我的曾经美丽的她并没有死去
而现在,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我除了流放一无所有
我告诉你,我不想成为一个痛苦的诗人,就象你不愿成为我一样
当我想到,当我想到我也在死亡门坎外踟蹰,我是多么希望撞断它

可是我还要冷静,我要沉默,我不能把它撞断
我会象每一个曾经象我一样经历痛苦的诗人请求自己沉默
也会象每一个死去的曾经被疯狂的痛苦纠缠过的诗人一样
把我的战斗记录下来,这是我的生命,就象你现在翻阅我的一生
你看见了吗?夜晚就是这样被撞断的,这些残片就是我的一生
我象一个走进原始森林的人在人世摸黑前进,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走出
但我必须走下去,我相信美,相信世界,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当我走进二十一世纪,我感觉我很累,我似乎听到死亡召唤我的声息
我从没有回过头去,我不喜欢回头的滋味,那会让我很痛苦
我多次听到身后很多人的欢声笑语,我知道那不是我的,我只往前走
也许,我的一生都是错误,象冰凌那样透明的错误,没关系,我的错误是透明的
你,你看见了吗?我看见了,我看见我一生从没看见过的灵魂的唇语了
我的爱人,我的,我的最爱我的诗歌。——你看见了吗?
我累了,我想睡觉,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他们了吗?你看见世界是如此缺憾而
又如此完满了吗?请你看看吧,这就是真理!是真理!
我累了,我要睡觉,我睡了......
              

同心圆∶醉舟

夜晚降下,倘若你看见这头
怪物。这和原来的不一样,你想象中的,这是和以前那头绝非一样。
刻花纹的坊间,那晚我的确看见她俊美的哭,像是要赎回词语似的。
顶着荒谬在共存的空荡车厢内,月亮捡起酒鬼滚烫的泪滴——她,喊出我的名字。

巨大的,熊腰虎背的,目若金刚的红尾豹就是名字。
围起夜色的蹄子,被埋葬在冰寂的山顶,无人问及。
语言刻在石头上,破裂的疼痛狂奔在感觉神经。
那些世纪光圈里最原始的火焰极端地暴露起来,你看!

我知道在花岗岩内部有一头野兽暴躁得不可言说。
最深的钢丝穿过那双冒烟的眼睛,哦,凝固的爆炸之力啊。
在动物园湖泊内倒立起来,拖向无极的星辰,你看,
这上面几何线条,交织着,长长的,仿佛一个少女的精纯的心灵窗口。

空气旋转,她站在枝头上,眺望树叶的喊叫。
雷迅似的抒情里。的确有着棘手的麻刺感和悬空的迷幻,以致暴涨的激情。
它,张着大嘴,可是没有丝毫气息∶蜘蛛在第一线晨光里吐出脱水的晨露。
感觉像巨大的石头掉进裂谷,又飞升起来,又掉下去,漂浮在醒的瞌睡上。

那么,会有人告诉你关于我陈旧的传说,扩充黑洞的空隙,浑然一体。
之后,你向后梳起你黑如夜晚的长发,摆动你粗壮的胳膊,越过海面。
如果影像灰尘般落在镜子上,似乎是漂着浮现在你眼里,这些残酷的苍白
带着沉默的欢愉旋转在倾斜的云层间,象出了鞘的宝剑形成的飕飕的飓风。

哦,那个境界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冲撞而递出失望的记忆么?
或者,梦中的形式出现在某物的意念里——哦,天地之大美!

极境

而那初现九重的光晕,飘浮在云塔上,显现出来又无限深幽
第一音符撞开门板跳出一头白色巨兽,鼻孔涨满蓝色

在黑暗精纯的海绵里,你睁开眼睛,野兽爬满眼球
开始呼吸黑色烟雾,睡在爆裂开了的星辰的灰烬上

你走在世纪最深的海底,黑暗漫过你的眼瞳
在微现曙光的无限固定间敲破了沉思那厚重的甲壳

九层宫阁外,海牛满鼻子装着滴水的红光
你赤裸的脚髁在黑暗中印下一排通向情绪的隐隐约约的白烟和路影

火焰翻滚在静止的深海,象一匹烈性的野马狂躁地奔于大地
暗暗的,你孤傲地行走在一片灰烬般的亚麻色云层下

瞧,你庄严的身躯顶起的无尽的翻涌,在这无限的线条内部展开
你举起的那双有如无限之力的巨柱的手臂,永恒的一切力的来源

泛出盐白的浪舟挤爆了天空的轮子,在这里,物被虚妄的鞭子捆在石柱上暴打
这里没有永恒的主题来收容万物的不洁净的死尸,没有虚无和黑暗纯白的绶带

当我用文字修建永恒向下深入的塔时,语言的高度旋转成就了物我的浑然
而这时,我所感受到的对于生命的力的触摸是那么飘渺,仿佛存在的无定
这疯狂吼叫的圆穹
这一切在黑暗自身的深渊沉陷了又浮现了的景观,难道不是热情,和美吗

墓园

1.
这段千年横木,在星宿沉睡的太空微颤;
忧郁之舟,早已苍白,像雪落之夜静谧。
颤栗的的风抬起我,从高高的巅峰降临,
她的温柔象金子闪速一现,幻梦般色彩。

在这荒凉而欢快的地域已飞越千年,
将我回来,眼神愤怒,空空的内部
选择研究的形象爆满欢乐,昏睡在宽阔的地面。
直接插入最质,翅膀轻盈地煽动。

我将玄易赋予我的象形,成其自给。
世界太老了,世界是死的。惊醒的宇宙被
植入于什么视域?夜晚的长久叹息!
大麻醉死躯壳,归于天空。

大地高于神旨,孩子曾献长风一曲符号之歌:
你要我的身体?
你要我的灵魂?
我都不给。

2.
醉神域渊处,小舟构建的精灵。
飘荡,是因为一个冷峻的笑。
舞神巨人行走人间,象巨大的斧子,
废除诗歌暴徒。从亚欧的四月砍开。

你命中标靶。
地狱的十二把斧子
砍在巨舞神头上。
命名什么?默默坐在雪地的黑豹。

这里的气氛适宜流存建构:天堂还是地狱。
我漫游最深事质,如同孩子那幽邃的眼睛。
在这儿,色彩醉倒。严肃的自由和神秘之歌。
图斯维特载满黄金的小舟压住你蓝色的幸福。

空了。你伟大的征服软软地晃进水之深地。
征服存在是一个人。是因为海上之雪的无限打开。
多美的征服之梦,在夜晚的星光下开放奇异。
我献身于此,是啊,是因为白雪的默默眼色。

3.
你要我的灵魂?我梦幻的大地之彩?
在这条河流上飘荡的神秘幽径,大自然的门坎。
我逃走了,什么也不去动,漫游心灵最深花园。
可泛滥的涌动是什么,我感觉时间巨轮突然暴毙!

行走在欧洲开着虚拟之花的地毯上,我昏睡——
惊恐的陈年艺术男子嘲笑神话的莲花,木鱼橐橐;
走过韩波的视域。现在就在我的视域里拓宽红色。
爱的洪流就像无数的昆虫移动于每片树叶。

欢乐的号角破旧,被扔在历史的马车内,
仿佛在做梦,梦见自己黄昏在河面上再被捞起。
我真实地梦见德国人像希腊神明一样喝酒纵乐;
睡着的树枝被风吹出魔神的笑声。

我的图斯维特漫长的悲伤被人偷走,
她,悲伤的元素之母,秋季的鬼魂。
当荒漠的风吹过你们这个冬季,
神妙的乌鸦就会沿着悠长集于高处。

4.
酒神啊,当我背弃你的森林,在现在的原野上歌唱
当奔暴的江流盘旋在天空和亚欧大地,你们,在这无望
于时空裂开的无穷内,你们死了,在这绝异的大地,
你们无助的嘶喊和凄厉的嚎叫,葬身东西方的大地。

散开吧,无限欢乐的茫茫白色,
你引起大地严肃思考,啊,无限的苍白雪豹。
孤傲的雪峰直插繁星牧场,这些紫色的音波
此刻暴涨在宇宙之间,穿越之间。

至上的雪豹,白的帝国之王,纯粹的真。
布满兽性的布匹上的花纹,意密于阴暗的海港。
血入雪,围着善恶的枯草,那上古的冶金之墓,
在愤怒的眼神内被我暴打,被大火焚烧。

百科全书被剥光,钉在十二个季节最顶,
醉态的人们孤傲地狂奔于大地,摧毁辉煌构建。
哭喊之神,纷争之神,象个聋子缩倦起来——
喔,图斯维特,你至高的白之帝国的王者!

神祇

从未进入眼瞳的幽色
被毁灭的头颅
在一根藤蔓上撞断

黑色被否定
鲜艳的骨骸
从各个方向挤入虚空

死者把剩下的恐惧埋进瘫痪的大海
呕吐烂掉的季节
直到合唱声再次穿过教堂
                    2012.3中旬
                     2012.5.12

古义

最遥远的不再梦到昨天
细小的银色  在大地以漫游者的脚
            在黑暗中监视
所有在  和不在的鬼魂  精美的抽象
再消失一点  死  就越过地图上乱伦
和紫色  被撕破的骄傲

一座废墟吐出的城市
虚构所有不在的  影子敞开的蔓延无边的赝品
这古老的脸  被阴暗的腥味胀满  像现实

没有一句被掏空的诗  不是残忍的诗
像疾病  把一个个陌生的辞灌入冥思

人  被一部自己的自传连根拔起
某个指头上银色的溃烂  成为大地上
剥开想象的  被四季一再拒绝的孤独
        2012.3.7

虎啸

树根之影。潮润的黑色。梦的游踪。根雕的永恒之蹄。
脚下汹涌的大水吼叫。彻夜不眠。
太阳溺在水中,红色漫漫。粼光闪闪。
我记得滑出宽松夜色的寒冷拦住混沌的莽莽苍穹。
大梦铺满虚空。象无数天鹅搅动弯曲的冷寂日影。
常年敞开的窗户被连根拔起,季节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滑动的黑暗水淋淋地被一阵暴风吹斜。
宁静的山脉冲出手指,撑开苍翠的世界。
一只忧郁的铜镜若有若无地飘动着神秘的寿斑。
一条曲卷起来的鱼,在虎背上逃奔连体的鳞片。波浪混浊。
群峰如情欲翻滚,闪电击穿雷暴。岁月的拳头擂在迸裂的荒原。
没有回声,血流如注,而大地一动不动。
              2011.12.14夜
              2011.12.18晨修改
发表于 2018-2-14 23: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可奈何花落去,何曾相识燕归来。你让我想起了海子、骆一禾。
才,是语言能力,华,是想象能力。才华是一个诗人必备的基础。
你的基础相当好。能不能给你的作品赋予更大的使命?
黄金,打个戒指,能征服一个人的心。打个神像,能征服无数人的心。
发表于 2018-2-17 05: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读了只言片语。人到了五十几岁,又加长期饮酒,感觉体力下降的厉害。读诗的体力都没有了。
同意白天老师对作者才华的肯定。
抒情第三首,源始的少女,写出了一个支撑男性灵魂的原始意象。读了这一节,我就觉得其他章节也不会差。

是年龄的原因,还是时代的原因?反正在我这里,原始少女的这一块抒情高地,已经被征服了。为了平衡一种内心的混乱,我宁可承认这个少女正在原始社会的娱乐场上,参加集体性交

一种扭曲的平衡,类似伏羲和女娲那种。年轻时代的信念,被无敌的扭曲力所征服。铸造成无敌的,变形的,金刚。

不太认可白天老师对作者的鼓励,诗歌残破一点,挺好。已经很好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 01:11 , Processed in 0.04977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