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90|回复: 0
收起左侧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六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9 10: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穗言穗语(六十六)


(时间跨度11月18-19日)


1、(11月18日晨时)“再美的剧情,也演绎不了我的哀伤。”好像有一种隔世的感觉,在今晨的秋风里弥漫。如果人生是场戏,我愿意是悲喜剧,以微笑的方式诠释我前半生的眼泪与悲情。当一种欢愉消逝,迎接我们的往往是盛大的虚无。我们可以承受许多苦难与折磨,却难以承受得而复失的珍爱与幻象,于是我们饶舌、自嘲于文字间。

2、卧室里飞来一只金黄的小蜜蜂,耳边就有了嗡嗡的声响。我天生对它有种恐惧感,可是这个小家伙似乎把我当成了清晨的花朵,足足围绕我转了十多圈。不管我如何的驱赶它,惧怕它,它仍不依不饶、忽远忽近的想要亲近我。出于无奈,我只好躲到客厅去,俗话说得好:偶惹不起,偶总躲得起吧。难道我真的很香吗?

3、快乐有没有密度?忧伤有没有形状?时间有没有重量?死亡有没有洞穴?我这肉体的原野作证,我这微笑的眉眼画蛇。你可以失去方向找不到北,但不能失去梦想的双臂。乌托邦之岛,没有人烟却有足迹。我用一生追逐文字的技艺,以便同伴的翅膀,能够在空中发现一些羽毛陨落的过程,于一滴琥珀的眼泪聚焦完美…

4、何为经典的汉语诗歌?除了根植于传统母语,我们无法拒绝殖民语境的渗透,事实上我们早已分不清舶来语和母语之间的界碑。先锋诗歌的旗帜,将书面语、口语和扬弃的殖民化语言融为一体,不可能完全割裂它们的血亲关联。对于单个的诗人而言,母语是自己童年的语言,一种乡音难改、最真实的生命欲求的语言。

5、写作,永远逃离不了一个词:快感。我们之所以愿意记录,用文字定格下某一事件发生的瞬间,是因为躯体接收器的“快感”按钮。有言说的快感、有书写的快感,有各种各样官能的快感。个人经验和体悟,其实是唯一的、不可替代性的。尽管我们可以在别人那里得到类似的感同身受的快感与共鸣,但依然是唯一的!

6、很多事情,不是二元对立,而该是二元并置。道不同,虽不相谋,但可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诗人是不是人类的先知、预言家,我不知道,但是作为诗人自身,他的确可以做自己的先知和预言者。写作,若没有精神洁癖的敝帚自珍,就只能是破罐子破摔的无耻与张扬了。你若真是垃圾箱,就不要盼望别人是拾荒者。

7、人类多么可爱,正因为现实社会的不完美,才创造了“乌托邦”,一个最完美的共产主义国家制度与城邦。乌托邦一词,缘于希腊文“无”与“地方”两字的组合,意思是“乌有之乡”,是一个在哪里都不存在的地方。

其实在许多的书本里,我们都可以看见它的影像:《圣经》中的弥赛亚主义、失乐园的象征、斯多葛学派的黄金时代、柏拉图的理想国、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国、卢梭的原始社会、荷尔德林的理想城邦、康帕内拉的太阳城、莫里斯的乌有乡,甚至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摩尼教的光明王国、中国的大同世界、桃花源等……

8、诗人的内心永远都要有一块乌托邦的园地。奥斯卡•王尔德说:“世界地图如果少了乌托邦国度就不值得一瞥”所以乌托邦是诗人精神的乌有之乡,是不可被取消的信念和事物,尤如人类的梦境,无法被证实却必然存在的生理现象学镜像之一。一切的乌托邦都是否定之否定,否定人类存在中否定性的事物,具有超验性和超越性……

9、11月18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这样温暖的阳光下,我想到“理想”和“理想主义”词义。丁尼生说:“梦想只要能持久,就能成为现实。我们不就是生活在梦想中的吗?”而我想说:“理想只是理想,即便持久也未必要成为现实,我们的确生活在理想中,因为我们懂得看或知道。”看与知道就是理想最初的词义。

10、理想(ideal)一词在西文里,是从古希腊文idea或eidos中来的。idea或eidos最初的意思是“看”和“知道”。柏拉图将它改造成理念,成为他哲学的核心理念。“理想”一词就从柏拉图的“理念”概念里派生而来。它指向一切完美的、最好的、抽象出来的至善至美的东西。并由此指代最终目的和终极性目标等。

之所以想到理想和理想主义一词,是因为诗歌和理想主义有着不解之缘。可以说有诗人存在,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乏理想和理想主义。从历史的源头看起,人类早期的伟大史诗都满溢着理想主义情怀。《阿顿颂诗》、《吉尔伽美什》、《摩柯婆罗多》、《罗摩衍那》、《伊利亚诗》、《奥德赛》《罗兰之歌》等等。

洋溢着一种英雄气概,那是一个人神共存,人的世界与神的世界相互渗透,宗教之光带着神秘穿透力的广阔的言语空间。中世纪的伟大诗篇《神曲》、《浮士德》及莎士比亚的作品,同样带着强烈的理想色彩。某种意义上自诗人波德莱尔悲观主义开始,理想主义在诗歌中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摇摇欲坠,但光芒永在。

11、黑格尔说:诗属于绝对的精神领域,它的内涵是艺术美的理念,是理想,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与理想融为一体、与理想保持统一……理想的本质高于自然,高于社会和人的一般意识。黑格尔、费希特的精神内循环在诗歌上的知音是荷尔德林。荷尔德林是德国浪漫派的早期诗人,他诗中的理想主义没有被夸张化。

海姆说:荷尔德林“沉湎于理想,理想破灭了,于是为破灭的理想而哀伤。”荷尔德林的《许佩利翁》企图以理想的城邦居民的乌托邦矫正已经确立的资产阶级社会。于是他说:“我像鹅一样以平足立于现代的水波之中,软弱无力地向希腊的天空振翅欲飞。”他心灵所追求的是人世九霄云外的完满,是精神的绝对自由……

12、(11月19日晨时)生命不息,读书不止。灵感不倦,诗意不怠。我们可以被西学滋养,却不能被其淹没,成为另一种文明的附庸。白话诗虽然在西方语境的影响下诞生,但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未曾和传统真正割裂过。作为一个汉语诗人应该大量的阅读中国的古典诗词、理学、名著等,只有站立在中国的土地之上,遥望其他高峰才是正道。

13、既然世界上所有的路,都有一条小径通往诗歌。那么诗歌就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一些规则和标准,可以重新修正,每一首诗不是仅仅墨守成规,而是勇于开拓,开辟新视野和新疆土。所谓“彻底的反传统”,不过是一个噱头,如同一场不要祖宗和来路的糊涂革命。水流动才不腐,观念的更新亦然,诗人该有天地之心。

14、如果民间立场,是一种平庸的大众狂欢似的集体派对之象,和简单的日常经验复制与还原,还不如创造一个想象力无限、超越日常经验的诗歌世界。能成为诗歌的语言,一定是铁水锻造出的纯钢之芒。一切伟大的诗歌,从未脱离过生活、生命,诗歌和生活一定不能等同而论之。这个时代制造了许多平庸的诗歌活动家!

15、创新的意义,不是以“成功”作为目的,而是为未来,尚未到来的未来,寻找出路。于诗歌技法和语言来说,它的创新是不走寻常路,是在没有保证成功和达到目标的基础之上的自觉自愿的冒险之旅。并且是努力打破既定的规则和章法。诗人若失去创造力,就是失去了想象力与无限潜能之释放,我敬重所有苦才的诗人。

16、不管你坚持什么立场写作,永远不要忘记语言的精神面貌。也就是说让自己的诗歌语言始终充满春意盎然的活力,是活物。有弹性、有体温、有呼吸、有心跳。

17、路,是一点点走出来的;饭,是一口口吃下去的。曾有初学诗艺者问道:可有捷径写好诗歌。穗穗的回答,是一声叹息和无可奈何的苦笑。诗歌写作,哪里有捷径可寻?既然诗歌是一门手艺活,你就得从练武功的基础扎马步开始,也就是语言练习开始,语言关过了,之后的路依然漫长而黑暗,许多人都曾一生勤学苦练,不敢丝毫倦怠。

18、诗人的创作之路,是怀着大寂寞之心的沉潜与孤独。这个过程是寂寞与凄苦的,一切浮华与喧嚣都是遮蔽与外行人的凑热闹,是不可能成就出一位真正的大诗人的。优秀的诗人,必是为诗而生,为诗而死的开拓者与知行合一的勇士、智者。你若选择诗歌的道路,也就选择了寂寞的事业,万不可用心灵之物换取身外之名……

19、这个时代,的确是高尚与庸俗、天才与庸才泥沙俱下、鱼目混珠的时代。我们透过诗坛的种种讯息,可以看到价值体系的建构与崩溃两个过程,想到孔子曾遵循的周礼,诗歌的阵营里,也有人打出这样的大旗。该遵的不是僵死的周礼,而是礼仪之心,做人之德,诗歌之品。好在大浪淘沙之后,必有未来正本清源之举。

20、世间,有许多的歧路。没事不妨走走,或许能柳暗花明。但走归走,若是错了,就要知错能返、迷途知归。而不是给错误之路,加上遮羞之论。我热爱闭门造车,在一次次失败的发明里验证成功确属偶然。它是毅力、恒心、概率、机缘等的合力。而我说的成功,不是功成名就,而是指点江山的气魄与心怀天下的担当。

21、有人关注文本的力度,有人执著于优美的表达。我喜欢一种诗歌语言,它给人愉悦的快感,本能的亲近。从容、优美、开阔、雄浑、飘逸等等,它不排斥意义,同时不会被意义和哲思吞没,让人在阅读中感受意义的游离、分解、转化、融合等等,从而感同身受、叹为观止。让语言成为文本中拥有众多切割面的钻石之光!

22、许多诗人文本意义的失败之处,在于无深度、零度意义、无意义堆积一些词语的自恋倾向,以为这就是解构,以为破坏之后无须建构,以为语言游戏的快感可以代替意义的存在。实际上诗歌的语言,永远是严肃的语言游戏,而不是无厘头的堆砌与荒诞性的脑筋急转弯,更不是垃圾与下半身的展览厅与烂尾楼工程。

23、拒绝意义的后朦胧派写作,虽然以驱逐意义为导向,却不是无限放逐意义的过程,而是颠覆既定的意义框架与栅栏。写作的客观性与个体的主观性是两者叠加并且有所保留的两个圆。诗歌不再是意义的载体,并不是说诗歌不再负载意义,而是扩大诗歌承载的空间与地域,不被意义束缚。不可让自己的写作变成个人异想天开的本能冲动与无意识的呓语……

传统缺席,造成了许多诗人的根基不稳、大厦虚空。没有传统,谈何扬弃;没有根基,如何造楼。想到金蝉脱壳一词,若没有蝉衣,如何能脱壳、涅磐重生?!无论是保留传统还是摧毁传统,都必须是在拥有传统的基础上,所进行的“保皇派”和“革新派”,不然就失去了探讨争议和探索冒险的意义了。

24、女性诗歌,目前该做的事情不是留恋和流连于“黑夜意识”,而是要突破自身的局限,真正打开视野,忘记来自男性诗评家与诗人单方面的首肯与评价。个人内心的挣扎,只是创作之路上暂时的现状,而不是一直持续的焦虑感与价值评估。女诗人,要从人性的角度展开写作意义的形而上冲动,而非女性意识的极端呈现与迷恋。

我不喜欢女性宣言般的简单的女权意识的苏醒,特别在诗歌中呈现。也并非说女性诗歌,一定要变成失去性别的写作。而是不以男女性别差异,而忘却的智识写作过程。我相信女性诗歌写作,比之男性诗歌写作,更加安静、忘我与沉潜,她们天生就是诗人,而不是被命名的诗人,黑夜意识是觉醒,是超验与超越的闪电,引领我们走向黎明之地!


2013年11月19日上午9点45分,收集、整理、归档。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0:08 , Processed in 0.10718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