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108|回复: 2
收起左侧

陈家坪:一个不爱但丁的女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6 12: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家坪 于 2013-11-18 07:39 编辑

失踪的孩子


就是两只眼也不够用,
谁看见失踪的孩子?
就是翻开书,也得合眼,
就是不看,也在想,看什么。
房屋已拆迁,只剩门。
门没有框,只剩一瞬间的倾斜。
就是睁眼,也看不见什么在倒塌,
只听见轰鸣,在听到之前停息。
只知道寻找孩子的父母失踪了。
孩子早已归来。
孩子就是贪玩,玩一个自由的游戏,
现在归来,他讲述另外的世界。
就是两只耳朵也听不够呀,
他说出的距离过于遥远,
两张嘴分头呼叫,父母怎能听见?
失踪的孩子,回到自己想象的家,
把窗户开成两只眼的形状,
白天装得下太阳,
晚上装得下月亮,
就是睡着也睁开眼。
寻找孩子的父母看见一一那是两口水井,
他们喝着双手棒起的水,
眼泪流下来,盐一样,
他们坚定无比,就是要寻找到失踪的孩子,
否则,永不回家。



致江雪


早晨醒来,穿衣出门,
抬起头把天空望一望。
无论身在高楼还是安居平房,
此刻都能感受到白天的辽阔。
因为才情你体会着汉字的韵律,
一双无形的手把你像乐器一样弹奏。
你吹响第一个声音穿透无数层空气,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你的脚边上。
白云巷道上空飘动像走过的人群,
小姑娘跳过绳索蹦出了欢声笑语,
她的妈妈在阴间里是否能够耳闻?
与你小时候不同,有妈妈满足心愿,
你们同唱的一首歌——被父亲遗弃。
你妈妈说,好在孩子已经长大,
她所有的付出都不会觉得后悔。
你的能力植根于妈妈早已丧失的理想,
尽管向上生长的部分妈妈再无法想象,
但她始终站在地上,提醒你不要落空。
如今在生命的轮回中,她感觉到了疲乏,
有时眼前一黑只有你才是她的一道光亮。
你们上床睡觉时妈妈的话语就说个不停,
直到实在睁不开眼梦中醒来还能够听见。



低着头从它身边走过


一棵孤零零的树,
长在石坝上。
太阳把它的叶子照亮,
月亮让它的叶子发黑。

我围着它转圈,
带着一群小伙伴。
把它的枝条拉下来,
依次荡秋千。

它茂密的树叶,
行人过路坐下歇息。
它落下的枝丫,
祖祖捡回家去煮饭。

村里人在这儿开会,
那是个饥荒的年月。
我长大了,有情人,
在这儿恋爱,分手。

一棵孤零零的树,
什么不能对它说。
害怕问:后来怎么样?
低着头从它身边走过。



这么多的烛光


这么多的烛光要熄灭了,
每一个被它照亮的世界都在闪动。
每一个妻子眼角上有一丝——
你以为是恐慌,我以为是惊喜的泪光。

你以为是平安,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
我以为是祝福,像已经历过的景象。
那些碎片,是阴影的一部分,
阴影也会熄灭。

忽然,我在等待一场雨,
因为里面有自然的声音。
有人把它摆上桌面打破沉默,
有人,是那闪烁的烛光。

左眼会瞎,右耳会聋,我害怕你,
时常在左边出现,话语传入右耳。
请听,请听,我不愿用一只眼睛,
——去看这么多的烛光。



一个不爱但丁的女人


一个男人最爱
一个爱不上的女人。
他为她感到羞怯而窥视自己
对于生活的愿望,对此她
轻轻地回头,含笑。
他以为,这就是全部,
一种漫不经心的拥有。

于是写作像一个人临近中年,
长年流浪,开始白头。
梦见先知和圣灵,
思想深刻得穿越了地狱,
终结并迎来了一个时代。
作为一个人,他说出了
“动太阳而移群星”的爱。

回忆少年时期的梦想,
年轻、无知,热血燃烧,
爱着一个不存在的女人,
为她倾其所有,
调整自我言行,
风尘仆仆地,结束女人的一生,
领会痛切而永久的喜剧。

发表于 2013-11-16 14: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作。祝好兄弟。
发表于 2013-11-16 17: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男人最爱
一个爱不上的女人。
他为她感到羞怯而窥视自己
对于生活的愿望,对此她
轻轻地回头,含笑。
他以为,这就是全部,
一种漫不经心的拥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5 04:11 , Processed in 0.03643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