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23|回复: 0
收起左侧

心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3 08: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次与心魂相遇,我将得到什么,平凡而伟大,飞鸟在天理之地上点亮了天外的自己;
还要学会怎样去谦虚,地低为海、人低为王的本因告诉我的心,有人在那本因的中央倾诉着他的智慧。
我的心啊,我的灵,提着世人的灯盏,以悠扬而飞的姿态进入我的肉身吧,你该回来了;
我要用你来重显上苍面目的辉煌,太阳是上苍的丹心,天上的圆觉红尘万丈,太阳的智识是光沉淀在仰天者的眼中;
世人智慧的肚量也可以在苍空里撑船,那更远大的无华是王侯以外的存在,而人间遍地是圣人的影子;
我的心啊,你的成就当该这样——在人间,众善之基不离于风俗,在心间,那遥远觉醒的良知被崇拜成了训诫;
心谟者,非常人侥幸之谟,是灵心的一心之谟。

谁在极力逃离黑暗的困顿,深陷尘土,太阳遥不可及,背朝黑暗的众人若盲人般默默注视那不熄灭之光,哦,太阳,你仿佛是既有之希望;
在沉思中追求上帝,光明在哪,我们眼睛终极的道就在哪,我们的眼睛不该仅迷恋于美与色相;
像诸神一样在半夜偷偷变成神奇,我们为神奇流下感动的泪水,而诸神以一切变化告诫我们,不要去怨恨眼睛之所见;
悄悄地,我的光明之心啊,你已在我胸膛里泛滥,因为心的光明,我眼睛之所见就无所谓黑暗和怨恨。
在今夜的星空,什么也别问,只需向高处望,我的心就是这天空中闪烁的灵,很近也很亲;
真面目即使在黑暗中,也不会改变神定千年的境界,每个人的心原本就是神定的光明
——很近很亲切;
我光明的心啊,像火一样流淌,光明的热越多,我对黑暗就越坦诚,坦诚的心将光明这大同世界的真真切切;
来,世间的一切美德,我的心任你欣赏,但请用光明之所见来评议我的心,我那心里的赤裸的生态,正缓缓赶上太阳的富有;
精神越来越大,名利越来越小,光明之人的幸福和天地的乐哉仿佛是同一个秘境的;
通体光明的感悟注定比太阳早起,许多伟大的形象以光明为背景,崇高的境地自私者登临不上。
播撒我心里的辉光吧,胜似母亲用心血来养育孩子,我用心的光点燃众人成仁的起点;
因为光明洋溢,我的心无法学到太多,太多是一种盲目,一切因智慧而茫茫,它不需要再去索求沉重的遗忘;
太阳遥不可及吗,我的肉体啊,只要你还活着,我的心就是活着的太阳,如若你已经死了,我的心将复归于宇宙的静坐;
在光明的心里,不能言说些什么,心灵一旦光明起来,它只会默默地供养整个世界的人性。

冲漠无朕,天理藏于何方,神秘之物又藏于何处,为了这些问题,我的心常倾动而不忍;
天理不在神的世界里,没有人将得神的尊位,超人即使诞生,一切的一切早已诞生,天理的世界所以冲漠无朕;
我的心就是以如上思绪占据了宇宙粗略的面貌,幽灵也是天理之物,上帝若真的存在,他应当在我心里;
心就是这宇宙的神秘之物,若要创造个合理的世界,我们首先要看到这个世界轮廓——首先要看到一切神秘之物的合理性;
飘渺的天国在心的世界里不曾虚无,只因太过飘渺,所以众人用虚无暗害了心的实在;
天理在终极之墙上长满了心灵的味蕾,一切有觉的思维皆指明了人心之想象,人类的心当要舔破那堵墙;
一切早已存在,只是没有主人,我的心啊,我们想做的事就是确认我们是主人,无绝于虚空;
一切早已存在,绝非有白天以外降临的神,人类最疯狂的杰作就是对心的最大的想念,那种想念有的安静,有的死亡;
人类骄傲的心如斯叫喊:宇宙啊,我不会忘记你,你也当忘记不了我,我们是天理中相识的意志;
万物皆动的意志在心的面前七彩烟霞,物质之于心也是一种陶然的喜悦和忘我;
在冲漠无朕的世界里,我听见我的心在宇宙里跳动,因为我的灵魂要成长,天理就此变成了心的营养;
一切平凡的心都要这样长大,肯定肉体的死不能夺走强大的心,肯定肉体的生只为延续强大的心——一代一代的肯定要这样去成长;
长大是心灵唯一的使命,大无所大时,肉体迟早要绝望,而圣人的灵性迟早要出现在物质的故乡。

从文武之政中走来,圣道是心灵完整的符号,青铜之门关住了最厚重的光,等待千古之心打开;
穿越历史的迷茫和形象,圣人的性情已遍布云端和芳草,在萋萋地上芳草之“芳”恋望着云端里的暗香;
把千年之光延伸到今日的世界,脱胎换骨的是物质,物质迎接并不陌生的圣光到来,黄昏还属于黄昏,众人还属于众人;
圣人的心门也是凡人的心门,被圣人以超凡之心打开的门,我看到那里有光指引着我的意向;
千年前的天下也是今日之天下,千年也是一叹啊,心灵毫无差异,凡人的心和圣原本毫无差异;
人人皆可成圣,这是圣道存在的意义,圣人的身后是历史长河里一串串的诘问者;
从文武之政中走来,我能怀疑些什么,历史河流还在拉长,而我见望的圣人的心就在我的眼前;
我的心啊,你要敢于去爱,首先是敢于爱圣道,圣人会在长河中死去,而他的快乐却永恒在长河中弥漫;
让长河之光流淌过我的身子吧,我内在的喜悦也会伴着流水哗哗作响,且滔滔不绝地润泽着远方;
用淡泊的眼睛看物质,如果物质能永恒,人类的情怀也将抱着落日而亘古——落日是巨大的物质,这也是哲学来源于生活的意志;
圣王之道啊,我将用你的心去生活,莲花的世界或者大海的水都是我生活的对象,它们或者洁白或者浩瀚;
朝思暮想,苦难编织的浮云因灵魂的智性而安然度过,最厚重的光必然是为拒绝死亡而活着;
活在每一日中,最该做的事就是去打开那青铜之门,门内的一切恬适效力于无穷之心的,能度过一切厄运。
不要去嫉羡圣人的名称,我的心啊,你应当看到圣人的灵魂在跳天人合一的舞蹈——圣人的灵魂一直如此;
这天下的热土茂盛着万物的力量,这天下沉静的芬芳是心灵圣者走过的天堂,这圣者热心的光厚重着天下;
把这最厚重的心灵脱给大地吧,即使被践踏得一文不值,而它依旧是无价的天命,你看,唯有天命为其心忧;
这还是伟大的事业,从文武之政中走来,青春的君子们,五千年来我们有同一颗青春的圣人心。

我的心啊,一叶一花,心无挂碍,又有太多牵挂,灵魂在浮动,在这大千世界布满了我心情的流淌;
花叶的使者一朝明心见性,不可阻挡地心被擦拭的更加辽阔,不可阻挡,心房的窗外已是一轮升起的太阳;
有太多的东西是我的所爱,那些心不透彻的人啊,你们何尝知道我对你们的爱甚于你们对自己的想象;
仿佛和大千世界隔水相望,对流水的希冀才是我心里的形态,在流水的彼岸,无乐者咧嘴的一笑,他传给我瓜熟蒂落的了悟;
云朵啊,我的心真的能毫无挂碍吗,被孕育之物必将孕育他物,即便是无踪影的消退,新的存在也是时刻充满诗意的;
云朵飘走了,却永恒飘不过我的心,它肯定在我心里的某个位置静动自如,这也是我心所挂碍的;
花叶的使者,向我展示你会心的一笑吧,但不要惊醒我所牵挂之物,只在我们之间做透明的鸣叫;
像我们心中叠起的静美的语言,因为太静,语言所思的天堂藏满了世人难愈的内伤——我们就这样和世人有了新的对立和缘分;
要透彻我们的心啊,让心只剩下美德,然后忘了美德——这就是能从透彻的心里所知的;
一丝一缕总有些心情牵念着我,那花叶的使者,你曾见过那“因果”的力量要打断我们牵念的意象吗;
因总为果而来,原已存在的心情总为我的心而来,我曾见我的心就是了无边缘的海;
如这干净的空气拂过花叶,虚妄的表达使大地一片茫然,刨除那些,此刻我的心盛满了金色的幸福;
我牵挂着的大千世界啊,因为那里有我的母亲和一切孕我之物,我被昨日已去的花叶世界养大了,今日,我要养大一叶一花的世界。

“乌有”倒在影子里沉默,然后它说一切都是空,然后它的整个意念都执著于空;
“吾说空,第一莫著空”,流水缓缓,也能把月亮映入心中,水也能占据一片天空的景象;
让我的心走进那不可说的秘密地吧,红是盛开的色,它也是火燃烧的快感,若熄灭灵魂的火红,只能制造痛苦和灰烬;
“不可说”是世间的一截母体,因为被任意覆盖,因为太过于无边,它无法形成定见的真理,世间的光也是它轻乏的工具;
想象中的猫在撕咬月亮,想象中的猫在一生中总会寻找一个人对视,深夜就是这样被思想家掏空的;
我说的是空啊,因为心过于渺大,所以除了心之外一切都是空的;
我说的莫著空啊,因为心过于渺小,所以因为有了心,一切都不是空;
这是生命智慧的法门,一百张嘴也是不幸的,一百万头狮子的咆哮也是不幸的,而问我的沉默却时常得撼天的幸福。
我的心啊,做一个快乐的精灵吧,晕头转向或故弄玄虚都是智慧的噩耗,心灵的智慧不会成就异端;
去收留那无边的夜色和无量的尘埃吧,因为这个世界的无边和无量,我们的心既是小心眼的又是漫天浩荡;
从不可说的秘境里回来,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正在失去,而未来心不可说,我在大千世界里还走不到尽头,只是想象它有尽头;
一切还不是空的,只能沉默不语地去怀想一个佛,并分裂他的所见,大千世界有关于他无数个沉默的智慧。

好吧,把春天托在手中,从哪个方向能认出春天质的内涵,那内涵的元素该是多彩的色相吧;
好吧,把天地托在心间,从哪个方向能认出天地质的面目,那面目的元素极是混沌的心吧;
天地真的混沌已开了吗,而一切先天之心却一直混沌未开,凡人只在混沌内核之外构造一点辩思——这已是后天所自诩的文明;
含糊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道可道啊,已是世界最好的风景,无人问津的道该和谁在天空认亲;
还好,我的心时常走入混沌之中,春天颗粒无施却是丰收的气象,那天地的面目至少是可亲的;
要知道,心和万物一体,颠倒的回想让凡人找不到全天的一悟,很多人还需要天地之心赐予其感动。
上天啊,来感动众人的混沌之心吧,变天的面目负荷猛增,白天是所见之幸福,晚上是睡想之快乐,如此众人才会得到入天的灵乐;
大地啊,来养育众人的混沌之心吧,开拓者的视觉疆域变大,宫殿以物质来驻守,而神思却以心灵来变通,如此众人才会得到辟地的安康;
众人的心一直是小小的卖弄者,他们的灵台之上的蝴蝶梦不到庄子,仿佛风借走了马,马却在风中迷了路;
人世间时常是迷途不返的世界,众人以此为完美,因为众凡人在这样的世界里确信见过花开,唯一不够完善的是时间仿佛是虚诞;
是谁想用一滴露水来迷醉我的心跳,我的心颤动时,我知道我的肉体的七窍被凿开的;
唯有我的心还是光明而混沌的,由此我知道天地还在混沌中,尽管天地也被人类的神话凿开了七窍;
在混沌之地,先天的理性仿佛是甜甜的梦,后天的眼睛走来了,眼睛认出了那将要产生的光,走进思维的空间——使人活得更可见。

历史在我心的背面,面对无量的光,我的心难如止水,无量之光就是给我入世的心境;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玫瑰红的心境还等待我们去塑造,用一个巨人站在历史的背面,塑造历史从背面开始;
众蜜蜂们,千万不要舍去灵魂中的英雄情怀,花朵只为英雄的到来而欢欣,于千万之中我们保留入世为王的神圣;
在疯长的季节里,青春之心饱满了叶轮,向上的追求吐出了花团锦簇的梦呓,为了对人类表示新的忠诚,我们的青春心要向新时代喊话;
唇形的花有火热之情,入世的青春心啊,以绿叶对绿叶,花是精灵轰鸣的红——入世的心就是这样生动的;
如若不能心如止水,那就让心在人潮中汹涌前进,让众人和壮观的心色一同升腾;
入世就该凝聚普遍的心的力量,雄伟江山的颜色需要装下许多金色的梦,普遍力量的心就是家乡兴业发达的象征;
用一生来证明入世也是圣道,交集在人心中的信念里,在众人心的大山上,传播心的智慧才能久大高明;
用一片片叶子来托起果子的梦,用一寸寸脚印引领攀登者的方向,阳光还会来临,心还会占有世界;
入世的花啊,别无选择,你的心如若能红艳,那便是炎炎的人间之诗,热烈而四溢;
入世的水啊,无可逃遁,你的心如若能无形,那便是自在的人间之思,关怀众生的大影;
我必将是一个积极的入世者,我的心刚从混沌中回来,它带来了入世者浩大的勇气和境界。

苍天之雨,来刷新这个世界心灵的意境吧,我的良知要做一个更新的自我,好对应这个世界四面八方的震撼;
这仿佛是一种直觉,良知天性属善,无有姑息,内在的本性跨越了自己,更善的心境被重新发掘;
入世就是致良知,无有隐喻,良知出现在人间,就是天上轰隆隆的真理,天上的生命一直在轰隆隆行动;
始终不移地相信,良知就是我要向众人宣说的内容,这种被善压抑的感觉,让我的善一直在膨胀;
被众人许诺的世道,四面八方的震撼将诞生四面八方的怪异,而只有良知是一切怪异的斧正者;
向大海高喊波浪滚滚就是一种良知吧,向春天高喊花朵开放就是一种良知,要想让世界活在奋力的清明中,良知就是春天面朝大海的一片光明;
扪胸自问,什么是无私的意志——让众人活得比我好,让我活得比众人自在——这可算是一句熨帖的丰词?
每日更新自己,我的心无一日不致良知,肉体在每一日中腐朽下去,灵魂要在每一日中光明起来;
对,我的心每日一都在擦拭一种光明,那种无有污染的光明,让我的良知每一日与太阳一同强大——一同确认普天之下的信念;
污浊的世界有时候会让我生恨,而后来我的良知不执著于恨,而是积极改造恨的对象;
要知道,人类的大幸福不是长存于不死中,而是脱落了人性的污点,人若没有污点那便是最终的圆满。
了无生死、了悟费力的言词,尽管肉体的还是肉体,雪花的还是雪花,而良知却是人性通用的生命力;
每一日都要告诫自己,我的心,如若要活得至大,良知必须是真理,流水的面目皆是透彻;
要想普遍地爱上这个世界,先要普遍地爱上自己的良知,我的心每一日都告诫自己,良知是最直接的善端。

天空里的一片光束走过大地之后,又时常地折回到天空,在这个永恒变的世界里,仿佛人心是惟危;
虔诚地敬拜神佛,想得到的是不可言说的命运,最终还产生了虚伪和谎言,由此人心是惟危的;
毕生的参悟只为触摸到那明悟的心,大道泛兮,人心却在道的暗弦上战栗,由此人心是惟危的;
惟危之心啊,万花筒的世界遍布非苟同的认知,心中有神的人在人群中渴望神谕,心中有鬼的人变成了鬼;
我的心一直相信,世界有它可怕的一面,那些不能有大想的人,定以私欲来画地为牢;
泥水时常污浊,鱼的骨头是刺,回头不见岸的人一直饱藏些祸心——人心的东西也是如此;
因为人心是惟危的,所以我的心啊,你能炼成金刚不坏的意念吗,还是只用肉身来抵挡众人的危心;
众怒不可犯,但因为有怒则有喜,众人的欢喜才是引领人心的王道——危心也是可以被喜的;
以喜易危是人心的大智慧,命运不用祈祷于神,如若命运是正义者,救世之心的命运就是创造救世之正义;
为此,要让众人的心保持向善,以暴易暴在历史的路上留下的大片流血的足迹,而我的心却相信仁者无敌;
虚伪和谎言,你们是真理不合理的分身,我的心不会掩杀你们,既来之则安之,则和你们致力于说真理的话。

灵魂不是肉体内的某种名称,道不是万物中的固定成分,大海必时刻涌起波澜,而上苍的心却探测不到;
带着焦灼的眼神,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在道的载体上纷纷舞蹈,而道依旧是稳稳的深渊,那种让我悬空的深渊;
还是让我往那深渊里跳吧,只有在那微妙的感触中,方才知道道心是惟微,能让众人在深渊中瞬间淹没又瞬间出现;
要知道道的每一个部分都有暗喻,每一面影子和沉思都是严肃而真实的墙——在深渊里独居的心没有阻拦。
万物不过是某些场景,众人得安静下来,众人以道心为定力,但不可见之光啊,光早已不属于发光的物质;
众人们,我们找到的道是浩大的,如此,我们才能得到浩大,相信什么真理就能得到什么实在,若自我们认为是英雄,那道里面便有我们要传习的原型——这是道心告诉我们的;
面壁上苍我们可以不用心,而在人间我们要面壁自己,我们的心灵需要共同的大舞台;
道心是宇宙之心,很多人要在此心上死去,很多人也要在此心上为悟道而生;
有谁在余光中看到宇宙之心的幸福,有谁能从道心里找回人心的全部意义;
过去不能所全,至今也不能所全,将来也不能所全,我们的心都安葬在道心的微末处;
我的心啊,道心是惟微的,像死一样安静,却让我们活得很好,活着不能阐明活的全部意义,人的极限就在于此。

一切为一,一为一切,世界是大同的,阴鱼和阳鱼秘密地孕育了世界所诞生的一切;
一是看不见的同体,渐渐地万物在同体上风化成乌有,在这旅行途中,眼睛在至亮的地方看不清所抵达的世界;
一切是看不清的归一,万物被无限扩散又被无限聚拢,万物在归一的途中被混沌幽昧。
仰望天空,看看那些没有一丝痕迹的东西吧,“精神”和春天在天空共约狂欢,“精神”回来之后说狂欢一无所见,却有所危惧;
惟精惟一这是圣人的世道,一切属于精,一切属于一,圣人的感悟便是如此流传的;
圣人们你在世道中留下怎样的脚印和安宁,天空时常昭显闪电和锋芒的光,你在世道中留下那些会叫喊的东西;
什么都无法问津,惟精惟一中圣人震天的呐喊凡人听不到——这才是圣人不死的不凡之心;
我的心啊,你应该拥抱着不凡之心,这是我们不凡的象征,“精一”中守护我们心灵的家园;
如果还要向心灵家园外布道,我们注定要出走,在精微的路上出走并引导一切归一;
万物在变化中,一切都是可危的,如不审问于变中,我们的世道就会混乱;
叩问星星空虚的地方,叩问人心不良的地方,让一切都在一中平衡,合理的存在才能安全于道行;
这就是得道的使命,我的心,你和众人一样拥有天然的得道的使命,你和祖先一样要创造出得道的智慧;
——“精一”的心,不再朝时空呐喊,上帝无所谓美,而存在的一切还必须以得道为美。

那群飞进天空的飞鸟啊,你是要向天空布你们的道还是去赶听凤凰的宣说,在精神的家园里得道者都是要布道的;
让我的心在人间布中庸之道吧,人心是惟危的,道心是惟微的,而得道的人只能布中庸的道,允执厥中;
我的心灵走过漫漫的长路,终于找到了落日下的众兄弟,无以言语的缘就此要开始了;
知道人心是惟危的,所以要为众人践行他们的喜悦,众人的心以得共利而太平;
太平盛世是中庸之盛世,富贵若大于贫穷——这个世道就会伤害到我的众兄弟——我众兄弟还是后来富裕起来的人;
不要去挑逗那众人的危心,不公正是危心反抗的绝对对象,谁还在做不公不义的肇事者;
形而上的事我们众兄弟不关心,而允执厥中啊,形而下也未必是众兄弟的兴趣。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怪异,形而上的不死和形而下的必死——必死的必须得到中庸对待;
深深祝福那精神的布道者吧,若事关众人的太平,就必须要让众人对道心的悟懂得知行合一;
我的心啊,布知行合一的道吧,首先保持自己身正,然后等待心窗开启天下的黎明,我们的太阳一直在向世人布道;
古老的中庸之心在等待新谷回仓,让众人受饿定是不良的世道,更深邃的稼禾在等待人民为王的心术来收获;
允执厥中啊,拥抱人民的欲望吧,如若忽视了人民的本质,人民的力量会以别样的方式存在——那或许是新生成的暴力。

天道早已给人民这样的信心,一切事物的邪都不能胜正,一切落后的束缚都不能胜任先进的关系;
重生从心路开始,圣心仿佛已不是个人的事,众人在等待幸福的硕果,硕果是人民的心中早已确立的命运和归宿;
是的,民无信不立,必须要树立人民的信心,那大同共产的信心必将裁剪一切私人的贪欲;
让公平之马打中原而过吧,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无位而患所以立,打马过的这个中原,生命皆在等待——等待在公义的世界里怒放;
信心就是公平正义的前程之心,人民的劳动成果由人民来认可,公平之路是人民奋斗出来的,没有谁可以阻抑;
一切辛勤的劳动皆在等待公义之回报,大众之心啊,你们的渴望历史里的伟人皆懂,只是历史里的伟人太少;
将心比心的活着,人民只能靠自己,自己必然的胜利是一切信心的要素,人民的信心当来自人民内部;
总有百般的平衡存在,一端深入过去,一端指向未来,人民未来的口号是信念大公于天下;
从忧虑以至于满足,从自私以至于造福一方,治世者仅是一个心迷,其身正时不令而行;
太平是世间最大的安稳,人民张大的嘴要得到满足和肯定,唯有公平正义的果实才能喂饱——天道早已给了人民这样的真理启示;
我的心啊,如果周遭的民心低落,你应当唤起他们去奋斗,争取权利中我们才能在共同富裕的路上互诉衷肠;
人民内部有一代的人接着一代的人进化,一切事物的邪都胜不了正,一切正义的到来都由我们给上进化的力量。

那悬在人民头上的世界观啊,先辈的心是什么颜色的,先辈的旗帜又朝向哪个方向,在和平年代又在哪能聆听到他们的号角;
开放的心门已经主动开放,红土地上不再是王朝的断章,先辈们热烈的心色必将传承万代;
在这和平年代,先辈的心血传给我们全天的火焰,在安睡之所,我们昼夜埋头苦干且韬光养晦地成长;
站在太平洋的西边,研读东方和西方的和谐法,先辈们曾战斗过的世界,我们还在战斗,而和谐是共同的期待;
从赤色走来,滚烫的心还在滚烫,先辈的心还在热土上不做安逸的魂,春天每一朵花都代表他们要在人间再次怒放;
赤子们,激励着人民前进,旗帜回到人民手中,一代又一代的人因旗帜的方向而骄傲;
我的心,你当因先辈的光荣而热烈,为迎求共产的道,再洒些热血又算得了什么;
万物皆在大变,而旗帜的方向永恒不变,为人民服务的心必须落实在铿锵有力的践行中;
人民在等待新的凝聚力,人民在等待新的赤诚之心,赤子啊,任何人一生的本分就是活着的时候不能让自己变成腐朽,变得离异人民的意志;
我的心啊,你亮出这个时代鲜明的口号吧,先辈是我们无上的榜样,直道而行,人民的欲望还是那面鲜红的旗帜;
永恒的世界观和永恒的方法论都是人民雄心的手段,不能变动的共产主义信念将是人间最后的大同信念;
红色的心和红色的旗帜不仅是先辈们已铸的,也是后辈们必将壮大的荣耀——公心于世界。

这是一个新的世纪,风暴却古今相同,和平的人是力求发展的人,和平的人在锤炼养育心血的光;
这是一个新的世纪,一天串着一天,我们的心在拼命地追求繁荣,我们的心应该再度富裕为王;
世纪的命门已经打开,我们称之为东方的火焰在光耀,此刻东方的红是由太阳升起的;
我们的时代有一种显著的命运,从新做一个创造幸福的人,从新做一回拯救世界的人;
我们爱这个世界,我时代的雄心啊,因为要雄壮于世间,所以首先要战胜自己——自胜者强;
深渊莫测的光环在盛世的那头,等待我们惊心的一跳,归位于中央,我们是龙的传人,鱼跃龙门所取的是必然的大文明;
这是再次壮大我们心声的时代,整个世界已在我们的眼前,坚毅就是我们的进取,我们还要谦虚于不动声色;
我们是龙的传人,有巨龙祥瑞的心,反复参悟祥光的暖意,祥瑞使神州迎来人间的富贵;
古今皆同,和平的人在力求和平发展的道,和平之心被反复确立,刚好保卫了我们迎来的时代。

隐忍而空旷,有匹白马跑到雪域之上,在那洁白的世界里,灵与天风所得同一种飘飘洒洒;
洁白不是内心颜色的缺失,仁者从晶莹中走来,仁者是洁白雪域上的花瓣,习惯在人间创造净地上的幸福;
让仁爱之光伏在众人身上,仁心也是拥有自己的欲望的——谁在天空发扬仁爱,谁就占据众人的仰望;
多像一柄堂堂正正的利剑,在人间从至高处劈斩下来,洁白的心火星四溅,仁者的道行不再心外,在心外的是仁者无敌;
仁者之心啊,我们的梦想还没有完,凡人的“欲”被我们腾空,可凡人不愿意坐进我们这腾空的位置上;
如此,我们还能为世界分担些什么,太阳向西而落,我们站在天空的东端,如若我们用肉体去追赶太阳,我们就不能分担起这个世界。
是的,凡人的心被欲望所阻碍,世界被一片垂死的花所蒙蔽,谎言有时候是甜蜜的,大片的生命不愿意从泥土内部升起;
众人是被欲望拼凑的,他们在春天下种,秋天收获,就这样去制造自己的好乐;
仁者啊,告诫这个世界我们的心是可以流行无碍的,没有既定的爱,也没有既定的恨,把万物感应到的是非——作为本体,在仁心上再现;
从此着手,我们才能完整地分担这个世界,我们要告诉海洋波澜是怎样在仁心上消失的,仁者是怎样等待万物痛的感应的;
众人若安于欲望而不高喊痛苦,那也是这个世界幸福的事,让他们的胃和心安静下来,争吵的世界无非是自尊心上的事;
我发育的仁心啊,你可知道我们要有很长的路要走,真乐便是忘乐,真忧便是忘忧,如此我们才能感应万物的微动;
——仁心不能有定见,一片敬诚的天籁之音是花鹿饮着流水,而风在听我思考。

我还年轻,还需要养成强大的敬诚之心,如此,我才能成为强大的敬诚之人;
大片感悟的世界都是我敬诚的对象,在荷花的瓣上,真真切切地坐着平常人的故乡;
乌鸦飞了进去,太阳升了起来,诸子谋公不谋私,我的心敬诚于每一个学说和文采;
那些健在的老者啊,对我而言,你的肉体凝固了一些先天的属性,于此,敬诚于你就有敬诚于天的心意;
那些健长的后生啊,对我而言,你的目光将生出灵的氛围,于此,敬诚于你就是敬诚于长大的未来;
万物莫不有感,风云站在天空高喊:“啊,人间的众人,你们有谁会感到我的浩然”;
浩然之气从敬诚开始,不是自私地占有空泛的信念,而是空灵地信念我们大公万物的心;
定要敬诚那些明灵之人,他们的精神像空中的柴火,他们是把自己当作明灵之火的人;
谋公不谋私,极致于谋公,敬诚之心就能装下一切,看啊,海洋不是已在我们的心里澎湃吗,飞鸟不是还在我们心里翱翔吗,鲲在我们的心里化成了鹏,我们自己在我们的心里化成了昊天之眼;
那昊天之眼啊,对万物的敬诚就是你在宇宙的使命——什么都看得清,又什么都有所见;
吾善养我敬诚之心,如此我的心能独自在任物中前行,如此万物成了与我骤聚又骤分的合一。

这个世界充满了诸多的迷茫,我要强大我的博学之心,让我的认知有所见性;
诸子的学说是我的十个手指,指向天空,我的博学之心必须端详那手指上的天纹;
有些启示会来的很慢,博学之心需要回转的反思,大的本能还在找寻它的一线天光;
现代科目的定式仿佛还未曾走出古老的中国流,源远流长,已多了很多的枝叶;
谦卑是无止尽的,所以我要强大我的博学之心,直到眼不见色彩,直到耳不听是非;
诸子啊,我知道你们的意图都是大公无私的,万物纯粹而精准,你们纯粹而常捕捉精准;
博学之心以灵魂为贯通,我的心必须去贯通未知的人与未知的物的两面,如此,博学的心才能慎独。
上苍是否造出了亲人,天空是否失去的知音,我的博学之心是否在大谦虚中找不准彼岸;
传统的老人拿着一条活鱼送给他的女儿,而他的女儿却变成了鱼活在人海中;
新式的少年捧着一束鲜花祭奠着祖先,而祖先却变成了鲜花的心,深渊不测地望生;
我的博学之心啊,古即是今,生即是死,天理不变,心能认知的将是回归故里的脸面;
面向未来,我们的使命还需要一以贯之:让人性亲于天理,让天理正为人性。

时常有清风吹动我的衣袖,清风知道我是穷的两手空空的,而清风正好是我富有的归宿;
把财富之心抛尽,我尝试着达到智慧的远处,果实实在于大自然中,常醉实在于太清醒时;
这就是清风之心的全部,全部的寄托四通八达,庄子的蝴蝶还会在我这里找到它的饱足;
太阳必是安然无恙的,深刻的回忆已离我远去,我只剩下清风之心的共鸣,可我的心是知足的;
幸福原来就很简单,执笔于心性,执笔于诗歌,然后为母亲预备好晚餐,夕阳就是这样被吃进肚腹的;
山河的清风细雨也会成为我的命运,田园的诗歌其主人当是抱有清风之心的。
在沉沉的夜色里,我点燃心灯度年,想活得安稳,我的心没有定见的欲望,只有米粮自生于山谷;
我的清风之心时常如此安静,如此,我能用眼光追逐我的猎物,然后让猎物教我渴望自由;
不要让灵魂变得泛杂,老虎的斑纹是偶然的一物,万物的斑纹在清风中驮着一无所有的灵魂远走;
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我们有万种所得,造化用了万种仪式来孕育外在的盲目,而我的心只用清风的空泛来孕育光明。

落日在清风之心里颤抖,远望圣人的心,女祖先在形而上里从容怀孕;
圣人啊,你何以能从心所欲不逾矩,你何以能抱着自己的心在众人的噪声中安眠;
万物有其不测,人心是惟危,道心惟微,而你何以如此从容而居,且申申如也;
展露些圣姿给众人以所见吧,女祖先在形而上里怀孕得太久,众人对模糊的王道已是半信半疑;
王道之真啊,民无信不立,无上的诗歌和秘语只因知道圣心是可知的,诗歌和密语在天空里的辩论也得一种确信的声音;
天何言哉,百物生焉,百物还在你的预言里活着,而你的从容却如此难得一见——如若可得一见也是一个了得;
执笔与河道,万物与王们,展露你们共通的心,心若得久长的忠恕,万物与王便完善于自由;
不用众兵把守深宅,圣王的心已在天上流布许多语言,领取语言的众兵在地上为自己建造房子,女祖先在房子里带月怀孕;
圣人的心就这样被分割繁衍,圣道就这样在天空留下霓虹的尾巴,笃行而已,一群众人沿着大河寻找幸福。
圣人啊,从容不迫是因为你的心已解开了规矩吗,全天的道德逍遥动人,全天的道德让落日在清风中颤抖;
女祖先啊,生育不是痛苦,尽性至命的学说也不是痛苦,众多个繁衍都在归一的心上找到普遍的幸福;
方才出生便是死亡,方是偶像便是破坏,我们立世的道德不能从外部盗回,“心本”才是我们的道性;
从心所欲何其明了,规矩是道德以内的成见,如果众人不知“一”为何物,众人的欲望就不是本我的欲望;
圣心在本我的欲望上,方才教众人自由的道,方在允执厥中——不为物累,不为形役。

在性命之学中做个好人,做一个能分辨好人的人,我的此生此心还需要更多的透彻;
——眼睛是没有本体的,万物的颜色是它的本体,而颜色仅是眼睛无心意的挂碍;
——耳朵也是没有本体的,万物的声音是它的本体,而声音也仅是耳朵无心意的挂碍;
——鼻子也是没有本体的,万物的气味是它的本体,而气味也仅是鼻子无心意的挂碍;
——心也是无本体的,万物的存在是它的本体,而存在也仅是心无心意的挂碍;
所以,做一个好人啊,忘了好的成分,广延天人合一的心,创造我的定也受我创见;
顺应的天理中日月星辰皆是自然,心在那里没有定性的好坏,心在那里做一个好人竟如此简单——如此,顺应的天理才能合一;
这是一条至乐的路,众人以为充满了心酸,而一切心酸也是合一之心的快乐——合一的理智本就如此;
乐无所乐的婴儿,我的心将要和你一样遵循天命的性和率性的道,合一的真机到来,我修炼的明灵之心,从婴儿的眼里流出明净的光辉来;
满心皆是真理,因心而存心,不妄动的中庸之人啊,本于自然的就是本于良知,在心的语境中,实在的世界才承认我们是本体大全的人;
“实在的世界”,我的心从来就不能永恒忘了你,因为不能忘,所以就当好好记起被我心知的归一;
“实在的世界,有我心的存在”,我的心谟如斯说!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9 18:27 , Processed in 0.03759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