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881|回复: 6
收起左侧

把最近翻译的拉出来遛遛,请大家多指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8 04: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星子安娜 于 2013-12-12 23:56 编辑

得先生回来了。。。。

我也把最近翻译的拉出来遛遛了。 在翻译上很多学问,请大家多指教。

D.C. Reid (里德)

加拿大诗人联盟前任主席,里德已经出版了11本书,包括散文小说和诗歌。他的第六本诗集将在2013年年底公布。此书的诗歌也将被制作成基于网络的电影。里德 对尖端的脑科学和艺术的创造力有着浓厚的兴趣。

Tulips
By D.C. Reid

It is morning
and the tulips I have
never loved well enough
are leaning away from life.
The acacia holds its thorns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ow.
See the girl there who
has never felt her breast.
The hard spot is the beginning
of a terror that finds its beauty
in a song we have never heard,
though we sing it well enough.
When the moon comes,
when the night ends, when
there are more seasons than
can be held by rain, lift
with me the cedar bark,
the limbs that lift as spirits.
It is hard now, knowing we
have always known what
the cedar can’t forget.
Come along now, leave the tulips,
never sing of her again.


郁金香
D.C.里德

早晨
我从来没有好好爱过
的郁金香
倾斜着偏离生机。
相思树挺举着他的刺
在窗口的另一侧。
看那儿那女孩
从来没有感觉到她的乳房。
硬块是恐怖的开始
在一首我们没听过的歌中
发现它的美丽,
虽然我们都好好地唱。
当月亮出来,
当夜晚结束时,
当更多的季节
雨水无法承接,举起
我和雪松树皮,
枝桠向上就象魂灵。
此刻真难,知晓我们
一直懂得哪些
雪松不会忘记。
来吧现在,离开这郁金香,
再也不唱起她。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0 03: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一下,,,欢迎交流。

谢谢。

星子安娜
发表于 2013-12-11 15: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得一忘二 于 2013-12-11 15:40 编辑

吹毛求疵的意见,不要见怪哦。
在我看来翻译自由诗(当下大部分诗都是自由诗了)要求很高,而往往又是很难评说的,因而我常常看到很多翻译,非常流畅自然,但是仔细琢磨之下,会觉得似乎还需要一些字面之外的东西。而这种字面之外的东西,往往是很个人化的感受,说起来又很难科学化、客观化,从来都不能变成某种一二三的法则。
以下说法,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译者有错。

It is morning  通常我不觉得是一个指示性质的陈述,也就是说,不是说“这是……”,而感觉就是交代了时间,只是与后面的事件有一种联系,说明是后面事件的时间环境而已;因此翻译为“这是早晨”会有点硬,太强调了“这”所包括的指示性。当然,如果是译者刻意为之,那么就是译者个人的阐释,作者也可以在自己的朗读中强调这一点,使得IT IS成为一种指示。
tulips...are leaning away from life翻译为“正频临死亡”在我看来差距比较大。首先,这一行的视觉性消失了,lean away from说的是郁金香开始挺不住了,歪了,斜了,非常形象的表达;其次,这里并没说到死亡,这个“内容”并不存在于这行诗中,我们看到的是生命,是正面的,郁金香正偏离life(这里令人感到的应该是鲜活的生机);至于如何阐释这个说法背后的死亡阴影,那是阐释,那是背后的、隐藏的,是用于“玩味”的,如果直接翻译出来,就太没味道了。
与leaning away from life的tulips相对应的是acacia,这一点是这首诗中非常迷人的措辞。the acacia holds its thorns中,holds不是简单的“带着”,而是一种“挺举着”的状态,与lean away不仅在词义上还在视觉上呈现出强烈的对比。进而,我们看到郁金香偏离了life,而acacia举着thorns,使得life与thorns必然对应,至于如何阐释thorns,则是读者的事了。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ow说到了窗户的另一边,那么什么在这一边也就应该是明确的了。再接着是the hard spot与terror的内在关系,这些与well enough在上下文中的贯穿作用联系起来。
先是说我们对于tulips从未爱得well enough,接着说那首歌我们唱得well enough,前者翻译为“从来没有好好爱过”,后者翻译为“我们都在唱着关于死亡的歌”,我觉得没能从上下文的对应上译出作者的意图(对于怎么样才算是enough的反思),也没有从文字上体现前后照应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21: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子安娜 于 2013-12-11 21:58 编辑

谢谢得兄。

得兄的意见总是一针见血,说得很好。这都是我在翻译中需要学习和考虑的。。。

我前几天还在查是否业余选修翻译课呢,倒是觉得跟着您们学习可能进步更大。

谢谢,我会再多考虑考虑。在翻译方面真的想要找到好的交流的朋友太少了。。。

在加拿大,诗人都挺信任我的,所以总被他们寄来诗歌要求翻译。但我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

因为确实不知道还需要从哪些方面入手。

星子

发表于 2013-12-12 11: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星子安娜 发表于 2013-12-11 21:53
谢谢得兄。

得兄的意见总是一针见血,说得很好。这都是我在翻译中需要学习和考虑的。。。

多交流。
只是个人所见。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2 23: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得兄。改了一下。

主要是接受了你的建议。如果还有不妥的地方请提出。

我翻译有点硬,因为还不知道如何把控。

谢谢。

星子
发表于 2013-12-17 11: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18:00 , Processed in 0.04061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